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偷窃技术 中共经济得益于间谍活动

人气 1441

【大纪元2021年10月25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Stu Cvrk撰文/姬承羲编译)数十年来,中共的经济一直得益于有目的的间谍活动,包括获取西方技术、知识产权和经济发展经验。

而共产主义中国的长期经济战略目标,则是要以北京控制的“威权资本主义体系”,取代由美国主导的后二战秩序。后者是由联合国和布雷顿森林国际货币体系(Bretton Woods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ramework)建立的。在此,有必要定义威权资本主义的一个关键特征,也即“一方面存在资本主义经济,而另一方面,民主和公民自由仍然缺失或受到侵蚀”。

该战略,涵盖了渗透、吸收和利用国际机构,以获取资源、外资、先进科技以及西方社会的运作方法,从而使中共的工业在未来的技术和生产力竞争中,能够领先其它国家——简而言之,就是要从长远实现其世界经济主导地位。为了实施这一战略,中共投入了大量资源,包括人力和金钱,来进行经济间谍活动。

经济间谍活动,涉及窃取商业机密、专有信息和知识产权,以便在让国内公司受益的同时令外国竞争对手处于劣势。对中共而言,这些活动将弥补毛泽东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1966年~1976年)所造成的科技投资空白。在灾难性的十年间,许多科学家、工程师和技术创新人士都遭到打压清算,以至于到该政治运动结束前夕,中国的工业和技术能力,已经远远落后于西方。

国家反情报和安全中心(National Counterintelligence and Security Center)的一份非机密报告显示,中共的战略目标(包括军队现代化、发展由科技驱动的经济模式,以及获得主导全球地缘政治的综合能力)都严重地依赖于大范围、持续的经济间谍活动。

中共的情报机构

中共国家安全部的操作人员、间谍和分析员,以及人民解放军的所有部门,都在全天候地搜集情报。国安部直接听命于国务院(中共政权的主要行政机构)和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在全球范围内进行情报收集行动。而解放军情报局,则听命于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执行卧底、技术情报收集和网络行动。

根据中国亿万富翁郭文贵的说法,仅在美国,就有超过2万5千名中方情报人员和超过1万5千名被收买的美国人,在替中共开展间谍活动。

网络间谍活动是获取经济机密的一项重要任务。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的一份报告显示:“中国企业依赖网络入侵——在某些情况下是按照中共的指示或在政府协助下行事——来获取美国公司的运营和项目融资信息,并且盗取知识产权和技术。”

非传统的情报收集员

中国的商人和科学家们被国安部利用、胁迫,替中共窃取情报,又或者主动汇报其与外国人商业往来中获得的机密。自2015年以来,这种非传统的情报蒐搜集活动,越来越多地由中共统战部控制。而统战部的情报工作,又直接由国安部协调。

毛泽东曾将“统战”称为中共“战胜敌人”的“三大法宝”之一。其最初的使命,就是通过在本土渗透和控制社会团体及个人,来“说服”他们支持中共及其事业。

根据博客Power 3.0的说法,统战部还有新增的对外使命,涵盖了“精英选拔、信息管理、政府游说、获取战略信息和资源……来作为促进间谍活动的一种手段”。

统战部熟悉戴尔‧卡内基的经典——《如何赢得朋友和影响他人》(How to Win Friends and Influence People),并演变出了中共的版本,其手段包括了腐败、贿赂、间谍和胁迫。统战部为国安部下属的情报人员(间谍)提供掩护。

统战部的触角遍及孔子学院、千人计划、华语新闻行业、侨务办公室和中国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所有行动都受到严密控制,其目的是左右外国舆论,为中共的政策赢得朋友。

利用法律与监管剥削

中共的法律法规,还经常将技术盗窃,作为外国公司在中国运营的代价。中共还试图控制国际标准认证过程,用“中国标准2035”来取代国际标准化组织(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Standardization)。控制了标准和技术,中共政权将能更轻易地获得外国开发的技术。

影子公司

为了掩盖中共政权直接参与获得出口管制技术的事实,位于海外的影子公司便诞生了。“影子公司”这个词可能还不完全准确,因为几乎所有中资公司,都有义务为北京政府执行经济间谍活动。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表示,许多中资公司与中共军方之间难分你我,因为中共早已制定和实施了所谓“军民融合以建设中国经济和军事实力”的政策。

合资企业

合资,被用来吸引外国公司到中国经营。而合资协议中,就包含了向中国合作伙伴转让技术的条款。归根结底,中国的合资企业法规要求,外国合作伙伴只有在签署了知识产权和技术转让后,才能进入中国市场。

研究伙伴关系

与外国科学家合作开展科研项目,就可以直接获得先进技术。

举个最典型例子,中共成立了“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Alliance of Industrial Internet),来推进其“互联网+协同制造战略”(internet and collaborative manufacturing initiatives),旨在利用和整合国内外技术,以“加快工业互联网的发展”,最终领导世界最新一代互联网协议IPv6的开发。这个合作项目打着“双向互惠”的旗号,竟然得到了美国政府的研究资金!

再比如,彼得‧达萨克(Peter Daszak)的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和武汉病毒所之间的合作,就使用了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提供的资金。

2020年5月27日,中国湖北省武汉市病毒研究所园区内的P4实验室(图左)。(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学术合作

为了获得外国的技术,中共还积极推动与外国大学建立互惠关系。其中一个关键模式,就是促进国际间教授与学生交流,同时与千人计划交织在一起,吸引外国科学家、工程师和讲师,以便中共教育部和国安部从事间谍活动。

除此以外,还有学分转移和资格认可等模式,以鼓励中外高校之间更深入的学术交流与合作。

科技投资

为了填补中共在技术领域的空缺,中共政权还投资外国的科技发展。投资的重点包括:信息技术、网络安全、先进制造技术、各种国防技术,以及能源技术(尤其是绿色能源)。加州大学国际冲突与合作研究所的一份报告,就很好地总结了中共的科技投资及其相关战略。

并购

中共政权还利用海外直接投资,入股和收购西方公司,以获取尖端技术和知识产权。中共对重要领域的外国公司采取了战略性收购,以获得市场份额和关键技术,同时进行文化渗透。

人才招聘计划

中共还向外国科学家、工程师们,提供研究奖金和带薪休假,来获得他们的智力资本与技术创新。其目标,就是要在重要经济领域,聘请海外的中外专家和企业家,去中国任教和工作。

结语

中共建立了一套庞大的间谍系统,专门针对美国开发的知识产权、技术和产业,进行持续的、统筹的间谍活动。这一活动,是北京政府不断追求世界经济主导地位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推动中国经济持续增长的关键引擎。而外国企业,正在付出流失竞争力的代价。

作者简介:

斯图‧克夫克(Stu Cvrk)在美国海军服役30年后,以上校职等退伍,担任过现役和后备役军人,并在中东和西太平洋拥有丰富的作战经验。克夫克具备作为海洋学家和系统分析员的教育与经历。他毕业于美国海军学院(the U.S. Naval Academy),并在那里接受了古典自由主义教育,这些经历成为他政治评论观点的重要基础。

原文:Espionage Is a Fundamental Engine Behind China’s Economic Growth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制止中共大规模窃取基因数据
【名家专栏】美须利用法律对抗中共数据盗窃
【名家专栏】中共黑手全面伸进企业
【名家专栏】中共经济胁迫的豪赌正在失败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恒大危机及金融体系运作内幕
【新闻大家谈】迄今最糟毒株来袭 你须知这些
【未解之谜】外星人访谈录(4)挑战进化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