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縣教委公開討論會 專家熱議批判性種族理論

【大紀元2021年08月04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梅橙縣報導)加州教育部門正在推廣以「批判性種族理論」(CRT)為基礎的民族研究課程,在許多學區引起了家長們的強烈反對和抗議。7月27日,橙縣教育委員會舉行第一次公開討論會,五位專家就批判性種族理論、民族研究課程、加州教育在不同族裔間的差異、法律規定等方面闡述了各自的見解。

橙縣教委會、嘉賓和居民合影。(李梅/大紀元)
橙縣教委民族研究課程公開討論會,在室外搭建大棚供更多居民觀看。(李梅/大紀元)
橙縣教委會民族研究課程公開討論會。(李梅/大紀元)

受邀的五位專家分別是:比奧拉大學(Biola University)科學與宗教碩士課程兼職教師、位於西雅圖的發現研究所(Discovery Institute)董事會成員沃爾特·邁爾斯(Walter Myers),社會工作者、作家、研究員和倡導者布蘭迪·舒富廷斯基(Brandy Shufutinsky),加州平等權益聯盟(CFER)執行總監吳文淵(Wenyuan Wu),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 (UCLA) 法學教授、經濟學家理查德·桑德(Richard Sander)博士,以及聖地亞哥大學法學教授邁蒙·施瓦茨柴爾德(Maimon Schwarzschild)。桑德和施瓦茨柴爾德也是美國民權委員會加州諮詢委員會成員。第43區國會議員競選人、非裔海軍退伍軍人喬·柯林斯 (Joe Collins)主持了會議。

前排從左到右為邁爾斯(Walter Myers)、布蘭迪·舒富廷斯基(Brandy Shufutinsky)、邁蒙·施瓦茨柴爾德(Maimon Schwarzschild)、理查德·桑德 (Richard Sander)和吳文淵。(李梅/大紀元)
第43區國會議員競選人非裔海軍退伍軍人喬·柯林斯 (Joe Collins)主持討論會。(李梅/大紀元)
橙縣教委會委員蒂姆·肖(Tim ​Shaw)和瑪麗·巴克(Mari Barke)。(李梅/大紀元)

CRT起源於馬克思主義

邁爾斯說:「批判性種族性理論在學術界已存在幾十年了,因被引入K-12教育中才引起父母們的關注。但它早就存在於大學中了,人們終於明白了,為什麼許多孩子大學畢業後對美國和資本主義就不屑一顧了。」

「CRT起源於馬克思主義和意大利共產黨(創始人之一)的安東尼奧·葛蘭西(Antonio Gramsci),然後是德國的法蘭克福學派學者,他們對西方制度和價值觀進行了無情的攻擊。美國六七十年代初的大動盪,讓CRT在美國得到了發展。」邁爾斯接著說,「批判性種族理論並不是在尋求種族平等,它不符合傳統民權運動的理想,和馬丁路德金博士的理念相反,金博士最親密的朋友和顧問之一的懷亞特·沃克(whitey Walker)博士拒絕並公開反對CRT,認為它在把人們引向錯誤的方向。」

CRT將教育差異歸為種族問題

施瓦茨柴爾德說:「加州公立學校存在著失敗的教育,例如聖地亞哥聯合學區,只有37%的四年級學生被評為精通閱讀,低於美國的平均數42%。在2019年標準化測試中,非裔和拉丁裔學生的平均水平甚至比這些相當可悲的平均水平還要低得多,但是它花費了數百萬美元用於所謂的反種族主義的培訓、演講和多樣性的審核。」

在教育非裔學生方面,「2019年加州有21%的非裔學生精通數學,而白人學生有54%、亞洲學生有74%;在英語方面,33%的非裔學生精通英語,而白人學生有有65%、亞裔學生有77% ;從2018年到2019年,非裔學生高中畢業率為77%,而白人學生的畢業率為84%,亞洲學生則為94%。」邁爾斯說:「差異確實存在,但CRT告訴非裔學生這些和個人無關,而是和種族有關。儘管如此,卻有76% 的非裔學生得到了高薪的STEM技術工作。」

教育系統中的種族偏好

針對教育系統中的種族偏好問題,桑德表示:「我們從國家教育統計中心的數據中發現,在多數大城市,用於非裔學生的人均資金(包括聯邦資金)高於白人學生。從70年代開始,大多數法學院都對『代表性不足的少數族裔』有很大的偏好(按種族評估),我們的教育系統中存在著種族主義。」

「但從教育成果看,有許多錯配(不匹配)的例子。如果學生的水平沒達到要求,那他在入學後的競爭中就處於劣勢,這會導致他在學業上的退縮,並與我們的教育目的相悖。」桑德說。

吳文淵表示,哈佛等大學在招生中存在著對亞裔學生的歧視。

K12教育中的民族研究課程

吳文淵說:「CFER從去年底開始關注加州民族研究課程和相關的立法,並多次舉行公眾教育研討會,向州立法機構和州教育部提交了政策建議、立場信和聯合聲明,呼籲建立沒有任何政治或意識形態干預的民族研究範式。」

加州平等權益聯盟CFER執行總監吳文淵(Wenyun Wu)在發言。(李梅/大紀元)

她還提到,一個激進的政治組織巴里奧聯盟(Union del Barrio,簡稱UdB)通過支持一些活動家競選學區董事會,遊說立法機構,從而推動了加州民族研究的改革,「從加州民族研究課程中,我們可以看到批判性種族主義、政治激進主義和社會正義理論的影響」。

所有20位民族研究課程的作者,包括原定27日出席會議的特蕾莎·蒙塔尼奧(Theresa Montaño)博士,在今年2月3日聯名寫公開信,要求在最終版本的《民族研究示範課程》中去掉他們的名字;同時,他們也敦促加州教育部不要屈服於白人至上主義和右翼保守派聯盟的壓力和影響。

吳文淵表示:「今年3月18日通過的民族研究課程沒有提及這些事實,在七、八十年代作為政治難民來美的亞裔移民在生活水平和社會經濟方面取得了奇蹟般的成功,其就業人數在1980年僅為20%,2010年達到56%;接受社會援助從67%下降到12%」,移民家庭的平均收入也翻了近一番。

她指出,「這些令人印象深刻的成就是在20年內完成的。但民族研究課程將亞裔美國人在追求美國夢方面取得的成功,描述為針對亞裔人的系統性壓迫;將重視教育、家庭和辛勤工作的價值觀視為白人至上主義,製造亞裔美國人與其它有色人種社區的衝突。」

尋求法律援助

美國的法律禁止學校強迫兒童表達同意或堅持任何違背他們內心情緒的指令。1964年《民權法案》中至少有三項主要的聯邦法規,保護學生免受基於種族、膚色或國籍的區別對待、騷擾或敵對環境。

施瓦茨柴爾德說:「如果學校的做法違反了聯邦和州的法律,需要承擔法律責任。1972年,《教育修正案》第九條款同樣禁止同類歧視、敵對環境和對性的攻擊。」

民族研究課程應該教什麼?

吳文淵說:「民族研究應該促進不同民族背景的學生之間的相互理解和尊重,它應強調客觀性、公民話語權和獨立思考,鼓勵多元文化觀點。在歷史方面,可以採用如來自威爾遜大學的1776年統一課程,以提供真實的、鼓舞人心的美國歷史。」

舒富廷斯基表示:「我們設計和實施的課程不應該是成年人的政治和意識形態的爭論點,或提供歷史上不準確的描述或出於政治動機的教師培訓。人們應該考慮這些分歧對孩子的影響。孩子們的未來取決於他們學習什麼、如何學習以及為什麼學習,這是他們的最大利益。」

舒富廷斯基從三個方面進一步說:「我們應該教孩子們建設性的民族研究內容和方法,首先它是包容、多樣和複雜性的,而不是灌輸某種政治觀點;其次它不是死記硬背觀點而是鼓勵分析性的思考方式;第三,不能將學生身分分為壓迫者和被壓迫者,不應該在課堂上鼓勵這種簡單化的思維,學生也無需為祖先的行為負責。」

舒富廷斯基是四個孩子的母親,她說:「我是退休海軍軍官的妻子、社會工作者、美國黑人、女性、宗教少數群體,我可以繼續列出構成我身分的事情,所有這些都很重要。而將我的身分簡化為一件事不僅不準確,而且是侮辱性的。想像一下,學生在課堂上被最小化為由其他人決定的唯一身分,它可能是榮譽或恥辱,像印在身上的可供所有人看到的『紅字』,這是CRT的偏狹。」◇

責任編輯:嘉蓮

相關新聞
疫情後 美國兒童心理健康問題突出
如何在地方和州一級加強特許學校(二)
走出舒適區 學好英語改變生活與未來
加州財長馬世雲競選連任 跨族裔人士支持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中共喉舌不同調 誰跟習唱對台戲?
【菁英論壇】人民幣會跌多深?中國經濟陷困境
【橫河觀點】梅洛尼當選意新總理 創多個首次
【微視頻】王毅聯合國行 討好「絕大多數國家」
【秦鵬直播】被教宗拋棄 陳日君香港受審拒認罪
【新聞大家談】強強辯論!習隱身 政變傳聞四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