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商天下】4天3場財經會 中共高層急救經濟

人氣 3454

【大紀元2022年05月04日訊】針對中國目前的經濟下行情況,中共當局顯然也是急火攻心,可以看到,在「五一」假期之前,中共高層在4天裡連開了3場財經相關會議,那麼,中共找出救命藥方了嗎?同時,面對中國的疲弱消費,中共似乎在悄悄地調整「清零」政策,那麼,如果把內需帶起來,能拯救中國的經濟嗎?地方政府,又能不能完成中央拉動消費的任務呢?我們今天就來談談這些話題。

五一之前,中共高層4天之內開了3個會,都是和經濟相關的高層會議,再加上中共國務院的常務會議,就是4天連著開了4場會。29日的新聞稿更是說:「疫情要防住、經濟要穩住、發展要安全」,這句話的意思,也就是說,現在是「疫情沒防住,經濟沒穩住,發展也不安全」。

我們看這個開會的頻率、還有新聞稿的內容,可以明確地感覺到中共對經濟現狀的焦慮,因為中國經濟真的是岌岌可危。那在這些會議上,中共針對經濟,要打算從哪些方面來解決問題呢?

在26日的中共中央財經委員會會議上,提到了要「全面加強基礎設施建設」。

27日的中共國務院常務會議上,強調要「穩就業」。

到了29日,中共政治局會議和政治局第38次集體學習談了兩個事兒。一個是關於資本市場的議題,提到要「規範和引導」資本發展。還有一個,就是要「全力擴大國內需求」。

高官開會,都是宏觀上的說法,其實從微觀上,就從目前中國國內的消費,我們已經可以看到經濟的慘狀,比如目前的這個「五一黃金週」。

假期旅遊消費降溫 兵馬俑景點「俑比人多」

中共在假期上依然吝嗇,讓企業在週六週日上兩天班,終於給這個「五一」湊了一個連續五天的假期。往常,假期的頭兩天一般都是人流最多的時候,但這個「五一」假期之前,所有的跨省旅遊團都被叫停了,各地官方也要求五一期間「就地過節」。所以,疫情沒「清零」,旅遊消費已經先被「清零」了。

比如,有影片顯示,假期第一天的4月30日,西安的兵馬俑景區內遊客稀少,現場有遊客說,景區見不到什麼遊客,導遊都很清閒,和往年景點擠滿遊客的場面無法相比。有媒體報導說,兵馬俑景區俑比人多。

除此之外,像是上海、北京等城市的熱門旅遊景點,也一樣因為防疫措施,出現了非常蕭條的情況。

比如北京春季旅遊的熱門地——香山,根據香山公園官方在5月1日發布的信息,和以往「五一」假期遊客爆滿、公園門票接近售罄的情況相比,今年的香山公園遊覽人數大幅下降。原因就是,進入公園需要過「三關」,要有48小時的核酸陰性證,要查驗健康寶,還要打開包進行安檢。

據中共交通運輸部等部門的統計,預計這個假期中國全國客運量是一億人次,平均每天是2,000萬人次,和去年同期比較,下降大約62%。從出行方式來看,預計民航的客運量下降77%,鐵路客流整體低位運行,高速公路日均流量減少49%。

這種各地蕭條的景象,也讓一些微博上的網友感慨,這個五一假期過的一點也不「五一」,高速沒堵,景區沒人,回老家也沒人,打麻將都湊不齊人。

「黃金週」黃金沒了

旅遊區沒人去玩,景區的商家也自然就沒了收入。

一位西安的朋友,在雲南麗江開客棧,院子是租的,裝修費也花了不少,剛賺了兩年錢,但萬萬沒想到,疫情來了,封控措施一波又一波。從2020年開始,基本就沒什麼收入,但是院子是長租的,租金一分不能少的還得交,更慘的是,他自己還一度被封在了西安。

有雲南當地旅行社的負責人對陸媒說,這個「五一」大概就這麼過去了,希望暑期疫情防控政策可以柔和一些,多考慮從業者的生存處境。

從這些微觀的真實情況來看,現在中國的消費的確是糟糕。而這個「五一黃金週」,雖然所謂的假期還在,但是黃金卻沒有了。

在這裡,我們也稍微提一下,這個黃金週是怎麼來的。

中共從九九年開始,有意打造這個黃金週。1999年的9月,中共國務院決定增加公眾法定休假日,把「五一」變成了公共假日,出現了「五一黃金週」。中共的目的是什麼呢?真正的目的,當然不是想給勞動者放假、休息,而是要通過增加放假天數,鼓勵「勞動者」消費,從而拉動內需,刺激經濟,把「勞動者」腰包裡的錢掏出來。

也確實如此,這之後,每年的「五一」假期,中國各地的熱門景點,總是人山人海,與其說是看景,不如說是看人。「五一黃金週」也的確成了一個消費、旅遊的節日,中共也如願達到了拉動消費和刺激經濟的目的。有了快速上升的GDP,中共也順利地收買國際資本,並且通過經濟繁榮的表相,掩飾了中國真實的人權狀況。

拉動經濟的「藥方」——消費

我們再回到中共這幾場財經會議上,那麼,按照中共的邏輯和思路,要怎麼解決目前的經濟困境呢?

剛才我們提到,中共在26日的財經委會議上提到,要「全面加強基礎設施建設」。那麼,中共真的會把經濟復甦,都押在基建上嗎?

大家知道,用基建拉動經濟增長是中共的老套路了。以前用這個辦法,不僅帶動了GDP,地方官員也有利可圖。因為以前基建投資都是政府主導,但政府不出錢,而外資、民間資本會紛紛進入到這些項目裡來,地方政府也成了「投資獲利」型的政府。

現在不一樣了,現在這些項目都是中共自己的企業在自娛自樂,並沒有太多的民間資本跟進。因為,一方面,民間資本對經濟前景沒有信心。另一方面,國內目前糟糕的經濟環境,可能讓大部分企業家想的是保命、保財、如何跑路,估計也沒多大心情去考慮經營的問題,所以投資的動力不足。

在2008年的時候,中共曾經砸了4萬億搞基建,之後陸續還有巨額投資,到了今天,中國的基建日益飽和,對GDP增長的邊際效益也不斷遞減。並且,無論基礎設施投資力度如何,如果沒有終端消費的實質需求,這些基礎設施就沒有利用率,就是浪費,投資的資金回報也會很差。不過,我們知道,基建拉動經濟的實質還是在終端消費。

中共自然也明白,所以在4月29日的時候,習近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上說:「要全力擴大國內需求」、「建設強大而有韌性的國民經濟循環體系」。

這裡既然提到要「全力擴大」,那就不會是一般的擴大。所以,中共想要拉動消費和內需才是關鍵,而內循環經濟,才是中共的重點。

但是拉動內需,說拉動就能拉動起來嗎?

中共官方統計數據顯示,3月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下降了3.5%,是2020年8月以來首次出現負增長。而其中3月餐飲消費更是慘淡,同比下降16.4%,是2020年6月以來的最低。

這種情況,有人說是疫情導致的,但我們看到美國也爆發了變種疫情,經濟卻反彈的挺好。所以,主要原因,還是在於中共極端的「清零」防疫措施。

中共的「清零」、「封城」,不僅加速了外資撤離,也讓許多工廠和中小微企業,都面臨著生存和經營危機,也讓失業情況更加嚴重,影響到百姓的收入。

而中共的封城、封控,目前看上去,還似乎是遙遙無期,面對這樣的前景,百姓對未來的預期又怎麼會樂觀、會有信心呢?所以,中國民眾,現在要麼是沒錢消費了,要麼是不願意消費。

中共也自然是了解這個情況。在27日的中共國務院常務會議上,主要提的內容就是「穩就業」。還有,在這些大大小小的會議上,都會提到一句相似的話:引導市場預期,穩定市場信心。

在之前的節目中,我們也討論過,中共現在趁著疫情進行封城,也是在做一個全面的壓力測試,第二季的數據也應該不會太好看,但是不管怎麼做,到了6、7月份暑期的時候,中共就必須得放開,因為對於政策的調整,時間點很關鍵。

看看野村最近對中國經濟的評估。野村對中國第二季度增速的預期,已經從3.4%下調到了1.8%,並指出,第二季和下半年面臨的下行風險,遠高於上行風險。

也就是說,內需市場越早開放越好,拖下去,錯過了消費的時間點,刺激政策的效果就會打折扣或者說沒作用。

清零政策或悄悄轉向

但是,我們也看到,中共在4月29日的中央政治局會議上,還在強調,要堅持「動態清零」不變。

不過,同一天,中共國家衛健委的副主任李斌也提到,「動態清零」不是絕對的「零感染」,⋯⋯還沒有能力保證不出現一例本土病例,但是已經可以根據病毒和疫情的變化情況,因時因勢對防控措施不斷優化升級。他還說,在發現本土疫情時⋯⋯要以最小的成本實現最大的防控效果。

針對衛健委副主任的這個說法,我們可以理解為,這就是為疫情清零政策轉向在「放風」,目的是試探一下各方的反應。對中共來說,「朝令夕改」是家常便飯,防疫政策也可以隨時調整,但是為了面子,中共不會大張旗鼓地調整,而是會讓政策悄悄地改變。所以,所謂的「社會面清零」,也留下了文字遊戲的空間,好有個台階下。

看現在北京的情況,目前的防疫措施,基本是上海初期的做法,那麼,北京會不會也像上海一樣封控呢?可能性也是存在的。不過中共在經濟的頹勢下,也許會採取「一城一策」的做法。

「時時放心不下」 中共官員們的焦慮

但是,改變了防疫措施,中共就能扭轉頹勢?GDP就能增長了嗎?當然不是這樣,而且還有一個因素很重要,就是地方政府。

1月22日,中國人民大學副校長劉元春對財新網說:「政府在供給側有天然的力量,在基建等方面輕車熟路,但在需求側對官員的激勵不大。」「希望政府未來真正從投資性政府轉變為服務型、民生型政府。」

這是什麼意思呢?用投資拉動經濟,各地政府有一個明確的指標,找幾家投資商就能把項目做了,這個容易完成;但是換成了消費,那要動的可是全城百姓的錢包,對各地政府來說,完成這個指標可就不容易了。

大家知道,一個政府,原本就應該是服務於人民的,不過,副校長劉元春說了,希望中共政府能成為服務型的政府。雖然願望是好的,但對中共來說,這可是要命的脫胎換骨的轉變,可能性,也是像天方夜譚一般的存在。

在習近平主持的29日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上,強調了這麼一句,中共各級領導幹部,在工作中要有「時時放心不下」的責任感……防止各類黑天鵝、灰犀牛事件發生……以實際行動迎接二十大召開。

但是,這個「時時放心不下」,因為落在了迎接二十大上,聽上去,就更像是中共二十大前,對各級官員們的一個恐嚇了,也像是中共官員們如履薄冰的一個寫照。

財商經濟研究所
策劃:宇文銘
撰文:李沺欣
顧問:李庭千
編輯:蔚然、宇文銘
剪輯:曲歌
監製:李松筠
訂閱財商天下https://bit.ly/2XuEbjP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財商天下】馬斯克收購Twitter 或改變未來社交方式
【財商天下】中共堅持防疫清零 卻要超越美國經濟
【財商天下】李嘉誠再出手 押注越南
【財商天下】印尼禁令推高通脹 中國消費再受衝擊
最熱視頻
【時事軍事】美誤判俄軍實力 將對中共提高警戒
【思想領袖】美大科企操縱思維和行為內幕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