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學瓊林 卷二 外戚

明代 程允升 編著;清代 鄒聖脈 增補
幼學瓊林
幼學瓊林(製圖:榛仁/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52
【字號】    
   標籤: tags: ,

帝女乃公侯主婚,故有公主之稱。〔帝女,是皇帝的女兒。公侯,指皇帝同宗說,皆是公侯爵位。主婚,是主持婚姻的事件。公主,是皇帝的女兒名稱。〕

帝婿非正駕之車,乃是駙馬之職。〔帝壻,是皇帝的女壻。正駕,是正面車駕。駙馬,是旁邊副屬的馬。〕

郡主縣君,皆宗女之謂。儀賓國賓,皆宗壻之稱。〔郡主是郡侯主婚。縣君,是縣令主婚。宗女,是皇帝同宗的女兒。儀賓國賓,都是作賓王家的意思。宗,是宗室的女。〕

【解】帝女,是公侯主持婚姻事件,所以有公主的稱呼。帝壻,不能在中央駕車,所以他是駙馬職分,東晉以後,專叫做駙馬。至於郡主縣君,皆是同宗女兒的稱謂。儀賓國賓,又是同宗女壻的稱呼。

舊好曰通家,好親曰懿戚。〔舊好,是舊時的交好。通家,是全家通有往來的。好親,是交好的親戚。懿戚,是懿美的戚眷。〕

【解】舊時交好的叫通家,交好的親戚叫懿戚。

冰清玉潤,丈人女壻同榮。〔冰清,是同冰的清潔。玉潤,是同玉的光潤。丈人,是妻父,泰山有丈人峯。榮,是榮耀。〕

泰山泰水,岳父岳母兩號。〔泰山,是東岳最尊的,上有丈人峯。泰水,是靠著泰山的水。岳父岳母,就比方東岳的意思。〕

【解】晉朝衛玠,同妻父樂廣,皆有名望,人稱翁爲冰清,婿爲玉潤,這是丈人女婿,同時榮耀的。泰山上有丈人峯,這是東岳很尊的,所以泰山泰水,就是岳父岳母的名號。

新壻曰嬌客,貴壻曰乘龍,贅壻曰館甥,賢壻曰快壻。〔新,是新來的。貴是貴重。嬌,是嬌養。乘龍,是駕御飛龍。贅,是招贅。館甥,築館居甥。賢,是賢才。快,是快慰。〕

【解】新來的女壻,叫做嬌客。貴重的女壻,叫做乘龍。招贅的女壻,應該築館居甥,所以叫館甥。賢才的女壻,心中很快慰的,所以叫快壻。

凡屬東床,俱稱半子。〔東床,是東廂床上。半子,是半盡子職。〕

【解】東床坦腹,這是晉朝郗鑒選壻,到王家訪著王羲之的故事。女壻如同半子,這稱呼是劉禹錫文裏說的。

女子號門楣,唐貴妃有光於父母。〔門楣,是門上的楣框。唐貴妃是楊氏。〕

外甥稱宅相,晉魏舒期報於母家。〔宅相,是起住宅看相的人。魏舒是晉人。報,是報答。〕

【解】唐玄宗册立楊貴妃時候,當時有歌說,「男不封侯女作妃,君看女卻爲門楣」,這是說他光耀父母的。晉朝的魏舒,撫養在外家,有一日外家起宅,相者說當出貴甥,舒便自負說,當為外家成此宅相,這是期望答報母家的。

共叙舊姻,曰原有瓜葛之親。〔敍,是述。舊姻,是已舊的姻親。瓜葛,是瓜藤葛藟牽連的意思。〕

自謙劣戚,曰忝在葭莩之末。〔劣,是卑劣。戚,是戚眷。忝,是忝竊。葭,是蘆草。莩,是筒裹白皮極薄的。〕

【解】彼此共敍舊時的姻親,便說原有瓜葛的親戚。自己謙說卑劣的親戚,就說忝竊在葭莩末尾。

大喬小喬,皆姨夫之號。連襟連袂,亦姨夫之稱。〔大喬小喬,是吳國喬公的二女。襟,是衣服小襟。袂,是衣袖。連,是連帶。〕

【解】孫策娶大喬,周瑜娶小喬,這都是姨夫的名號。李晉卿有兩個女兒,長配王樂道,次配滕元發,二人遂聯合襟袂,都入翰林,所以連襟連袂,也是姨夫的稱呼。

蒹葭依玉樹,自謙借戚屬之光。〔蒹葭,是蘆柴賤草。依,是依附。玉樹,是珊瑚貴樹。借,是假借。光,是光輝。〕

蔦蘿施喬松,自幸得依附之所。〔蔦,是寄生草。蘿,是莪蒿。施,是延蔓。喬松,是高大的松樹。依附,是依託附屬。〕

【解】晉朝毛曾同夏侯湛並坐,人說是「蒹葭依玉樹」,後來自謙的人,說這句話,比方假借親的光輝。詩經上說,「蔦與女蘿,施于松柏」,是比喻人有攀附的意思,所以依附得所的人,每自幸說這句話了。

(增)盧李之親,蘇程之戚。〔盧,是盧綸。李,是李益。親,是內兄弟。蘇,是蘇軾。程,程德孺。戚,是表兄弟。〕

【解】盧綸李益兩人,是內弟兄的親。蘇軾程德孺兩人,是表兄弟的戚。

王茂弘呼何充以麈尾,楊沙哥引崔嫂以油幢。〔王茂弘,就是晉朝王導。何充是茂弘的妻姪。麈尾,是麈鹿的尾,就是拂塵。呼,是呼唤。楊沙哥名汝士,是唐人。崔嫂,是崔氏嫂。油幢,是碧油的旌幢。〕

【解】王茂弘早做顯官,何充去見他,他用麈尾呼充共坐,後來充也做顯官。楊汝士往鎮東川時,他的妹壻白樂天,代妻子做詩,稱賀兄嫂。曾有兩句說,「何似沙哥領崔嫂,碧油幢引向東川。」

林宗貸錢,寧以貧窮爲病。〔林宗是漢人,姓郭。貸錢,就是借錢。病作恨字解。〕

彥達分秩,不將富貴自私。〔彥達是宋人,姓庾。分秩,是分撥祿秩。自私,是自己私藏。〕

【解】郭林宗家裏,很窮的,無力去求學,曾向他姊丈貸錢五千,豈可以貧窮爲恨嗎。庾彥達做益州刺史,帶姊同往,並且分撥禄秩一半,把姊做養膳費,這是不把富貴,私為己有的。

直卿果重親情,相邀會食。〔直卿姓黃。親情,是親戚的情誼。邀,是邀約。會食,是聚會飲食。〕

潘岳能敦戚誼,每令彈琴。〔潘岳是晉人。敦,是敦厚。〕

【解】黃直卿把親戚情誼,很看得重的,曾招他內弟鄭子恭,共約葉氏外家兄弟數人,聚會酒食。潘岳的內兄叫阮瞻,讀書不甚研究,惟善于彈琴,岳因爲敦厚戚誼,每令他彈琴,毫無忤色。

中子執內弟之喪,行冲稱外家之寶。〔中子是隨文中子,王通。執,是執事。行冲,姓元。寶,是寶貝。〕

【解】文中子持執內弟的喪務,不飲酒食肉,元行冲看見他表弟韋述能讀書作文,便說是外家的寶貝。

介婦冢婦不敢並行,先生後生,原爲同出。〔介婦,比方是人家的次媳。冢婦,就是人家的長媳。並行,是並肩行走。先生是姒,後生是娣。同出,是同出嫁事一夫。〕

【解】介婦遇著冢婦,當然要分次序的,所以內則說。「不敢並行」。先生爲姒,後生爲娣,這是說同事一夫,所叫做同出。

智能散寶,爲姪棄軍。〔智,是才智。散寶,是散棄寶物。棄軍,是拋棄軍務。〕

兆卜張弧(音胡),因姬遣嫁。〔兆,是預兆。卜,是卜卦。張弧,是開張弓弧。姬,是伯姬,晉獻公的女兒,秦穆公的妻。〕

【解】才智能彀把寶物散棄掉了,這是樊噲的妻,因為他姪兒呂祿,拋棄軍務,自己覺得無顏的。預兆卜卦,說是「寇張之弧姪其從姑」,這是晉獻公遣嫁伯姬到秦國去的故事。

聶政非無賢姊,屈平亦有女嬃(音須)。〔聶政,是戰國時候的刺客。賢姊,是賢能的姊,名嫈。屈平是楚大夫。嬃,是屈平的姊。〕

【解】聶政代嚴仲子刺了韓相俠累,自己也死了,他有賢姊,伏屍痛哭,復死於政屍旁邊。屈平的離騷上說過「女嬃之嬋媛兮,申申其詈予」,他這兩句,也是感念他姊的意思。

莫嫌蕭氏之婣,宜學郝家之法。〔蕭氏,是唐朝薛顗的妻。婣,是姻婣。郝家,是晉朝王湛的妻郝氏。法,是法則。〕

【解】唐高宗的太后,因為薛顗的妻蕭氏,不是貴族人家的,要出他。有人說道,蕭瑀的姪孫女,是國家舊姻,莫要嫌棄他。晉朝王渾的妻,是鍾氏,王湛妻,是郝氏,妯娌二人,皆有德行,時人稱說鍾夫人的禮,郝夫人的法,這是應該習學他的。

責任編輯:李昀

點閱【幼學瓊林】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幼學瓊林
    此皆古聖之英姿,不凡之貴品。〔英姿,是英雄的姿態。貴品,是貴重的品格。〕
  • 古漢語的文化特色,顯得非常精煉玄妙,有時短短的幾個詞句,就能夠豐富地表現出非常廣泛的內涵。其中,「互文」作為古漢語常用的一種修辭格,是一種富有彈性變化的語意結構,能夠創造出多維度的語境效果。
  • 幼學瓊林
    不凡之子,必異其生。大德之人,必得其壽。〔凡,是凡庸。異,是奇異。德,是德行。壽,是年齡。〕
  • 幼學瓊林
    良緣由夙締,佳偶自天成。〔良,是好。緣,是姻緣。夙,是夙昔。締,是締結。佳,是佳妙。偶,是配偶。自作由字解。〕
  • 幼學瓊林
    取善輔仁,皆資朋友。往來交際,迭爲主賓。〔取善,是取法人的良善。輔仁,是輔佐自己的仁德。曾子說過的,「以友輔仁。」資,是資靠。交際,是交接。主,是主人。賓,是客。〕
  • 幼學瓊林
    馬融設絳帳,前授生徒,後列女樂。〔馬融,是漢朝的通儒。設,是陳設。絳,是紫赤色。帳,是帳惟。授,是教授。列,是排列。女樂,是女子的音樂。〕
  • 幼學瓊林
    曰諸父,曰亞父,皆叔伯之輩。曰猶子,曰比兒,俱姪兒之稱。〔諸,是諸位。亞,是比亞。叔,是父的弟。伯,是父的兄。輩,是長輩等類。猶,是猶同。比是比並。姪兒,是兄弟的兒子。稱,是稱呼。〕
  • 幼學瓊林
    孤陰則不生,獨陽則不長,故天地配以陰陽。男以女爲室,女以男爲家,故人生偶以夫婦。〔孤陰,是孤立的陰氣。生,是生育。獨陽,是獨有陽氣。長,是長成。配,是匹配。室,是內室。家,是人家。偶,是匹偶。夫,是丈夫。婦,是婦人。〕
  • 幼學瓊林
    天下無不是底父母,世間最難得者兄弟。〔不是,是不以為是。難得是難以必得的。〕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