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價居高不下 刺痛美國開車通勤族

人氣 578

【大紀元2022年06月23日訊】高油價讓華萊士‧里德(Wallace Reid)開始尋找新的職業。

里德在紐約為優步(Uber)和Lyft開車,每週至少給他的雷克薩斯(Lexus)車加三次油。他每次支付95美元左右,花的錢大約是去年的兩倍。為了彌補這些支出,他開車更頻繁了,但他也在申請不需要用車的其它工作。

「工作時間更長,壓力更大。」他說,「紐約市不是一個容易工作的城市,而且這正在影響我們的生活。」

不只里德一人是這種情況。隨著汽油價格最近首次達到了每加侖5美元,數百萬依靠汽車通勤的美國人正在改變自己的習慣,他們報名拼車,甚至放棄汽車改騎自行車。根據美國汽車協會(AAA)的數據,本週全國的平均油價為每加侖4.95美元,高於一年前的每加侖3.06美元。

週三(6月22日),總統喬‧拜登要求國會批准暫停徵收聯邦汽油稅三個月,這將使汽油價格每加侖下降18.4美分。他還呼籲各州暫停徵收自己的汽油稅。

拜登的努力在國會面臨重重困難。與此同時,汽油也正在使預算吃緊。

傑茜‧舒梅克-加洛韋(Jace Shoemaker-Galloway)為是否要對她在伊利諾伊州馬科姆市(Macomb)的寵物託管業務「Paws and Whiskers Sitters」提高收費而苦惱。她每天要拜訪多達10個家庭,幾乎每週都要給她的2018款馬自達CX-3(Mazda CX-3)加滿油。最近一次加油花了她將近50美元。

這個月,她終於採取了行動。她聯繫了她的客戶,並告訴他們她正在取消她一直給予老客戶的10%的折扣。

舒梅克-加洛韋也是一位兒童讀物作家,她說她的客戶都很理解。但是她擔心油價會以其它方式影響她的生意。

「成本不僅僅影響我的底線」,她說,「因為所有東西的價格都很貴,人們正在削減非必需品,這對寵物託管和圖書銷售都有影響。」

在一個正常的夏天,住在德克薩斯州萊特爾的奧維利亞‧涅托(Orvilia Nieto)可能會開著她的房車去旅行。但今年可能不會了。她正在努力給她的2008款福特遠征運動型多用途汽車(2008 Ford Expedition SUV)加滿油,以便她可以去20英里外的聖安東尼奧(San Antonio)的「T.J. Maxx」配送中心上班。

涅托和她的同事們就哪裡的汽油最便宜交換建議。她有時會拼車或只給油箱加一半的油,這也仍要花掉她50多美元。但她覺得自己很幸運。她凌晨2:30下班,好幾個和她上同一個班的同事都在黑暗中騎自行車回家。

「那條路不平整。」她說,「如果我們住在城市裡,那就更容易了,可以坐公交車,但在凌晨2:30下班時,有什麼公交線路可用?」

總部位於德克薩斯州的人力資源和招聘公司Insperity的高級績效顧問吉爾‧查普曼(Jill Chapman)說,油價和通勤長度越來越成為求職者的一個癥結。查普曼說,企業可能要考慮採用發臨時獎金、獎勵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或提供加油卡等方式來幫助員工。

「企業主需要承認,油價上漲帶來了壓力。」查普曼說。

總部位於康涅狄格州諾沃克(Norwalk)的人力資源諮詢公司「Operations Inc.」的首席執行官大衛‧劉易斯(David Lewis)還記得,2009年,當油價達到每加侖4美元時,他曾向員工發放過加油卡。但這一次他不會這麼做,因為員工們有另一個選擇:在家工作。

「對於那些試圖讓人們回到辦公室的公司來說,這是一個不受歡迎的發展情況」,劉易斯說,「這是那些員工進行抵制的又一個合理原因。」

劉易斯在諾沃克有大約100名員工。在COVID-19疫情之前,這些員工中85%的人每週至少有兩天到辦公室上班。現在,可能只有25%了。劉易斯——以及他的許多客戶——都希望看到辦公室裡的員工更多,但他說油價是一個巨大的障礙。

「如果你是一家要求每個人都要一直來的公司,你就是一個為社會所拋棄者。」他說。

心理學教授布賴恩‧塞薩里奧(Brian Cesario)曾經住在離他任教的學院不遠的地方。但是去年,他搬到了55英里外的紐約州霍普韋爾‧章克申(Hopewell Junction),這樣他就能夠為他不斷增長的家庭負擔更大的房子了。

塞薩里奧甚至在疫情之前就開始遠程授課了,並認為他會繼續這樣做。但去年秋天,他所在的大學開始要求他每週開車去學校兩次,現在這種通勤方式每月要花費他240美元的汽油費。塞薩里奧說,他的收入不足以彌補這一損失,所以他正在尋找一份學術界以外的完全遠程的工作。

對於那些必須通勤的人來說,可以有一些選項。週二,優步公司宣布,今年夏天將在美國九個城市恢復折扣共享乘車服務,包括紐約、洛杉磯和芝加哥。為拼車者提供鏈接的組織———如底特律地區東南密歇根政府委員會(Southeast Michigan Council of Governments)運營的組織——表示,他們正看到參與者明顯增多。

有些人甚至正在自己的車庫裡尋找解決方案。帕梅‧維安(Pame Viens)和她的丈夫都是在醫療機構準備組織的組織技術人員,他們換了車,因為他的通勤時間更長一些。現在,他開著她的2016款大眾帕薩特(Volkswagen Passat),她則開著他的2022款道奇公羊(Dodge Ram)。

「我只有5英尺1英寸。我的額頭撞到了側鏡上」,她笑著說,「但我正開始習慣這個。」

但其他人說,他們只是不得不更努力地打拚。佛羅里達州坦帕市(Tampa)的優步司機布賴恩‧謝爾(Brian Scheall)每次給他的大眾阿特拉斯(Volkswagen Atlas)加滿油都要支付75美元。

「你可以賺錢,但你必須工作,工作,工作。」謝爾說。他最近幹了份副業,把一些客戶從佛羅里達州送到弗吉尼亞州,以獲得一些額外收入。

優步表示,它理解司機們正感受到高油價帶來的壓力,它在3月份對所有行程都增加了45~55美分的附加費,以幫助減輕這一打擊。但里德和謝爾都說,零工經濟公司應該做得更多。

「這根本沒什麼區別。這就像一粒沙子。」里德談到附加費時說。

(文章來源:美聯社/翻譯:李馨)

責任編輯:李緣#

相關新聞
全美平均油價持續維持在五美元以下
汽油價格飆升衝擊更多行業
拜登的汽油稅假期為何難緩解油價 一文看懂
加州人痛苦承擔全美最高油價
最熱視頻
【時事金掃描】馬斯克提和平協議 數百萬人投票
【秦鵬直播】OPEC+大減產 美國祭出大招
【新聞看點】普京簽吞併法案 烏軍擴大戰果
【財商天下】北溪管道爆炸 北京受益最大
【思想領袖】美國法學院如何受覺醒主義影響?
【神韻原創音樂】隨師正法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