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言故事:心裡聽到的兩種聲音

font print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2月4日訊】從前,中國有一位皇帝,他有兩位親密的朋友。這兩位朋友是生活在基山山腳英水(地名)的小夫和虛有。其中一個人是放牛的,他天天把幾頭牛趕到草地上餵草飲水;另一個人是哲學家,他認為世界太醜陋,太可惡,所以不生活在地上,把房子蓋在樹上,使用梯子上來下去地生活。雖然他們生活得很糟糕,但因他們所想的超乎常人,所以每當國家遇到棘手事情的時候,皇帝就叫來這二人商議。

有一天,皇帝呼召了生活在樹上的人。這人想:幾天以前才見過皇帝,怎麼又叫我呢?他去了王宮,與皇帝面對面地坐著。因為他們既是君臣又是朋友,所以坐在一起很隨便地談天說地,聊著聊著,皇帝說:

“怎麼看,我也活不了多長時間了。我死之後,理所當然會有人坐這王位;但我想在死之前把王位讓給一個人,看他怎樣治理國家。雖然我有王子,但王子們個個無德無才,不成造就,所以想找個合適的人選。想來想去,覺得除了你以外再無別人,所以我懇切地拜託你,求你上這龍椅做這國家的王吧!”。

這人仔細一想,雖然是皇帝的囑托,但自己並沒有能治理國家的智慧和才能,並且在樹上悠閑地生活,遠比坐在這複雜的王位要好,所以他拒絕了王位。皇帝說:“不管怎樣,你得坐在王位上!”這人卻說:“不行不行”就這樣發生了爭執。繼續推讓當中,這人想:如果自己坐在王位上,那麼吃的就會不一樣,穿的就會不一樣,人們看自己的眼光也會不一樣,所以嘴上雖然說不行,但在他心裡的一角卻成了很大的誘惑。

這朋友來王宮時心裡還很平安,但自從交談了以後,心裡就開始有了爭戰。

“我應該拒絕!不,這是我一生中難得的機會,怎麼能放棄呢?”

“不,應該拒絕!不,要做王!”

“先做一段時間,再讓給別人不行嗎?不!”

開始矛盾起來。心裡兩種聲音一直爭戰著。這人向來認為自己能夠治理自己的心,但那天他卻再也沒有辦法使那忐忑不安的心平靜下來。

“都怪我聽了這沒用的聲音。嗨!聽之前,心裡還是平安的……”

因為誘惑,愁苦得不得了。

“哎,徒然地聽了些無用的話,把我耳朵都給弄髒了。”

於是跑到河邊,用河水不停地洗耳朵。

放牛的朋友發現自己的朋友從剛才開始就一直在河邊洗耳朵,便想:“這朋友怎麼了?”就走到跟前問了他:

“你在幹什麼呢?”

“我今天這樣這樣見了皇帝,聽了那樣那樣的話,不知是不是因為我耳朵臟了,才失去了心裡的平安,所以在洗我這臟了的耳朵。”
【明心網】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在古老的印度,一直流傳著一個美麗的故事,那是個有關一只小松鼠的深刻寓言。
  • 華爾街日報2002年8月26日報導,香港回歸中國不久,英國專欄作家邁克-拜可曼(Michael Backman)在“亞洲的日蝕:亞洲商業陰暗面大曝光”一書里懮傷地談到,“香港的處境就象用水煮青蛙的寓言故事。
  • 由中羅兩國專家聯合翻譯的羅馬尼亞語《中國智慧》一書發行儀式12日在布加勒斯特國家劇院舉行。 這本書從《中國神話傳說》、《中國古代寓言故事》、《庄子》、《中國成語故事》等書中摘錄了一些反映中國人民智慧的文章和故事,由羅馬尼亞“DBH”出版社出版。全書239頁,書本裝潢精美,封面是一幅中國古代仕女畫像,封底是孔子畫像。
  • 國君喜歡穿什麽衣服,臣子就學著穿什麽衣服;國君喜歡吃什麽東西,臣子也學著吃什麽東西。有一種叫尺蠖(huo)的小蟲子,吃了黃色的東西,它的身體就變成黃色;吃了藍色的東西,它的身體就又變成藍色。
  • 小象喬治出生在馬戲團中,它的父母也都是馬戲團中的老演員。小象喬治很淘氣,總想到處跑動。工作人員在它腿上拴上一條細鐵鍊,另一頭系在鐵桿上。小喬治對這根鐵鍊很不習慣,它用力去掙,掙不脫,無奈的它只好在鐵鍊範圍內活動。
  • 山東省境內的淄水河畔,有一個泥塑的人偶和一個木雕的人偶。在一個天旱無雨的季節甲,泥偶和木偶曾有一段朝夕相處的經歷。時間一長,木偶漸漸看不起泥偶,因此總想找機會譏笑它。
  • 古時候掌管錢糧的官員叫司農。有一個名叫曹竹虛的司農在與朋友閑談時說:他有一個同族哥哥由安徽歙縣到揚州去,途中經過一個朋友家,朋友將他留下小住幾日。當時正值烈日當空、酷暑炎熱的夏季。
  • 從前,在一個不太出名的小山村,住著一戶姓楊的人家,靠在村旁種一片山地過日子。
  • 古來有句俗話:“行善積德”。這句話是勸人多做好事,多做善事。遇到災荒年間,有些殷實人家為救那些飢寒交迫的災民免於餓死,捐米賑災,皆為積德之舉。
  • 衛仲達感到大惑不解。他問陰官說:‘我年紀還不到四十歲,那里會有這么多過失和罪惡呢?’,那官司回答:‘只要起一個不正的念頭就是罪惡了,不必等到實際行動產生。譬如看見女色動了坏念頭,就已犯了天庭的法律了。’衛仲達接看又問:‘那這一卷善事的檔案里面是記載那一件事呢?’陰官說:‘有一次皇帝想在福州府大興土木,叫很多百姓去做苦工。你上書建議皇帝不要這么做。那一卷檔案就是你的奏章底稿。’接著又說:‘你那次建議皇帝并沒有采納,但你這一心念,究竟是為大眾著想,以免老百姓受苦,所以是大善事。如果皇上當時能依照你的建議去做,那善的力量,可比現在大多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