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慧燕:庇護天堂俱往矣 港人踏上逃亡路

人氣 452

【大紀元2021年07月31日訊】1997年7月1日,我在香港採訪九七回歸新聞,半夜被雷嗚電閃驚醒。翌日天文台發布黑色暴雨警告,天昏地暗,下了一天的「傾江大雨」,平日不迷信的我,內心被一種不祥之兆籠罩。

1989年我人在美國求學,沒想到「六四事件」改變了我下半生命運,但我仍心心念念隨時準備回歸香港,報效這個令我重生的社會。

可是如今,我只能吟著宋代詩人李覯的詩:「人言落日是天涯,望極天涯不見家。已恨碧山相阻隔,碧山還被暮雲遮。」悲嘆「回不去的香港,我為你哭泣!」這種心情,只有曾經滄海、飽經憂患的人才能感受!

很多香港人從來沒有想過有這一天,一部關係香港前途命運的法律,在生效前居然完全不知道內容。其實大多數港人並不追求獨立,他們所要求的,只是《基本法》承諾的真正民主。當權者竟然無法理解,真正的回歸,是民心的回歸!

今天的香港,隨著2020年6月30日「國安法」的通過,宣布了「一國兩制」的終結,也意味香港「港將不港」。無論中共和港府當局如何粉飾太平,已經無法掩飾香港永遠改變的事實。

我是當年中英兩國政府談判香港前途問題的見證人之一,從頭到尾採訪了中英談判全過程。中共最高領導人鄧小平承諾的「馬照跑、舞照跳」、高度自治、50年不變等言猶在耳,那想到說變就變,僅僅23年就走到盡頭。

日前看到現居洛杉磯的海外「新黃雀行動」發起人和組織者之一鄭存柱接受媒體訪問,談到過去幾個月來,他和中國民主黨全國聯合總部一群人發起「新黃雀行動」,旨在營救目前面臨風險的2019年香港「反送中」運動參與者和民主派人士。

1.2007年6月,紐約僑學界在甘迺迪國際機場打出歡迎香港英雄、黃雀行動總指揮陳達鉦的橫幅。(曾慧燕提供)
2. 經「黃雀行動」營救逃出生天的中國社會科學院政治學研究所首任所長嚴家祺(右)激動擁抱「救命恩人」 陳達鉦。(曾慧燕提供)
3. 陳達鉦訪紐約,與前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所所長陳一諮(右二)以歌寄情,合唱「大海代表我的心」,同獲「黃雀行動」救援的紐約執業律師項小吉(左一)頗有共鳴;右一為對「六哥」始終不離不棄的港人姚德沂。(曾慧燕攝)

據報道,今年2月,一些在美的中國民運人士經過討論,以中國民主黨聯總名義發起「新黃雀行動」,援助因面臨被拘捕而希望流亡美國的香港「反送中」抗爭者。

「新黃雀行動 」發起後,陸續獲「人道中國」、「視覺藝術家協會」等組織以及個人支持和捐款。通過這一行動,目前已有十餘名參與「反送中」抗爭的香港青年獲得幫助,得以順利入境美國,其中已有兩人獲准政治庇護。另有一名逃亡者的政庇案件,7月上旬已排期在移民法庭審理。

加州國會眾議員桑切斯(Linda Sanchez),6月17日向「新黃雀行動 」發出「國會特別褒獎證書」,肯定該組織幫助爭取民主自由的香港人的行動。

褒獎狀說:「贊賞你們在「新黃雀行動」期間,繼續支持香港民眾,感謝你們支持那些倡導自由與民主原則的人士。你們歷史性的努力,將被未來幾代人所銘記。」

對此,我五味雜陳,百感交集。曾幾何時,過去在中國人生死存亡的歷史關頭,香港是避風港,為無數逃亡者提供庇護所。如今香港人卻成了逃亡者,被迫流亡世界各地。

我曾經見證當年感天動地的香港「黃雀行動」(Operation Siskin/Operation Yellow Bird),並於2007年6月專訪當時訪問紐約的「黃雀行動」前線總指揮、人稱「六哥」的陳達鉦。

「黃雀行動」 是1989年6月下旬至1997年7月,以香港支聯會主席司徒華為首的見義勇為者,為了祕密營救在「六四事件」中遭到中共當局通緝的政治異見人士而發起的行動代號。中共當局1989年6月13日發布《北京市公安局搜捕「高自聯」在逃分子通緝令》後,司徒華等人便發起「黃雀行動」,協助被通緝人士偷渡離開大陸,通過香港前往西方國家。包括人權倡導者、西方外交官、商人、走私份子和香港幫會等不同背景人士,據說超過400人參與協助行動,共救出約800人(其中「黃雀行動」救出約400人),在通緝令榜上有名的21名學生領袖,其中15人成功獲救。

「世間真正的英雄,沒有別的定義,唯獨捨身取義的人,方配得上這個名稱……」這是《香港英雄》一書對「英雄」的定義,書中介紹的英雄人物之一陳達鉦,即是「六四事件」後轟動一時的「黃雀行動」前線總指揮。當年經商的他,基於不滿中共血腥鎮壓的義憤,抱著「救人總比殺人好」的信念,將個人利益置之度外,運籌帷幄指揮若定。

根據陳達鉦在接受專訪時向我出示的名單紀錄,由他及其雙胞胎弟弟陳達鉗經手,成功救出的八九民運人士及學生領袖共133人,譜寫一曲義薄雲天的「當代俠義英雄傳」。「黃雀行動」當年轟動西方世界、震驚中南海。

「六四事件」已經過去32年,經陳達鉦兄弟救助的133名獲救者,目前大多已在歐美各地安居樂業,事業有成。提到「六哥」當年的「救命之恩」,仍非常動情,他們稱他為「再生父母」、「民運人士大救星」。

然而,始料不及的是,現在是輪到當年的「六四事件」逃亡者回報港人的時候了!

追溯香港的逃亡潮,至1937年,香港仍只是一個以廣東籍移民為主、100萬人的城市。抗戰爆發後,內地人為躲避戰爭災禍,相繼赴港避難,人口暴增至160萬,多以內地富豪為主,其中不乏上海富商。再後來內戰爆發,更多新移民再次湧入,香港成為「中國知識分子、在野政客以及商人巨賈在亞洲的最佳庇護所」。

從1946年到1950年,從上海等內地流入香港的資金不少於5億美元。其中1949年8月11日,一天之內流入港澳的黃金,就超過2萬兩。

接著是1957年、1962年、1972年和1979年由深圳出發的四次大規模逃港潮。據不完全統計,逃港人數約50多萬人。被認為是中共建政以來,歷時最長、人數最多的集體性逃亡,史稱「大逃港」。

逃港方式,可分為走路、泅渡、坐船等。廣東人把水路偷渡,悲壯地稱為「督卒」,借用象棋術語,意謂「有去無回」。

我在廣州一位好朋友的弟弟,就是在1972年文革期間「督卒過河」,一去不返,迄今生不見人,死不見屍,估計早已葬身大海。

香港第三、四波偷渡潮是1970年代至1980年,大陸人士偷渡來港人數不斷增加。由於港府宣布將於1980年10月23日撤銷「抵壘政策」,在當日以前已來港的中國非法入境者,可在其後3日(24日至26日)寬限期內,登記領取香港身分證,當日後抵港的偷渡者,則被立刻遣返大陸。

1979年,是「即捕即解」政策實施的前一年,其時深圳剛剛建市,再次發生大規模越境逃亡香港事件,人數約十萬餘人,逃亡成功人數4萬餘人。 根據中國官方資料,單以1979年廣州逃港失敗而被捕入獄者已達5萬人,全省(尤以珠江三角洲為主)達30萬人。

我於1979年持港澳通行證合法抵香港,在人民入境事務處辦理居留手續時,見證了入境處人山人海擠滿偷渡客的壯觀場面。

如今,這種景象已一去不復返。當年的偷渡客也垂垂老矣,哪想到有人還要再做「難民」!香港當年又稱「東方之珠」,是財富和繁榮的代名詞,她慷慨地接納了一波波的逃港者,被視為大陸人的「庇護天堂」,如今俱往矣!

一位當年把生命交給大海,在一個月黑風高之夜九死一生逃到香港的朋友,表示「不自由,毋寧死」!正在動員子女設法移民外國。他悲愴地說:「當年千辛萬苦逃到香港,以為可以在此終老天年,沒想到老來仍要逃,難道這就是我們這一代中國人的宿命嗎?想想真是悲從中來!」

移民潮對香港來說不是新鮮事。根據公開資料,香港曾在以下多個關鍵時刻出現大大小小移民潮,包括1945年香港重光後;1967年六七暴動後;1980年代中英談判期間到1984年簽訂《中英聯合聲明》後;1989年六四事件後至1997年香港回歸前。

香港特區政府統計處數據顯示,港人移民高峰期是「六四事件」後五年,1990至1994年共有約30萬人移民外地,為香港重光以來最大規模,導致不少人才及資金外流,對香港人口結構造成重大影響。

不過,香港九七回歸前後,由於部分港人在外國發展不理想,也有部分移民對香港前景改觀,約12萬名已經入籍、持有外國護照的香港人,紛紛回流。

但近幾個月,香港再度爆發大規模移民潮,許多港人通過合法和非法途徑「大逃亡」,其中以持英國國民(海外)護照(BNO)移民占多數,也有透過技術和傑出人才移民渠道,前往澳洲和加拿大等國。

據港媒報導,從今年6月中旬開始,本來因為疫情變得冷清的香港國際機場,近日人流回升,高峰時有三四百人在客運大堂大排長龍,等候辦理登機手續。從近日很多影片及圖片可見,香港國際機場離境大堂在疫情下仍然人潮洶湧,往英國航班的登記櫃位更是大排長龍。這些人當中,部分人是因為英國疫情緩和、院校復課而返英就讀的留學生,但也有相當一部分是全家移民英國。那麼多人願意為此連根拔起遠走他鄉,真實反映了香港社會當前的外弛內張。

當前新一波移民潮,跟香港前年爆發反修例運動後,北京和港府採取一系列措施強行「恢復社會治安與政治穩定」有關,其中包括去年6月底在港實施「香港國安法」,以「愛國者治港」原則來改革香港選舉制度,並收緊對教育、傳媒、文化、政治等領域的管控等,導致內部分化與深層矛盾愈演愈烈。

在北京、港府、香港「愛國陣營」看來,這些雷霆措施都是「撥亂反正」的必要手段,目的是要在短期內扭轉香港整體局勢。但另一方看到的是當局「秋後算賬」,至今已以「國安法」拘捕一百多人,並極大壓縮香港社會原來享有的自由、開放空間。《蘋果日報》被迫停刊事件,更令世人瞠目結舌,成為壓垮駱駝最後一根稻草,徹底打破港人幻想。

根據香港民意研究所今年3月發布的民調報告,有21%的受訪者表示計劃永久離開香港,若按香港總人口750萬計算,可能移民人數將超過150萬。

在新聞報導中,看到接受媒體採訪的家長,在談到為什麼選擇舉家移民時,幾乎都以考慮孩子教育問題為理由,絕大部分人點到為止,但也有人直言:「不希望孩子接受共產黨洗腦教育。」

以前港人在1997年移民,是因為不知前景如何;現在決定離開,卻是因為已經清楚前景是什麼,這些去意已決的人,自認非常確定「國安法」對香港自由或下一代的影響。

英國、加拿大、澳洲在「香港國安法」實施後,紛紛宣布放寬港人移居當地。其中英國自今年起,針對持有BNO護照的港人,實施快捷移民簽證,首季已經收到超過3萬4000份申請。

美國眾議院在2020年12月7日表決通過《香港人民自由和選擇法》,在美港人可依此法申請臨時保護,受政治迫害港人也可以向美國申請難民身分。但此法案在參議院受阻,未獲通過。目前有心人正在醖釀重新推動。

北京在港強推「國安法」一年,香港多名民主派人士及抗爭者被迫踏上流亡路。本土派成員丶前立法會議員梁頌恆,去年12月宣布流亡美國,並尋求庇護。另一名前香港立法會議員、香港眾志創黨主席羅冠聰,則流亡英國倫敦,並已獲得難民庇護。相信未來將有越來越多港人踏上逃亡路。

註:曾慧燕,知名資深媒體人。1979年由中國廣東移居香港,1980年任職記者,先後服務於港台和北美多家新聞機構,前後共38年。曾獲香港報業公會主辦的「最佳新聞從業員比賽」三個大獎,包括「當年最佳記者」、「最佳特寫作者」、「最佳一般性新聞寫作」,並先後當選「香港十大傑出青年」和「世界十大傑出青年」,並入選「2006年度全球百位華人公共知識分子」。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歷史回眸】黃雀行動 港人義救六四學運人士
【珍言真語】陳小儀:國安法引爆港人移民潮
營救香港手足 「新黃雀行動」獲美議員褒獎
曾慧燕:回不去的香港   今夜,長歌當哭!
最熱視頻
【財商天下】財政赤字驚人增長 中共防公共風險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