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美制裁中國超算實體 或涉中共病毒源頭

人氣 540

【大紀元2021年04月09日訊】 4月8日,美國商務部工業和安全局發表公告,已將七家中國超級計算機實體增列到商務部的黑名單上,理由是這些它們參與建造中共軍方使用的超級計算機,以及參與中共破壞軍事現代化的努力,和/或參與中共大規模殺傷性武器(WMD)計劃,而這顯然與美國國家安全或外交政策利益背道而馳。

這七家公司是天津飛騰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上海集成電路技術與產業促進中心、深圳市信維微電子有限公司、國家超級計算濟南中心、國家超級計算深圳中心、國家超級計算無錫中心,以及國家超級計算鄭州中心。上述公司和重心在未經美國政府批准的情況下,被禁止購買美國零部件。制裁立即生效,但不適用於已在途中的美國供應商商品。

事實上,早在2019年6月,川普政府時期的商務部就將四家中國科技公司和一家中共政府擁有的研究所將被列入美國出口管制實體名單中,原因是它們是作為中國發展超級計算機的一部分,而超級計算機被用作軍事用途或與中共軍方協作有關,危害美國國家安全。

兩屆政府兩次制裁,都是針對中國的超算公司和中心,而值得注意的是,與之前制裁表述略有不同的是,此次美國商務部制裁理由額外加上了「(這些實體)和/或參與中共大規模殺傷性武器(WMD)計劃」。這有何用意呢?

根據維基百科,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一詞最早出現在1937年,指的是大規模範圍屠殺及破壞毀滅的區域性戰略武器,針對的目標不一定局限於特定軍隊及人民。在當今世界,大規模殺傷性武器通常指以下四種:化學武器、生物武器、放射性武器和核武器。

由於製造化學武器和反射性武器不需要超級計算機進行大規模運算,超級計算機能夠發揮作用的是在製造核武器和生物武器上。

2018年10月大陸媒體《大國不可迴避的「超算之戰」》一文透露,在武器研發方面,超級計算機憑藉強大的計算能力,能對實驗環節進行模擬、對所得數據進行分析、對可能出現的錯誤進行修正,出色地完成人類工程師幾年甚至十幾年都做不完的工作。

此外,超級計算機不僅大規模用於核武器研發維護、數值風洞模擬、基因武器研究、戰爭計算模擬等領域,而且對軍事理論、戰術運用甚至戰爭形態產生重大影響,比如無人機、機器人部隊將成為戰場主力,各軍兵種的作戰平台、武器系統、指揮控制系統、綜合保障系統將鏈接成一體,「單打獨鬥」將被體系對抗取代,等等。

不過,作為軍事機密的核武器的研發,通常由軍方內部的計算機人員負責,不會輕易交付給外部公司,即便它們與軍方有合作。而且,中共擁有和開發核武器早已不是什麼祕密,此次制裁所涉原因應與核武器關聯不大。

那麼,制裁最有可能的背後原因是七家實體涉及幫助軍方製造生物武器,尤其在當下病毒造成幾百萬人死亡、病毒溯源成為全世界焦點之際。

今年1月中,美國國務院曾發表一份關於武漢病毒研究所所作所為的事實核查報告。報告首先確定病毒來自中國,中共在病毒和疫情問題上欺騙了世界。其次,報告通過分析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研究,再次為中共病毒來自其實驗室提供佐證。

報告指從至少2016年開始,武漢病毒所研究人員進行了涉及RaTG13的實驗,且在COVID-19爆發之前沒有停止的跡象;RaTG13是研究所在2020年1月確定為最接近SARS-CoV-2的蝙蝠冠狀病毒(96.2%相似)。在2003年SARS爆發後,研究所成為國際上冠狀病毒研究的重點,此後一直在研究包括小鼠、蝙蝠和穿山甲在內的動物。因此,研究所具有進行「基因功能獲得的」研究,以工程化嵌合病毒的公開記錄。這無疑在暗示病毒所有能力製作病毒。

第三,報告還指出武漢病毒研究所從事祕密軍事活動。報告指儘管北京有《生物武器公約》明確規定的義務,但北京既沒有記錄也沒有明確表明要消除這種武器。而且,美國已確認該研究所與中共軍方在出版物和祕密研究項目上進行合作,包括在實驗室進行動物試驗,這些研究還得到了美國捐助者的支持。這應該是在暗示北京已違反了《生物武器公約》。

儘管北京繼續矢口否認美國的指控,繼續想方設法百般為自己辯護,但從目前披露的消息看,對於病毒來自武漢病毒實驗室,已經得到了越來越多國家政府的認同,分歧是病毒是有意釋放製造的生物武器還是人為泄露。

一個問題是,病毒與超算又有何關聯呢?2020年4月CCF YOCSEF天津分論壇的核心話題就是在「抗疫」戰爭中,超級計算如何發揮「國之重器」的作用。

國家超算廣州中心副總工程師楊躍東進行了「天河二號智能健康醫藥平台及抗疫應用」的主題報告。他分享了國家超級計算廣州中心在健康醫藥智能算法研發、以及在抗擊疫情方面的一系列應用

國家超級計算長沙中心副主任彭紹亮教授進行了「基於超算的人工智能抗疫大數據平台」的主題報告,其報告內容提到的幾大計算系統,就包括基於超算的人工智能病原檢測和抗病毒藥物重定位大數據平台,基於臨床和社交網絡大數據的人工智能可視化主動防疫安全網等。

國家超級計算深圳中心應用推广部部長黃曉慧博士進行了「疫情下的超算聯合戰疫」的主題報告,提及深圳中心在病毒擴散模擬、基因測序處理等方面的成果。

另據大陸媒體報導,天津「天河」系列超級計算機在高通量的虛擬藥物篩選、生物大分子動力學模擬、全基因組測序分析以及生物大分子三維冷凍電鏡數據處理等方面已經發揮了重要作用。據報,超級計算機可用於計算生物學、系統生物學、結構生物學、臨床組學數據的分析存儲、技術開發,輔助公衛中心進行病毒篩查、毒株分離、疫苗研發等工作。

雖然大陸媒體報導的是超算在疫情發生後的作用,但從其透露的信息看,其在前期的疫苗開發、基因測序、病毒篩查、毒株分離乃至疫情擴散影響等方面,是否也曾進行過模擬,並為中共高層提供參考?

或許,美國祭出針對七家超算實體的制裁,就是發現了這背後的貓膩,也因此在陳述理由時加上「(這些實體)和/或參與中共大規模殺傷性武器(WMD)計劃」。這是否暗示美國已經抓到了病毒來自武漢實驗室且與中共軍方有關聯的確鑿證據了呢?不妨再稍等一段時間,真相正在浮出水面。

責任編輯:莆山

相關新聞
分析:美為何對中共超級計算機業祭禁令
第二名出逃者將中共生物武器信息告知美國
美祭新禁令 中國超級計算機七實體上黑名單
列美黑名單 天津飛騰等中企與軍方有何聯繫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巴二千飛彈襲以色列 350枚炸自己
【時事軍事】B-21轟炸機明年首飛 飛龍-2湊熱鬧
【財商天下】腦力賭未來 美團敗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