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郵局醜聞 英國政府考慮所有被冤判者免罪

2021年,被冤枉的郵局分局經理打贏官司後,在倫敦的高等法庭前慶祝。(TOLGA AKMEN/AFP via Getty Images)
人氣: 56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4年01月12日訊】(大紀元英國記者站報導)近日,隨著一部電視劇的播出,郵局電腦系統問題導致大批工作人員被冤枉偷錢甚至因此而坐牢的醜聞再度引發廣泛關注。首相蘇納克表示,所有被冤判的人都應該被免罪。

網上發起的要求取消郵局前任首席執行官Paula Vennells英帝國司令勛章(CBE)的請願,已經獲得100萬個人的簽名。民間對於她的憤怒高漲。迫于壓力,她在1月9日宣布會退還勛章。

電腦不可靠

1999年至2015年,有超過700名郵局分局的經理被起訴和被判有罪,原因是郵局使用的Horizon電腦帳目系統顯示郵局分局的錢被偷了。

根據這些經營郵局分局的人與郵局達成的合同,如果帳目上的錢少了,他們需要承擔責任。

一些分局經理被判坐牢。另有2,800名郵局分局經理雖然沒有被起訴,但是卻被要求還錢。許多被迫償還債務甚至宣布破產,還有一些因為被判做假帳和盜竊而被當地人看不起。期間還有四人因為受不了被冤枉之苦而選擇自殺。

但是,事後證明真正有問題的不是這些郵局分局經理,而是郵局使用的富士通公司(Fujitsu)開發的Horizon記帳系統。

2019年英國高等法庭的裁決認為,富士通的Horizon系統有很多「漏洞、錯誤和缺陷」,這些郵局分局帳目的問題很有可能是由於系統的缺陷造成的。

僅有少數冤判被推翻

郵局提供的數字顯示到目前為止,有93個被冤判的官司已經被推翻,但是只有27人獲得「全額而且最終的賠償」。另有大約54個案例維持原判,或上訴的權利被拒絕。

郵局表示,到目前為止,他們已經為大約2,700名被冤枉的分局經理支付了大約1.38億鎊的賠償金。

但是,被冤枉的人批評郵局在提供賠償的時候拖拖拉拉,一些受害者甚至還沒有拿到賠償就去世了。

英國政府去年表示,所有定罪被推翻的郵局分局經理都可以得到60萬鎊的政府賠償。

承擔債務 傾家蕩產

一名曾經經營一家郵局的婦女因為被冤枉偷錢,而傾家蕩產。

麥克法登(Tracy McFadden)在2002年投資大約25萬鎊,開了一家郵局分局。她正在考慮擴大生意規模的時候,郵局使用的Horizon電腦系統突然顯示帳目不符。

她說:「因為這些異常情況,我被指控盜竊。我們不知道原因,因為我們不能進入Horizon的系統。」

她回憶說,第一次顯示帳目不符的時候,帳面上的錢少了1,000鎊。她就給郵局電腦帳戶系統的熱線打了電話求助,然後按照對方的要求做了。沒想到,第二天,帳目顯示錢少了2,000鎊,然後逐漸增加,達到了1.6萬鎊。

她說:「我不得不接受1.6萬鎊的債務,因為我別無選擇。如果我不接受,我就沒法開門做生意。」

被郵局追責的時候,多虧了當地一個比較大的郵局經理的妻子為她作證,她才免除被刑事起訴,但是她需要賠償,「從經濟上來說,他們奪走了我的一切」。

2019年,她跟其他被冤枉的郵局分局經理們獲得近4,300萬鎊的賠償,但是,由於他們跟幫助打官司的律師事務所簽署的是「不贏不要錢」的協議,真正分到手裡的賠償金很少,她只得到一萬鎊。

她說:「我失去了生計。我就要59歲了,我不敢相信我被迫請求領取福利。」

被迫認罪 受盡屈辱

66歲的漢密爾頓(Jo Hamilton)也是被冤枉的一員。2001年,她買下了漢普郡(Hampshire)一個村子裡的商店,兩年後,她成為一家郵局分局的經理。

2003年噩夢開始了,Horizon系統顯示她的帳目不足。有一次,她甚至親眼看到帳目不足的數目翻了一倍。她以為是自己搞錯了,開始的時候沒有把這件事告訴她丈夫。

她說:「我一直以為它(Horizon系統)一定是對的,因為那是電腦,我很笨。我不想讓任何人失望,我真的認為那些錢會回來。」

她給帳目系統的熱線打電話,對方告訴她,「你是唯一使用系統有問題的人」。

後來,她發現帳目上缺失的錢沒有回來,就把這件事情告訴了她的丈夫,他們只好重新給房子貸款、向親朋好友借錢、刷信用卡到極限,希望把錢還清。

經濟狀況越來越糟糕,最終,她被郵局解僱,還被控盜竊3.6萬鎊。2008年,她同意承認比較輕的做假帳的罪名,但是她仍需償還那3.6萬鎊。

她被迫再度重新給房子貸款,村民還向她捐助了6,000鎊,幫助她度過危機,「如果沒有社區的人們的愛,我活不到今天」。

整個過程給她和她的家人帶來極大的壓力,她因此開始胸口疼。她的父母得了中風、不久後死於癌症。她一名成年的兒子職業是警察,在她的冤案沒有澄清前,每次更換工作,都需要申報自己母親被定罪的情況。

她本人也受到許多屈辱。她有一次去孫女的學校幫忙,結果中途被告知,她需要立刻離開學校,因為她有犯罪紀錄,不可以獨自接觸孩子。◇

责任编辑:陈彬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