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對澳經濟制裁失敗 激發澳洲抗共決心

人氣 4816

【大紀元2021年11月21日訊】(香港大紀元記者葉依帆採訪報導)自去年初澳洲政府提出推動國際上對中共病毒的起源展開獨立調查後,中共對澳洲實施了一系列的報復行動,但其結果卻是中共給自己帶來了麻煩。

聽新聞:

(聽更多請至「聽紀元」

11月9日,澳洲智庫「珀斯美國亞洲中心」(Perth USAsia Centre)研究主任威爾遜(Jeffrey Wilson)在《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雜誌上撰文指,澳洲向世界展現了與中共脫鉤的結果,中共以貿易壁壘霸凌澳洲並藉此威脅其它國家勿與中共作對的戰狼手段,均徹底失敗。

威爾遜還說,在澳洲全力進行市場多元化下,中共搞的經濟制裁幾乎起不到什麼作用。這向世界證明了一件事,澳洲與中共脫鉤,經濟仍欣欣向榮,估計過不了多久,很多國家會跟進效仿,無需向中共卑躬屈膝。

威爾遜表示,長期以來,澳中關係一直處於緊張狀態。在經濟上,兩國似乎越來越緊密,澳洲提供了中國工業所依賴的許多大宗商品。但在政治上,澳中存在很大分歧,除了價值觀和人權差異之外,澳洲對中共在印太地區的軍事擴張感到擔憂。

去年4月,在繼澳洲外長佩恩(Marise Payne)提出澳洲將推動對中共病毒(COVID-19)的爆發展開獨立國際調查後不久,澳洲總理莫里森更進一步建議,世界衛生組織(WHO)需要用「武器核查人員」(Weapons Inspector)這樣的力度來調查引發此次疫情的原因。

這無疑戳中了中共的痛點。中共政府不出所料地惱羞成怒,指責澳洲「迎合」美國對中國發起政治攻擊。中共駐澳洲大使成競業發出警告,如果澳洲堅持調查,將引發中國消費者抵制澳洲產品。

隨後,中共採取了前所未有的貿易制裁,凍結了許多澳洲商品的進口,導致兩國經濟關係迅速脫鉤。澳洲成為了第一個整體經濟遭受中共打擊的國家。

去年5月,中共宣布對澳洲大麥進口徵收總計80.5%的反傾銷和反補貼稅。隨後,從龍蝦、葡萄酒到煤炭甚至液化天然氣,多達20種澳洲產品無一不受影響,直接威脅著澳洲價值200億澳元(約合145億美元)的出口。

中共突襲式的經濟脫鉤,無疑給近40%出口都依賴於中國市場的澳洲帶來沉重打擊。

「對牛肉的影響是最大的,很多牛肉公司因此破產。澳洲已經被逼上了牆角,無路可退,為了它的價值觀、道德原則和國家利益它必須做出反擊。」中國問題專家、悉尼科技大學副教授馮崇義向大紀元表示。

他認為,「(澳洲)採取了一個貿易多樣化(Diversification of Trade)的策略,就是尋求新的貿易夥伴,將他們的產品出口到其它國家,以減少對中國(市場)的依賴。」這一做法很成功。

「迄今為止,這一經濟制裁對澳洲的影響出人意料地微乎其微。」威爾遜說,「原因是通過貿易轉移,當貿易壁壘建立時,企業會為其產品尋找替代渠道。」

煤炭為例,自去年11月中共對澳洲實施禁令後,澳洲煤炭對華出口「幾乎歸零」,中國轉而求助於俄羅斯和印尼的供應商,以此填補澳煤的空缺。在俄羅斯和印尼的煤炭供應不足給印度、日本造成需求的缺口後,澳洲的優質煤炭正好填補了其需求缺口,加上全球能源緊縮造成煤炭價格飛漲,使得澳洲的煤炭生產商今年的出口額大幅上升。

澳洲的其它產品也成功採用了這一策略。據澳洲財政部估計,在中共對澳洲貿易制裁的第一年,受影響的行業,對中國出口損失了54億澳元(約合39億美元),但同時他們在世界其它地區的出口則增加了44億澳元(約合32億美元)。

根據威爾遜的說法,其中10億澳元(約合7.2億美元)的淨損失僅占澳洲出口的0.25%。此外,由於鐵礦石價格的飆升,自制裁生效以來,澳洲對中國的出口額反而增長了10%。

據礦業網站「澳洲採礦」(Australian Mining)公布的信息,僅在今年6月,中國對澳洲鐵礦石的進口額就達到了148.9億澳元(約合108億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長10億澳元(約合7.2億美元)。

另據中國海關總署公布的最新數據顯示,今年1至9月,澳洲對華出口的貿易額為8,259.2億元人民幣(約合1,275.8億美元),與去年同期相比增長34.4%。

威爾遜表示,如果中共希望以經濟制裁來讓澳洲保持沉默並藉此警告其它國家,那麼這場制裁行動可以稱得上是「空前失敗」(Spectacular Failure),這讓極具膽識的澳洲政府可以空出手來推行對抗中共的策略。

事實上,中共的強制性措施不僅沒能讓澳洲沉默,反而產生了相反的效果並加強了澳洲對抗中共的決心。

這些策略包括,今年在英國舉行的七國集團(G7)首腦峰會上,澳洲代表團向各國首腦分發了《14條不滿清單》(註:2020年底,1名中共駐澳洲外交官非正式致函給澳洲媒體,陳列14條北京當局對澳洲政府的不滿,並警告澳洲別成為中共的敵人)的副本,中共在其中列出的澳洲14條「罪狀」包括:澳洲呼籲國際社會對中共病毒起源展開調查、禁止華為參與澳洲的5G建設、阻止10起中共在澳洲的基礎建設與農業的投資案、取消中國學者的澳洲簽證,以及對中共駐澳洲記者進行突襲調查等。這讓各國看清了中共對澳洲的脅迫。

同時,澳洲也在加強與印度、日本和美國的四邊安全對話。還有,今年9月,澳洲與英國和美國建立了「澳英美聯盟」(AUKUS)三邊安全夥伴關係,幫助澳洲開發和部署核動力潛艇,這一行動對是中共最具挑戰性的。威爾遜表示,「其目的是明確的,旨在該地區對中國(中共)進行軍事對抗。」

馮崇義表示,澳洲的做法為其它國家帶了一個好頭。「它可以在全球建立新的盟友,澳洲在樹立了這個榜樣之後,儘管歐洲的步調沒有那麼快,但是他們也開始跟隨澳洲的腳步。」

今年5月,立陶宛退出了由中國和東歐國家組成的有爭議的「17+1」團體,並同意在台灣設立代表處。

在中共暫停了到維爾紐斯(Vilnius)的鐵路貨運服務這項「一帶一路」基建項目,及拒絕立陶宛食品出口商正在申請的食品出口許可證後,立陶宛仍然堅持退出該合作機制。立陶宛總統吉塔納斯‧瑙塞達(Gitanas Nausėda)說:「我們準備與(中共)對話,但我們不會重新考慮……我們的決定。」立陶宛敦促其它歐洲國家一同退出「17+1」合作機制。

威爾遜表示,澳洲的堅韌現在可能正在激勵其它國家,並向世界展示了澳洲雖然對中共「說不」,但經濟仍然欣欣向榮。「可能用不了多久,就會有更多國家開始效仿。」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澳洲總理重申:面對中共脅迫 永不妥協
【時事軍事】中共對澳洲蠻橫的底氣來自滲透
澳議員反對中共官員參選國際刑警執委
澳國防部長:中共警告「滑稽」 愚蠢到可笑
最熱視頻
【時事軍事】Y-20U加油機也擾台 中共想太多了
【思想領袖】中共如何利用美國「覺醒主義」
鄭文傑:倫敦唐人街襲擊事件早有預謀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