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北約開始走向反制中共的前台

人氣 790

【大紀元2021年06月15日訊】現擁有30個成員國的北約,是今日世界上最強大的政治軍事聯盟。長期以來,中共一直恐懼與北約直接軍事對抗,但又駕馭不住自己的全球野心,因此難免與北約迎面相撞。6月14日的北約峰會,在美國的推動下,在公報中首次劍指中共;同時,美國又在策劃其「印太戰略」與北約的互動,一個全球範圍內反制中共的政治軍事聯盟隱隱成形。這是對中共全球野心的強大反制,中共的噩夢就要開始了。

關於中共問題的三個重點

北約峰會公報指出,要「在我們面臨的安全環境日益複雜的時候,開啟跨大西洋關係的新篇章」。新篇章的重點之一是中共。公報第55條和第56條集中提及了中共問題,具體提出三點。

第一,中共反對北約之所以存在所基於的價值觀。公報稱:「中國(中共)公開的野心和自信的行為對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和與聯盟安全相關的領域構成了系統性的挑戰。我們對那些與《華盛頓條約》所載的基本價值觀相反的脅迫性政策表示關切。」這表明中共與北約的根本性對立。

第二,中共軍事擴張及其不透明性。公報稱:「中國(中共)正在迅速擴大其核武庫,擁有更多的彈頭和更多的先進運載系統,以建立一個核三位一體。它在實施其軍事現代化和公開宣布的軍民融合戰略方面是不透明的。」以及,「我們仍然對中國(中共)經常缺乏透明度和使用虛假信息表示關切。我們呼籲中國(中共)堅持其國際承諾,在國際體系中負責任地行事,包括在太空、網絡和海洋領域,以符合其作為大國的角色」。這表明中共已經具備並在日益增長威脅北約的能力。

第三,警惕中俄軍事合作。公報稱:「中國還在與俄羅斯進行軍事合作,包括參加俄羅斯在歐洲-大西洋地區的演習。」雖然中俄宣稱「不結盟」,但中俄抱團取暖,其走向並不確定。這是北約的心腹大患。

總之,北約認為,「中國(中共)日益增長的影響力和國際政策會帶來挑戰,我們需要作為一個聯盟來共同應對。我們將與中國(中共)接觸,以捍衛聯盟的安全利益。我們越來越多地面臨著網絡、混合和其它不對稱的威脅,包括虛假信息運動,以及惡意使用日益複雜的新興和破壞性技術。」

針對中共,北約現階段的政策框架是:「北約在可能的情況下與中國(中共)保持建設性的對話。基於我們的利益,我們歡迎有機會與中國(中共)就與聯盟相關的領域以及氣候變化等共同挑戰進行接觸。就各自的政策和活動進行信息交流是有價值的,以提高認識並討論潛在的分歧。盟國敦促中國(中共)就其核能力和核理論有意義地參與對話、建立信任和透明措施。對等的透明度和理解將使北約和中國(中共)都受益。」

綜上所述,我們可以看出,美國反制中共的「聯盟戰略」已初見成效。鑒於北約特殊的軍事政治聯盟性質,中共已被隱隱戰略包圍,其國際處境已是上世紀70年代初尼克松訪華以來最糟糕的了。

其實,北約正式考慮中共問題,只是最近今年的事情。那麼,中共又是怎樣走進北約議程的呢?

中共走入北約議程

本來,北約針對的是(前蘇聯)俄羅斯,重心在歐洲-大西洋。但是,中共在歐洲周邊和本土越來越多的行動,將中共推上了北約的議程(美國川普政府的推動是另一個主因)。

例如,華為對歐洲和北美電子基礎設施造成的隱患、中共通過「一帶一路」全球戰略在歐洲及其周邊進行的掠奪性經濟活動、大規模的網絡間諜和盜竊西方知識產權活動、在北極的日漸增長的活動以及在北約邊界的活動、在意大利的里雅斯特等歐洲重要港口日漸增加的所有權、對北約和美國海軍的非常關鍵的海事設施的投資;以及中共與俄羅斯軍隊在太平洋、中亞以及北歐和波羅的海地區的聯合軍演,等等。

凡此種種,促使歐洲國家逐漸意識到了中共的戰略威脅。2019年3月22日,歐盟委員會發布的政策文件《歐中戰略前景》,將中共定位為「系統性競爭對手」。歐盟開始採用歐盟共同的5G網絡安全措施,提高對關鍵資產、技術和基礎設施的外國投資的風險意識,並「迅速、全面和有效地實施『外國直接投資審查制度』」。

因此,當2019年4月,時任美國副總統彭斯在華盛頓紀念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建立70周年的活動中說,北約在今後幾十年裡面對的最大挑戰之一就是應對中共的崛起,盟國必須根據這一現實作出調整;北約中的歐洲盟國予以贊同。當年12月,北約成立70周年特別峰會首次將中國議題納入峰會的正式議程,中共擴張成為焦點。

2020年大瘟疫橫掃世界,全世界進一步認識到了中共的威脅和邪惡,促進北約深入思考對中共的戰略概念。2020年末,北約各成員國外長達成了有史以來第一份對中國-北約關係的評估意見(未公開,屬機密);而幾乎同時,北約一個專家組發布的新的「反思文件」——《北約2030》,中共是其中的重頭戲。《北約2030》強烈建議北約加大對「監測和抵禦來自中國(中共)的任何可能影響集體防禦、備戰和復原能力的活動」的投資;一旦成員國察覺到來自中共的任何威脅,「北約必須證明自己是有能力提供保護的有效行動者」。

斯托爾滕貝格為何說北約並沒有與中共進行「新冷戰」?

6月14日的北約峰會,是疫情以來北約成員國領導人的首次重聚。峰會前夕,北約祕書長斯托爾滕貝格專程訪問美國,稱與美國「達成共識」;呼籲努力「遏制中俄」。

當然,斯托爾滕貝格的講話,不僅藝術,而且睿智。6月14日上午,他對法新社表示,北約並沒有與中共進行「新冷戰」,「中國(中共)不是我們的對手,也不是敵人,但西方盟國將不得不適應中國(中共)崛起帶來的挑戰」;因為「不是說北約轉向亞洲,而是我們要考慮中國(中共)正在靠近我們」,例如中共「控制歐洲核心基建設施」、「在網絡空間的行動」等等。

這表明了北約的防守性,「北約是一個防禦性聯盟」。正如當年蘇聯的全球擴張催生了北約一樣,正是當今中共的全球野心推動北約開啟「新篇章」。北約並不尋求與中共開戰,但是,北約並不害怕應戰。

「上兵伐謀」。鑒於中共的綜合實力與美國和北約還差距甚大,雖然中共追趕得步履匆匆,北約還是有充分的時間來進行戰略謀劃。

如果北約追求的不是「戰而勝之」,而是「不戰而勝」,通過全面布局和戰略威懾,構造一個中共不敢鋌而走險的戰略環境和態勢,畢竟誰都不想重演二戰的悲劇;同時,在這個過程中,讓中共耗盡力氣而死(可參見筆者「川普打貿易戰是『貓抓老鼠』」一文)。

如果這樣一個戰略謀劃能夠實現,天下幸甚。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中共將全球化當武器 五大因素干預西方
王赫:反制中共的軍事聯盟正在形成
王赫:中俄關係兩張臉
北約峰會開幕 首次在公報中劍指中共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 】重返人權理事會 美將與中共對決
【秦鵬直播】老朋友玩低級紅?普京默克爾暗懟習
【時事縱橫】談民主說通脹 習李講話同遭質疑
【財商天下】中共放開電價 通脹老虎出籠
【橫河觀點】民資禁涉媒體 財新背後財團是誰?
【微視頻】總裁被控為中共造假 IMF為恆大背書?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