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梁家杰:亲共派要摧毁香港法治

人气 737

【大纪元2020年09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梁珍、邵燕香港报导)9月25日,香港公民党主席、资深大律师梁家杰接受《珍言真语》采访,探讨在亲共保皇派有计划有步骤地执行中共旨意下,香港法治和新闻自由面临的挑战。

近日,香港建制派和左派媒体接连攻击香港司法机构,重提要成立量刑委员会、监察司法委员会等要求。9月23日,香港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罕见地发表14页声明,回应批评质疑。他强调法官独立判断裁决,不受其他法官影响,亦不可有政治考虑,公众可批评法院但需有理据。

梁家杰对此表示,做了三十多年大律师没见过这个情况,需要麻烦一个终审法院的首席法官,义正词严地做了14版31段的鸿文,来保护香港的法院,将很多歪理拨乱反正。

大法官的声明给香港人打预防针

此前,民建联议员周浩鼎和葛珮帆在吹嘘打擂,警告蓝丝法官写判词要小心点,不要袒护黄丝。周浩鼎还说过要搞一个量刑委员会,说那些判得太轻的,就要由这个量刑委员会一锤定音。给人感觉是要把那些为自由抗争争取民主的人终身监禁。律政司司长郑若骅一直不出声,一些媒体和土共在应和,说法官全部都是黄丝,认为不能给被抓的黄丝保释,担心他们逃走。

梁家杰认为,在这种背景之下,马道立大法官应该是很憋气,写出的声明明显是给两种人看的。第一种就是律政司,其首长为律政司司长。第二种人,就是亲共的周浩鼎、葛珮帆等人,还有当《基本法》不存在的中共高官。

同时,这个声明是给香港的750万市民先打防疫针,马道立大法官可能已经预见到,接下来亲共派将会有部署和策略,运作整套执行的流程,来打击香港司法独立、司法自主和法院公信力。

“所以我想马道立大法官觉得,香港750万人不是每个人都知道的,虽然这些东西其实大部分是常识来的,但因为太多这些歪理,太多抹黑,太多企图,把法院、法官,那个在公众之中的形象降低,所以就算是很基本、很常识的东西,马道立大法官都讲一次了,我想也都可以说,他写了声明出来,也都是和他自己的同袍共勉的,大家真是要任重道远,我们在判案的时候要留意这些事,因为很多人是会虎视眈眈、居心叵测,是在想着来动摇这个司法独立和自主。”

梁家杰举例说,针对律政司司长郑若骅这个读者群,马道立在声明中提到,保释、判刑、上诉、复核,还有法官的公正性。比如保释,法官的起步点是不可以扣留人,是应该放人、保释外出候审的。如果律政司司长向法庭提出是否同意保释,如果不同意法官给保释,就去上级法院去复核这个裁判法官的判决。这点由律政司司长来决定。然而,周浩鼎和土共之流,居然污蔑说是法官放人逃之夭夭。郑若骅应该为此感到羞愧。

针对亲共派和土共人士,马道立在第16到19段中提到,量刑是司法职能。如果将法院司法权当作是一个完整的人,不可能斩断他的右手、左脚,这些都是他职能的一部分。现在因为政治考量要突然否认,要在法院之外搞一个委员会出来,给一些量刑指引法庭,那么法庭的司法职能就被斩掉了一段,已经不完整了。

他解释说,另设一个委员会指引法庭,类似党支部的作用。“如果大家知道香港的所谓量刑指引,只有一个情况可以出现的,就是上诉庭向下级法院,透过他的判例去定出指引,尤其是毒品案,很久之前有海洛因。现在毒品就越来越多了,有摇头丸、有冰,有什么这些全部都是有判刑指引的。比如你多少公斤、多少克就判多少年,但是这个是法院自己,高级、上级法院向下级法院发出的指引。但是,现在周浩鼎说的那些就不是这样,就是有一个法院系统以外的机构,来就不同的类型案件去量刑发出指引。”

梁家杰分析,马道立用三版纸来说明这个所谓量刑委员会的建议,是因为他觉得事件重大,不能让周浩鼎、葛珮帆的亲共保皇党之流蒙骗公众。而且,这些亲共保皇党这么大力去推动这样的量刑委员会,一定是背后有一套计划和部署,有步骤来攻击香港的法院,将它的部分武功(功能)废掉。

马道立指出,《基本法》里面对司法权、行政权、立法权和宪政秩序都有阐述。

《基本法》的第一章,“总则”里面的第二条列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授权香港特区享有独立的司法权”。

《基本法》的第二章,中港关系的部分再次述明,香港特区享有独立的司法权。

《基本法》的第四章,是分开四节来写特首的,也就是行政长官、行政机关、立法机关和司法机关的权力。如果不是分立就不会分节来写。在关于“司法机关”部分,在第四节第85条,表明“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独立进行审判,不受任何干涉,司法人员履行审判职责的行为,不受法律追究”。

梁家杰希望珍惜法治的香港人要理解马道立大法官的用意,他虽然没有重复“三权分立”四个字,但他是实实在在向大家指出铁一般的事实:“就是在我们的宪政秩序和宪法文件里面,是怎样确保了三权分立。我觉得我是这样理解这个声明的,这是一个很适时,也都是忍无可忍,也是因为律政司司长疏于职守,而使得一个大法官竟然要做这样一个声明。”

9月1日,香港特首确认从来没有三权分立,施觉民大法官次日就辞职了。马道立大法官发出这个声明和施觉民的辞职或多或少有一些关系,“因为现在正是乌云盖顶的时候,现在整个香港,三权之中,只有一权是还没有成为中共的囊中物的。”

亲共保皇派要动“三座大山”

亲共议员何君尧近日进入中联办去“接旨”,出来之后在他的社交蓝丝群组的平台表示,他们“接旨”是要去动三座大山:司法权,教育和新闻。

梁家杰认为,何君尧出来这样说,是给了美国更多的子弹来打中共。一些建制派开始和何君尧划清界线,认为此人是猪队友。现在香港教育局局长杨润雄每天都在出新招数,改动教科书内容。

而在新闻方面,香港警方通过修改来通例来重新定义媒体,记者协会在考虑提出司法复核。

梁家杰表示:“我们《基本法》27条说的很清楚,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对吧,我们的政治权利,公民权利,国际公约透过《基本法》第39条进入了香港,里面的第19条,也是有说新闻自由的。我们也有《香港人权法案条例》,也是将公民权利,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引入了香港,成为我们本地法律的一部分。”

他说,在司法复核里面,有个叫做“合比例的原则”。现在听警方说,因为有一些冒充记者的人混进示威人群,不是在履行记者的职务,甚至说是袭警的、破坏公物的。即使是真的,那么可以把这些人抓起来,但不能够成为剥夺新闻自由权利的一个借口。

“因为新闻记者是我们市民的耳目来的。如果你耳朵又聋了,眼睛也看不到,凭什么去揭露这个政权那些离谱的事情。其实现在它就是想做到这样,你内地就是这样。”

他认为如果不去司法复核,那么保皇派就会得寸进尺,将来只有受许可的媒体可以做采访。这样市民就失去了耳目,无法去评断政权所作所为。

记者协会质疑,根据记者拍到的场景,警察的暴行是否符合《警察通例》。从独立记者拍摄到的记录中,可以判断。

“其实很简单,这个政权明知道自己是靠欺骗、靠恐吓去驾驭香港人,它更加不可以给一些真相,是透过记者作为我们的耳目来揭露的,那如果你揭露了,全部人都知道真相,那它那些假的东西,靠欺骗的东西,怎么可以驾驭人呢?这个我想香港人都是明白的,所以我们更加要保障这个第四权是完好无缺的。”

梁家杰认为现在香港每天都在上演天方夜谭般的事情。他举例说,民主派初选民意代表黄之锋被捕,居然用“反蒙面法,非法集会参与者”的罪名,非常荒谬。

“你说是否是荒天下之大谬?现在就是每个人不戴口罩就不行,当天黄之锋去参与一个集会,去反对蒙面法,说我有戴口罩的自由的,是吧?你不给我戴口罩,现在你就刚好倒过来逼我们去戴口罩,你竟然用当时因为他集会是反蒙面法而去抓他!?没有见过这么荒诞的事情。但是现在没有最荒诞,只有更荒诞,每天都有很多不符合常理的事情发生。”

他认为过去一年多发生的很多荒诞的事情,证明政府处于精神错乱的状态。“完全可以看到现在那个政府真的都挺糟糕的,它完全是没有章法的,完全是不知道它有一套什么样的思维的,那思维方式不是我们正常人可以理解的。”

他表示,这种打压对香港人不会见效。香港人在过去一百多年是一个中西荟萃的地方,拥抱自由的价值。他相信人生来都是向往自由的,不会想自己的人权受到蹂躏和剥夺。中共越打压,香港会越顽强。

“它要显示它那种它自诩为优越的那种优越感,所以它就直接不给人机会去选择,直接就是打压你,就用中国模式取代我们香港实施了一百几十年的自由民主模式的意识形态。所以你其实越打压越顽强的抵抗,其实历史都是这样的。”

完整采访请观看《珍言真语》视频节目。

责任编辑:李明#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梁家杰:DQ兼延选 中共为美上子弹
《珍言真语》答谢10万订阅特别报导
【珍言真语】王岸然:临立会阴谋 勿被中共分化
【珍言真语】梁家杰:港人不与中共暴政和解
最热视频
【珍言真语】王岸然:川普借“硬盘门”助选
车评:美式豪华轿跑 2020 Cadillac CT5-V
【重播】川普新罕布什尔州演讲:空军一号故事
【大陆新闻解毒 】时事小品:放狗式
严真点评&外交部大实话:川普冲刺 习总动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