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個體的小行動或可拯救世界

人氣 636

【大紀元2024年06月17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Jeffrey A. Tucker撰文/信宇編譯)目前,一個共識似乎正在逐漸形成。幾年前我們所熟知的文明似乎正在衰落。當前的世界正日益呈現出英國近代政治哲學家托馬斯霍布斯(Thomas Hobbes,1588—1679年)對當時社會一針見血的著名描述:孤獨、貧困、污穢、野蠻和短暫。

讀者諸君可能會同意這一點,並想為此做些什麼。然而該從何做起呢?

幾十年來,我們生活的許多領域都在不斷改善。尤其是在過去的四年裡,我們經歷了新冠(COVID-19)疫情帶來的似乎仍在持續的巨大轉變,這讓我們感到難以適應。

曾幾何時,變革被普遍視為一件好事:更好的技術、更好的信息、更好的工具、更多的機會等。

自從2020年6月總部位於瑞士的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簡稱WEF)提出「大重置」(Great Reset)計劃以來,人們對變革一詞的期望和內涵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不管是在什麼領域,我們都可以預料到,變化可能將朝著更糟糕、更墮落、更低劣等方向發展。

這是一個寬泛的描述,然而我們發現這揭示了社會的真實面目,不是嗎?物價就是最明顯的例子。沒有什麼東西是價格下降而質量上升的。情況總是相反。在正常的情況下,商品和服務的價格提高了,而質量卻下降了。

經常被這種現實所包圍,會給日常事件和選擇蒙上一層陰影,影響我們看待世界的方式。它決定了我們期待的是黎明還是黑暗,而這種前景往往會以這樣或那樣的方式自我實現。

最近,我一直在思考我們可以幫助阻止社會衰落的一些微小方法。

本文就來深入探討一下。

鎮上有一家小麵包店,店主是一位來自中美洲危地馬拉(Guatemala)的好心女士。她每天都製作最完美的餅乾、糕點、巧克力蛋糕、麵包和水果餡餅等。這家小店奇跡般地度過了新冠疫情封控,而且按照傳統,即使在我們這個時代,仍然保持著很高的質量和相對低廉的價格。

多年來,我一直在那裡進進出出,通常都是寒暄幾句就走了。

我突然意識到這一家小店在當下的世界裡顯得是多麼的與眾不同,每個人都能買到高標準、高質量的東西。在這種情況下,我突然想到,萬一這家店倒閉了,那該怎麼辦呢?我沒有任何證據證明這是可能的,但我就是擔心有朝一日這會發生。

想到這些,我決定通過合適的方式告訴她,她的麵包店存在是多麼美好,她提供的食物是多麼美味,她是多麼令人感激,我還在各種評論網站上說了同樣的話,讓更多的人了解她。這只是一個小的動作,然而如果未來日子不好過,而且越來越難熬,我的紙條也許能給她帶來一絲信心,讓她挺過去。

我不知道這是否會產生影響,然而也許會帶來正能量。我無法為麵包店解決基本的財政或消費需求問題,然而我或許能以一種微小的方式提供一些精神支持。

我們每一個人都可以。

我們對提供商品和服務的商家表達足夠的感謝了嗎?我們會向服務態度良好的服務員指出,我們對他(她)說一口流利的英語、工作認真、表現出色感到非常高興嗎?我們會與鄰居交談並感謝他們是好鄰居嗎?當我們生活中的熟人遇到困難時,我們會表達同情嗎?當酒店、餐館、劇院等堅守陣線對抗衰退時,我們會向他們表達讚賞嗎?

我們應該這樣做。這雖然看上去微不足道,但卻能改變人們的生活。這就需要我們用個人的意見和聲音來支持人們所做的好事,而不僅僅是對我們周圍的一切錯誤表示遺憾和譴責。

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前幾天我去了一個具有重要歷史意義的大型藝術場館(此處省略名稱)。他們剛剛推出了一項新功能:主樓巨大的洗手間現在可以容納所有性別身分和性別表達方式的人,無論這意味著什麼。男人和女人一起排隊,進入同一個廁所房間,在不同的隔間裡交換進出。這似乎是人們唯一的選擇。

我可以向你們保證:大多數顧客都非常沮喪、毛骨悚然、迷失方向、瞠目結舌、怒不可遏。沒有人和別人說話交流,也沒有人在事後站在鏡子前整理儀容或做其它逗留。大家都驚慌失措地進進出出。

很明顯,每個人都在想:當區分男女在政治上變得不可容忍時,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

我沒有像其他大多數人一樣只是惱羞成怒,而是決定寫一份說明,是的,我花了點時間和精力,解釋他們的做法違背了顧客的意願。他們選擇提出一些重大的政治觀點,而罔顧生物現實;結果,他們冒著醜化任何有傳統傾向的人的風險,不管這種傳統是宗教的還是其它方面的。毫無疑問,這樣做毫無意義。提供性別不固定的選擇是一回事,而強迫每個人都只能選擇這個選項則是另一回事。

我的字條並不想表達憤怒,只是想讓他們知道我的想法。這是否會帶來改變?我不知道,然而也許我的紙條會和其它數百張紙條一起,激發出對客戶更加尊重的行為改變。顯而易見,這家大型機構已經被一個小團體所困擾和操縱,以實施一些完全瘋狂的行為。他們為什麼會選擇讓步呢?因為沒有足夠多的人站在另一方來阻止這種行為。

我意識到,如果我們不從細微處發聲,那麼衰落必將繼續,而不會有任何反擊。如果要反擊,就必須有人站出來採取行動。

與此同時,我開始重新欣賞那些堅持美好生活價值觀的機構和人員,這些價值觀包括:優質服務、禮儀著裝、注重質量、真正追求卓越等等。當我們在生活中遇到這樣的例子時,我們可以慷慨地指出,並對當事人表達讚賞。

您甚至可以決定在選擇消費時,支持那些您認為正在盡最大努力抵禦社會衰退的企業和個人。這可以是在任何場合,比如正在維修房子的建築工人、幫助他人過馬路的人、在火車上為老人讓座的人、在飛機上幫助他人提包的人,以及其他弘揚社會正氣的人。

當然,我們對友誼和社交場合的選擇也是如此。懲惡揚善,除暴安良。這就是我們堅守和重建公序良俗的方式。

此外,我們都可以自己做這些事情。我們不需要成立一個組織,也不需要成為廣播電視上眾人皆知的活動家。我們可以在自己的生活中做出小小的選擇,做更多的好事。

與其屈服於頹廢的態度,以為接下來就是黑夜所以就自甘墮落,我們不如帶著確保這一切糟心事兒不會發生的決心繼續生活。我們每個人都可以做一些事情,哪怕是很小的事情,然而這些行動可能會帶來很大的不同。

一旦我們開始關注那些試圖改善世界而不是破壞世界的人的跡象,我們就會發現他們在社會中無處不在。有時,只需要稍稍表示支持,就能確保人間正氣繼續下去。獎勵好人,反對壞人:每個人都可以從小事做起。

毫無疑問,我們需要更大的變革,才能拯救世界。最重要的是,我們需要重新尊重自由和權利,而這需要巨大的政治變革。然而我們不能僅僅依賴於此。涓涓細流可以匯成大海,越來越多的小變革就會形成大變革。有些生活方式是我們可以控制的,在這方面,每個人都可以努力成為社會變革的一部分。

作者簡介:

傑弗里‧塔克(Jeffrey A. Tucker)是總部位於德克薩斯州奧斯汀(Austin)的布朗斯通研究所(Brownstone Institute)的創始人兼總裁。他在學術界和大眾媒體上發表了數千篇文章,並以五種語言出版了10本書,最新著作是《自由抑或封鎖》(Liberty or Lockdown,2020)。他也是《路德維希‧馮‧米塞斯文集》(The Best of Ludwig von Mises,2019)一書的編輯。他還定期為《大紀元時報》撰寫經濟學專欄,就經濟、技術、社會哲學和文化等主題廣泛發聲。

原文:Small Actions to Save the World 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立場。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創世主又回來拯救世界」
田雲:川普轉發視頻—「拯救美國 拯救世界」
看演出人生重啟 音樂人感恩:神韻在拯救世界
【名家專欄】博學是通往成功的新途徑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