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程翔:港大抓捕及改歷史 中共特色

人氣 267

(香港大紀元記者黃采文、梁珍採訪報導)香港政府1月6日以涉嫌觸犯「港版國安法」下顛覆國家政權罪為由,出動千名警力抓捕53名泛民主派人士,引發國際撻伐。

香港知名中國問題專家、時事評論員程翔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專訪時表示,這場香港史無前例的大規模抓捕,與2015年7月大陸「709大抓捕」一模一樣:具中共特色、執法手段粗暴,顯示「香港越來越走向中共一國化」,而中共如此目無法紀,目的是要將「泛民的力量連根拔起」。今後「香港立法會將退化到與中共的『人大』與『政協』那樣,只是百分之百的橡皮圖章。」

視不同政治觀點為敵對勢力 中共踐踏基本法

「『106』的大抓捕很有『中共特色』,就是一聲令下,四面八方全部抓完。」程翔說,6日當天,港府出動一千多名警察到香港各區大規模抓捕53名泛民人士,與中共2015年7月在全國20多個省份抓捕上百名律師及維權人士的「709」事件相同。

「要他們收聲,一次將全國各地的維權律師一夜之間全部抓完,然後判監。這種粗暴的執法手段,現在香港的警察都全學到了。」程翔十分擔憂這不僅顯示了港警國安化,「香港也越來越走向中共的『一國化』,越來越走向中共那種政治體制。」

程翔還直斥這場大抓捕的黑手──中共,目無法紀。他說,依照《基本法》選舉出來的人,是屬於香港體制的一部分,「但是中共偏偏要將泛民主派的議員們稱為敵對勢力」,倘若如此「當初設計《基本法》的時候,為什麼你(中共)要允許選舉呢?」

「既然允許選舉,『一國兩制』之下,你就要知道老百姓的自由選舉一定會選出一些與你政治觀點不同的人,是吧?」程翔不禁質問,中共將與自己不同政治觀點的人都打成敵對勢力,「那麼你《基本法》規定的選舉,還有什麼意義呢?這次這樣做,完全踐踏了《基本法》的精神。」

因初選入罪 全世界看笑話

港府指控53名泛民人士參與「35+公民投票」初選活動,主張「逼迫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辭職」,觸犯「國安法」下「顛覆國家政權」罪。對此程翔表示,香港立法會共70席,泛民提出「35+」為目標,是一個很正常的訴求,因為「在任何選舉,任何政黨都希望自己能夠在議會裡拿到多數的票數。」

「但是現在在中共港版國安法的底下,『35+』就變成了一個顛覆這個國家和特區政權的一個罪狀,請問那個道理在哪裡呢?」

舉辦初選,在全世界擁有自由選舉的地方,都被視為正常且合法的行為。「為了協調相同政見的人的當選的成數、當選的機會,都會進行初選。初選可以說是正常選舉的一個步驟、一個程序。」程翔說,這53名泛民人士因參與初選,就被安上「顛覆國家政權」罪,「全世界的人都會笑話。」

「我覺得這件事(大抓捕),完全是已經關乎常理,已經完全無視香港法制。」

此外,泛民取得多數席「35+」,「目標就是為了更好地去制衡政府,不讓政府說什麼就是什麼,在決策上、在政策的決定上,可以更加有利於監督政府的運作,這件事合不合法呢?這件事絕對合法。」程翔說。

據《基本法》第52條(二)訂明「因立法會拒絕通過財政預算案或其他重要法案而解散立法會,重選的立法會繼續拒絕通過所爭議的原案,在此情況下特首必須辭職」。

「行政和立法之間的互相制衡,是你寫在《基本法》裡面的東西,人們要爭取、取得這個制衡的實力,為什麼這件事就是犯法呢?你告訴我!」程翔說。

「這次中共完全是目無法紀,所以為連湯家驊都受不了。建制派內部的人都有異議的,比如說田北辰都公開出來說,質疑這種大抓捕的合法性。」程翔說。

事件發生後,立法會議員田北辰與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都表示不解。田北辰指警方講不出證據,上到法庭不入罪反而損害管治權威。湯家驊則稱暫時看不到被捕者有非法行為。

不過,當初參與起草《基本法》的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譚惠珠卻贊成港府的抓捕行動。她說,事件關鍵在於戴耀廷提出的「攬炒十步曲」,最終是希望令政府停擺。現時並非針對有人舉辦初選,而是針對初選是計劃的一部分,目的是阻撓政府履行法律職能。

對此,程翔回應譚惠珠的言論,「當然是廢話了。戴耀廷是提出這樣的一個設想。任何人都可以提任何設想。他提這個設想,你就可以說他是犯罪嗎?」他又繼續質問道,「如果你說戴耀廷是有罪的,提出這個『攬炒』就是罪,那你就抓他(戴耀廷)一個了,你為什麼要擴大到五十多人呢?他們有什麼罪呢?」

程翔認為,譚惠珠雖屬法律界人士,卻罔顧法律的原理,不僅如此她又參與當年《基本法》的起草,「為什麼你當時要制定一條這樣的條款?給機會讓人來顛覆這個香港特區政府呢?妳講不通的,這些東西。」

「就是很可憐,我覺得這些人眼中只有中共的權力,而完全沒有半點做人的基本道德底線。」程翔說。

泛民連根拔起 立法會成百分之百橡皮圖章

此外,程翔還認為,香港此次史無前例的大規模抓捕,帶出一個很重要信息,即從此「香港不可以再有所謂泛民的力量」。

他說,其實早在2014年,當時的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已透露了此信息。張曉明當年與泛民議員會面時,就曾表示「你們能活著,已顯出中央的包容」。

「即他(張曉明)看成,泛民的存在就是中央的恩賜。就是說,中央可以隨時不准許泛民的存在。所以,這次這樣的做法,無它(沒有別的)就是把整個泛民連根拔起。」

那麼從此之後,香港的立法會變成一個橡皮圖章。程翔說,到時立法會「只留下一些如劉兆佳所講的『忠實的反對派』,對政府的議案小罵大幫忙」。「香港的立法會就退化到好像大陸的人大和政協那樣,是百分之百的橡皮圖章。」

搶奪香港歷史話語權 港府封「香港編年史」網站

此外,近日傳出「香港編年史」網站遭到警方封網。程翔認為,與此前編修《香港志》的「香港地方志中心」(下稱中心)出版首冊《總述 大事記》相關。

他說,「香港地方志中心」屬前特首董建華等建制派牽頭成立的智庫「團結香港基金」的轄下,它編寫的香港歷史,「肯定就百分之百是反映北京的論述。」雖然中心執委會主席、行會召集人陳智思強調地方志的寫作原則,「史實為記,述而不論」。

「但問題是,你述什麼?不述什麼?本身有分別?第二,你述一件事的時候,你用什麼詞語,用什麼名詞,用什麼字眼。」程翔僅僅瀏覽了幾頁,就已經發現很多問題,「它完全是帶方向性的東西。」

他舉例說,論述香港對中國大陸關係時,書中提到孫中山如何利用香港去推翻清朝,但隻字不提中國共產黨怎麼利用香港去顛覆國民黨政府。「它(中共)是顛覆者啊,它老是說別人顛覆國家政權,它利用香港顛覆國民黨政權,它不隻字不提。」

「述而不論,你偏偏就將一些很重要的歷史情節,你不述,你不論回顧之言,你連述都不述。」

此外,書中提到1949年之後,中共中央支援香港的建設、給水、供給副食品、糧食等等。「對的!我們不否認這些事實,但是它隻字不提當中共的政策導致三年大饑荒時,香港人是怎麼樣自發地背很多的物質去大陸,接濟大陸的親朋好友。這些他又不述哦,很偏頗。」

書中還寫到,「一國兩制」是以中共憲法和《基本法》共同作為香港的憲政基礎。但「草擬《基本法》的時候,那個《基本法》是沒有考慮到中國的憲法的。」

程翔強調,「《基本法》裡面的附件三設計的目的,就是為了明確規定中國的憲法是在香港不適用的。」「是直到2014年《一國兩制白皮書》公布後,第一次提出中國憲法和《基本法》是構成香港共同的憲政基礎。」

「這樣的一個歷史書,就是要表達中共官方的論述,作為香港以後教科書,教歷史的時候要這樣去看,是不是變得很偏頗呢?」他說,當知道這個歷史真相的一輩凋零後「香港歷史的論述,就只有中共的一套了,就沒有反映到實際的情況了。」

而被封網的「香港編年史」網站,卻是真實、客觀的去記錄香港歷史。「香港編年史是香港那幫年輕人在『佔中』之後,慢慢聚集力量,一幫青年人很艱苦建立起來的。」程翔瀏覽過網站內容,「都是儘量客觀,沒有迴避事實,很多事實都放進去。」

那麼在這個情況下,民間與官方對香港歷史的論述就截然不同了,於是「中共就使橫手(使出不光彩手段)了。讀者要去瀏覽香港編年史網站的時候,就上不去,因為那些電信商不提供這個服務。」

「官方為了搶奪對香港歷史的話語權,就封閉一些民間的歷史論述,這就是它無恥的地方。」程翔說。

而這也令港人擔憂港府進一步擴大禁網或斷網。對此程翔認為,「當然會了,因為港版國安法裡面已經說得清清楚楚,就是香港特區政府有權去屏蔽一些『危害國家安全』的訊息。」

那麼面對越來越艱難的處境,港人應該如何自處呢?「我想大家都是要秉持自己的良知,不要輕易的去放棄自己的堅持,如果認為我們所做的事情,是合法合理而且是正義的,那就繼續堅持。」

程翔強調,雖無須刻意去做些什麼,令自己陷於危險之中,或面臨被捕的險境,但內心需堅定信念,且絕對防止被統戰,「如果接受統戰,你自己經手的東西就全部會崩潰,所以絕對要堅持不接受統戰。」

完整的訪談內容請點擊觀看《珍言真語》節目。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珍言真語】何良懋:中共用完即丟 林鄭恐被拋
【珍言真語】阮民安:新年新曲 與港人迎新出路
【珍言真語】流亡英國續發聲 陳渭新:盼真普選
【珍言真語】梁錦祥:外星人與人類關係推測
最熱視頻
【時事軍事】最強防空導彈 在以色列空襲中沉默
【思想領袖】羅傑斯談黑暗政權及其幫凶
【拍案驚奇】拜登政策惹反彈 習近平軟硬兼施
【珍言真語】何良懋:社交媒體與現代科技壟斷危險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