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真相】亂世才子的悲歌 陳夢家文革文字劫

是什麼樣的屈辱遭遇,令他悲憤欲絕,一心求死?文革期間有多少飽學之士報國無門,走頭無路。一起走進亂世才子陳夢家的悲劇人生。(《百年真相》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199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家好,歡迎收看《百年真相》。

2021年6月初,中共教育部發表報告,建議在香港確立簡體字的法律地位。消息一出,各界人士議論紛紛。中共在大陸推行簡體字時,曾以簡化文字筆劃,降低文盲數量爲理由。那麼,在經濟發達,民眾受教育成度高的香港,爲什麼要這麼做呢?而且還要用法律來強制民眾學習?

有人說,文字是一個文明的紐帶,它記載了歷史,承載了文化。改變了一個地區或者國家的文字,就阻礙了那裡的思想傳承。這麼看來,中共在香港推行簡體字,用意可不簡單。這也讓人不由地想起它篡政初期,在大陸推行的文字運動,差一點,漢字就被完全廢除了。

而我們今天節目的主人公,亂世才子——陳夢家,他的人生也就是因此而發生了顛覆性的變化。

1911年,陳夢家出生在南京的一個神學家庭。天資聰穎的他,16歲就考入南京中央大學讀法律,不過,法律並不是陳夢家的興趣所在,詩歌才是。到了1931年,年僅20歲的陳夢家,便出版了第一部詩集《夢家詩集》,從此聲名大震。後來,他與聞一多、徐志摩、朱湘一起被稱為「新月詩派的四大詩人」。

在眾人眼中,陳夢家少年得志、灑脫不羈,這份才情和性格倒也適合在詩歌領域發展。可是呢,陳夢家卻來了個180度大轉彎。1934年,他在燕京大學宗教學院讀研究生,由於對中國上古神祕的宗教文化抱有極大的好奇心,他很快就把所有精力投入到古文字學和古史學研究中去了,而且還成果頗豐,僅1936年便發表《古文字中的商周祭祀》、《商代的神話與巫術》等7篇論文。

在燕大讀書,陳夢家不僅找到了事業上的發展方向,也找到了人生摯愛。他與才女兼校花趙蘿蕤相識,倆人在1936年1月喜結連理。1944年,經美國漢學家費正清和清華教授金岳霖介紹,陳夢家前往芝加哥大學教授中國古文學,隨行的趙蘿蕤也在該校攻讀美國文學專業的博士生課程。

在海外執教期間,陳夢家還致力於收集、彙整流散於美國的古代銅器,最終編撰了《美國所藏中國銅器集錄》一書,其中包含青銅器共八百四十五件,大多是流落海外的青銅器精品,為研究中國銅器留下了寶貴材料。在美國教學3年後,36歲的陳夢家回到北京,在清華中文系執教。次年,妻子趙蘿蕤取得博士學位後回國與他團聚,在燕京大學任西語系主任。

當時正處在國共內戰末期,北京被中共攻下時,很多人勸陳夢家夫婦去台灣,但他們最終還是選擇留下,因爲受中共的宣傳蠱惑,他們對新政權充滿了幻想。那麼,他們留在大陸的生活,又是怎樣的呢?

1951年,中共發動「知識分子思想改造運動」,知識分子必須自我改造和檢討,清算「美帝文化侵略」,而且要「人人過關」。可想而知,有著浪漫派詩歌風格,而且曾經出過國的陳夢家自然在劫難逃。

之後的一年,陳夢家配合運動,多次在學校大會上作檢討。但是,他心裡還是明白的。一天,校園的大喇叭廣播一項通知,要求全體師生參加「集體工間操」。陳夢家聽到後私下說:「這是『1984』來了。這麼快。」《1984》是英國作家喬治‧奧威爾的小說,預言集權社會的情景,陳夢家藉此含蓄地批評中共體制。

1952年,運動結束後,中共在全國展開高校的院系調整,陳夢家被分配到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在考古所的最初幾年,陳夢家的生活相對平靜,在考古方面的學術研究建樹頗豐。他借鑒西方學術規範,先後完成《殷墟卜辭綜述》、《西周銅器斷代》、《尚書通論》等專著,成為名副其實的古文字、考古學大師。1956年,陳夢家還用豐厚的稿費購置一套四合院,在家中悉心收藏、展示自己購置的明清家具,朋友戲稱他的收藏「比博物館還博物館」。

然而,中共精心設計的一場「陽謀」,打破了陳夢家暫時平靜的生活。1956年,中共在大陸實行「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政策,第二年發出《關於整風運動的指示》,鼓勵「大鳴大放」,製造出政治氣氛變暖的假象。生性純真的陳夢家與其他知識分子一樣,以為中共真心納諫,就將多年前想提而不敢提的意見真誠吐露——那就是希望中共不要將漢字拼音化。

那麼中共爲什麼要把漢字拼音化呢?其實這個想法最先來自蘇聯。在蘇聯的十月革命後,列寧就提出了「拉丁化之東方偉大革命」運動,開始打著「協助遠東地區中國人進行掃盲」的旗號,意圖廢除中國的漢字,斬斷中國人與中華文明的聯繫,從而便於日後蘇共的奴役統治。

1931年9月26日,蘇聯為推動中國廢除漢字改用拉丁化文字,在海參威舉行「中國新文字第一次代表大會」,中共代表瞿秋白等人與蘇聯共同草擬「北方話拉丁化新文字」,並發表13條共同宣言,表示「要根本廢除象形文字,以純粹的拼音文字代替」。1936年,毛澤東更對記者公開表示,中文字母化是不可避免的趨勢。

1949年,中共掌權後,就成立了「中國文字改革協會」,開始正式著手廢除漢字的工作。一些中國語言學家在中共的指示下,先後提出千百種改革方案,最終決定使用簡化漢字作為過渡,逐漸實現字母化。

作為用漢字寫作並探尋古文字脈絡的文人,陳夢家深知傳統漢字對中國人的重大意義。漢字如果被廢除,將真正成為中國人了解中國文化與歷史的障礙,中華文化的傳承也隨之被切斷。這對擁有五千年璀璨文明的中華民族來說,無疑是最大的損失。

之前,陳夢家想說不敢說,到了「鳴放」時期,他便積極地向中共發起呼籲。他多次發表文章與演說,反對將漢字拼音化。比如,1957年5月17日,陳夢家在《文匯報》發表文章《慎重一點「改革」漢字》。他寫道:「用了三千多年的漢字,何以未曾走上拼音的路,一定有它的客觀原因。」「我看漢字還要用上若干年,要把他當成活的看待,這也是我們祖國的一份文化遺產。」

然而,陳夢家卻不知道,就在他發表這篇文章的兩天前,毛澤東寫下《事情正在起變化》,發出打擊右派的信號。這樣,陳夢家關於反對漢字改革的言論,成為他在「反右鬥爭」中被批判的最大證據。

陳夢家被劃為右派後,學術活動完全停止,在單位裡遭到「降薪停職使用」的處罰,在社會上更要忍受師長、助手、同行的聯合批判。從此,等待他的是參加不完的批鬥會、做不完的自我檢討。陳夢家承受著巨大的精神壓力,情緒低落,身體消瘦;妻子趙蘿蕤因無法承受突如其來的災禍,患上精神分裂症。1958年12月,陳夢家被下放到河南農村接受勞動改造,一代古文字專家只能做些種田、踩水車之類的農活。

雖然後來,陳夢家重回考古所,並摘掉了「右派」的帽子,但是他內心遭受的傷害卻是難以平復的。就在陳夢家準備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管做研究時,文革爆發了。

1966年8月,陳夢家被劃為「資產階級反動學術權威」,重新被揪出批鬥。考古所副所長夏鼐目睹了陳夢家遭受迫害的經歷,並在日記中留下第一手資料。夏鼐記錄到,考古所成立了監督小組,每天強制陳夢家與其他「反動分子」上午勞動,下午寫檢查。烈日當頭時,他被迫長時間跪在院子裡,有人往他身上扔髒東西,甚至吐口水。

他的四合院被紅衛兵查抄,苦心收藏的明清家具、藏書被一掃而空。期間,趙蘿蕤兩次精神分裂症發病,都因為在文革的非常時期而無法送醫。8月23日,紅衛兵闖入考古所,揪鬥陳夢家;24日繼續批鬥,還給他戴上「流氓詩人」的紙帽,並勒令他寫檢查。陳夢家捱過了一天的批鬥,來到一位朋友家。屈辱與絕望帶來的悲憤之情一瞬間爆發,他放聲吶喊:「我不能再讓別人把我當猴子耍了!」

他何曾想到,這一喊,又喊出了禍事。原來他被考古所的「造反派」一路跟蹤。聽到陳夢家的吶喊,一群人衝了進來,強行按著他下跪,進行又一輪的辱罵和毒打。最後,陳夢家又被押回考古所。那一晚,他悄悄寫下遺書,吞下大量安眠藥。

陳夢家被送到醫院搶救過來,然而他一心求死,在9月2日,趁眾人不注意自縊身亡。3天後,考古所召開「聲討陳夢家畏罪自殺大會」,為這位終年55歲的飽學之士「送行」。

陳夢家是一位浪漫灑脫的詩人、苦心鑽研的學者,他本無意蹚入政治這潭渾水,然而卻因爲一次次相信中共的花言巧語,而失去自由,在一輪輪政治運動中任人凌辱,直至殞命。而在那個時代,如此遭遇不幸的大師何其多。後世有人發問,爲何1949年之後,中國再無大師?或許,我們可以從陳夢家的經歷中,找出一些答案。

歡迎訂閱Youtube頻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J0WwxWijk8NemAqLtqj4Sw

訂閱telegram群組:https://t.me/bainianzhenxiang

百年真相】節目組製作

責任編輯:李昊#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歡迎來到《百年真相》節目。今天讓我們走近中國著名翻譯家傅雷,一起回顧他最後走過的那段絕望、淒涼的歲月。
  • 中共兩會期間,習近平在出席內蒙古代表團審議時,提到「三千孤兒入內蒙」的歷史事件,並將其描繪成中共領導下的「民族大愛」。然而,了解這段真實歷史的人卻說,那是一齣能夠讓「說的人悲痛欲絕,聽的人傷心落淚」的人間慘劇。那麼,歷史的真相到底是什麼呢?
  • 在文革時期,有一種特殊的文化現象,叫「樣板戲」。這些灌輸「階級鬥爭」和暴力思想的荒謬之作,為文化大革命推波助瀾,是中國人不堪回首的記憶。然而,有幾齣「樣板戲」,經過精緻化的藝術包裝後,至今仍在海內外上演,充當中共的洗腦工具。《紅色娘子軍》 就是其中之一。
  • 被中共高調宣傳的「千人計劃」以巨大的名利誘惑海外華人學者,然而70年前「中國石油之父」蕭光琰的悲劇應引以為戒,滿懷熱情的蕭家才子被騙回國後到底遭遇了什麼?
  • 京劇《智取威虎山》是文革時期的八大樣板戲之一, 劇中的「座山雕」被描繪成一個盤據在東北深山裡的土匪惡霸,打家劫舍,無惡不作。然而他的原型謝文東卻是真正的抗日英雄。
  • 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來到《百年真相》節目。今天讓我們走近《天仙配》的女主角嚴鳳英,一起回顧這位黃梅戲大師那短暫、絢麗而坎坷的人生。「樹上的鳥兒成雙對,綠水青山帶笑顏。」一曲傳唱大江南北的《天仙配》,成就了中國五大劇種之一的黃梅戲,更讓人們記住了一個墜落凡間的「七仙女」——嚴鳳英。
  • 他曾是一位樂善好施的中國鄉紳;他曾是小有名氣的讀書人;他本是淹沒在近代歷史中的一個不起眼的小人物,卻因一部「紅色經典」而走入了大眾視野。他,就是《苦菜花》裡王柬芝的人物原型——馮鑒之。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來到《百年真相》節目。今天我們將走近《苦菜花》這部電影,一起回顧一位反派人物原型的真實人生。
  • 這首《何日君再來》的背後卻有一段曲折辛酸的故事。怎麼回事呢?我們先從這首歌的誕生說起。
  • 上官雲珠曾是紅遍上海灘的電影明星,她有過一段眾星拱月般的藝術歲月。她憑藉一張毛澤東的紙條躲過了成為「右派」的厄運,卻因為一封信引得江青醋意大發,最終在「文革」中被逼上絕境,以慘烈的方式結束了人生。
  • 他曾是中國共產黨第二任最高領導人,被稱為無產階級革命家、理論家和宣傳家。卻因為留下一篇《多餘的話》,死後被批判,父母被掘墳。他是誰?他到底說了什麼?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