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李揚: 我被國家安全局綁進瘋人院

李揚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0月17日訊】2004年8月16日9:30,我到大連市西崗區公安分局治安大隊,旋即被單位領導告知,國安找我有點事。接著6個1米8左右的國安人員,年齡大約在40歲左右的男人,把我圍住。我坐在單位沙發上抽煙。其中一個身體比較胖而黑的國安,一邊說話一邊不斷地拍著我的肩膀,表現得非常沒有教養。他告訴我:「你就叫李揚吧,我們來是了解一點事。」

我問:「什麼事,說吧。」

「我們要送你去一個地方,一個好地方。」

我聽後比較緊張,因為我知道自己在海外發表文章無數,香港和台灣的報紙、雜誌轉載我的文章,網絡上轉載我的文章就更多了;雖然沒有惡意攻擊哪個人或哪個組織,但提出不少的意見和建議。這難免讓人不高興。而領導不高興了,我的災難就必然降臨。3年來,我一直有這個思想準備。現在事情就要發生了,我以為要進監獄了:

「送我到什麼地方?」

「好地方啊,精神病院!」

我回答:「可以,但我要給家裡打個電話,通知他們一下。」

對方回答:「不必了,我們已經通知了你們單位,讓大連西崗公安分局再通知你家人吧。」

雙方在此問題上發生爭執。6個膀大腰圓的國安人員把我摁在沙發上,用黃色的不乾膠帶把我捆得像個棕子一樣,還要抬我出去。我急忙告訴他們:

「別太搞笑嘍,我自己能走出去。讓我自己跟你們走吧。」

出大連西崗區公安分局大門時,6個國安封鎖了我單位道路,不讓任何人出來看到此場面,誰知在出大門時,碰上看門的大爺:

「李揚,你這是怎麼啦?出了什麼事?」

我渾身被捆著,一面走一面難堪地笑著回答:「沒什麼大事。這6個
是國家安全局的人。」

接我的是一輛麵包警車,車頭印著「巡警」兩字。6個國安像做賊的一樣,先到外面看沒有人注意到我們,這才快速上車。在車上雙方又開始辯論。那個又黑又胖的好像是個小領導,抽著煙對我說:「我們注意你很久了,對你調查得非常詳細。」

我反問道:「發現我沒有裡通外國吧,沒有找到任何線索吧,因為我和誰都不聯繫。」

對方又說:「大家都看到的事情,誰都不說出來,為什麼你要說出
來?」

我不知這位老兄是否看過我的文章,要不就是沒有看懂。我的文章都是本著發現問題、解決問題的態度寫的,根本就沒有一味地批判和攻擊。雖然我提出的意見和建議不一定都對,但我完全是憑著對國家和人民的熱情寫出來的。「人來到這個世界上,不僅要說明這個世界,而且要改造這個世界」,這是馬克思主義哲學理論,但我沒想和他辯論這個問題,因為感覺他的理論修養沒有達到這種程度。我只是反問:

「海外一些文章,錯誤地歪曲江澤民入黨時間混亂的問題,暗示他入黨歷史不清。我發表《江澤民歷史不清的真相》,澄清這個問題,有什麼不對嗎?」

對方終於上了套兒:「別人攻擊江澤民入黨歷史不清問題,需要你來澄清嗎?你算個什麼東西!」

對方倒是意識到說走了嘴,又問:「你是什麼文化?」

我回答:「高中。」

「你太有才華了!」他惡狠狠地補充一句。

既然我發表的文章,大家都看出來了,就是沒有人願意寫,現在又說我「太有才華了」,感覺不僅有語病,而且說話自相矛盾吧?!就這個素質和水平,也算是合格的國家安全人員了。國安是個好機關,國家需要它。可是中國人素質普遍不高,那麼組成國安的工作人員的普遍素質,必然相應地也不會很高。可是中國政府就放縱國安人員「任意工作」,完全沒有任何可以對他們監督、制約的機關和組織,黨、輿論、人民的三監督形同虛設。這不僅會損害國家利益,影響黨和政府的形像,最終也會害了國安機關及其工作人員的!如果單靠軍隊和國安就能保障國家安全,為什麼中國幾千年不斷改朝換代?筆者倒認為前蘇聯軍隊和克格勃是世界一流的,可前蘇聯崩潰了!

到了大連理工大學西門口時,6個國安急忙把麵包車所有的窗戶遮陽簾,全部放下並對我說:

「這是為了保全你的面子!」

我急忙回答:「我這人特沒臉,你們千萬別給我面子。我不需要任何面子!」

坐在我旁邊的一位國安脫口而出:「這叫什麼話啊!」

警車一拐,駛進了大連第七人民醫院,即大連精神病院……

—–轉載<民主論壇>—–(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4-10-17 10:2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