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菲訪談】謝田:中國金融領域風險有多大?

人氣 6386

【大紀元2022年08月06日訊】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方菲訪談】。

近日,因中國爛尾樓蔓延而造成的業主停貸風潮不斷擴大,顯示中國房地產危機已經開始影響金融系統。另一方面,河南村鎮銀行爆雷涉及400億的金額,40萬儲戶,而民眾取款難的現象也在多地發生。外界關注這些事件是否意味著中國系統性金融風險越來越高?

本期節目專訪南卡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謝田先生為我們解讀。

謝田教授您好,謝謝您來解讀這些熱點事件。

謝田:方菲你好,各位觀眾朋友大家好 。

正常國家戶主擁有房子 斷供往往是被動的

主持人:謝謝。謝田教授先請您來解讀一下停貸的風潮。中國這個停貸風潮它其實是今年6月,可以說是江西景德鎮瓏廷的業主打響了第一槍,這九百多名業主在停工一年多以後,他就發出了這個公告,他用的詞是強制停貸。後來我發現媒體很多時候它把這個停貸、斷供混著用,替換著用。

但是事實上這裡,就是這次停貸風潮中的這個停貸兩個字,和傳統意義上的斷供是不是有區別的呢?

謝田:是有區別的,我覺得這九百多個業主確實是忍無可忍了,終於打響了第一槍。其實這件事情早就應該發生了,中國這種貸款方式事實上就不應該這樣存在。事實上對這些買房子的客戶、業主是不公平的。所謂斷供就是停止月供、月付。

這個事實上不光是中國了,在美國、所有的國家、正常國家都會有。

比方說這一家人夫妻兩個人有工作,然後他們借了抵押貸款,購買了房子。但是如果有一方失去了工作,或兩方失去了工作,或者生病了,或者創業破產了,或有的人用這種可變利率的貸款,這個利率突然升高了,導致他們的收入不足以支付每個月的月供的話,那他可能就斷供。

這個斷供往往是被動的,或者是出於各種各樣的金融壓力(financial stress),金融出現問題了,所以對這些人來說是很不幸的事情。因為斷供的最後結果,因為是抵押貸款,那它的抵押物就要被銀行收取,銀行收回,然後拍賣。

他們會失去房子,並且他的信用,個人的信用等級、信用分數都會受到打擊,或者導致最後破產的話,以後可能5年、7年、10年內沒辦法再借到貸款,這是斷供。

中國戶主還沒擁有房子 還貸款就不合理

但中國這個事實上還不太叫斷供,首先這些人並不是因為他們有什麼收入上的改變,或者因為他的信用不好了,或者什麼原因。而是他事實上,現在他用的詞叫做強制停貸。這個強制聽起來好像有點很強制的,好像是很強勢的,事實上不是那麼強勢的。

我覺得事實上是一種很悲傷的、很悲哀的,不得不這樣停貸。這個停貸的原因是因為中國這些人買的房子,事實上是被稱為樓花的,它沒有真正的過戶,也沒有住進去。他事實上並沒有真正擁有他現在要買的房子。

這就顯得很荒唐。因為他還給銀行是還抵押貸款,但是它這個抵押物、抵押產品——這房子事實上還沒有成形,還是個空洞的東西,是個樓花。所以他事實上是不應該為此來付抵押貸款的。

所以這個從頭開始,這種貸款就是不合理的。當然這有它的歷史的原因了,它事實上是從香港買樓花的方式學過來的。但是香港人買樓花的時候,它事實上也不用全部付掉。

有些香港人可以全部付掉的話,他往往會得到開發商一個非常好的折扣,非常大的折扣,條件非常優惠,他才買下來。大部分港人買房子,買樓花的時候,那房子也沒建好,但他只需要按階段付。

比方第一階段5%,再5%、5%,在交房之前最多付到15%,這就到此為止。

美國戶主開始入住 才付抵押貸款

像在美國的話,我們也有這種,我們一般不叫樓花,比方說有一個新建的小區,你看上一塊,你選哪塊地,然後你付5%、10%把這個東西給定下來,這也算定金。這時候你就開始等待,等待開發商把這個房子建起來。這個建房的過程,在美國一般郊區這種房子,大概3個月到5個月就可以建好。

建好以後你再去從銀行借個抵押貸款,然後這個時候你可以正式地入住,你已經擁有它了,可以實質開始住了,你才開始付抵押貸款。

對這些美國的建商來說,它當然是開發了這塊土地,它也賣掉了一些所謂的樓花,預售的這些房子。但是他建造的資金是這些開發商要從銀行要得到一個bridge loan,就是個橋過渡貸款。這個貸款只有幾個月嘛,就是過渡貸款,把這房子建起來。建完以後他賣給買主的時候,這個貸款就還掉了,所以這個開發商就可以繼續去做其它房子了。

事實上美國買房子,好像也是買了預售的房子。但事實上,事先提前預付的錢只有5%或10%。往往這個錢事實上也是,幾乎相當於這個房子的土地的價錢,所以他也沒有什麼風險,因為他這個土地是他已經定下來這塊地,下面就跟正式的一樣。

中國這個問題在於,當年中國從香港引進了樓花這個方式的時候呢,它只是引進了預售的方式,但是它並沒有把那些怎麼樣對這開發商的一些約束,比方不超過15%,或者是他從銀行貸了這個錢以後,銀行要確保這個錢會用在開發上繼續建房。

主持人:其實就是對消費者的保護,是吧?

謝田:沒錯,它就沒有對消費者的保護,所以中國的消費者很冤枉在這裡。我就說他們實際上不是那種強制的,沒那麼強勢,他們事實上是弱勢群體、弱勢團體。他事實上已經還沒有占有這個房子,還沒有擁有、沒有使用的房子,就在為這個來付款,這個事實上是很荒唐的。

中國期房制度 預付款之大 幾乎是全款

主持人:所以您剛才說的在我理解來,就是中國現在這種期房制度,跟香港那時候樓花以及西方的預售房的這種制度,最大的區別就是,它的預付的這個款之大,幾乎是全款,然後等待時間之長,幾乎是一兩年、兩三年,甚至幾年的時間,就這個都是西方沒有的,西方和香港沒有的,是吧?

謝田:是的,你剛說得對,因為我剛才說在香港的話,比方說最多你可能付5%,還是按階段的。第一階段完成我付5%,然後再付5%,再付5%,付到15%以後,我就不再付了,所以最多就付15%,香港的住房監管局都是有規定的。剩下的85%你要等到房子建完了以後再交付,所以它不會有這種爛尾樓的問題。像美國的話,他付的只有5%、10%,然後就不再管了,一直到這個房子交房。

所以中國這個確實就是這一個開發商跟銀行和政府監管機構合謀,事實上讓中國的老百姓過早地背上了抵押房貸的負擔,並且承擔了所有的風險。這就是我們看到有些樓甚至爛尾或者是待建樓,建了3年、5年、10年都沒建下來,或者根本永遠都建不成了。因為到時候開發商已經破產了,這個錢已經沒有了,但是這個業主他還欠著銀行這筆抵押貸款,但這個抵押物就從來都沒來到這個世界上。

主持人:您覺得這麼多民眾同意這樣的一個買房方式,是不是因為他們沒有意識到這其中的風險呢?

謝田:是,我覺得一個是沒意識到,還有一個,我相信,也就是因為這件事情,今天才讓全世界知道中國這個房地產業有這麼個不公正的事情,對吧。

主持人:對,之前真的不知道。

謝田:我們沒有想到,那中國老百姓的為什麼沒有想到?有些人比方說他在中國有房子,可能在美國也有房子的話,他大概也沒有這個心思去管。那中國老百姓他可能不知道他的權益受到了侵害,他可能覺得全世界都是這樣的,並且他們往往因為另一方涉及到一個非常有勢力的房地產開發商,那跟中共官方都是有千絲萬縷聯繫的,還有國家的國有的銀行,還有政府在後面。

我覺得中國老百姓很可憐,就是他可能還不知道他們有這樣的權益。他的權益被剝奪時候,他們甚至不知道。這實際上跟中國的老百姓整個私有產權都被剝奪或者不能保障,可以說是聯繫在一起的,只不過更加多了一個例子而已。

主持人:是,我覺得,因為現在據說有超過三百多個項目這個爛尾樓的業主拒絕付貸款。那從他們每一份公告中來看,其實業主現在也開始更明白了,到底這個銀行,還有房管局、政府在其中負什麼樣的責任。

爛尾樓規模有多大?或成中共國家機密

請您給我們分析一下,到底現在爛尾樓的這個規模有多大?有的說是1.5萬億,有的說是2萬億,然後有的說它占未償還房貸總額的4%,也有的說它占未償還房貸總額的0.01%,所以這個風險是非常可控的。那您的分析呢?

謝田:首先這個數據,我相信現在這個數據已經成了中共的國家機密了,因為這些是中國銀行的數據。中共的這幾個維穩,維穩裡邊什麼六穩、五穩這些東西,有一個包括穩金融、穩預期,都是跟這個有關。但這個具體準確數字是多少,我不知道,我相信也沒有人知道,可能中共自己知道,它永遠不會告訴我們的。但是你剛才說那個300套、300個項目,後來我看到的報導是已經到了1000個項目,就是1000個項目正式出來的,這些人也拒絕,正式宣布停貸。這停貸很有意思,在西方報導的時候把它叫做中國式的mortgage boycott。

主持人:抵制貸款,抵制還貸吧

謝田:抵制貸款,不是停貸。我在估計這個數字的話,就是說如果按1千個項目,每一個項目有400家,400個unit,400家的話那就是40萬個。那如果我們按這個平均貸款的這個100萬,因為中國房價現在這個100萬已經不算什麼了,按100萬的話,那就是4千億元人民幣。但是這個是中共的數字。我們知道就是說現在或者中國各地披露出來的數字,這都是非常有限的一部分的。如果是有是高達5千個甚至1萬個項目,會怎麼樣?

我們還按照這個貸款的數字,就是說還是每個項目比如說400家,可能100萬到200萬的貸款,對吧。那5000個(乘以400家)(再乘以)200萬貸款,就是4萬億了。如果說中共向來對數字掩蓋的話,經常就是要去掉一個「0」的話,那如果是說真實數字是上萬、1萬個項目,算200萬的話,那就是8萬億。當然我想這個是我們的推測,我想真實數字,按照中共對這個的這麼擔心,這麼緊急召集銀行和開發商進行商談,非常緊張的程度來看,真實數字我認為很可能是在2萬億、3萬億到6萬億之間。

從其它的一些分析估計,也至少在2萬億以上,所以這個數字是相當大,這缺口相當大。還有關鍵一點就是說這個數字實質上它還是在evolving(滾動)的,在滾動。因為更多的民眾知道了,因為即便它是封鎖,在微信上封鎖,各種媒體上封鎖,但是總會有很多人傳出去,越多的人知道,我這個房貸也有這個問題啊,因為它現在還沒有建完,或者根本你不知道什麼時候建完,很可能有些建商也跑路了,那這個會有更多的人加入。

中國人這種從眾心理是很可以預期的,所以這個數字很可能還會繼續變大。但是這個不管怎麼說,我覺得這個肯定是超過2萬億人民幣,可能最高的話,好幾萬億都有可能。

主持人:這個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我們在談另外一個事情之後,我們再一起分析。就是河南村鎮銀行。剛才我開場白中也提到了,就是村鎮銀行這個爆雷,然後這個400億的資金就沒影兒了,40萬儲戶的錢就全部損失掉了。問題是這個似乎不是一個孤立的案件,它好像是在其它很多地方也出現了取款難。所以我看美籍學者有一位教授叫裴敏欣,他寫文章,認為村鎮銀行這個事情是中國金融系統的縮影。

他說中國這個資產規模約14兆美元的近4000家的中小型銀行,都面臨著類似的系統性風險。然後他說大型的中國銀行可能面臨了壞帳危機。如果綜合起來,您覺得這個對中國銀行、金融系統衝擊到底有多大呢?

地方政府錢被大量挪用 停貸問題或像滾雪球一樣滾大

謝田:這個衝擊的話很可能是沒有上限,就是說會非常非常大。我們剛才提到這個停貸的問題,是還可能隨時像滾雪球一樣的滾大。那你提到這個村鎮銀行這個問題,這個也是一個。我們看到現在只是那個河南村鎮銀行就是有40萬戶,涉及到400億人民幣。我看到另外一個就是說,中共內部人士披露消息,這個當然還沒有辦法證實了,但是我覺得是蠻可信的。

就是他認為這個400億裡邊,其中又涉及到這些銀行的高管,涉及到一些地方政府官員,然後還涉及到中共中央政府的一些官員。他甚至提到一個中共中央的一個常委級的官員,他的那些孫子、孫女、什麼孫媳婦這些人,就是裙帶關係人。其實它那個400億裡面那個200億可能已經被高層的人士拿走,紅二代、紅三代拿走。所以下面再有100多億被這些銀行官員用來賄賂,就是說來釐清或者來搞定,所以剩下的可能只有不到100億。這400億的存款,其中是有幾十億最後留下來,所以這個問題肯定是非常非常大。

當年中共開始這些村鎮銀行的時候,就是因為這個中共國有的大銀行,它沒有辦法覆蓋那些小的村鎮、鄉鎮、那些縣城,那些小的地方,他們認為那些可能利潤不大,它實際上就在原來儲蓄所的基礎上搞了這些村鎮銀行。但是它的監管非常不力,因為它只是把它作為一個獨立的商業實體,按照銀行來做,但是銀監會沒有完全把它當做真正的銀行來看待,就是說不管是它的保證金也好,或者制度監管上都沒有到位。

那現在下面的這些銀行,它這些投資人和當地政府機構、地方政府發現了這麼一個金礦,所以這個錢被大量的挪用,轉逃、逃走、變成理財產品,這件事情就層出不窮。那顯然這不光是河南的銀行。這個數字是非常非常大的,全中國我想都會有。

中共舉債經濟 資金流一旦中斷就爆雷了

這個數字涉及的面很廣,因為涉及到中國3000個縣、小的那個縣市那些很多很多的人。但是那個數字、這個錢還是比較相對小,村鎮銀行的規模還是稍微小一點,是吧。但是我們剛才提到這個停貸這件事情,涉及到是大的國有銀行、大的商業銀行、城市銀行,這個規模比較大。像裴敏欣提到這個,他說中國這個舉債經濟,現在這個債務占GDP的260%,我看到的數字是已經接近300%。

就跟大家做一個相對應比較,比方美國最近一兩年政府舉債特別多,多花錢。現在美國的這個債務占GDP達到150%左右,日本呢也是200%左右,然後其它大部分國家都是不到100%或100%左右。

而中共現在實際上已經高達300%,就說這個槓桿力已經非常非常之高。這個確實跟村鎮銀行相關的時候,我們發現村鎮銀行有出現這個擠兌的問題、提款難的問題以後,實際上這些國有的商業銀行也出現了提款難的問題。所以這個現金的流動性的問題現在是全面性的。

所以停貸這件事情會進一步衝擊,讓各個銀行在它本來就有流動性危機和債務危機這個問題上,等於又狠狠地戳了它一刀。所以整個金融的危險、系統性的風險是非常非常之大。

主持人:對,裴敏欣教授提到的,他說這個債務炸彈有可能會爆炸,這個是什麼意思呢?這個債務炸彈如果爆炸的後果是什麼呢?是銀行大面積倒閉嗎?

謝田:首先在債務爆炸的話,比方說恆大,恆大這麼一個公司,中國首屈一指的房地產公司,它只有幾千億的資產,但是它的債務會高達幾萬億的債務,對它來說,對恆大的債務爆炸,就是它現在所有這些外債,包括在港元的外債和美元的外債,現在都到期了,到期它的付息時間到了,付息時間或還本的時間到了,但是它房地產銷售要被腰斬,所以沒有現金資金流。對它來說這個炸彈就爆炸了。

對中國整個銀行界也是一樣,如果銀行界它們這些債務,還有那些不良貸款,再加上這些老百姓,可能是高達幾萬億的拒絕付款、停貸,再加上也出現銀行擠兌的話。如果按正常的銀行來算的話,它就是要破產,它就是資不抵債,資金流中斷就得破產,就是直接爆雷了,所謂炸彈就爆炸了。

中共通過印錢度過危機?風險太大或失控

主持人:現在很多人說風險應該還是可控的,其中一個很大原因是,中共對於金融系統有掌控性。我想這個意思就是它可以印錢是吧?它是不是可以通過印錢這種方式度過這個危機呢?

謝田:澳新銀行那個經濟學家,他的估計是房貸占中國銀行體系未償貸款達到20%,這個是蠻可信的。我就給大家舉一個美國的例子,美國擁有這些抵押貸款房地產相關抵押貸款的最大幾個銀行,一個是JPMorgan Chase,就是摩根大通,還有wells fargo就是富國銀行,還有Bank of America,美國銀行,還有一個Truist,一個新的公司就在北卡。

咱們去看富國銀行,它是最大的,就是說擁有貸款最多的,抵押貸款最多的。它是305個billon,那就是3050億美元。對它的總資產相當於1.9trillion,1萬9000億的話,大概相當於16%左右。其它在美國的銀行,大概也都是16%到20%左右。

但是在中國,我相信這個數字很可能還會更高。因為我們知道中國支撐中國經濟,中國的銀行業很多都是房地產,所以中國這個只會比美國15%-20%還要高。

換句話說,它在存20%或更多的這些貸款都面臨問題。但面臨問題的唯一解決的方案,包括村鎮銀行,怎麼解決呢?這些錢事實上或者被轉走,或者被偷竊,偷盜,或轉移到海外,還有一些變成理財產品,可能已經丟失掉了,已經損失掉了。中共顯然不是特別願意去給這些小銀行提供援助,或者給它填補這個窟窿。因為這個從財政上怎麼算的,你等於是把這些被貪腐拿走的錢、被挪用的錢,你去填,這個是填不完的,中共下面貪官的胃口是無限的。

大一點的國有銀行可能就要填,那必須填。必須填的話就是說,印錢可不可以度過危機呢?可能可以度過危機,但是下面馬上就有個後果。我們剛才提到,如果這些房地產的份額都高達20%,然後有這麼多的房地產會被停貸,房貸會停貸。

這個涉及的錢,我們剛才的比例,如果涉及到幾萬億的話,中共難道現在有這個決心,再敢於印幾萬億來填這個銀行的窟窿嗎?它可能可以填,可能最後不得不這樣做。但下面的話,那後果就是通貨飛脹,就是Hyperinflation。

通貨飛脹的時候,當然中共也都知道,所有的獨裁政府,我們都看到很多獨裁政府、專職政府最後都是在印鈔,通貨飛脹,那個鈔票變得不值錢的時候,開始出現政治上的動亂。中共當然知道這個危險,並且它實際上現在已經多印了很多很多,超發了很多,現在繼續再印,那就會繼續加速這個銀行業,整個貨幣體系的破產的到來。所以我想它至少中南海的北院,它們肯定會警告這個南院不要這樣做的。

美國次貸危機 源於信用不好也借到貸款

主持人:您剛才提到美國和美國這些銀行,我想到一個問題就是,這次中國的停貸危機,以及它連帶的房地產的危機,這個債務危機,它跟2008年西方的次貸危機有沒有可比性呢?

謝田:不是特別有可比性。首先我們先說美國次貸危機,08年、07年次貸危機,這個實際上是跟民主黨、左派政府它推動更高的住房擁有率有關係的。因為美國歷史上,它的住房擁有率,美國幾乎永遠是三分之二的人,美國人是買房子住的,三分之一是租房子住的,這個數字一直是這樣,66%、67%左右。那一段時間政府就特別推動住房擁有,一度美國住房擁有率已經接近70%。70%的結果就是實際上很多信用不好的人也能借到貸款,或者不付首付的話也能拿到貸款。

這種貸款你信用不好嘛,或者你信用等級不夠,所以它們把這種貸款叫次級貸款,就是我們所說次貸危機。當然美國這些金融機構,華爾街對此也有責任,因為它們把這些次貸的貸款打包,打包變成什麼金融衍生品,然後再賣給其它的金融機構。評級機構也很不負責任,把這些債券,本來都是垃圾式的評為AAA債券。所以這我們當然知道,後來雷曼兄弟破產就從這開始的。

實際上美國的次貸危機涉及到的是美國政治驅動,讓這些不應該得到貸款的人、沒有信用的人得到了貸款,然後再加上道德的風險,華爾街從中不負責任,所以發生了這個危機。

中國現在這個停貸還不是這個問題。這些中國老百姓並不是說他們沒有這個能力,或者沒有這個信用的,他們的信用很好,他們一直在叫,他們實際上是被冤枉了,或者被欺負了,或者被欺騙了。他們在為他們尚未擁有的,甚至永遠不可能擁有,這個爛尾可能永遠不能擁有的房子,根本就沒有抵押物,抵押物還不存在的這樣的東西,他在付貸款。

中國人抵押物還沒看見就付貸款 政府有責

這簡直是世界上最好的百姓,良民百姓,沒有見過這麼好的。你根本就拿不到,現在沒有並且以後也很可能拿不到的東西在付貸款。你就問美國人,問任何一美國人,他根本不可能發生的。所以這兩個沒法比,因為中國的老百姓他不是所謂的次級貸款,或者次級的借錢人,他沒有這個信用的風險,完全就是政府的責任。

主持人:但是您覺得中國停貸危機,應該是誰負責呢?現在銀行說我們是被告知,因為民眾說你挪用了,本來是應該有一個特別帳戶,你不應該付給開發商,但是你這個帳戶裡沒錢了,你把這個錢挪用了,給開發商了,銀行說我們是奉命而為。然後房管局說這是銀行自作主張,要拿銀行問責。很多人說其實銀行跟開發商又是勾結的。到底這個事情的責任,在您看來是誰應該負呢?

謝田:就是中國共產黨,毫無疑問。因為中國的銀行都是中共擁有和控制的。中國那些官商也好,開發商也好,都是有中共的背景,或者紅二代,或者作為白手套。所以中國整個房地產、這個騙局就是中共一手控制出來的。所以你下面的那些房管局也好、監管局也好、到這個銀監局也好,全都是中共的。

所以最後說到底,真實的就是中國共產黨要對此負責。但對它來說,對於中共中央政府來說,北京來說,它現在也面臨這個問題。這個錢已經不存在了,這個錢去哪裡了呢?

這些開發商拿著這個錢,有的可能已經給他們分紅了,或者各自被他們瓜分了。就像我提到恆大,它只有幾千億的資產,怎麼可以弄了幾萬億的債務?那些錢哪裡去了?那些錢可能已經被它的背後的金主、背後控制這個白手套的後面的人拿走了。

就像我剛才提到那個例子一樣的,它400億的存款儲備儲蓄,200億已被這麼可能就這麼幾個家族的人拿走了。你現在中共要是去追究這個錢呢,它就必須追究這些中共的這些高官、這些紅二代、這些既得利益集團,就追究中共自己。這錢是一定是有地方去的,一定是有地方去的。

中國房價持續下跌 房地產走入惡性循環

主持人:那現在房地產業,就是說今年不管是新開工的還是怎麼樣,都是數字急遽下降。然後現在就是供應商也開始拒絕還貸,另外很多房地產開發商包括恆大、花樣年都違約。從年初開始就是債券違約。而這些違約的開發商,它占的這個房屋銷售市場份額大概是10%到15%。所以如果這個房地產這樣下去的話,您覺得會出現什麼樣的後果?

謝田:首先這個房子現在這樣繼續下去,下一個結果就是這個房價會繼續下滑。我們知道中國這個房地產銷售已經腰斬,賣地現在也賣不出去了。現在所謂還賣出去的幾塊地,都是這些國有企業在互相來在買。換句話中共的錢就是左手交到右手、右手交到左手,來欺騙百姓,來營造一個假的房地產需求市場。實際上是沒有這個需求的。

沒有這個需求市場,再加上現在這種銀行停貸的升級、再加上斷供。斷供這個問題也很嚴重。現在實際上也是越來越多的人,因為這個經濟蕭條、經濟滑退很多人也在斷供了。這幾個衝擊力以後會讓這個房地產下滑的壓力、房價下滑的壓力非常之大。人們的消費心理是這樣子,如果他看了這個東西,比方說房子,它一直在漲價,他會急著買。他怕明天漲得更高,買不起了,所以他會買。會去把他父母的、親友的錢都借來,甚至把父母的養老金、公積金都拿來,比如說只要付掉首付去買來。

就是說在預期這個房價會上漲的時候,人們會更多地去買。現在如果預期房價在下跌的時候,很多人就不會買。因為他不知道明天下跌的時候跌到怎麼程度,他也許等到明天再賣可能更好,或下個月再買。那這樣的話就導致這個銷售繼續下滑。

主持人:惡性循環。

謝田:惡性循環,陷入一個真正的惡性循環。恆大的問題出現就是因為恆大的房子的銷售出現了大幅的下跌,它失去現金流了。那現在這樣一直下去以後,實際上整個全行業都面臨這個問題。然後這個問題本身又會加深更多的停貸和斷供,因為很多斷供的人他會發現我沒辦法再付了。我再付下去付完以後,房子可能這個價格已經腰斬了,他也是不是被迫斷供,可能是主動斷供。

主持人:那就房子給銀行。

謝田:房子給銀行或者「對,我不要了,反正我付也付不完了。」那就是有點像中國老百姓不是被中共鐮刀割韭菜嗎?現在這些韭菜實際上是抱成團,就是說來纏住你的鐮刀。

其實中國的房地產業也已經出現了兩輪的危機了,都過去了。第一輪危機出現的時候,應該是20年前吧,十幾年前的時候。他們通過在香港上市了很多,恆大香港上市圈了一筆錢。第二次又出現危機的時候,大概十多年前又從華爾街借了一大筆錢。

主持人:美元債劵。

謝田:他們都有大量的美元貸款,因為美國華爾街的錢買了很多他們的股票,也給他們買了很多的債券和房貸。現在這個錢,現在華爾街能夠幫助中共的錢也乾涸掉了,就是dry up。它就沒有這個錢,所以中共這個時候很難過去的。

下半年中國經濟展望非常暗淡

主持人:是,最後您怎麼看中國經濟下半年的這個情況?因為第二季度出來0.4%的增長率,讓外界都大跌眼鏡。當然很多人說這個數位也不真實。那您怎麼看下半年的這個中國經濟,特別是現在又是正逢中共要強調的所謂二十大?

謝田:這個0.4%肯定是不準的、不真實的。肯定是負的,我認為早就負了。中共實際上它在保八、保七、保六的時候,那個時候很可能還勉強地保持經濟還在增加。實際上中共這個虛造數字的部分,可能至少是5%到6%,所以它還是保5.5%的時候,我們就知道實際上它只是保0了。

現在看來連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也好或者國際機構也好,現在全世界的這個經濟都在下滑。事實上美國,馬上就會看到第二季度恐怕也進入衰退。所以中國的衰退,因為中國現在已經沒有什麼可以支撐它經濟增長的動力了。所以它這個經濟衰退,它保5.5可能是想都不會想,我認為現在就是下滑的幅度到底有多少的問題。

那在這種情況下,現在加上這個債務的問題,接近300%的債務,然後經濟下滑、房地產下滑、銀行呆帳的問題出現,再加上中國也不可避免有通漲的問題。這個通漲也是全球性的。中國還有一個失業的問題,像美國的話現在雖然經濟出現衰退,但是失業率現在還是只有3.6。但是中國的失業率,現在年輕人失業率已經高達20%。

所以中國經濟下半年,我覺得展望非常非常地暗淡。

主持人:是,對,我覺得中國的這個經濟好像很多問題一下子爆發出來。就像您說的這個責任真的是跟政府、監管、官商勾結,這些責任都在這方面。但是可惜的是民眾現在在承擔這種經濟的一個後果。那我們就拭目以待,看看中國國內這種經濟環境和政治環境的發展。

謝田:是、是。

主持人:好的,那非常感謝謝田教授今天來給我們做解讀,我們下次有相關的話題再邀請您來。

謝田:好,謝謝,謝謝大家。

主持人:好,觀眾朋友感謝您收看這一期的《方菲訪談》,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方菲訪談》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

相關新聞
【方菲訪談】陳光誠:美國應幫助終結共產暴政
【方菲訪談】明居正:清零與經濟如何雙軌並行
【方菲訪談】桑普:解讀台海局勢與中共政局
【方菲訪談】章天亮:塑造中華文明的力量(上)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習近平露面 普京「公投」開票
【秦鵬直播】習近平露面 世行估中國GDP低於3%
【新聞大家談】現四大致命跡象 中共將瓦解?
【財商天下】亞洲醞釀金融風暴 中共成功擠泡沫?
【馬克時空】俄民眾反徵兵抗議延燒 普京會用核武嗎?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