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揭螞蟻集團被停上市深層原因

人氣 3382

【大紀元2021年02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劉毅報導)螞蟻集團上市之前被中共當局突然叫停,外界對其中緣由有諸多猜測,有美媒2月17日透露了螞蟻集團被叫停IPO的一個深層原因。

據《華爾街日報》2月17日引述十幾名中國官員和政府顧問透露的消息說,螞蟻集團複雜的股權結構以及那些有望從這樁原本會是全球規模最大IPO中獲益的人令北京方面越發感到不安。

據這些知情官員和政府顧問透露,在螞蟻集團原定上市幾週前,中共中央的一項調查發現螞蟻集團的招股書掩蓋了其股權結構的複雜性。這一調查此前未被報導過。在持有螞蟻集團股權的層層不透明投資工具的背後是一個由人脈廣泛的中共權貴組成的小圈子,其中一些人與那些對習近平及其核心圈子構成潛在挑戰的政治家族有聯繫。

報導表示螞蟻集團的很多投資者都是「紅二代」,其中較為矚目的是江澤民孫子江志成創辦的博裕資本。博裕資本於2012年聯同中國投資公司、國家開發銀行和中信集團合組財團,集資71億美元,協助馬雲購回當時由雅虎(Yahoo)持有的阿里巴巴股份。該財團購入阿里約5%股份,其後阿里赴美上市,該財團因而賺取豐厚利潤。

為了避開中共限制境外公司不能投資支付業務的規定,博裕資本先在上海成立子公司博裕廣渠陶然(上海)投資管理合夥企業,由該子公司投資一家上海投資公司,再由該公司投資一家名為北京京管投資中心的私募基金,由後者負責投資螞蟻集團。最終北京京管持有螞蟻集團近1%股權,成為其十大投資者。在螞蟻集團的招股書中,只看到北京京管名字,但沒有提及博裕資本或江志成

另一名螞蟻集團祕密投資者是賈慶林女婿李伯潭,北京昭德投資(Beijing Zhaode Investment Group)便是由其控制。昭德透過多層投資Tibet Hongde Century Investment Co、Fu Qing QiSheng III Investment和上海眾富投資(Shanghai Zhongfu Equity InvestmentManagement Center)三間公司,最終由眾富投資出面,入股螞蟻集團。

而賈慶林是江澤民派系人馬,江派和習近平一直存在權力鬥爭。

另外,很多馬雲的朋友也隱藏身分,透過第三方基金投資螞蟻集團,當中包括中國泛海控股集團董事長兼總裁盧志強、巨人網絡董事長史玉柱以及復星集團董事長郭廣昌等。

而且,馬云為了讓螞蟻集團順利上市,讓中國退休基金和中國投資有限責任公司入資,其結果直接導致螞蟻集團在去年夏天僅僅經過36天,便通過多家中共監管部門審核而批准其上市,當時,外界對螞蟻集團在如此短時間內上市表示震驚,有的甚至以為是中共當局在背後推動螞蟻集團上市。

但就在螞蟻集團股票已經發行完畢,上市之前2天,11月3日,螞蟻集團在A股和香港上市同時被叫停。此舉在國際市場造成巨大負面影響。

當時就有消息說,是習近平親自決定停止螞蟻集團上市並命令中共監管機構進行調查。

當時對螞蟻集團停止上市,外界有諸多猜測。有的認為是馬雲10月份的講話得罪了中共當局,當時,馬雲批評中共的金融政策,批傳統銀行的「當鋪思想」,批評中共過分嚴苛的金融監管在扼殺創新,他認為,中國金融不存在系統性風險,而是缺乏健康的金融生態系統;也有的認為螞蟻集團的槓桿太高,給金融系統帶來了極大風險;有的說螞蟻集團吸引了中共六大國有銀行的儲蓄額,動了他們的奶酪;當然也有的分析認為,這背後顯現了中共權貴階層利益分配不均,最後因分贓不均,撕破臉爆發了。

螞蟻集團被中共整治幾個月後,消息開始傳了出來,之前有消息說,馬雲在當局打壓之下已經服軟,並把其所持螞蟻集團10%的股份無償轉讓給了當地政府;而且螞蟻集團成立了整改小組,最近更是有消息傳出螞蟻集團將成立金融控股公司,受當局嚴格監管,螞蟻集團也打算將旗下數字生活相關的業務剝離出去,不納入控股公司,包括食品配送、按需社區服務和酒店預訂服務,不過螞蟻集團仍會是它們的母公司等。

但螞蟻集團經歷這番折騰之後,其估值已經大幅下降。彭博1月底表示,螞蟻集團的估值將降至1080億美元,較去年3200億美元估值下跌約66%。

而曾在2018年投資螞蟻集團的國際投資者因其停止上市,目前共有140億美元的資金被套牢,無法撤出。

責任編輯:李沐恩

相關新聞
重壓之下 螞蟻集團欲作重大改組
被查後首度發聲 螞蟻集團稱上市存重大不確定性
傳螞蟻集團就公司整改和中共當局達成協議
螞蟻集團將剝離消費信貸數據業務 兩年內重啟IPO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中共回應突降調 美日艦圍觀遼寧號
【時事縱橫】英加回擊大外宣 溫家寶諷習遭禁?
【新聞看點】美日捨5G搶攻6G 聯澳建海底電纜
【秦鵬直播】美日法英德史上首次軍演 目標是誰
【財商天下】中國龐氏騙局 賈躍亭的樂視帝國
【有冇搞錯】中共極左派的眼中釘 溫家寶文被封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