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看點】孫春蘭下死令清零?西安人血淚悲聲

人氣 9859

【大紀元2022年01月04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今天是美東時間2022年1月3日(星期一),亞洲時間是1月4日(星期二)。

今天焦點:《長津湖》編劇也挨餓?有怒不敢說?孫春蘭死令清零?西安內部爭吵;通報病例下降,劉國中要總攻?醫院拒收拖死病人,寵物遭撲殺;男子被餓暈,老人3天未食;隔離血淚悲聲:要我血流成河?

60秒新聞

聯合國安理會五個常任理事國美、英、法、中、俄3日共同發表了《關於防止核戰爭與避免軍備競賽的聯合聲明》。這五個核武大國聲明表示,核戰爭打不贏也打不得,必須防止核武器進一步擴散。

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已經結束,但中共並沒有兌現協議條款。《華爾街日報》3日引述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數據顯示,截至去年11月份,中方距離農業、製造業和能源採購目標的差距分別為17%、41%和62%。

大陸媒體3日報導,韓國化妝品巨頭「愛茉莉」太平洋旗下化妝品品牌「悅詩風吟」將大規模撤離中國市場。原有八百多家門店,目前關閉到只剩140家。

港交所3日公告表示,恆大股票上午9點起停牌,與恆大有關的所有結構性產品也同時暫停交易。恆大沒有解釋為什麼停牌,僅表示讓人們等待「有內幕消息的公告」。

截止到美東時間1月3日下午2點,全球新增確診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人數119萬2,152人,總確診人數達到了2億8,970萬1,498人;單日死亡4,070人,累積死亡總數是545萬6,962人。

下面進入今天的話題。西安的情況越來越糟了,當局滅絕人性的「清零」政策下,已經出了幾樁人命,但次生災害仍然在衍生。今天我們還是主要說西安的情況。

長津湖》編劇挨餓?心中有怒不敢說?

新年趕上週末,在家休息了兩天,又看了一遍克里斯多福‧諾蘭的老片《盜夢空間》,台灣可能是翻譯成《全面啟動》。諾蘭採用了超越正常思維的劇情設計,利用潛意識進入別人的「夢境」。而且一層層深入,進入別人夢中夢的夢,從而把一種意識植入這個人的大腦中,改變了這個人的想法。

今天(3日)一早,3位朋友連續發來關於西安的消息。而在家休息的兩天中,還有更多朋友向我們爆料。看著西安的情況,特別是看到當局對百姓的野蠻暴虐,我真希望一些「愛國者」,準確地說是「愛黨者」改變自己的想法,看到中共的邪惡。

其實不用進入他們的「夢境」來改變他們的意識。只要人們看到現實發生的一切,只要心智沒有完全迷失,只要還有正常的思維,就應該會改變對中共的認識。

網友轉給我兩張聊天截圖,據稱可能是《長津湖》的編劇黃建新與朋友的聊天。這個人對朋友表示「快餓死了」,自己種的菜都快吃完了,沒想到「有生之年還能挨餓」。

朋友問他是否寫一篇文章,發表在朋友的微信公號上,「知名編劇xx有話說」。但這個人表示「寫不了」,寫了就「會被抓走」。「人在當地火坑,不敢放著稚子撒手不管」,「情況比想像更嚴重」。

這位朋友說「沒想到連你都能餓著,那其他人更不敢想像」。這個人回應表示自己都「氣笑了」。有一個患心臟病的老太太,一直打不通120,最終「老太太死了」。這個人說「心裡特別難過,卻什麼都不能說」,還說「電影院放著歌頌,我們在挨餓,在死亡」。

從聊天對話來看,這個人可能是一位「知名編劇」,但究竟是不是《長津湖》的編劇黃建新,我無法證實。

公開資料顯示,黃建新的確是西安人,他有個別名叫「黃欣」。從他的諸多作品看,黃建新確實是一位「紅色」導演、「紅色」編劇。

如果這個人真的是黃建新,這個諷刺效果是非常強烈的。哪怕你曾經為中共高舉「愛國」、「愛黨」大旗,但是在中共極端鐵腕政策下,照樣被「一刀切」,照樣挨黨的鐵拳。

這可能是他感到「特別難過」的原因,但更可能是他感受到了中共的邪惡,「卻什麼都不敢說」。不過「不敢說」,可能意味著他意識到了中共的邪惡,心中有了怒氣,只是不敢說出口而已。

事實上,當局的暴力清零政策已經激起了許多人的怒火,西安百姓已經忍不下去了。

孫春蘭死令清零? 西安內部「爭吵」

今天(3日)上午,一位網友在郵件中表示,剛從「朋友」那裡獲知,「西安政府內部對1月4日的清零政策頗有怨言。」這位網友提到的「朋友」,就是我們之前節目中兩次提到的那位在西安政府工作的朋友。

那位朋友告訴網友,「西安政府內部對這次疫情的處理普遍感到厭煩與氣餒,內部普遍認為這次的疫情是史無前例的公共危機。」

另外一位朋友在昨天(2日)的郵件中,也提到了西安政府內部的「爭吵」。這位朋友表示,西安措施那麼嚴,還弄成這個樣子,決策層的壓力很大,「政府裡有工作人員天天和上司吵」。

網友表示,「西安政府內部有人對政府失去信心,考慮在疫情結束後辭職。」而且「很多防疫人員對西安政府的一些政策非常不滿,只是隱忍不發」。

郵件中還提到,「這次高層可能知道了西安的真實情況,非常震怒,一大批地方官員可能要遭殃。」

對網友的爆料,我仍然無法證實。但現在的西安,的確出現了郵件中提到的情況。比如雁塔區委書記王斌、區長崔詩越已經被免職,西安副市長楊建強兼任雁塔區委書記。再比如4日夜間12點之前必須清零,在很多消息中也能得到證實。

當局的這種處理方式,一方面是扔出兩個替罪羊,讓他們扛下之前雁塔區抗疫不利的罪責;另一方面是製造寒蟬效應,以便實施更嚴厲的防控政策。

在一份截圖中顯示,一位志願者忠告鄰居們,「但凡家裡有點吃的喝的能活著,千萬不要下樓。」因為「省政府給中央立下軍令狀,4日晚12點必須清零」,「決戰時刻」馬上到了。

網友指出,這個「死命令」是中共副總理孫春蘭提出的,公安部、衛健部和國務院工作組的官員在西安「坐鎮指揮」。而且西安各區都立下「軍令狀」,在4日之前「社區必須清零」,「會議紀要已經下發各街道辦」。

說白了,就是在當局「清零政策」下,一層一層地向下施壓。而最終的受害者,無疑是西安的百姓。網友表示,「隔離手段非常強硬」。

據介紹,西安從元旦開始已經是「戰時狀態」,所有可疑人員「全部集中管控清零」,「異地隔離」。西安全城出動了近三萬警察參與封城,並且從地方抽調了大量人員支援西安,僅從臨潼就抽調了一千多人。

在一段視頻中顯示,昨天(2日)夜幕下的西安,某條大街上停著許多大巴車,擠滿了整條街。網友在截圖中特別標示,「這是市裡往外地轉運人員」。網友沒有說有多少人被轉運到外地,但看車的數量,人數應該不會少。

在另一段視頻中,某處的方艙醫院正在搶建中,多輛吊車正在緊張忙碌地工作。從遠處看,方艙醫院已經基本成型了。

西安通報病例下降 當局要總攻?

當局「死命令」之下,果然「立竿見影」,3日的新增確診病例立刻出現了回落。陝西省衛健委通報,2日全省新增病例92例,其中西安有90例。當局特別表示,「這是西安本土確診病例新增連續8天破百之後,首次迎來明顯下降。」

網友在郵件中嘲諷,在「軍令狀」下,今天西安的確診數量沒有破百。「能感覺到『黨真的太偉大了』,它叫病毒不擴散就可以不擴散,確診人數立馬就被按住了。」

陝西省委書記劉國中昨天(2日)表示,「現在已經進入了抗擊病毒的總攻階段」。他要求「必須把城市街區的防控作為重中之重,儘快實現社會零傳播的目標」。

劉國中說的「抗擊病毒」進入了「總攻」階段,這個說法是挺有意思的一種表述。這意思就像是說在跟病毒打一場戰役,現在到了最後大決戰的時候了。

但我不知道中共是要跟病毒「決戰」,還是跟百姓「決戰」。而看中共的極端手段,都是對人的措施,對病毒卻無能為力。

網上流傳著一段話,有人給西安的朋友打電話,問西安的疫情控制住了沒有。那位西安的朋友回答,疫情控沒控制住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人是真被控制住了。

大家注意,當局強調的是「社會零傳播」,而不是「疫情清零」。所謂的「社會零傳播」,指的可能是西安市內的小區「清零」,也就是說,它要求的是小區核酸檢測全部陰性。只要小區內沒有了「陽性」,就可以說達到了「清零」目標,甚至它可以宣稱取得了階段性「勝利」。

怎麼才能在有限的時間內做到「社會零傳播」呢?當局的做法很簡單,只要一棟樓裡有一個人陽性,那麼全樓棟的人都被拉走隔離。

西安市民王琴(化名)告訴大紀元,「社區傳染得很厲害,潘家莊村以及雁塔區電視塔附近都成了重災區,人都被拉走(集中隔離)了。」

王琴說,「一千多萬人口面臨著龐大的壓力,學生也沒有放假,在學校校區裡傳染得很厲害,再加上社區傳播,唉,真是壓力很大。」

事實上,西安有近1,300萬人口,當局拉走集中隔離的,可能是其中一部分。還有很多人沒有拉走隔離,但是被封鎖在自己所在的小區。所以咱們這裡分兩頭說,先說被封鎖在疫區的西安百姓的情況。

醫院拒收 拖死病人 寵物遭撲殺

一位西安的網友在微博表示,他的父親突然出現心臟病,但西安好多醫院不接診。儘管核酸報告什麼都有,但因為他們身處「中風險地區」,醫院就是拒收。《新聞看點

這位網友打110報警電話,110說「不管」。打120急救,120一直占線打不通。打防疫電話,防疫電話也是一直占線。這位網友在微博中向網友們求助,表示「萬分著急」,「不敢想像耽誤下去會怎樣」。

晚上11:40,他「邊流淚邊編輯」信息表示,他的父親在下午2點終於被送到了醫院。但是醫院一直以他們是中風險地區為由不接收,持核酸也不行,「後來一直到晚上10點多嚴重之後接收入院」。

但醫生說心梗兩個小時內入院治療,溶解就可以了。「現在耽誤時間太久,血管堵死情況十分危急嚴重,需要立即手術。」在他發這個消息的時候,他的父親正在手術中,不過隨後他發出了第三條消息,「耽誤太久,搶救失敗」,他的父親離世了。

一位網友的爺爺出現了昏迷,打了「所有電話沒人管,互相推諉」。第二天跑了幾家醫院,最後一家進去了,卻搶救無效。當天晚上,人就已經被火化了。

另一位網友在帖子中說,她的小姨元旦晚上7點多肚子疼,打120一直占線。無奈之下打了110,被送到了西安高新醫院,但已經是晚上10點了。

可是到了醫院,門口不讓進,說核酸超過了4個小時。沒辦法,網友的小姨就坐在門口緩了一會。結果耽誤時間太久,「導致了大出血」。網友在視頻中看到她的小姨「血順著椅子和褲子流下來,地上全是血」。

醫院看到「實在不行了」,這才接診。但是送進手術室後,卻因為治療不及時,導致8個月大的孩子流產了。

還有一位網友在「小紅書」發帖表示,她的外公在聖誕節那天突發心臟病,打過無數120電話,一直很難打通。最後打通了,也來了醫護人員。人被救護車拉出小區三次,但是沒有醫院可以接收病人,最終還是被送回了家。

其實這個時候,如果大家能高喊「打倒共產黨」,「打倒中共暴政」,或者高喊「法輪大法好」,或許警察就會很快出現。也許他們當時會把人抓走,但說不定能保住一命。

我不知道該把這些醫院稱為醫院,還是改稱為「刑場」。在中共沒人性的防疫政策下,它們「堅守」著「防疫底線」。而這個「堅守」所謂「底線」,其實就是變相殺人。你只要不帶來中共病毒就行,至於死在其它問題上,愛怎麼死就怎麼死,對中共來說那都不是事。

大家想想看,中共的防疫「清零」政策是什麼?是不是魔鬼的一個觸手?它用這個政策把人們暴力控制在家,不管怎麼樣,就是不讓你出門。你出了門,也給你設置各種障礙,最終把人一步步拖死。

網友說西安在進行「大屠殺」,大家想想這個說法有沒有道理?中共是不是在西安製造「大屠殺」。

不僅如此,居民飼養的寵物也成了撲殺的對象,防疫人員上門對居民飼養的寵物「安樂死」。在一個微信群裡,有網友表示,西安長豐園、明德八英里那邊,中共的防疫人員「已經上門開始給寵物做安樂死」了。

男子飢餓暈倒 老爺爺3天未食

昨天(2日)看到一段視頻,在西安,已經有防疫人員穿上了重型生化服。這是一種自帶氧氣瓶的黃色生化服,看上去更增添了幾分緊張色彩。2020年武漢疫情那麼嚴重,也沒有看到穿這種重型生化服的裝備,但是現在在西安出現了。

這種情況不免讓人產生疑惑,這會不會是另外一種疫情「出血熱」的原因?前幾天曾有消息,西安的「出血熱」甚至比中共病毒疫情還嚴重。但後來很少有這方面的消息,更多媒體、包括中共當局都只通報中共病毒疫情情況。

如果不是因為「出血熱」,那麼當局使用這種重型生化服,是不是意味著西安的疫情非常嚴重了?是不是西安的防控政策要進一步嚴厲?後面還會不會有人出現各種疾病?

今天(3日)網友發給我一段視頻,視頻中顯示一名男子躺在居民住戶門前,旁邊有身穿工作服裝的人在問話。因為說的是方言,聽不太清楚說的是什麼。網友在文字中表示,這名男子住在東韋村子。因為一天就吃一頓方便麵,低血糖暈倒了。

我注意到網上各種求救求援的帖子非常多,每一個帖子中提到的情況都令人心驚。

一位網友在微信群裡表示,做核酸的工作人員發現,一單元24樓的一位老爺爺,已經3天沒吃東西了。

一位身居未央區鳳城四路的網友昨天(2日)「緊急求助」,家裡兩個多月的嬰兒,太太沒有母乳,但是奶粉已經斷了5天了。快遞都被卡了,110讓他找防疫辦,防疫辦讓他找街道辦,街道辦讓他找12345市長熱線。12345做了等級,但是中間等了4天,打了無數電話,最終還是告訴「等待」。

這位網友表示「求志願者也不行,不讓出小區」。現在家裡什麼都沒有了,網上根本搶不到東西,目前孩子在「喝米湯」。

隔離「血淚悲聲」:要我血流成河嗎?

身在西安的人是這樣,被拉走隔離的人,同樣好不到哪去。前面提到的西安市民王琴對大紀元表示,目前西安3,574所學校全都停課了,但疫情仍然在多所校園中擴散。一些學生被集中轉移,疏散到附近的一些快捷酒店。

王琴認為,這些被疏散到快捷酒店的學生「算是好的,至少可以有人送飯吃」。雁塔區徐家莊小區的隔離情況就很艱難。

王琴表示,有人被拉到了五六個小時車程的地方,「被送到一個只有鋼架子、上下床的地方,啥東西都沒有,就給他們甩了一點舖的、蓋的,又沒有暖氣,這不把人往死裡整嘛」。

網友發給我兩段視頻,拍攝者是被隔離的西安民眾。

【原聲視頻】給你們看一下,這就是我們隔離的地方,公租房。暖氣在那兒,就那一點點。這麼大個房子,看,就這架子床,我跟我娃兩個人就給一床被子。

在另一段視頻中的情況也差不多,空蕩蕩的隔離房間中,只有極簡單的幾樣物品,還有一張鐵架子床。

還有網友在微博上發出視頻,這名女子的遭遇更讓人感到當局的沒有人性。一位被隔離的女士恰好趕上經期,但是沒有衛生巾,下樓向防疫人員哭訴。不過這名女子的哭訴,最終還是沒有得到解決。

【原聲視頻】女:你好,我想問一下,還有沒有人管了?

工作人員:咋了?

女:早飯到現在都沒有送過來。

工作人員:你在哪個房間?

女:1502。還有,我來「大姨媽」了,也沒有衛生巾。我從昨天開始,一直打市長12345熱線,然後沒有人能處理這個事情,報警也沒有人過來接我。然後我從今天早上7:30,一早起來,我來「大姨媽」以後,我就開始聯繫你們這個隔離點的人。我從打供餐的電話,沒有登錄。打那個指控防疫辦的電話,沒有人接。打工班的電話沒有人接,我就想問一下,是沒有人管嗎?是準備把我們餓死嗎?

……所以我就要血流成河嗎?我打了110,110說必須跟你們溝通,要你們解決,然後你們又說解決不了!實在不行你讓我自己出去!我流著出去,我自己去買也行!

*********
有網友說,「他們清零清到讓人生不如死,就是為了一頂烏紗帽。」沒錯,中共官員為了頭上的烏紗帽,為了達成習近平當局「清零」目標,寧可讓百姓們「血流成河」。

面對逼死人的暴政,我不知道中國百姓還要忍多久?還能忍多久?如果一步步忍下去,最終不會有任何一個百姓可以逃過中共的魔爪。今天是這些人,明天是那些人,後天可能就輪到自己。

網友發給我幾段視頻,顯示被拉走隔離的民眾都在步行往回走。因為隔離點的設施太差了,已經忍受不下去了。網友在郵件寫了一句話,「中國人民還是比較有骨氣的……」

【原聲視頻】引起民憤啦,隔離點設施太差,都在往回走。警察也管不了,法不責眾。

視頻拍攝者說的這句「法不責眾」,我希望能夠給身處疫區的西安人,給身處紅色疫區的中國百姓一點啟迪。怕和軟弱,只會給自己帶來更多的欺壓。中共從來不會同情弱者,從來不會對弱者發善心,它只會挑軟柿子捏。

只有人們團結起來,一起對抗中共的鐵拳,進行無畏無懼的抗爭,才有可能擺脫中共的控制。我不是要大家跟中共暴力相向,我是說當面對中共無盡無休的暴力時,大家要記得「法不責眾」。其實中共的惡法並不是為百姓服務的,那是束縛百姓、打壓百姓的一根棍子。

中共經常會「槍打出頭鳥」,以此製造寒蟬效應,讓人們心生畏懼而屈服。而當人們面對中共的鐵拳時,只要有人勇敢地站起來,其他跪著的人就該一起站起來,一起面對中共。

哪怕是一聲怒吼,都會令中共恐慌。那麼中共製造的「寒蟬效應」就失敗了,離它退出歷史舞台的時刻也就不遠了。

這一刻其實並不遙遠,就等著民智大開、人心無畏、看穿中共之時。

******************

在中國歷史上有這麼一個人,要飯要了一輩子,從未想過娶妻生子。通過要飯,攢錢萬貫,置地三百畝,但這些錢財都被他拿來興辦了義學,他也因此被載入史冊。

在今天的歷史看點,我們聊一聊千古一丐武訓的故事。歡迎大家到優樂客會員區了解更多。我們的會員網站網址是http://muyangshow.com,還有一個是http://youlucky.biz。

 

以上就是今天的節目內容。如果您喜歡《新聞看點》,請別忘記點讚並訂閱。也希望您在視頻下方留言,與我們進行互動。更希望您能夠幫我們把這個頻道轉發出去,讓更多有緣人接觸到我們。感謝您的收看,也感謝您的支持和幫助,我們明年再會。

加入會員觀察獨家:https://ept.ms/3wsLpkk
沐陽會員網站:http://muyangshow.com
支持沐陽:https://www.youlucky.biz/mu-yang-about
歡迎訂閱+按小鈴鐺:bit.ly/SubscribeNewsInsight

【免費下載電子書】:https://www.youlucky.biz/ebook

新聞看點》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新聞看點】西安封城軍隊進駐 市民網上呼救命
【新聞看點】西安疫情嚴峻超武漢?傳連夜建方艙
【新聞看點】本山傳媒易主 揭秘黑老大趙本山
【新聞看點】孫春蘭西安「畫餅」小區組織喊樓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20大前 習近平訪港六大異常
【菁英論壇】中共內鬥對台海局勢的影響
【十字路口】習訪港釋五個政治信號 如何解讀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