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藉當「好萊塢審查員」 輸出其意識形態

人氣 253

【大紀元2021年07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李蓓綜合報導)「北京決定,與其成為好萊塢的全球競爭對手,不如努力成為其『全球審查員』。」美國著名藝術和文化評論家瑪莎·貝勒斯(Martha Bayles)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如是說。

在過去的十幾年來,中共一直在通過好萊塢輸出其意識形態。貝勒斯說:「北京一直在通過投資美國公司和推廣面向全球觀眾的昂貴聯合製作來使這筆交易變得甜蜜。」

早在2012年,中國房地產行業巨頭萬達集團就以26億美元收購美國第二大院線AMC。其後中國的幾大公司——復星集團、阿里巴巴和騰訊等,也紛紛進入好萊塢,而且投資的領域也從產業鏈下游的院線,轉到了上游的編劇、導演和製片等。到2016年,中國企業對美國電影產業的投資已超過100億美元。

萬達不但主導AMC併購了歐洲、北歐和澳洲的院線,使其成為全球最大院線,還以35億美元收購了傳奇影業(Legendary),並與索尼影視娛樂旗下MotionPicture Group 宣布達成戰略合作。

復興國際也以約2億美元,收購了華納兄弟影業(Warner Bros.) 前總裁羅賓諾夫(Jeff Robinov) 營運的初創公司Studio 8。

2016年12月,中共開始收緊對海外的影城和娛樂業等領域的投資,2017年6月的中國資本市場風暴,令萬達和複星等集團遭遇貸款到期和股價下跌雙重打擊。

這些大科技公司的投資既有商業用途,背後也有中共的意圖。正如貝勒斯所說,「中國的主要媒體公司——百度、騰訊、阿里巴巴——跟美國的這些同類公司完全不同。雖然它們理論上不受中共直接控制,但中共官員可以隨時介入,就像他們最近處置滴滴出行一樣。」

與跨行業收購的萬達和復興不同,中國的互聯網巨頭阿里巴巴和騰訊,不但憑收購及投資合作等參與好萊塢的內容製作,還依靠其在高科技中的優勢,把好萊塢的電影與互聯網結合,從而提升中共的影響力。

阿里影業除了在2016年收購好萊塢著名導演斯皮爾伯格創立的Amblin Partners部分股權,並向其派駐了一位董事;還與好萊塢合拍了多部電影,包括《職業特攻隊:叛逆帝國》、《忍者神龜2:破影而出》、《星際迷航3:超越星辰》等。

阿里影業還利用自己實時收集的大數據上的優勢,利用阿里雲計算對數以億計用戶的數據進行分析,掌控觀眾的喜好,並會據此在產業鏈的源頭——策劃、選材和編劇上,擁有更大的決策權。

阿里影業的CEO樊路遠還在2018年表示,與虛擬(VR)結合的電影,未來可能會引領電影行業的新趨勢。 「必須要在內容上大力投入」,「它是一種文化影響力。」

2018年2月,騰訊也入股了好萊塢新生代電影公司STX Entertainment,並與多家好萊塢公司合作,拍攝和製作多部影片。

好萊塢的自我審查和中國元素

針對中共要做好萊塢的審查員的決定,貝勒斯引用美國筆會 2021 年的一份報告說,這一決定不僅對面向中國市場的好萊塢電影產生了寒蟬效應,而且對美國電影業的整個產出產生了寒蟬效應。「好萊塢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故事講述中心之一,一個電影巨頭,其電影在全球有數百萬人觀看。然而,它要講述哪些故事以及如何講述,越來越受到一個擁有世界上最全面的國家審查制度的專制政府的影響。」

2018年10月4日,時任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公開譴責北京當局「不斷要求好萊塢要正面描繪中國(共),若製片廠和製作人沒有照做,就會受到懲罰」。

為了中國巨大的市場,好來塢要與中共雙贏。但貝勒斯說:「雙贏階段已經結束,好萊塢是輸家。 2020 年,進口電影僅佔中國電影票數的 16%,而 2019 年則為 30%。」

美國著名喜劇導演兼監製朱德·阿帕陶(Judd Apatow)2020年9月也表示,好萊塢在刻意迴避甚至壓制揭露中共人權等敏感問題的題材。

好萊塢還曾多次修改劇情或人物以避免觸碰中共敏感區。 2016年《奇異博士》在中國上映的版本,原本來自西藏的至尊魔法師,變成一名塞爾特的女性。

2020年上映的《捍衛戰士》(Top Gun)續集,男主角湯姆·克魯斯(Tom Cruise)穿了30多年的經典夾克背後原本縫製的日本和中華民國國旗已被抹掉。

2019年1月,阿里影業與好萊塢的STX娛樂公司(STX Entertainment)聯合出品的動畫片《醜娃娃》(Ugly Dolls)中,一個角色是紅色的蝙蝠娃娃Lucky Bat,由華人明星王力宏配音。在中共的文化中,紅色代表著「血」,是中共的象徵。

2020年9月,根據中國古代故事改編的真人電影《花木蘭》,因為劇組在新疆取景、並與新疆公安機關合作,女主角又公開支持香港員警對抗議學生的暴力鎮壓,而受到廣泛質疑甚至抵制。

美國參議員霍利(Josh Hawley)在去年9月批評迪士尼,是在為中共「在新疆的種族滅絕洗白」,「把利益置於原則之上」,與中共合謀,「侮辱美國價值」。

貝勒斯在其文章的最後說:「面對這種日益危險的局面,美國電影製片人必須做出選擇。他們可以繼續把自己擠進越來越小的盒子裡,以獲得越來越小的中國餡餅。或與美國電影協會合作,做有益於人類的事,並重申藝術自由,這個長此以往吸引世界的源泉⋯⋯好萊塢的從業者們,你們還記得它以前是什麼樣嗎?」@

責任編輯:邵亦

相關新聞
邱明偉:中共海外滲透大揭密
橫河:美劇下架是因為版權或許可證嗎?
中共歌劇《洪湖赤衛隊》赴澳演出遭抵制
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27):全球野心(下)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北京內亂加速 美英澳聯盟四大趨勢
【軍事熱點】台灣漢光軍演 顯示抗共決心
【橫河觀點】世界為何對中共移植黑幕沉默?
【財商天下】財政赤字驚人增長 中共防公共風險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