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學和遼寧號的瓜葛

【有冇搞錯】中共航母的那些黑幕和貓膩

石山

人氣 4010

【大紀元2021年05月06日訊】《有冇搞錯》,5月6日。

上個月,中共海軍的「遼寧號」航母戰鬥群出動,進行了歷史上最長的一次演習訓練。「遼寧號」穿過日本本土和琉球群島之間宮古海峽,繞過台灣東部海面,再下到南海,到了南沙群島附近,然後再原路返回青島。

不過這次演訓卻讓中共頗為憋氣。因為這次「遼寧號」的所謂長途奔襲,一路上不但被美軍抵近觀察,日本無人機還飛入航母防空區拍照,其它的國家也是密切關注,用衛星盯著,就連民用衛星也發布了好多張圖片。

最讓中共不滿的,當然是美軍,發表了翹腳觀看的圖片,有美國士兵還發出了「遼寧號」艦載機起飛的視頻。中共外交部後來發表聲明,抗議美軍抵近觀察的行動,要求美國「約束一線部隊」。這還不算,「遼寧號」在海南島附近,還曾經停滯在同一區域海面長達三天時間,對於實戰演練的航母來說,非常不尋常。有消息說,這是因為「遼寧號」發動機出問題了。當然到底是怎麼回事,外界並不清楚。

但很快,中共海軍副參謀長宋學落馬,官方說他是「嚴重違紀違法」。所以有分析說,宋學的落馬,說明北京最高層對「遼寧號」的表現極不滿意,追究起來,宋學倒楣了。

宋學和「遼寧號」到底有什麼關係?這個必須從「遼寧號」的前世今生說起了。遼寧艦原為蘇聯海軍修建的庫茲涅佐夫元帥級航空母艦2號艦,原名「里加號」,1988年11月25日下水,1990年7月更名為「瓦良格號」。後因蘇聯解體,整個航母就被擱置了。庫茲涅佐夫元帥,是二戰時期蘇聯的海軍司令。到了97年,烏克蘭拆掉發動機,準備把「瓦良格號」當廢鐵賣掉。

1998年3月19日,前中共軍人、移民香港的中共軍方廣州體工大隊退伍軍人徐增平以香港創律集團名義出面並對外宣稱計劃把它建成澳門的海上賭場,經決定後以2000萬美元報價,拍賣中標「瓦良格號」及其全套設計圖紙,並隨即支付10%首款200萬美元。其後由華夏證券公司、有軍方背景的東方匯中公司、國企中船重工集團公司參與其中,投入大量資金和主管澳門創律公司運營。

蘇聯是個大陸國家,缺乏好的港口,所以即使在冷戰期間蘇聯最厲害的時候,蘇聯海軍對西方也沒有構成任何威脅。一個原因,就是因為蘇聯沒有好海港,幾個海軍基地,一個聖彼得堡,夾在波羅的海的死胡同中,一個在黑海,就是生產「瓦良格號」的尼古拉耶夫造船廠那個地方,還有一個遠在海參崴,離蘇聯核心區域太遙遠了。

「瓦良格號」是烏克蘭尼古拉耶夫造船廠建造的。

2000年6月,「瓦良格號」航母離開黑海造船廠,但從黑海出來,首先要經過博斯普魯斯海峽和達尼爾海峽才能進入地中海,兩個海峽都是土耳其控制的,那是黑海進入地中海的唯一通道。土耳其是北約成員,美國人一活動,土耳其當然就開始阻撓,這艘航母被困在黑海的土耳其岸邊,直到2001年11月。受困16個月,每天的維持費8500美元,還需向烏克蘭港口管理局每月交納1.7萬美元。大家可以自己算一下多少錢。

後來,土耳其要求中方買10億美元的保險,以保證這艘龐然大物不在海峽中出事故。等到出了地中海,這艘船還遇到風暴,擱淺了,中間還死了一個船員。所以,一直拖到2002年3月,這艘作為廢鋼鐵賣給中國的航空母艦,才拖到中國大連。前後已經有四年時間。2004年8月,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向創律公司支付8.78億元人民幣,正式取得艦體部分的所有權。隨後自2005年起由中船重工集團公司大連造船廠對其進行研究、續建及改造。

香港創律公司老闆徐增平卻很多抱怨,因為他沒拿到錢。這又是什麼原因呢?這位徐增平,原來是中共的軍人。1983年從廣州軍區退役,做生意賺了錢,1988年移居香港。那個時候,大陸人移居香港只有一條路,就是拿到俗稱的單程證。單程證由中國官方控制,那時候的單程證基本由公安部和安全部控制,只要有錢,就可以買到。80年代中期,價格大約是四五十萬人民幣,90年代漲到一兩百萬。徐增平看到烏克蘭賣船的消息,於是開始活動。他找到了中共軍方,主要是海軍裝備部,提出以個人名義買下航母,然後再由國家買走改建。但他沒有那麼多錢,找到了中國一家金融公司,華夏證券。

華夏證券的董事長兼總經理名叫邵淳,他開始很支持徐增平的做法。徐增平說這是一樁國家行為個人操作的機密行動,為了保險起見,邵淳要求看文件,但徐增平拒絕了。當然了,國家頂級軍事機密文件,怎麼能給一個公司老闆看,就是國企也不行啊。於是借錢陷入僵局了。最後徐增平說,見不到文件,我讓你見領導吧。於是在北京,徐增平帶著邵淳,見到了大領導。這位領導,就是當時海軍副司令,主管中共海軍裝備的賀鵬飛。

大家可能覺得這個說遠了,和宋學有什麼關係。宋學,是賀鵬飛的祕書,也是賀鵬飛的得力助手。

按照邵淳的說法,「賀鵬飛說,第一,這艘船是可以用的。第二,這個船是海軍要的。」邵淳還說,為什麼海軍不能直接出面,為什麼國家現在拿不出錢,他就沒有詳細說,「但是,我就了解這意思了。」邵淳說,他出了錢,把船買回來了。「既然是國家的事,錢我就出了。」

當時賀鵬飛說,航空母艦這個東西,「是中華民族唯一的機會」。邵淳說,賀鵬飛說這個話的時候,眼中含著眼淚,他說:「這東西,以前不會有人賣給我們,以後也不會有。」

但實際上,這筆交易北京並不同意。中央軍委的軍援貿辦公室,曾向最高層打報告,要求立項。但是,項目沒批下來,因為高層「思想不統一」。邵淳說,他出了錢,卻遭到時任總理朱鎔基的調查。朱鎔基說,一個證券公司,買什麼航空母艦,肯定個人有好處。朱鎔基大筆一揮寫下批示:膽大妄為,嚴肅查處,以敬國法,以儆效尤。

當然,這個案子最後不了了之,因為沒多久朱鎔基就下台了。徐增平從邵淳那裡借錢,是以澳門創律股權做抵押的,最後華夏和中國船舶公司拿走了八成股權,徐增平本人還有兩成,中共付給創律的8億多元,徐本人拿了1.3億。不過他到處說,自己為了買航母,四處遊走,花了很多錢,虧大本了。到底怎麼樣,誰也不知道,但邵淳他們很快把澳門創律申請破產了,這樣以後美國、烏克蘭就不能追究了,中央也不能追究了。

但是賀鵬飛本人命運也不好,賀鵬飛是中共十大元帥賀龍的兒子,一直主管中共軍方的裝備,原來是總後裝備部的部長。賀鵬飛還有另一個身分,就是保利公司的老闆。80年代中共有幾個大軍火公司,當然都是軍方控制的所謂國有公司了,包括北方、長城、保利等等。保利公司賣軍火賣得很旺,還賣到美國去了。當然,賣給美國的,是紅星手槍和AK47這種武器。

去年12月我去亞特蘭大,南卡大學的謝田教授拉我去打槍,拿出一把AK47,聲音特別大。那把槍就是他80年代後期在一個展銷會上買的,中國造,應該就是保利賣到美國的。

但是,把中國武器賣給美國,這個事情可大可小,尤其到了政敵那裡。2001年保利和北方在美國的一批海軍軍械的事情,被中央軍委的軍紀委監察六室盯上了,上報給中央軍委說,這批軍械中間有很大的經濟問題。其實,保利和美國人做生意,總參以及總裝備部都知道,但保利的一個副總經理,被軍紀委扣下了。那個時候,江澤民仍然是軍委主席,軍隊裡面都是自己人的事,通常不會告訴他的。但是,當時海軍政委楊懷慶和賀鵬飛關係不好,楊懷慶把這事告訴了江澤民,江發話要追查到底。海軍隨即成立了專案組。當時賀鵬飛因為心臟病住院,得知這個消息後就不行了,2001年3月27日賀鵬飛去世。距離「瓦良格號」,也就是後來的「遼寧號」抵達中國,剛好還有一年時間。

新華社在賀鵬飛訃告中還說,賀鵬飛任海軍司令員,「分管裝備建設工作」。他落實海軍裝備建設「八五」發展計劃,制定了「九五、十五」發展計劃和2010年前發展規劃,「勾畫了海軍裝備跨越式發展的藍圖」,為海軍快速發展和戰鬥力水平不斷提高做出了貢獻。賀鵬飛還分管海軍航空兵,進入90年代以來,「組織部隊完成了對外友好交往、裝備技術引進、學術技術交流、多邊軍事外交、海上軍事安全談判等外事任務。」

又說遠了。

「瓦良格號」到2004年正式變成了遼寧艦,舷號001,中共再經過重修,加裝設備,測試,等等,據說投下了兩百多億人民幣。

賀鵬飛雖然去世了,但他在中共軍方尤其是裝備部門的勢力還在。宋學,原本是賀鵬飛在總後總裝備部的祕書,賀鵬飛去海軍,把他帶過去了。「遼寧號」後來的裝備,包括航母本身裝備,以及艦載機的裝備,宋學都參與極深。

中共軍方的腐敗大家都知道,但中共軍方真正的貪腐大老虎,都是出在後勤部和裝備部的。這批人涉案金額,隨隨便便都有十億八億,比軍委副主席那些的幾千萬或者一兩億厲害多了。谷俊山,原總裝備部部長,總後勤部副部長,最有名了。海軍也很厲害,南海艦隊裝備部部長姜中華少將,跳樓自殺,海軍副政委馬中祥中將,也是跳樓自殺,都涉及貪腐,都涉及裝備。

有朋友說,以前後勤部,尤其總裝備部的那些高級軍官,十個有二十個都是大貪官,意思是包括他們的老婆孩子了。負責「遼寧號」重整、修建和內裝的中船重工一把手胡問鳴和孫波,兩人都涉貪落馬。

宋學就是總裝備部出身,而且在那段時間負責「遼寧號」的裝備。這是個高危行業,就算沒有貪腐,也難免和別人有大量瓜葛。

如今,「遼寧號」在國際上出了醜,北京最高層大怒,要追究,以前的這些和「遼寧號」有關的高官,恐怕都吃不了兜著走。這裡面的貓膩,比起北洋水師,絕對更更多。

石山角度:https://www.youmaker.com/c/石山角度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有冇搞錯】拓展陸市被毆 特斯拉荊棘叢生
【有冇搞錯】馬雲不投降 就叫他滅亡
【有冇搞錯】中共計劃出來的「未來人口危機」
【有冇搞錯】「綠能」是政治 不是科學
最熱視頻
【直播】G7峰會結束 拜登召開記者會
【思想領袖】香港鐵娘子劉慧卿:遊戲未結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