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航陳峰被「依法強制」 恆大許家印或步其後塵

人氣 173

【大紀元2021年09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思齊綜合報導)9月24日晚,海航集團通過官方微信發布公告,海南省公安機關已通知該集團,其董事長陳峰、首席執行官譚向東因涉嫌違法犯罪,被依法採取強制措施。有專業財經分析人士認為,中共官方此舉是在給中國恆大許家印敲警鐘。

海航集團於今年1月29日宣布「破產重整」。依據《企業破產法》,企業法人不能清償到期債務,並且資不抵債或明顯缺乏清償能力時,才能向法院申請破產重整。海航集團曾一度是世界級的買家,海外並購的資產曾超出500億美元。自中共發改委於2017年下半年收緊海外投資政策後,海航集團迫於流動資金吃緊,開始大規模出售資產自救,但最終以失敗收場。

因為海航集團在2019年和2020年均未提供財務年度報告,當時財務狀況不得而知,其2019年上半年的財務報告稱總負債超出7000億元(約合1085億美元)。今年3月13日,海南省高院裁定對海航集團等321家公司進行合併重整,債權登記後揭示資不抵債近4000億元(約合620億美元)。主要的八家債權銀行分別是:國家發展銀行、中國進出口銀行、中國郵政儲蓄銀行、中國工商銀行、中國農業銀行、中國銀行、中國建設銀行和交通銀行。

9月13日,在海航集團2021年度第38週的安全生產經營例會上,集團聯合工作組組長顧剛說:「首先要看到海航作為民營企業,過去盲目擴張和野蠻生長給合作方、給社會、給自身造成了無法輓回的損失和不良的影響……」

財經冷眼在9月25日的節目中表示,顧剛的這段話明面上說的是海航,但放到恆大身上一樣適用。

甩賣資產、被債權人追著討債,員工迫於壓力買的理財產品不能兌現,以及變著花樣的繼續忽悠——如今的中國恆大和當年「自救」的海航集團的作法極其相似。中國恆大截至今年6月30日的中期業績報告(未經審核)顯示,負債總額為1.97萬億元(約合3054億美元)。

「海航系」員工約10萬人,而中國恆大今年的中期報告稱,「恆大系」有員工約16萬3千多人。如破產,起影響面比「海航系」還大。恆大去年在「三道紅線」情況下,雖拋售資產,仍不理性擴張。

「恆大系」野蠻生長 或步「海航系」後塵

依據中國恆大(03333.HK)公佈的2020年中期、2020年年底,以及2021年中期的三份報告,簡要對比其負債發展情況如下。

表格一:2020年中期至2021年中期負債簡要對比(貨幣單位:百萬元人民幣)

報表截至日期 借款總額 合約負債 受限制現金 負債總額
30/06/2020 (中期) 835,471 148,630 63,380 1,982,642
31/12/2020(年度) 716,532 185,746 28,113 1,950,728
30/06/2021(中期) 571,800 215,790 74,855 1,966,534

(大紀元製表:數據來源為恆大2020年中期至2021年中期的三份報告)

數據比較顯示,雖然借款總額少了,但恆大的合約負債一直在上漲。所謂合約負債指:企業已收或應收客戶對價而應向客戶轉讓商品的義務。具體來說是企業在向客戶轉讓商品之前,如果客戶已經支付了合同對價或企業已經取得了無條件收取合同對價的權利,則企業應當在客戶實際支付款項與到期應支付款項孰早時點,將該已收或應收的款項列示為合同負債。

負債總額去年年底有些許下降後,今年中期回彈;受限制現金在去年年底大幅減少後,今年中期漲到比去年中期高出了18%。「受限制現金」指用途受限制的銀行存款。依據恆大2020年年報的說明,恆大的受限制現金主要包括銀行承兌匯票、貸款的保證按金,以及待售的保證按金。2020年的中期報告中,受限制現金主要包括銀行承兌匯票、貸款的保證按金,以及在建項目保證按金。今年的中期報告未做說明。

中國恆大無力還債,借新還舊是常態。2020年年報顯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中國恆大新發美元債票據69億美元,扣除償還的票據,截至2020年12月31日的美元債票據從2019年年底的199.74億美元漲至234.73億美元,漲幅為34.99億美元。

截至2021年6月30日的中期業績報告(未經審核)顯示,美元票據沒有動,僅贖回了本金額為161.2億港元4.25釐於2023年到期的可換股債券。(P27)2021年中期業績報告還顯示,許家印為繼續圈錢搞的中國恆大新能源汽車集團有限公司(Evergrand New Energy Auto)的虧損額為48億元(約合7.2億美元)。

進一步比較土地儲備信息,可看到恆大的土地儲備原值一直在縮水。恆大的停工項目遍及全國各地有。雖然恆大集團於9月1日舉行「保交樓」軍令狀簽署大會,集團8位副總裁領導的八大保交樓專項工作組,和各省公司董事長及其班子成員、項目總,一起簽署了「保交樓」軍令狀,但外界仍不看好。恆大在2021年的中期報表並沒有公佈在建面積。

表格二:2020年中期至2021年土地儲備簡要對比 (貨幣單位:億元人民幣,建築面積:億平方米)

在建面積 地儲備項目 覆蓋城市 總規劃建築面積 土地儲備原值
1.23 817 229 2.40 5,094
1.32 798 234 2.31 4,901
778 233 2.14 4,568

(大紀元製表:數據來源為恆大2020年中期至2021年中期的三份報告)

截至2021年6月30日的中期業績報告顯示,當期恆大的合約銷售面積為4,301.4萬平方米,較2020年同期增長11.3%;但交樓面積相比2020年上半年減少8.5%。

恆大可能的停工項目規模及影響範圍可參看去年網傳的、恆大給廣東省政府的「求救信」《關於懇請支持重大資金重組項目的情況報告》(簡稱《情況報告》)。恆大一直否認該《情況報告》,並聲稱要報警,但「求救信」中的在建面積、覆蓋城市類基本信息和恆大公佈的報告基本一致。日期標註為去年8月的《情況報告》稱:「已售未交樓的61.7彎套商品房的204萬業主面臨工程爛尾或無法收樓的風險,嚴重影響社會穩定。」

9月18日,海航集團聯合工作組組長顧剛在主持的2021年度第39週安全生產經營例會上宣佈:「重整後老股東團隊及慈航基金會在海航集團及成員企業權益將全部清零,不再擁有相關股權。」

他會議上還強調:把老股東的股權歸零「既是法治化、市場化破產重整的法律要求,是股東必須承擔的基本責任,也是民營企業野蠻生長帶來的必然後果。」

如此看來,許家印也要為其任性擴張圈錢承擔「基本責任」了。

海航集團風光時入股的外國公司包括希爾頓酒店(Hilton Hotels)、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以及維珍澳大利亞(Virgin Australia)等。海航買下了一些戰利品性質的地產和高爾夫球場。陳峰和弟弟各自買下了曼哈頓超豪華住宅樓One57的整層樓。但2020年9月,陳峰因公司欠款被限制高消費,包括不得乘坐頭等艙飛行、不得度假、不得乘坐動車,週末也不得在高爾夫球場高消費等。

到目前為止,即便中國恆大內部高層的高分紅和高消費已被披露,許家印尚未因公司欠款而受過限制。

據中國恆大8月31日公布的信息,9月通常是中國房地產行業物業合約銷售高峰,但由於恆大的持續負面新聞多,潛在購房者信心受挫,預期9月銷售持續大幅下降,會導致銷售回款持續惡化,進一步加劇現金流壓力。並且恆大為緩解現金流採取的其他措施也未取得預期效果,如出售恆大位於香港的辦公大樓未按預期時間完成。@

責任編輯:邵亦

相關新聞
恆大擴張被指違背習當局政策 許家印套現五百億
許家印的長期盟友將清空恆大股份
劉凱文:高壓下港人莫氣餒 含淚樂觀前行
華為折疊機核心供應商業績慘 淨利暴跌66~100%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趙紫陽去世日 與里根總統合影熱傳
【遠見快評】奧密克戎攻陷北京 郵件播毒2疑點
【新聞看點】天津傳20日清零 北京承認共存?
【方菲訪談】專訪李雲翔:衝破沉默的呼聲
【探索時分】中日最新護衛艦 誰更強?
【百年真相】接班人到階下囚 王洪文的官場浮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