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卡城將支付退休或落選市議員500萬元

卡城市議員正在開議會。(黃鐘樂/大紀元)
人氣: 27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1年11月02日訊】(記者陳安編譯報導)卡爾加里市議會在經歷數十年來最大的換屆選舉後,將為即將離任的市議會成員支付500萬元。

根據郵報(Postmedia)對公開數據的分析,總共564,318元的過渡津貼將分配給包括市長在內的10名退休或敗選的議員。未能成功競選市長的市議員傑羅米·法卡斯 (Jeromy Farkas) 拒絕了津貼和養老金福利。

這是最後有資格申請長達52週過渡津貼的市議會群體。這筆津貼旨在減輕他們從公職過渡期間的財務壓力。市議會2020年決定,對於未來的公職人員實施部分縮減的政策。舊的政策是每服務一年支付兩週的工資。

雷·琼斯(Ray Jones)在 2020 年卸任前在市議會任職 27 年,有資格獲得舊政策下的最高金額,即每服務一年支付兩週的工資:共113,326 元。

緊隨其後的兩位任職時間最長的成員分別是黛安·科利-厄克特(Diane Colley-Urquhart)和德魯·法瑞爾(Druh Farrell),他們的任期均超過20年,分別獲得91,532元和87,174元。

市長南施(Naheed Nenshi)連任三屆(11年),有資格獲得84,863元。

過渡津貼的批評者說,對這種做法應該進行重大改革。

加拿大納稅人聯合會(Canadian Taxpayers Federation)的凱文·萊西(Kevin Lacey)表示,「幾乎沒有其它行業,當您選擇辭職時,可以獲得如此龐大而豐厚的過渡津貼。」「我們的政客的權利應該與政客為其工作的納稅人一樣。」該組織倡導取消對自願辭職或讓位官員的津貼,並減少敗選人的支出。

市議會賠償合理嗎?

過渡津貼相當於民選官員的遣散費,甚至可以被視為就業保險的替代品,而議會成員沒有資格獲得該保險。包括埃德蒙頓、渥太華、多倫多和溫哥華在內的其它加拿大城市都提供類似於卡爾加里的過渡津貼。

去年,經過一個獨立的公民領導的補償委員會的審查,市議會選擇將過渡津貼的上限設定為每年服務兩週的工資,最長可達26週——但前提是議員通過決定不再競選或以其它方式下台而自願離開;在選舉中落敗的現任議員仍有資格申請最多52週。

專家表示,與私營部門對高級僱員或行政級別職位的遣散費相比,卡爾加里市議會的過渡津貼是正常的。

人力資源公司溫迪艾倫公司(Wendy Ellen Inc)總裁兼負責人溫迪·朱弗(Wendy Giuffre)表示,「我現在可以告訴你,這絕對不離譜。 這很常見。」「如果你看看高管,在私營部門它要高得多。」

朱弗承認公職人員的優勢之一是福利,「我認為他們的固定福利養老金相當可觀」。

市議會成員有資格享受固定福利養老金計劃,民選官員向該計劃繳納其工資的9%。

科利-厄克特每年有資格獲得48,304元;法瑞爾有資格獲得每年46,004元,謝恩·基廷(Shane Keating)有資格獲得25,302元。

今年2月將滿50歲的南施最終將有資格獲得每年47,486元的收入。自去年市議會根據薪酬委員會的建議投票決定取消未來公職人員的「補充」福利後,他也將成為最後一位有資格獲得卡城補充養老金計劃的市長。

補充計劃允許收入較高的城市僱員獲得超過《所得稅法》規定的比率限制和最高工資上限的工資福利。

但政治觀察人士指出,雖然市議會可以徵求獨立建議,但他們仍然是做出最終決定的人。在失業率居高不下且卡爾加里的經濟前景仍不明朗的情況下,政客們將繼續感受到凍結工資和削減福利的壓力。

卡爾加里大學的政治學家麗莎·楊(Lisa Young)認為,「如果我們希望議員或其他政客將他們的角色視為全職工作,那麼我們希望它有像全職工作一樣的補償和福利,無論是過渡津貼還是養老金。」

「這是一件棘手的事情:你不想讓薪酬如此慷慨,以至於人們爭奪民選職位,因為他們的收入將遠遠超過他們在其它任何地方的收入,同時,你不希望它這麼低,只有在私下有其它支持方式的人才可以競選公職。」

一些新晉市議會成員表示,薪酬並不是他們決定競選公職的一個因素。

新當選的第11區議員考特尼·彭納 (Kourtney Penner) 說,許多其他候選人為了競選公職而放棄了收入潛力更高的工作。

「從大局來看,薪酬是一種動力嗎? 不,工資、養老金、過渡津貼——對我來說,它們不是動力。而且我不覺得這是和我一起坐在桌旁的人的動力。」

責任編輯:齊守善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