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雲:上海悲劇是中共製造 中國民眾應自救

人氣 3951

【大紀元2022年04月12日訊】上海防疫亂象震驚國際社會。在黨的指揮下,擁有2500萬人口、經濟亮眼的大城市,驟然回到原始生態。被困家中的人們忙於搶菜,甚至被逼以物換物;受困方艙的人們搶被子、搶枕頭、搶盒飯,還要面對數百人共用一個廁所且下水不通的窘境。網友悲情呼喊:「我要賣掉浦東的房子,離開這個沒有人性的地方。」「希望明天的上海人民,人人都可以順利搶到菜,人人都可以有肉吃。」

從武漢到西安再到上海,隨著中共一次次野蠻封城,亂象反覆出現。所謂防疫政策違背科學和人道,數千萬民眾成為犧牲品,其中包括數目不得而知的被延誤救治而喪生的中國人。「不是死於新冠,卻因新冠而死」的荒誕粉碎了中共「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的謊言。

日前,居住在上海的經濟學家郎咸平發聲證實,他的母親未得及時治療而病逝,就是因為被迫等待核酸檢測結果長達四小時,而他也因封城竟無法見老人最後一面。

郎咸平表示,「悲劇本來是可以避免的」,希望這個悲劇不要再次發生。事實是:只要中共存在,這樣的悲劇就不會終止。

儘管中共媒體仍在以發布會、哽咽落淚、大合唱及渲染美國疫情來掩蓋真相,但是這一回,黨真的十分難堪。因為上海亂象凸顯四個重要問題:

其一,中共無視民眾的死活。「動態清零」及「上海全域靜態管理」是一項政治任務,它不是從科學出發,從實際出發,絲毫不考慮人民的需求和困難。所謂「統一思想」是要求官員跟黨走,聽黨的話,防疫成了考核政績的指標。政治掛帥,黨貴民賤。這也是中共無神論「與天鬥,與地鬥」狂妄本質的體現。

回顧中共的統治史,人民一向是黨的工具,是向黨貢獻稅收和GDP的苦力,替黨抵擋外界批評和攻擊的盾牌,以及在欺騙和壓迫下為黨搖旗吶喊的棋子。

其二,中共治國無方,計劃經濟不靈。官方封城,上海市民配合防疫措施,卻要面對斷糧、缺醫少藥、野蠻隔離的絕境。內外壓力下,上海政府官員被迫承認,物資配送確實出了問題。其實,何止物流不暢?

人們質問:38,000名醫護人員援滬,各地蔬菜物資援滬,而且上海自身的經濟基礎和醫療條件都是大陸一流,加上前兩年防疫的經濟教訓,中共竟然還是搞得一團糟。這充分說明,是黨的指揮把事情搞砸了。

眾所周知,中共依靠人民的血汗,建立了最龐大的政府官僚機構。黨政幹部整天開會、搞假大空,貪污腐敗是常態。這樣的黨及其成員占據了所有的國家資源,掌握著民眾的生殺大權。上海亂象表明,中共的機制實際上是製造災難、阻擋人民正常生活的最大障礙。

回想上世紀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在風調雨順的日子,大陸爆發大饑荒,幾千萬人被活活餓死。然而,中共當局竟然慷慨地向外贈糧米,繼而編造出「三年自然災害」的無恥謊言,同時打壓揭露真相的學者。今天,上海市民的搶菜人生難道不是中共製造的又一次人為「饑荒」嗎?

其三,在封城期間,大批上海市民在求助官方無門後,積極自救。當高速公路被關閉,當快遞員被阻斷、社區人員無力無奈時,普通百姓抱團解困,依靠自己找飯吃,其高效與熱情令人動容。例如,有些鄰裡居民迅速地建立了網絡群組,集體採購或交換物品,互幫互助。此外,許多網民因為當局封鎖新聞而利用個人平台為自己和他人發出求救信號,成功地傳播信息、引起關注。

這些事實都說明,中國民眾不需要黨的領導,不需要中共官員的施捨和命令,他們絕對擁有自主生活的能力,而且憑著真誠和才智,中國人民完全能夠開創一個公正、富足、人人享有天賦權利的光明社會。

其四,承受中共一刀切「清零」後果的,不分行業與財產,幾乎是所有上海人,也包括一些習慣於為黨唱讚歌的大V和「小粉紅」。這一回,他們也不由自主地喊出了痛苦:「我也快斷糧了」。或者,他們因為親人要被不由分說地拉去方艙而著急、擔憂。此時,他們可曾想到,正是他們一向力挺的黨,製造了他們的痛,而相似的同胞的呼喊,就曾經被昔日的自己口誅筆伐,稱那是給敵對勢力「遞刀子」?

所以,上海防疫亂象實則是最新中共災難啟示錄。假如我們不能認清根本,不能從思想上拋棄中共,便等於固守在無藥無水、徒有其表的「方艙」,遠離方舟。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翻牆必看】上海女子與警察對抗 錄音曝光
上海疫情延燒 傳建方艙工人返回原地被拒收
【拍案驚奇】浦東富人區鬧糧荒 上海疫情傳武漢
顏丹:上海防疫開啟「計劃經濟」模式
最熱視頻
【晚間新聞】鎮壓風暴將至 中共政法委緊急定性
【新聞看點】中共或封鎖鎮壓 黑客出手強力反制
【中國禁聞】民間抗爭第四天 多地警察暴力清場
【時事金掃描】趙立堅呆立當場 北京建集中營?
【新聞大家談】新疆火災頭七 中共為江發喪
【微視頻】清零失敗 中共國務院推責給地方政府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