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抗俄逾百日 烏軍活用民間無人機強化戰力

人氣 742

【大紀元2022年06月07日訊】(大紀元記者鍾元台北報導)烏克蘭抵抗俄羅斯入侵已超過百日,原本世界第二軍事強權的俄羅斯,為何遭遇小國烏克蘭奮勇抵抗屢遭挫敗。專家指出,烏軍除了傳統作戰,更廣泛運用太空能力,及大小各式無人航空載具,並且活用民間無人機能量強化戰力。

2022年2月24日俄烏戰爭爆發,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與內閣成員在總統官邸外,表達堅守國家的決心。6月3日戰爭進入第100天。俄羅斯稱將把軍事行動進行到底,直到實現所有目標。澤連斯基則帶領原班人馬,再次出現在總統官邸外。他說:「我們保衛烏克蘭已經100天了,勝利屬於我們。」

台灣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中共政軍與作戰概念研究所助理研究員許智翔6日在該院官網發文《烏軍活用民間無人機強化戰力》說,俄烏戰爭所展現的除了機械化大軍與空中作戰等民眾印象中的傳統作戰方式外,更廣泛運用了太空能力如星鏈(Starlink),及大小各式無人航空載具(Unmanned Aerial Vehicle, UAV)等各種近年頗受矚目的新型科技協助作戰,得到極大助益。

許智翔指出,值得一提的是,由烏克蘭民間志願者組成的無人機單位,逐漸與部隊體系整合,使得烏軍在戰時能運用大量民用小型UAV,不僅強化地面部隊的情報監視偵察(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and reconnaissance, ISR)與火力協調打擊能力,更用以襲擊俄軍。此類軍民兩用科技在戰時的有效運用、發揮潛力,是未來值得參考的重要方向。

扮演戰場要角的民間空中偵察部隊

2014年,當克里米亞與頓巴斯衝突爆發時,烏軍實際上幾近荒廢,其狀態甚至被隨後上任的參謀總長穆任科(Viktor Muzhenko)將軍稱作「完全處於廢墟狀態的部隊」。許智翔說,隨後的數年間,烏克蘭對部隊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並在2022年的戰爭中見到相當實效,其中UAV的運用正是其中一環。

他指出,值得高度注意的是稱為空中偵察(Aerorozvidka)的小型無人機部隊,在2014年6月由具備IT與無人機專業的民間人士,以及UAV、Delta情報系統與網路三個單元所組成。

許智翔表示,在克里米亞成功對抗俄軍部隊後,空中偵察被整合到烏克蘭參謀本部下協助作戰,目前已發展為擁有數十個專業飛手小組的精銳部隊,運用各種商售及改裝的多軸UAV,進行ISR任務、協調火力進行打擊,甚至改裝投放爆裂物攻擊。而Delta情報系統,則成為烏克蘭部隊的重要作戰力量,並在馬斯克(Elon Musk)的星鏈衛星服務支援下,在戰爭中發揮重要作用。

他說,目前空中偵察使用了大量軍民兩用小型UAV,包含目前國際市場占有最高市占率的中國大疆(DJI)產品、美國Autel以及法國Parrot生產的各種不同機型。其中最重要的資產,可能是體型較大、具備較高酬載能力的R-18重型8軸UAV。R-18雖是拼湊出來的產物,但這種8軸UAV可以飛行約4公里、滯空40分鐘並投放5公斤的炸彈。

他指出,空中偵察的作戰效益有目共睹,除了前述各種協調打擊、甚至直接投擲小型爆裂物外,在2022年5月上旬甚至公布了攻擊影像,顯示其所運用的R-18重型8軸UAV,在烏克蘭南部戰線投擲反裝甲火箭推進榴彈(RPG)改裝的簡易炸彈、擊毀了先進的T-90戰車;而藉由熱影像,該單位也能在夜間精確找出高價值目標協調火力打擊,或使用投擲爆裂物的小型UAV進行攻擊,空中偵察每天約進行300架次UAV任務。

有效運用民用無人機的關鍵為Delta情報平台

「除了馬斯克的星鏈系統支援,讓烏克蘭的指管與通訊能有效發揮以外,前述的Delta平台,則是空中偵察的UAV能有效支援部隊作戰的重要關鍵。」他說。

許智翔表示,Delta是一種包含了戰場覺知軟體的情資系統,可整合UAV數據、衛星在內各種感測器資訊,並可使用基本的筆記型電腦遠端操作。在俄烏戰爭爆發之前,2021年7月就曾經於美國、烏克蘭等三十餘國在黑海參與的海風(Sea Breeze)演習實際測試這套系統。Delta可讓指揮官即時得到前線情資、監視俄軍動向,同時透過星鏈的高速傳輸讓炮兵部隊能取得即時數據進行打擊。

他說,自2014年以來,空中偵察的偵察與資安部門就開始建立Delta系統,同時Delta也得到美國國民兵在內、西方盟國的協助。

戰爭危機時刻應更有效率運用民間能量

「作為代表性的軍民兩用科技,UAV全球市場的蓬勃發展,也代表著民間內部實際上早已具備良好能量,而烏克蘭的空中偵察部隊正是戰時有效運用民力的良好典範。」他說。

許智翔說,事實上,不僅無人機飛手、包含IT等各種不同領域的專業人員,在現代戰爭中都可以找到其專長能有效發揮的「戰場」,如烏克蘭副總理兼數位轉型部長費德羅夫(Mykhailo Fedorov)不僅在推特上籲請馬斯克的星鏈系統支援、函請各大科技巨頭協助制裁俄羅斯外,更組建了「IT部隊」對敵發動網路攻擊。

他表示,換言之,各種民間專長在戰時均有可發揮之處,而在重視網路、資訊、電子作戰的現代,這些專長在戰場上將可能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如僅徵召其為輕裝步槍兵,實際上是對「藏兵於民」能量的浪費。事實上,諸多民間能量並不僅於戰時才能發揮作用,就民間UAV操作能量而言,在天災、乃至於各種平時的災難搜救工作如山難等,或許都有其發揮之處。

「然而民間資源的運用,並非不需準備也毫無風險」,他說,單就前述的Delta平台而言,就需要長時間的規劃、發展及驗證。在UAV裝備本身的層面上,更由於全球最大市占率的機種是具資安風險的中國大疆產品,而烏克蘭政府與公民指責大疆洩露烏軍的相關數據資訊給俄羅斯。這問題與需求的相對應作為是在承平時期,就應及早規劃應對的重要關鍵項目。

責任編輯:李明 #

相關新聞
【思想領袖】漢森:俄烏戰中的信息戰(上)
【思想領袖】漢森:俄烏戰與「新世界秩序」
疫情、俄烏戰爭攪局 東元:營收可望逐步追上
報告:俄烏戰或引發全球糧食危機和經濟衰退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盧比奧:抗中共威脅 三個關鍵點
【未解之謎】摸骨高人:是人的不多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