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新聞自由受外媒肯定 拒中共紅色滲透

人氣 1057

【大紀元2022年05月03日訊】台灣的新聞自由在亞洲名列前茅,但商業化的結果卻讓部分媒體深受財團,甚至北京政治勢力的資金影響,為其政治宣傳或操弄民意。部分台灣學者的研究發現,中共曾透過所有權、廣告和發行市場三大管道來左右台灣的輿論走向。

雖然台灣於2020年初通過《反滲透法》抵制中共的紅色滲透,但學者說,中共與在地協力者的合作管道仍持續發揮作用。另外,隨著中國和香港新聞環境的惡化,外媒駐台的比例再創新高,總計達75家媒體和137名記者。觀察人士說,這不僅有助於台灣媒體的多元發展,也能提升台灣的國際話語權。

台灣媒體廣納多元聲音,讓台灣在全球享有言論自由的美譽。雖然台灣媒體已大多民營化,但商業競爭的結果卻讓部分媒體容易深受財團,甚至北京政治勢力的資金影響,淪為政治宣傳或操弄民意的工具。

台灣媒體遭紅色滲透

無國界記者組織(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位於台北的東亞辦事處主任艾瑋昂(Cédric Alviani)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基於評估標準的調整,台灣在其全球新聞自由指數的年度排行上,從去年的第43名進步到今年的第38名,表現優於韓國,但部分民營媒體仍常見利益衝突情事,尤其是來自北京的不當影響和資訊操弄。

艾瑋昂說:「在台灣,備受民間和台灣政府關切的是,中(共)國可以透過假訊息影響(台灣)民意。過去幾年來,我們仍常看到中共政權(對台)發動小規模的假訊息攻擊,不排除中(共)國仍有能力(對台)升高攻擊的層面。」

艾瑋昂指出,虛假訊息的源頭通常很難辨識,但台灣政府已經將這類不當操弄視為「戰略威脅」,並有所因應。他呼籲台灣儘速重建媒體報導的公信力,才能有效防止北京的紅色滲透。

位於台北的政治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助理教授黃兆年則指出,他多年的研究發現,中共透過所有權、廣告和發行市場三大管道直接或間接左右台灣媒體和輿論走向,在前台灣總統馬英九時代,也就是2008年到2016年間,滲透的力道最強。隨著民進黨政府於2016年上台,兩岸交流趨緩後,紅色滲透的力道雖轉弱,但中共與在地協力者多年來所建立的合作管道仍持續發揮作用。

台灣於2020年初通過《反滲透法》抵制來自北京的不當影響力,但黃兆年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因為缺乏如吹哨人的誘因機制或因資訊不對稱,證據取得不易,使得此法通過兩年來,並未見起訴任何收受北京不當資金資助、進行置入性行銷的媒體或個人。

紅色滲透三管道:所有權、廣告和發行市場

黃兆年說,據他我所知,幫忙做置入行銷是可以分紅的,所以台灣媒體其實有一個誘因機制來確保跟北京之間的合作是可以繼續順利地進行下去。相對的,他也認為,台灣的法律應該想辦法建立一個誘因機制,鼓勵這些知情者,還有這些吹哨人去揭露這些資訊。要有證據才有可能用現有的法律去規範跟處罰,也才會減少這一類的透過廣告等等資金的影響。

黃兆年說,根據他的研究和外媒的調查,台灣仍至少有五家媒體收受北京的非法廣告贊助,但由於證據取得不易或法律無法溯及既往,很難將他們法辦。

除了廣告,黃兆年說,中共也曾透過親共的台商取得台灣媒體的所有權來影響輿論走向。例如,台商蔡衍明的旺旺集團於2008年買下台灣的三中媒體,也就是中國時報、中視和中天電視台。又例如宏達電董事長王雪紅於2015年入主TVBS電視台,都影響到台灣的輿論市場。

雖然2016年後,在公民團體的倡議下,台灣主管機關NCC已嚴格把關這類的併購案,並於2020年底否決中天電視台的換照申請,但黃兆年建議,台灣應化被動為主動,效仿美國和澳大利亞,通過代理人法案,讓為境外勢力服務之在地協力者的資訊得以公開,維護公眾知的權利。

除了所有權和廣告管道,黃兆年說,部分台灣媒體一度向中共行銷戲劇節目,這讓北京趁機可挾發行市場的優勢,影響該媒體在台灣的報導走向。不過,他說,此管道隨著中共的產業政策趨向保護主義,不再大量購買外來戲劇,已大幅減弱。

外媒駐台比例再創新高

雖然台灣的媒體環境仍有改善的空間,但隨著中國和香港的新聞環境嚴重惡化,外媒撤出中國,轉而派駐台灣的家數和人數卻屢創新高。

根據台灣外交部截至2022年4月底的最新統計,駐台的外媒於2020年後的兩年內新增28家,達75家,總計來自20個國家,而派駐台北的外媒記者也新增62人,創137人新高。根據台媒自由時報去年1月的報導,部分外媒形容,從中國轉進台北猶如「從地獄到天堂」。

台灣外交部發言人歐江安以書面回覆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台灣一向高度尊重新聞自由,無國界記者組織(RSF)2018年即在台灣設立亞洲第一個辦事處。此外,台灣在美國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的世界評比中,不僅被列為「自由國家」,相較於其他國家的自由度及社會的多元性,台灣更是以94高分,在亞洲國家排名第二。她說,台灣的高度民主發展、重視人權價值與新聞自由環境深受國際社會的肯定。

歐江安說:「台灣不僅是先進的民主政體,在印太區域佔重要的戰略位置,我國在全球供應鏈的佈局更是不可或缺。無論在區域政治、全球秩序與民主陣營互動等,台灣均扮演關鍵角色,自然受到國際媒體的高度關注。在台灣工作或採訪的本國及外國媒體均享有完全的新聞自由,不受干預、監視或脅迫。」

現居住於台北的意大利網媒China Files編輯主任藍柏提(Lorenzo Lamperti)就是選擇駐台的其中一員。去年八月來到台灣的他,親身感受到台灣高度的採訪自由,雖然他也很關切媒體受到中共的不當操弄。

藍柏提告訴美國之音:「我覺得,(採訪作業)在台灣比較容易。例如,這一個月來,我已經採訪到三位現任政府的部長。我也可以到台灣各地採訪地方政治新聞,非常容易接觸到受訪對象。作為一名記者,我絕對不會接受來自政府的金錢資助,不管是中共政府或台灣政府」。

他說,如果有些媒體或是個人接受這樣的金錢贊助,對新聞報導而言,絕非好事。「事實上,部分意大利媒體聽說也接受中共的資金贊助。過去幾年,這個趨勢很常見,或許現在有減少了,但以前他們和意大利媒體達成過不少合作案。我認為,這對新聞自由不是件好事。」

中共形象受創台灣提高國際話語權

對於外媒駐台的比例屢創新高,台灣學者黃兆年說,這是非常正面的發展,有助於提升台灣的國際話語權,但不利於中共的國際形象,也抵消了其在提升軟實力和大外宣工作上的努力。

黃兆年說:「這些(外籍)媒體來到台灣,一方面,這個選擇本身是對於台灣的新聞自由的肯定,二方面,台灣的媒體環境也會因為這些外媒的駐台而變得更加的自由跟多元。等於說讓台灣可以在世界的媒體網絡或資訊網絡裡頭去扮演一個重要的集散地,讓自由的資訊跟價值透過台灣去傳遞出去,這對於台灣的新聞自由多元跟專業發展是一個正向的。相對的,它也有助於台灣的國際話語權的提升。所以,我認為,整體來講,對於台灣的軟實力的提升,有正面的效果。」

無國界記者組織的艾瑋昂也說,派駐於香港和中國的外媒一再受到當局的打壓和騷擾,也因為言論緊縮,讓他們很難找到敢接受採訪的對象,因此他們繼續留在中國的意義不大。他說,隨著外媒駐台比例增加,台灣有機會成為區域的媒體中心。

艾瑋昂說,中共政權在全球做了非常壞的示範。中共不僅積極擴展其極權政策,還鼓勵其他國家安裝其資訊監控用的科技工具。民主國家應該團結起來,並勇於向中共的資訊控制模式說不,這是至關重要之事。我們要支持資訊自由,不讓中共有機會破壞民主機制。

(美國之音)

責任編輯:鍾元#

相關新聞
藍委指紅色滲透台杉 國發基金:尊重民間投資
台作家:綠營執政首要任務「消滅紅色滲透」
紅色滲透偷竊敏感技術 台立委:應修法防堵
【老外看台灣】慎防紅色滲透 世界應捍衛台灣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上海被爆加強封控 居委弄虛作假
【探索時分】共軍鷹擊21打航母 美日需要擔心?
【十字路口】習近平臥病不起?海外爆料透玄機
【時事軍事】俄軍與M777第一次對話 就嚐到滋味
【微視頻】糧價漲多少?美國爭論中國關稅
【拍案驚奇】李克強不再低調?從劉少奇說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