【珍言真語】梁家傑:親共派要摧毀香港法治

人氣 736

【大紀元2020年09月28日訊】(大纪元記者梁珍、邵燕香港報導)9月25日,香港公民黨主席、資深大律師梁家傑接受《珍言真語》採訪,探討在親共保皇派有計劃有步驟地執行中共旨意下,香港法治和新聞自由面臨的挑戰。

近日,香港建制派和左派媒體接連攻擊香港司法機構,重提要成立量刑委員會、監察司法委員會等要求。9月23日,香港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罕見地發表14頁聲明,回應批評質疑。他強調法官獨立判斷裁決,不受其他法官影響,亦不可有政治考慮,公眾可批評法院但需有理據。

梁家傑對此表示,做了三十多年大律師沒見過這個情況,需要麻煩一個終審法院的首席法官,義正詞嚴地做了14版31段的鴻文,來保護香港的法院,將很多歪理撥亂反正。

大法官的聲明給香港人打預防針

此前,民建聯議員周浩鼎和葛珮帆在吹噓打擂,警告藍絲法官寫判詞要小心點,不要袒護黃絲。周浩鼎還說過要搞一個量刑委員會,說那些判得太輕的,就要由這個量刑委員會一錘定音。給人感覺是要把那些為自由抗爭爭取民主的人終身監禁。律政司司長鄭若驊一直不出聲,一些媒體和土共在應和,說法官全部都是黃絲,認為不能給被抓的黃絲保釋,擔心他們逃走。

梁家傑認為,在這種背景之下,馬道立大法官應該是很憋氣,寫出的聲明明顯是給兩種人看的。第一種就是律政司,其首長為律政司司長。第二種人,就是親共的周浩鼎、葛珮帆等人,還有當《基本法》不存在的中共高官。

同時,這個聲明是給香港的750萬市民先打防疫針,馬道立大法官可能已經預見到,接下來親共派將會有部署和策略,運作整套執行的流程,來打擊香港司法獨立、司法自主和法院公信力。

「所以我想馬道立大法官覺得,香港750萬人不是每個人都知道的,雖然這些東西其實大部份是常識來的,但因為太多這些歪理,太多抹黑,太多企圖,把法院、法官,那個在公眾之中的形象降低,所以就算是很基本、很常識的東西,馬道立大法官都講一次了,我想也都可以說,他寫了聲明出來,也都是和他自己的同袍共勉的,大家真是要任重道遠,我們在判案的時候要留意這些事,因為很多人是會虎視眈眈、居心叵測,是在想著來動搖這個司法獨立和自主。」

梁家傑舉例說,針對律政司司長鄭若驊這個讀者群,馬道立在聲明中提到,保釋、判刑、上訴、覆核,還有法官的公正性。比如保釋,法官的起步點是不可以扣留人,是應該放人、保釋外出候審的。如果律政司司長向法庭提出是否同意保釋,如果不同意法官給保釋,就去上級法院去覆核這個裁判法官的判決。這點由律政司司長來決定。然而,周浩鼎和土共之流,居然污衊說是法官放人逃之夭夭。鄭若驊應該為此感到羞愧。

針對親共派和土共人士,馬道立在第16到19段中提到,量刑是司法職能。如果將法院司法權當作是一個完整的人,不可能斬斷他的右手、左腳,這些都是他職能的一部份。現在因為政治考量要突然否認,要在法院之外搞一個委員會出來,給一些量刑指引法庭,那麼法庭的司法職能就被斬掉了一段,已經不完整了。

他解釋說,另設一個委員會指引法庭,類似黨支部的作用。「如果大家知道香港的所謂量刑指引,只有一個情況可以出現的,就是上訴庭向下級法院,透過他的判例去定出指引,尤其是毒品案,很久之前有海洛因。現在毒品就越來越多了,有搖頭丸、有冰,有什麼這些全部都是有判刑指引的。比如你多少公斤、多少克就判多少年,但是這個是法院自己,高級、上級法院向下級法院發出的指引。但是,現在周浩鼎說的那些就不是這樣,就是有一個法院系統以外的機構,來就不同的類型案件去量刑發出指引。」

梁家傑分析,馬道立用三版紙來說明這個所謂量刑委員會的建議,是因為他覺得事件重大,不能讓周浩鼎、葛珮帆的親共保皇黨之流蒙騙公眾。而且,這些親共保皇黨這麼大力去推動這樣的量刑委員會,一定是背後有一套計劃和部署,有步驟來攻擊香港的法院,將它的部份武功(功能)廢掉。

馬道立指出,《基本法》裡面對司法權、行政權、立法權和憲政秩序都有闡述。

《基本法》的第一章,「總則」裡面的第二條列明,「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是授權香港特區享有獨立的司法權」。

《基本法》的第二章,中港關係的部份再次述明,香港特區享有獨立的司法權。

《基本法》的第四章,是分開四節來寫特首的,也就是行政長官、行政機關、立法機關和司法機關的權力。如果不是分立就不會分節來寫。在關於「司法機關」部份,在第四節第85條,表明「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獨立進行審判,不受任何干涉,司法人員履行審判職責的行為,不受法律追究」。

梁家傑希望珍惜法治的香港人要理解馬道立大法官的用意,他雖然沒有重復「三權分立」四個字,但他是實實在在向大家指出鐵一般的事實:「就是在我們的憲政秩序和憲法文件裡面,是怎樣確保了三權分立。我覺得我是這樣理解這個聲明的,這是一個很適時,也都是忍無可忍,也是因為律政司司長疏於職守,而使得一個大法官竟然要做這樣一個聲明。」

9月1日,香港特首確認從來沒有三權分立,施覺民大法官次日就辭職了。馬道立大法官發出這個聲明和施覺民的辭職或多或少有一些關係,「因為現在正是烏雲蓋頂的時候,現在整個香港,三權之中,只有一權是還沒有成為中共的囊中物的。」

親共保皇派要動「三座大山」

親共議員何君堯近日進入中聯辦去「接旨」,出來之後在他的社交藍絲群組的平台表示,他們「接旨」是要去動三座大山:司法權,教育和新聞。

梁家傑認為,何君堯出來這樣說,是給了美國更多的子彈來打中共。一些建制派開始和何君堯劃清界線,認為此人是豬隊友。現在香港教育局局長楊潤雄每天都在出新招數,改動教科書內容。

而在新聞方面,香港警方通過修改來通例來重新定義媒體,記者協會在考慮提出司法覆核。

梁家傑表示:「我們《基本法》27條說的很清楚,新聞自由,言論自由,對吧,我們的政治權利,公民權利,國際公約透過《基本法》第39條進入了香港,裡面的第19條,也是有說新聞自由的。我們也有《香港人權法案條例》,也是將公民權利,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引入了香港,成為我們本地法律的一部分。」

他說,在司法覆核裡面,有個叫做「合比例的原則」。現在聽警方說,因為有一些冒充記者的人混進示威人群,不是在履行記者的職務,甚至說是襲警的、破壞公物的。即使是真的,那麼可以把這些人抓起來,但不能夠成為剝奪新聞自由權利的一個借口。

「因為新聞記者是我們市民的耳目來的。如果你耳朵又聾了,眼睛也看不到,憑什麼去揭露這個政權那些離譜的事情。其實現在它就是想做到這樣,你内地就是這樣。」

他認為如果不去司法覆核,那麼保皇派就會得寸進尺,將來只有受許可的媒體可以做採訪。這樣市民就失去了耳目,無法去評斷政權所作所為。

記者協會質疑,根據記者拍到的場景,警察的暴行是否符合《警察通例》。從獨立記者拍攝到的記錄中,可以判斷。

「其實很簡單,這個政權明知道自己是靠欺騙、靠恐嚇去駕馭香港人,它更加不可以給一些真相,是透過記者作為我們的耳目來揭露的,那如果你揭露了,全部人都知道真相,那它那些假的東西,靠欺騙的東西,怎麼可以駕馭人呢?這個我想香港人都是明白的,所以我們更加要保障這個第四權是完好無缺的。」

梁家傑認為現在香港每天都在上演天方夜譚般的事情。他舉例說,民主派初選民意代表黃之鋒被捕,居然用「反蒙面法,非法集會參與者」的罪名,非常荒謬。

「你說是否是荒天下之大謬?現在就是每個人不戴口罩就不行,當天黃之鋒去參與一個集會,去反對蒙面法,說我有戴口罩的自由的,是吧?你不給我戴口罩,現在你就剛好倒過來逼我們去戴口罩,你竟然用當時因為他集會是反蒙面法而去抓他!?沒有見過這麼荒誕的事情。但是現在沒有最荒誕,只有更荒誕,每天都有很多不符合常理的事情發生。」

他認為過去一年多發生的很多荒誕的事情,證明政府處於精神錯亂的狀態。「完全可以看到現在那個政府真的都挺糟糕的,它完全是沒有章法的,完全是不知道它有一套什麼樣的思維的,那思維方式不是我們正常人可以理解的。」

他表示,這種打壓對香港人不會見效。香港人在過去一百多年是一個中西薈萃的地方,擁抱自由的價值。他相信人生來都是嚮往自由的,不會想自己的人權受到蹂躪和剝奪。中共越打壓,香港會越頑強。

「它要顯示它那種它自詡為優越的那種優越感,所以它就直接不給人機會去選擇,直接就是打壓你,就用中國模式取代我們香港實施了一百幾十年的自由民主模式的意識形態。所以你其實越打壓越頑強的抵抗,其實歷史都是這樣的。」

完整採訪請觀看《珍言真語》視頻節目。

責任編輯:李明#

相關新聞
【珍言真語】梁家傑:DQ兼延選 中共為美上子彈
《珍言真語》答謝10萬訂閱特別報導
【珍言真語】王岸然:臨立會陰謀 勿被中共分化
【珍言真語】梁家傑:港人不與中共暴政和解
最熱視頻
【新唐人晚間新聞】嫌犯被釋後性侵老婦 紐約保釋法惹議
【重播】川普北卡集會演講 數萬人參加熱情高漲
【薇羽看世間】美議員:全方位強化對台關係
【新聞看點】拜登家再曝涉重罪 川普勝選率大增
【拍案驚奇】五中前習換將 共和黨提滅共目標
【遠見快評】亨特電腦門新一輪風暴 谷歌被起訴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