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致北京市東城區法院院長趙軍的一封信

人氣 3779

【大紀元2021年08月31日訊】趙軍院長:

你好!

我曾經是一名中紀委監察部官員,現旅居美國紐約。

最近,得悉東城區法院非法剝奪中國公民許那及其家人委託的辯護人的辯護權,想跟你心平氣和地談一談我的想法。

據了解,2020年7月19日,許那等11名法輪功修煉者被北京警方抓捕。之後,被東城區檢察院指控涉嫌犯了「利用X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

表面原因是:許那等在網上發了幾張疫情期間北京街頭最常見的真實照片。無論從中國的法律看,還是從聯合國通過的《世界人權宣言》等來看,許那等的行為,都不構成犯罪。

至於許那等為什麼被非法抓捕、關押、起訴、剝奪辯護權等,真正的原因是:她們是法輪功修煉者。

我也是一名法輪功修煉者。我是從1995年5月3日開始修煉法輪功的,至今已修煉26年。我也有過被非法抓捕、關押、起訴、祕密審判、監禁五年的經歷。

這裡,跟你談一談我個人的親身經歷,或許對你,對北京市公、檢、法、司官員,對全國的公、檢、法、司官員會有所幫助。

2008年7月11日,北京第29屆奧運會前夕,我被北京警方非法抓捕,後被北京市西城區檢察院起訴到西城區法院。2009年10月6日,被西城區法院非法判刑五年。之後,我提出上訴。2009年11月26日,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作出終審裁定:維持原判。2013年7月10日,我獲釋出獄。

2015年1月22日,我持公安部出入境管理局簽發的護照,從北京機場離境,搭乘美國聯合航空公司的飛機,飛抵美國紐約。

跟許那等一樣,我認為,當初中共司法機關對我的案子的處理,從頭到尾,都是冤案。

或許你會說:迫害法輪功的決策是江澤民做出的;22年來,中共一直按江澤民當年定的調迫害法輪功;我是中共體制上的一顆鏍絲釘,我也不得不繼續製造冤案,否則,我的官位難保。

這我能夠理解,做中共官員就是難。

7月28日,原中共外交部發言人秦剛來到華盛頓,任中共駐美國第11任大使。8月4日,我在大紀元發表《秦剛任駐美大使面臨四大困局》。第三大困局是:如何處理中共與中國人民的關係。

其中,我特別提到:「這幾年,常聽到一種說法,習近平是最後一任中共中央總書記。如果這個說法是真的,那麼,秦剛就是最後一任中共駐美大使。如果這兩者都是真的,那麼,秦剛真的好好考慮一下如何處理好中共與中國人民的關係了。」

如果習近平是最後一任中共中央總書記,你擔任中共法官的時間,也進入倒計時了。你也得好好考慮一下如何處理許那等的案子了。

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之日起,中共開始走向全面、徹底的腐敗。已有大量事實證明:江澤民是中共黨政軍最高層最嚴重腐敗分子的總後台。

2002年至2012年,胡錦濤任中共中央總書記的十年,胡不過是中共的一個「維持會長」。

2012年至2021年,習近平任中共中央總書記八年多,中共正加速向「中國共產黨亡」的終點狂奔。

我在被中共非法監禁的五年裡,寫了大量檢舉信、控告信及上訴狀,向江澤民等索賠超過1億元人民幣。具體索賠情況如下:

1.向前中共獨裁者江澤民索賠1000萬;

2.向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索賠1000萬;

3.向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賀國強索賠1000萬;

4.向中共公安部長孟建柱索賠1000萬;

5.向北京市國家安全局的鑑定人索賠1000萬;

6.向北京市公安局的鑑定人索賠1000萬;

7.向北京市西城區檢察官陸俊釗索賠1000萬;

8.向北京市西城區法官徐麗文索賠1000萬;

9.向北京市西城區看守所所長張寶利(音)索賠1000萬;

10.向北京市西城區德勝街道辦事處610辦公室官員韓軍索賠1000萬;

11.向北京市前進監獄副監獄長曹利華索賠1000萬;

12.向北京市前進監獄警官柳剛索賠1000萬。

出乎中國大陸所有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官員意料之外的是,對我向江澤民等索賠超過1億元人民幣,北京市公、檢、法、司相關所有官員,無一人說一個「不」字。

我的上述親身經歷充分證明:第一,中共迫害法輪功100%是錯的;第二,中共的政法系統已經爛透了,只剩一個軀殼勉強維持著。上至江澤民,下至柳剛,無一人相信中共的憲法和法律。

2010年9月9日、11日,被關押在北京市前進監獄內的我,依法寫了10封檢舉信。這些信分別是寫給時任中共黨政軍最高領導人胡錦濤,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尉健行,時任中央書記處書記、中紀委副書記何勇,時任中紀委副書記干以勝的。

這10封檢舉信的檢舉對像共9個,分別是:

1.北京市國家安全局技術偵查局鑑定技術所鑑定人;

2.北京市公安局刑偵總隊刑事科學技術研究所鑑定人;

3.北京市西城區法院法官徐麗文;

4.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法官賈連春;

5.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院長王明達;

6.向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法官賈連春做偽證者;

7.時任中國傳媒大學出版社社長蔡翔;

8.隱藏在中共最高層、向賴昌星泄露絕密文件者;

9.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賀國強。

信寫好後,上交前進監獄第一分監區副監區長柳剛。按常理,柳剛應該將這些信上交。如果我的檢舉屬於誣告、陷害,可由法院以犯「誣陷罪」、「敲詐勒索罪」給我加刑。

過了一段時間,我問柳剛,這些信都上交了嗎?柳剛竟然以「這裡是監獄」為由,將我的10封檢舉信全部非法扣押。

2011年11月,就柳剛非法扣押我的檢舉信問題,我寫了一封致薛英奎副監獄長的檢舉信,上交第十一分監區副指導員任洪勝,任洪勝上交十一分監區指導員劉光輝。信末,我強烈要求柳剛必須賠償我的物質和精神損失不得少於1000萬元人民幣。

出乎中國大陸所有參與迫害法輪功的獄警意料之外的是,似乎對法輪功有深仇大恨、專門靠迫害法輪功升官的劉光輝,對我向柳剛索賠1000萬元人民幣,竟然一聲不吭,沒有說半個「不」字!

我在前進監獄的親身經歷也充分證明:第一,中共將我非法判刑五年是完全錯誤的;第二,中共政法系統最底層官員對法律無一絲一毫敬畏之心,他們只是在混日子,混到中共哪天垮台哪天算。

或許你會說:我知道中共迫害法輪功是錯的,你講的也有道理,但是,我還是身不由己啊。

當年,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也可能說:我迫害法輪功也是身不由己啊。

如今,周永康在哪裡?2015年6月11日被判無期徒刑的周永康,目前正在秦城監獄裡苦煎熬。

善惡有報是天理。作惡者一定會遭到報應,且毫釐不爽,只不過時間有早有晚罷了。

1999年7.20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以來,中共政法系統已有一大批官員遭惡報。

去年開始的中共政法系統新一輪大清洗,目前仍在進行中。8月30日,中央政法委祕書長陳一新通報說,今年第一階段5個月,全國處理近18萬人,其中廳局級官員195人,處級官員11,659人。第二階段清洗自8月開啟。

8月4日,遼寧省公安廳原廳長李文喜被逮捕。8月23日,李文喜的繼任者、遼寧省公安廳原廳長薛恆,「主動投案」被查。8月21日,黑龍江省公安廳常務副廳長高德義離奇溺水死亡。

北京市政法系統也有一批官員被查處,如北京市政法委原常務副書記李偉,北京市高級法院政治部副主任李健平,北京市第二中級法院原副院長田玉璽,北京市互聯網法院副院長佘貴清,北京市東城區法院原院長、後任最高法院執行局局長的孟祥等。

自古以來,迫害佛法修煉者,罪大無邊,害人害己害子孫。

我給你寫這封信,不圖你對我個人有任何回報,只希望你為了你和你家人的平安,不要迫害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不要重走周永康的不歸路。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王友群:我在中共監獄裡致胡錦濤等的10封信
王友群:中南海內鬥激烈的十件大事
王友群:秦剛任駐美大使面臨四大困局
王友群:全球支持法輪功反迫害的人越來越多
最熱視頻
【微視頻】中共開放炒房?百姓要替恆大們還債了
【拍案驚奇】台商大舉撤出大陸 幾乎跑掉一半
【新聞大家談】法國參議員李察訪台幕後故事
【珍言真語】潘焯鴻:港發人民幣債券 考驗富豪
【直播】美智庫論壇:中共對宗教開戰
【舞蹈三劍客】意外發現:京劇挑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