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戴口罩非科學而是恐懼盲從象徵

人氣 1912

【大紀元2021年04月15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Dennis Prager撰文/雲川編譯)每次我看到人們外出,戴著口罩,身單影只,周圍也沒什麼人,我就忍不住感到失望和難過。

我之所以感到失望是因為我覺得我的美國同胞可以做得更好些。我從來沒想到大多數美國人被這種沒理由的恐懼所支配,毫不懷疑地聽從那些權威。我意識到我把我的同胞看得過於羅曼蒂克了。

如果是一年前你告訴我,就是因為某個人、某個政黨和媒體的要求,幾乎每個大城市的所有的人都會戴著口罩生活長達一年多,我會回答說:你太小看美國人性格的力量了。

一年過去了,看看現在,在我居住的洛杉磯地區,往往我是街上行人中唯一不戴口罩的人。(聲明一點,我進商店和辦公大樓時還是戴口罩的,主要是出於禮貌,因為那些人認為不戴口罩是致命的威脅。)

偶爾我經過不戴口罩的人身邊時,我會感謝和稱讚他們,他們總是對此感到興奮。

其實不需要醫學或科學專業知識,只要有生活常識的人都知道,在室外戴口罩一點用處沒有。

如果你認為戴上口罩可以保護自己(和他人)免受COVID-19病毒(冠狀病毒,中共病毒)感染,那麼你何必在乎我戴不戴口罩呢?你不是有口罩保護嗎?你對我不戴口罩很生氣,主要是反感我自作主張,我明顯地不尊重政府和醫學權威,和我所謂的自私。但你反對我不戴口罩,就沒有合理的醫學也就是「科學」的理由了。

如果口罩真能保護我們和他人,為什麼我們探望臨終親人的要求被拒絕?而醫生、護士或任何醫護人員,戴著同樣的口罩,可以隨意進入病人的房間?

答案有兩種。

一種就是默認口罩其實沒有什麼用處。不讓你探望臨終的家人是因為害怕你即使戴著口罩,也可能把病毒傳染給家人或醫院的人,也就是說醫院根本不相信口罩有用。

另一種解釋就是醫療機構和非官方機構以「格外謹慎」的名義(Abundance of Caution)剝奪了人類的基本尊嚴。任由數十萬病人孤獨地死去,這將是美國醫療和政治當局所採取的最殘酷的政策之一。

問題是大多數美國人在大學裡都學會了毫無疑問地服從「專家」。這就是為什麼常識、邏輯和理性對受過良好教育的人意義不大,對其他人也越來越不重要,因為這些人都是受過良好教育的人教出來的。我們只需要知道「專家」怎麼說就行了,再加上對「格外謹慎」這一原則的狂熱的堅持,就足以碾壓邏輯和理性了。

然而具有諷刺意味的是,「科學」並不能證明強制戴口罩是合理的。有很多專家可以用證據證明相反的觀點。這裡僅舉幾例。

安東尼‧福西博士(Dr. Anthony Fauci)在2020年3月8日的「60分鐘」(60 Minutes)節目中親口表示戴口罩沒有用。他說,「現在,在美國,人們不應該戴著口罩在外面走。……沒有理由要戴著口罩四處活動。如果正好是疫情暴發期,你戴上口罩可能會讓人們感覺安全些,甚至可以擋住唾沫,但它並不會帶來人們認為的最佳防護。而且還往往會產生意想不到的後果。例如人們不停地擺弄著口罩,然後不停地觸碰自己的臉。」

華盛頓的心臟病專家拉明‧奧斯奎博士(Dr. Ramin Oskoui)在2020年12月的參議院聽證會上宣誓作證:「口罩不起作用。」(《紐約時報》2020年12月8日報導)。

《華爾街日報》2020年11月11日報導中指出:「預計通過強制戴口罩可挽救的人數和(無症狀感染的)隱性案例,是基於錯誤的統計數據。」

加拿大流行病學家保羅‧亞歷山大博士(Dr. Paul Alexander)寫道:「目前使用的外科口罩和布口罩,對控制COVID-19病毒的傳播完全沒有作用。目前的證據表明,口罩實際上可能是有害的。」(美國經濟研究所,2021年2月11日)

加州大學濱河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Riverside)的化學博士羅傑‧考普斯(Roger W.Koops)寫道:「『口罩』一詞,通常指外科口罩或N95口罩,對普通人群沒有好處,僅在受控的臨床環境中才有用。此外,對普通人群而言,口罩傳播病毒的風險大過益處。……在開放的環境中,任何人都不應該戴面罩。」(美國經濟研究所,2020年10月16日)

最後,《新英格蘭醫學雜誌》(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2020年5月21日發表的一篇研究中得出的結論是:「我們知道,在健康護理機構以外戴口罩,對保護人們免受感染的作用即使有,也是微乎其微。公共衛生當局將COVID-19病毒的重大風險暴露定義為,與有症狀的患者在6英尺範圍內進行面對面的接觸,並持續至少幾分鐘(有人說超過10分鐘甚至30分鐘)。因此,公共場所的一次擦身而過的感染機率甚微。在許多情況下,希望大面積人群戴上口罩是對瘟疫焦慮的反射性反應。」

與主流媒體的誤導相反,撰寫上述報告的作者們後來並沒有收回他們的任何言論。

人們總是說他們「遵循科學」(Follow the science)。他們很少這樣做。他們其實是在追隨媒體上吹捧的科學家。

原文Mask-Wearing Represents Fear and Blind Obedience, Not Science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丹尼斯‧普拉格(Dennis Prager)是美國保守派電台脫口秀主持人和專欄作家。最早期參與的政治工作是關注在蘇聯無法移民出來的猶太人,後來開始逐漸發表更廣泛的政治言論,觀點大體上和社會保守主義一致。他創立了普拉格大學(Prager University),這是個非盈利性組織,以保守派視角製作各種政治、經濟和哲學方面的視頻。

本文只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責任編輯:高靜 #◇

相關新聞
【名家專欄】疫情下 不利於口罩令的證據
【名家專欄】誰利用疫情打開違憲的地獄門?
【名家專欄】疫情下 成本與效益之權衡
【名家專欄】拜登避談中共隱瞞疫情 媒體噤聲
最熱視頻
【時事軍事】B-21轟炸機明年首飛 飛龍-2湊熱鬧
【拍案驚奇】巴二千飛彈襲以色列 350枚炸自己
【大話西油】史上最牛王朝:英國都鐸王朝
【財商天下】腦力賭未來 美團敗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