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切斷金錢渠道 阻擋中共滲透

人氣 1855

【大紀元2021年11月23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Anders Corr撰文/姬承羲編譯)美國是世界的標桿,其立國的理念包含了代議民主、自由、平等和《憲法》中規定的其它人權。而如今,這一系列理念正受到威脅,尤其以來自中共的威脅最為嚴重。

就國民生產總值GDP來衡量,中共控制著世界上最大的經濟體,擁有強大的購買力。與此同時,中共操控的軍隊,不僅人數是美軍的兩倍,其在超級計算、人工智能、超音速導彈等軍事技術上,甚至比美國更先進。

就外交層面而言,在維吾爾族人權和經濟發展等重要議題上,中共可以在聯合國大會上得到比美國及盟友更多的投票。北京政府主要通過金錢的刺激,來實現這種政治和經濟上的影響力。其手段,包括了為某些國家提供發展融資,或者有針對性地向支柱企業和有影響力的個人注入合同和現金。中共從事的這些腐敗勾當,有些是通過合法途徑,有些卻不是。他們在美國也是用的同樣伎倆。本文著重分析中共滲透美國的方式、構成的威脅,以及大眾可以採納的潛在解決方案。

中共滲透美國

在美國,中共滲透經濟、政治、學術和媒體精英的方式,與它在其它國家的做法大同小異。

北京政府挑選出美國最具影響力的經濟支柱企業,然後向他們提供進入中國市場的特權和豐厚利益。中國的市場,由14億人口組成,其2020年公布的GDP總額高達14.72萬億美元。而這些被挑選的公司中,包括了蘋果、波音、高盛和摩根大通等巨頭。

這些公司在中國賺了很多錢,但這種豐厚的收入又可能隨時被中共切斷,所以,他們就極盡所能地迎合中共。他們深知,一旦違反了中共的規則,自己就會失去在中國的收入,無法再盈利,隨之而來的還有股價的暴跌。有時候,中共會利用其在大公司中的這種影響力,試圖將中共黨員推進董事會。但有時,他們甚至都不需要這麼做,因為現有的董事會成員(包括美國公民)都知道遊戲的規則:如果不服務於中共,公司就無法盈利,還會在過程中丟失行業領導地位。

中共對政治精英的滲透,常是通過競選捐款、諮詢合同或直接賄賂來提供灰色收入。幾乎所有這些資金,都要通過一個中間人來轉手。這個中間人,可能是在中國有生產線的大公司、與中國有大量生意往來的億萬富翁,又或者是擁有中資渠道的非營利組織。

與中國有商業往來的美國億萬富翁,一直是中共在兩黨精英政治層面施加影響力的最有效渠道之一。這些人包括了史蒂芬‧施瓦茨曼(Stephen Schwarzman)、拉里‧芬克(Larry Fink)和邁克‧彭博(Michael Bloomberg)。而中共也會試圖經由這些人的家庭成員,比如通過和川普(特朗普)、拜登家族的生意往來,直接接觸政客。

學術界、主流媒體和智囊團,則是創造知識的精英階層。他們在很大程度上都熱衷自我引用,排除其它觀點和來源。同時,他們又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依賴企業贊助。而那些提供大量資金贊助的企業,大多又都依賴與中國的貿易,來維持盈利和股票市值。學術界尤其依賴直接來自中國的業務,也即中國公民繳付的學費。對公立學校來說,這種利潤豐厚的州外收入正是迫切所需的。

全球性的威脅

中共滲透美國所造成的威脅是多方面、全球性的。它之所以是全球性的,是因為美國是世界上唯一一個,能夠在軍事上遏制或擊敗中共軍隊的國家。一旦美國軍隊被擊垮或因為滲透而弱化,北京政府將迅速成為全球霸權。

當今世界上,能夠使用制裁等經濟手段迫使北京在國際社會中循規蹈矩的,除了歐洲以外,就只剩下美國了。如果美國和歐洲被滲透侵蝕,他們就將無法阻止中共的崛起。而控制著中國的中共,就將藉由中國經濟為載體,稱霸全球。

抵禦滲透的方法

要解決中共政權對美國的滲透,有多種互相依托的方案。其中最有效的途徑,就是封鎖中共實現滲透的經濟手段。

首先,在經濟上與中共脫鉤,減少貿易往來和投資,能削弱中共的經濟實力。與此同時,它還能切斷北京政府施加政治、經濟和意識形態影響的渠道。

如果蘋果和波音不在中國製造飛機和iPhone,也不向中國銷售,那麼中共政權就無法用市場准入作為籌碼,迫使這些公司影響美國政局,癱瘓我們針對中共的軍事和經濟防禦。

確實,在一開始,這些公司會因為中國的銷量減少而少賺點錢,但他們可以將市場和生產線移到美國和盟友那裡,在此過程中壯大美國與盟友國。在美國,更多的製造業崗位,意味著更高的工資、更多的政府收入,以及更深入、多樣化的工業生態系統,最終將使美國在軍事和經濟上,相對中國,比以前更加強大。

其次,要將政治與金錢的影響分割開。這樣一來,北京就無法利用包括美國公司在內的眾多企業來輸出影響力,癱瘓美國對中共的防禦。這就需要新的、更強化的立法,以終結高級政府職位與說客、智庫和企業崗位之間的「旋轉門」(Revolving door,形容政府高層官員結束任期後進入私企管理層或遊說崗位的現象,反向亦然)。後者,在政府候選人上任時提供巨額資金,來換取政治影響力。要終結這種現象,還意味著立法,阻止與中共有關聯的公司向智庫和大學輸送資金。否則,這些智庫和大學在經濟的驅動下,會軟化對中國的分析與論調。

第三,阻止媒體接觸與中共有關的資金——尤其是直接來自中共官方媒體的廣告訂單——這能有效清除對編輯和出版商決策的影響。媒體公司股東的利潤,與廣告收益直接掛鉤。如果廣告來自中共官方,比如中共官媒,那麼就會打開一條影響出版商、編輯部決策的通道。廣告內容的本身就更不用說了,它通常以大插頁的形式出現,乍看像是正經的新聞報導,但實際上是中共的宣傳。

要結束中共對美國和其它任何國家的滲透,其關鍵就是要切斷北京慣用的滲透手段:金錢。美國的強大在於其民主、自由、平等和財產私有的理念,相互關聯依托,它們能夠輕易地擊敗北京政府的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因為後者是建立在少數人統治多數人的基礎上的。

為了美國的強大和堅韌,我們必須保護其核心價值觀,免受中共日益增長的經濟實力的侵蝕。而人意志力薄弱的地方,最是首當其衝。我們發現,美國的精英層中正有這種弱點,而它往往也是美國理念最易受到侵蝕的地方。

作者簡介

安德斯‧科爾(Anders Corr),擁有耶魯大學政治學系學士及碩士學位(2001年)和哈佛大學行政學博士學位(2008年)。他是政治情報分析公司Corr Analytics Inc.的主管、雜誌《政治風險》(The 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的發行人,其研究領域涉及北美、歐洲和亞洲。他撰寫了書籍《凝聚權力》(The Concentration of Power,即將於今年出版)、《禁止入侵》(No Trespassing),也曾擔任書籍《大國大戰略》(Great Powers, Grand Strategies)的編輯。

原文:The CCP’s Infiltration and Threat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名家專欄】中共滲透西方精英學校 威脅民主
【名家專欄】偷竊技術 中共經濟得益於間諜活動
【名家專欄】中共審查和宣傳讓投資者陷困境
【名家專欄】中共學術間諜活動是另一場瘟疫
最熱視頻
吳明德:中共如何逼富豪吐錢?有錢人速逃
【有冇搞錯】澳門「黑色產業鏈」內幕
【微視頻】Delta日本突消失 南非變種毒性如何?
何良懋:周焯華事件「大黑吃小黑」澳賭城或崩解
【拍案驚奇】盤古大觀龍頭被斬 民間上書李克強
【秦鵬直播】WTA中國停賽獲讚譽 北京尷尬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