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切断金钱渠道 阻挡中共渗透

人气 1862

【大纪元2021年11月23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Anders Corr撰文/姬承羲编译)美国是世界的标杆,其立国的理念包含了代议民主、自由、平等和《宪法》中规定的其它人权。而如今,这一系列理念正受到威胁,尤其以来自中共的威胁最为严重。

就国民生产总值GDP来衡量,中共控制着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拥有强大的购买力。与此同时,中共操控的军队,不仅人数是美军的两倍,其在超级计算、人工智能、超音速导弹等军事技术上,甚至比美国更先进。

就外交层面而言,在维吾尔族人权和经济发展等重要议题上,中共可以在联合国大会上得到比美国及盟友更多的投票。北京政府主要通过金钱的刺激,来实现这种政治和经济上的影响力。其手段,包括了为某些国家提供发展融资,或者有针对性地向支柱企业和有影响力的个人注入合同和现金。中共从事的这些腐败勾当,有些是通过合法途径,有些却不是。他们在美国也是用的同样伎俩。本文着重分析中共渗透美国的方式、构成的威胁,以及大众可以采纳的潜在解决方案。

中共渗透美国

在美国,中共渗透经济、政治、学术和媒体精英的方式,与它在其它国家的做法大同小异。

北京政府挑选出美国最具影响力的经济支柱企业,然后向他们提供进入中国市场的特权和丰厚利益。中国的市场,由14亿人口组成,其2020年公布的GDP总额高达14.72万亿美元。而这些被挑选的公司中,包括了苹果、波音、高盛和摩根大通等巨头。

这些公司在中国赚了很多钱,但这种丰厚的收入又可能随时被中共切断,所以,他们就极尽所能地迎合中共。他们深知,一旦违反了中共的规则,自己就会失去在中国的收入,无法再盈利,随之而来的还有股价的暴跌。有时候,中共会利用其在大公司中的这种影响力,试图将中共党员推进董事会。但有时,他们甚至都不需要这么做,因为现有的董事会成员(包括美国公民)都知道游戏的规则:如果不服务于中共,公司就无法盈利,还会在过程中丢失行业领导地位。

中共对政治精英的渗透,常是通过竞选捐款、咨询合同或直接贿赂来提供灰色收入。几乎所有这些资金,都要通过一个中间人来转手。这个中间人,可能是在中国有生产线的大公司、与中国有大量生意往来的亿万富翁,又或者是拥有中资渠道的非营利组织。

与中国有商业往来的美国亿万富翁,一直是中共在两党精英政治层面施加影响力的最有效渠道之一。这些人包括了史蒂芬‧施瓦茨曼(Stephen Schwarzman)、拉里‧芬克(Larry Fink)和迈克‧彭博(Michael Bloomberg)。而中共也会试图经由这些人的家庭成员,比如通过和川普(特朗普)、拜登家族的生意往来,直接接触政客。

学术界、主流媒体和智囊团,则是创造知识的精英阶层。他们在很大程度上都热衷自我引用,排除其它观点和来源。同时,他们又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依赖企业赞助。而那些提供大量资金赞助的企业,大多又都依赖与中国的贸易,来维持盈利和股票市值。学术界尤其依赖直接来自中国的业务,也即中国公民缴付的学费。对公立学校来说,这种利润丰厚的州外收入正是迫切所需的。

全球性的威胁

中共渗透美国所造成的威胁是多方面、全球性的。它之所以是全球性的,是因为美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能够在军事上遏制或击败中共军队的国家。一旦美国军队被击垮或因为渗透而弱化,北京政府将迅速成为全球霸权。

当今世界上,能够使用制裁等经济手段迫使北京在国际社会中循规蹈矩的,除了欧洲以外,就只剩下美国了。如果美国和欧洲被渗透侵蚀,他们就将无法阻止中共的崛起。而控制着中国的中共,就将藉由中国经济为载体,称霸全球。

抵御渗透的方法

要解决中共政权对美国的渗透,有多种互相依托的方案。其中最有效的途径,就是封锁中共实现渗透的经济手段。

首先,在经济上与中共脱钩,减少贸易往来和投资,能削弱中共的经济实力。与此同时,它还能切断北京政府施加政治、经济和意识形态影响的渠道。

如果苹果和波音不在中国制造飞机和iPhone,也不向中国销售,那么中共政权就无法用市场准入作为筹码,迫使这些公司影响美国政局,瘫痪我们针对中共的军事和经济防御。

确实,在一开始,这些公司会因为中国的销量减少而少赚点钱,但他们可以将市场和生产线移到美国和盟友那里,在此过程中壮大美国与盟友国。在美国,更多的制造业岗位,意味着更高的工资、更多的政府收入,以及更深入、多样化的工业生态系统,最终将使美国在军事和经济上,相对中国,比以前更加强大。

其次,要将政治与金钱的影响分割开。这样一来,北京就无法利用包括美国公司在内的众多企业来输出影响力,瘫痪美国对中共的防御。这就需要新的、更强化的立法,以终结高级政府职位与说客、智库和企业岗位之间的“旋转门”(Revolving door,形容政府高层官员结束任期后进入私企管理层或游说岗位的现象,反向亦然)。后者,在政府候选人上任时提供巨额资金,来换取政治影响力。要终结这种现象,还意味着立法,阻止与中共有关联的公司向智库和大学输送资金。否则,这些智库和大学在经济的驱动下,会软化对中国的分析与论调。

第三,阻止媒体接触与中共有关的资金——尤其是直接来自中共官方媒体的广告订单——这能有效清除对编辑和出版商决策的影响。媒体公司股东的利润,与广告收益直接挂钩。如果广告来自中共官方,比如中共官媒,那么就会打开一条影响出版商、编辑部决策的通道。广告内容的本身就更不用说了,它通常以大插页的形式出现,乍看像是正经的新闻报导,但实际上是中共的宣传。

要结束中共对美国和其它任何国家的渗透,其关键就是要切断北京惯用的渗透手段:金钱。美国的强大在于其民主、自由、平等和财产私有的理念,相互关联依托,它们能够轻易地击败北京政府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因为后者是建立在少数人统治多数人的基础上的。

为了美国的强大和坚韧,我们必须保护其核心价值观,免受中共日益增长的经济实力的侵蚀。而人意志力薄弱的地方,最是首当其冲。我们发现,美国的精英层中正有这种弱点,而它往往也是美国理念最易受到侵蚀的地方。

作者简介

安德斯‧科尔(Anders Corr),拥有耶鲁大学政治学系学士及硕士学位(2001年)和哈佛大学行政学博士学位(2008年)。他是政治情报分析公司Corr Analytics Inc.的主管、杂志《政治风险》(The 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的发行人,其研究领域涉及北美、欧洲和亚洲。他撰写了书籍《凝聚权力》(The Concentration of Power,即将于今年出版)、《禁止入侵》(No Trespassing),也曾担任书籍《大国大战略》(Great Powers, Grand Strategies)的编辑。

原文:The CCP’s Infiltration and Threat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中共渗透西方精英学校 威胁民主
【名家专栏】偷窃技术 中共经济得益于间谍活动
【名家专栏】中共审查和宣传让投资者陷困境
【名家专栏】中共学术间谍活动是另一场瘟疫
最热视频
【探索时分】台湾F16V成军 飞行员赴美训练
【十字路口】抵制冬奥 美带头外交战围堵中共?
【财商天下】北京“打预防针”:苦日子要来了
【拍案惊奇】马云下落不明 薄熙来临时出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