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從印太司令證詞談美應對台海戰爭之關鍵

人氣 619

【大紀元2021年03月12日訊】3月9日,美軍印太司令部司令、海軍上將戴維森(Philip Davidson)在參院軍委會聽證表示:中共正在加快腳步,企圖取代美國領導地位,(奪取)台灣顯然是北京實現這項目標前的野心之一,「這樣的威脅在未來10年,事實上可能未來6年就會顯現」;「確實,我們必須盡一切可能阻止衝突。我們的首要任務是維持和平,但如果競爭演變成衝突,我們絕對必須做好戰鬥和打贏的準備」。

參議員史考特(Rick Scott)質詢是否同意必須阻止共產中國掌控台灣?戴維森表示,作為印太地區作戰指揮官,他有義務支持《台灣關係法》;從地緣戰略的角度,台灣對美國的全球地位至關重要;過去四十多年的「戰略模糊」政策,協助台灣得以維持現狀,但現在應該定期重新檢視這一政策;應持續穩定對台軍售,協助台灣有能力持續前進。

但是,戴維森指出,「美國和我們的盟友在該地區面臨的最大危險是針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常規威懾力的削弱。」因此,戴維森對參議員說,「我們在印太地區的威懾態勢必須顯示出能力、實力和意願,徹底讓北京相信,通過軍事力量實現其目標的代價過於高昂。」

而此前幾天,印太司令部向國會提交的「太平洋威懾倡議」(Pacific Deterrence Initiative)的核心提議就是:未來6年內考慮為印太戰區投入274億美元;在國際日期變更線西部的第一島鏈部署一體化聯合部隊精確打擊網絡,在第二島鏈構建一體化防空導彈防禦能力,以及部署能夠維持長時間戰鬥行動能力的分散型部隊。

戴維森的上述證詞,並非僅僅是他個人的見解,不是說換個司令就換個政策(美軍慣例,戰區司令部司令任期3年;戴維森也定於今年晚些時候退役),而是代表了原太平洋司令部/印太司令部對中共及其軍隊的長期認知;而印太司令部的認知是第一手的、最真切的,因為,如果未來中美開戰,印太將是主戰區,印太美軍則是主戰部隊。

原太平洋司令部/印太司令部對中共及其軍隊的長期認知

先交代幾句背景。2018年5月,美軍太平洋司令部改名為印太司令部。印太司令部繼承了原太平洋司令部的架構、職能和兵力配屬,是美軍全球六大戰區司令部之一,同時也是最大的一個,防區西起印度西部海域,東至美國西海岸,北接北冰洋,南達南極大陸,美前防長馬蒂斯對此形象地比喻為「從寶萊塢到好萊塢,從企鵝到北極熊」。該司令部所轄包括海軍第三、第七艦隊,海軍陸戰隊太平洋部隊、空軍太平洋部隊和陸軍太平洋部隊,駐韓美軍和駐日美軍;所屬兵力高達37.5萬,擁有6艘航空母艦、約200艘艦船和1,100架飛機,被認為「幾乎指揮了全球最強大的軍事力量」。

太平洋司令部的最後一任司令是海軍上將小哈利‧B‧哈里斯(Adm. Harry B. Harris Jr.)。他曾在國會把中共稱為「挑釁者和擴張主義者」,指責它「用海沙建起一座長城」,「顯而易見」將西太平洋爭議水域「軍事化」,(對中共)「我們已經做好今晚開戰的準備」更是他的名言。哈里斯卸任太平洋司令後,被川普(特朗普)政府任命為駐韓大使。

在哈里斯之後,戴維森出任首任印太司令,中共對他也頗感棘手。據媒體報導道,戴維森在提交國會的報告中表示中共如今已經足夠強大,一旦完全控制南海的局勢後就能將其影響力擴大到數千公里外,中共完全有能力憑藉驚人的實力碾壓地區內國家並且與美國在西太地區分庭抗禮,而美軍如果不能下定決心進行大規模衝突,那麼中共一定能夠獲勝。

作為戰區司令,戴維森的關鍵詞是「增兵」,進一步充實一線力量。他認為由於印太地區的距離因素,不能僅僅依靠美國本土的部隊快速馳援,這不足以阻止中共的攻擊或者造成既成事實;美軍各大軍種都需要增加在亞太前沿的部署兵力;美軍在太平洋地區部署的第五代戰機,必須要在數量上能夠壓倒對手的第五代戰鬥機(針對中共的殲-20戰機),以及與之配套的加油機和運輸機;美軍在太平洋還需要一種兼具遠程、高速、致命這三大性能的精確打擊武器(飛彈),這種飛彈可以裝備在戰艦、潛艇、巡邏飛機,以及陸基起飛的戰機上;進一步加強在情報監視和偵察方面的能力。

2020年瘟疫突起,中共以疫謀霸,加大在西太平洋的軍事活動力度,挑釁美軍,印太美軍立即做出強烈反應,例如美軍太平洋艦隊潛艦部隊少將布雷克‧匡威(Blake Converse)說:「潛艇部隊已被一次又一次地證明可以隨時隨地行動。」他透露:「太平洋艦隊的潛艇部隊保有致命性、敏捷性,今晚就能一戰。」

美方應對台海戰爭之關鍵所在

作為一線指揮官的戴維森的前述證詞,及其代表的原太平洋司令部/印太司令部對中共及其軍隊的長期認知,表明兩點:第一,美軍對中共的擴張野心和行徑有清楚認識,且高度戒備;第二,對於挫敗共軍,美軍具有足夠的信心、能力和資源,但是,美國決策層必須給予美軍相應的支持。

我們也可以看出,美國並不希望發生台海戰爭。但是,台海戰爭是否爆發,其主動權並不在美國手裡,中共才是戰爭策源地。

對美國決策層來說,如下兩點判斷就非常關鍵。首先,美國是否能夠懾止中共不敢武統台灣?其次,如果威懾失敗,中共發動台海戰爭,美國是否應該全力介入保衛台灣,以致不惜與中共打一場大規模常規戰爭?

而這兩點判斷,又基於對可能的中美戰爭之預測。2016年,著名的蘭德公司發布一個報告《與中國開戰:不可思議之議》顯示:第一,在2015—2025期間,隨著中共軍事實力的提升,美國再也無法確保在中美戰爭中能夠迅速贏得決定性的勝利;第二,美中兩國都具有先進的打擊能力,相互之間的軍事差距也在不斷縮小,一旦開戰,場面會異常激烈、極具破壞力,而且過程曠日持久;第三,到2025年,中共反介入/區域拒止實力加強,或將拉近中美之間軍事損失的差距:中方的損失仍會非常嚴重;美方的損失雖然低於中方,但將遠高於2015年的情景。屆時,即使美軍取勝的機率降低,中方也難以獲勝。

蘭德公司的這份報告,應該說相當客觀,其準確性也大可不必懷疑。這對美中雙方決策層都有極高的參考價值。

如果以蘭德公司報告為討論基礎,可能的台海戰爭之嚴峻性,對美方決策層來說就是不言而喻的了。

從歷史角度講,無論是一戰、二戰、冷戰到海灣戰爭、阿富汗戰爭、伊拉克戰爭,美國捍衛國家利益的實力與意志是不容懷疑的。

可現在的問題是,可能挑起台海戰爭的中共,是美國前所未有的敵人。它不僅早已全面滲透美國(甚至介入了2020美國大選),而且它的實力在逼近美國;它野心勃勃,具有強大的戰爭意志,且行為難以預測,不時爆出非理性的重大決策。

更嚴重的是,它的邪惡程度超出正常人的想像:光天化日之下,用坦克和機槍血洗天安門,把大規模活摘人體器官當成一個國家產業來經營,暴力摧毀它自己承諾「五十年不變」的香港「一國兩制」,把數以百萬計的新疆人關進集中營,等等等等。

因此,對美國決策層來說,認清中共政權的性質是第一重要的(可參看筆者「美國誤判中共80年」一文)。

如果美國不能認清中共,那麼,美方正確應對台海戰爭就是難以想像之事了;如果美國不能正確應對台海戰爭,那麼,美國衰敗的多米諾骨牌遊戲這就開始了,包括台灣、中國、美國在內的全世界,都要深受其害了。

責任編輯:高義 #

相關新聞
凌曉輝:中共是人類的終極邪惡
美國安顧問警告 中共勿企圖武統台灣
王赫:台海戰爭的可能性不容低估
美印太司令:中共或6年內犯台 美國須用實力嚇阻
最熱視頻
【珍言真語】周偉雄:港人莫放棄 將來再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