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中共極端方式應對房地產危機

人氣 2567

【大紀元2024年02月27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Milton Ezrati撰文/信宇編譯)如果外界洩漏的消息和流言可信的話,在2023年的最後幾個月裡,中共已採取了一系列試探性舉措,推出解決經濟中的房地產危機的新方案。

這些行為只能被描述為政府對住宅房地產的接管。該方案將大力強調租房而非自住,並由政府購買已經破產的房產。根據這個計劃,中共政權在房地產中的作用將從目前的5%上升到30%。

這種行為必將使整個國家回到毛澤東時代的計劃經濟。如果說這些計劃能暫時掩蓋房地產危機,對中國的經濟前景它們將造成巨大損害。

到目前為止,習近平和中共的所有計劃仍不明確。公眾所知的大部分信息都來自於泄密和一些含糊不清的政府公告。事實上,中共政府已承認尚未制定出所有細節。他們總是聲稱會及時解決這些問題。

現有的消息表明,中共的「新模式」似乎準備在五年內每年投入相當於2,800億美元的資金,用於收購陷入困境的私人住宅房地產開發項目,並將其重新用作出租房產。該計劃的其它描述還提到將在未來五年內在35個城市建造更多的住房,其中一些是有補貼的出租房,共計600萬套新住房。根據該計劃,政府當局將對購買此類住房的人群施加嚴格限制。它還將進一步禁止購買者在公開市場上交易他們的住房。

習近平的首席經濟政策助理、國務院副總理何立峰聲稱,由此強化的政府角色,將在兩個方面起到作用:它將使中共政府能夠控制過剩的供應,並為住宅房地產價格設定底線。

這種雄心壯志自然值得懷疑。首先,中共政府是否擁有執行此類計劃的財力,甚至是否有意願這樣做(如果它能找到足夠資源的話),這一點到目前為止還未可知。其次,中國已經有大約700萬套空置住房,而人口卻在不斷減少,因此,新增的600萬套住房——無論是租賃住房還是其它住房——將如何控制供應或壓低價格,還是個未知數。

然而,中共管理房地產能力的更根本問題,仍源自於當局迄今為止對房地產非常糟糕的管理。2020年之前,中共積極鼓勵私人住宅房地產開發,推動地方政府支持此類企業,並確保為開發商和購房者提供寬鬆的信貸條件。

私人建築商和投機者積極響應,舉債開發越來越多的非正常房產項目,以至於在中國滿足住房需求的同時,住宅開發卻達到了約占中國經濟總量30%的天文數字。2020年,中共政府突然取消了所有這些財政支持。毫不奇怪的是,高槓桿、高擴張的開發商很快就開始倒閉。

如果中共政權了解自己的糟糕狀況,就會逐步取消支持,讓開發商和購房者有時間調整。如果做不到這一點,中共政府本應在開發商首次倒閉後立即採取行動,向金融市場提供流動性,本可以緩解債券持有人和金融機構帳面上如此多問題債務的不良影響。

通過向開發商提供特別信貸——不是為了救助他們,而是為了使他們能夠完成已經簽約並已收到付款的房產——中共政府本可以挽救數百萬預購房產的中國家庭付出的巨大投資。這種幫助本可以增強中國房主和購房者對房產市場的信心。

然而中共政府對此無所作為,導致金融市場在如此多的問題債務下憂心忡忡,沒有足夠資源來支持經濟的充分增長。尤其是那些購買了爛尾樓公寓的眾多家庭產生了嚴重的挫敗感,削弱了公眾對購房和整體房地產市場的信心。消費者支出萎縮,而購房不足壓低了房地產價值,從而侵蝕了所有中國房主的淨資產,進一步抑制了國民信心和消費者支出。

浪費了兩年之久的寶貴時間之後,中共在2023年末提出了試探性的、不充分的緩解措施。在2024年的最初幾個月,中共似乎確定了一個真正的共產主義解決方案:由政府接管房地產開發和定價控制權。

迄今為止,中共對房地產市場的嚴重管理不善很難讓人對其控制中國大部分住房存量的計劃產生信心。毫無疑問,如果北京能夠有效利用涉及的龐大資金,將能暫時掩蓋房產危機的直接衝擊。但若非如此,這些計劃將從根本上,甚至是永久性地阻礙中國的經濟增長模式。

財富因素是造成這種破壞的關鍵。大約50年前,在中國,隨著鄧小平的開放政策,中國人在很長一段時間內第一次擁有了自己的住房。這是經濟繁榮的基礎,無論是在中國文化中,還是在全球範圍內,房地產都是家庭財富的支柱。在中國,積累財富的夢想為中國的勞動人口提供了巨大的動力。而一旦財富開始增長,就會鼓勵消費和使用信貸,這兩者都刺激了經濟增長,最終實現了真正意義上的經濟高速增長。

擁有住房的重要性及其所提供的動力顯而易見,統計顯示,超過80%的中國家庭擁有自己的住房(鏈接),這個比例遠遠高於包括美國在內的大多數發達經濟體,美國的這個比例約為66%(鏈接)。

中共似乎計劃控制市場,強調租房,這對經濟增長和財富創造的引擎構成了威脅。即使允許購買,中共的計劃也限制在公開市場上交易新房產,從而損害了財富的創造。實際上,這項政策將讓這些房產更像有長期租約的出租房,而非代表家庭財富和所有權的房屋。

如果這些計劃付諸實施,情況將更加糟糕,尤其是中共政府強行推行這些計劃,那麼中國未來將面臨比現在更嚴峻的經濟問題。習近平和他的一眾中南海高官們將關閉一個至關重要的經濟動力和增長引擎。

作者簡介:

米爾頓·埃茲拉蒂(Milton Ezrati)是紐約州立大學(The 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簡稱SUNY)布法羅分校人力資本研究中心主辦的《國家利益》(The National Interest)雜誌的特約編輯,亦是總部位於紐約的知名傳播公司Vested的首席經濟學家。在入職Vested之前,他曾擔任Lord, Abbett & Co.等公司的首席市場策略師和經濟學家。他還經常為總部位於紐約的《城市雜誌》(City Journal)撰寫文章,並定期為《福布斯》(Forbes)撰寫博客。他的最新著作是《即將到來的三十年:未來三十年的全球化、人口統計學和我們的生活方式》(Thirty Tomorrows: The Next Three Decades of Globalization, Demographics, and How We Will Live,2014)。

原文: Beijing Puts Forward a Very Communist Response to China’s Property Crisi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立場。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名家專欄】第三次世界大戰的地緣政治
【名家專欄】戰前之戰:中共準備網絡攻擊
【名家專欄】中共強推「講好中國故事」
【名家專欄】卡爾森對美國城市的看法對嗎?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