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曾仁全﹕為四個賣官受處分者申冤

曾仁全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3月17日訊】近日,中央組織部通報了四個賣受懲治的干部。分別是吉林省靖宇縣原縣委書記李鐵成、遼宁省寬甸縣原縣委書記商殿舉、安徽省蒙城縣原縣委書記孫孔文、海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原局長馬招德等四起干部受賄“賣官”案進行了通報。李鐵成在任靖宇縣代縣長后到任縣委書記期間,借提拔調整干部收受110名下級干部的 142、9万元賄賂;商殿舉在任縣委書記期間,利用提拔調整干部、解決干部干部級別待遇等,收受30個下級賄賂人民幣62、1万元;孫孔文在任縣委書記期間,利用職權之便,先后收受賄賂人民幣38万元,其中在選拔任用干部中收受15人賄賂人民幣35、7万元,馬招德在任縣委書記和海南省工商局局長、党組書記期間,利用職權之便先后收受賄賂92万元,其中在選拔任用干部工作中收受13人賄賂折合人民幣64万余元。這四個干部自然都被開除了党籍和判處了十一年以上的徒刑。

鬻爵并非這四個人發明的,他們不是第一個,也不是最后一個,他們只是千千万万個賣官中的几個倒霉者而已。

在沒有獨立的輿論監督、沒有言論自由、沒有党派之爭的中國社會政治生活中,做正直的官難,做清官更難,只有心狠手辣、同流合污,才能立于不敗之地,才能穩住自己的位置,才能青云直上。

四個被處理的賣官者只是處級干部,在中國的官僚體制中,他們只能算得上是六品、七品官員,在他們的上面,還有一品到五品的高層,還有比他們大的多的省部級、副省部級、廳局級、副廳局級等接近權力魔杖的大官,還有無數個管他們四個人的官,這四個人只是夾在石頭縫隙里面的官。這四個人即使“利用職權”賣官,他們就曾經掏錢買官,而且還要掏錢穩住自己的位置不被別人擠掉,或者花銀子繼續買更大的官。這就是中國當今最殘酷的政治哲學。

別看這四人只是個處級干部,但他們權傾一方,管理著一個縣的人權和財權。中國向來有“雞頭牛后”的說法,也就是說,這些人是一方小諸候,小諸候上面還有廳級、省部級的大諸候,一方小諸候在短短的几年時間里就靠賣官掙了數十万元,甚至過百万元,這樣一本万利的事情,這四個縣委書記會做,那些廳局級、省部級不會做嗎?所以說,賣官是從上面賣下來的,這四個縣處級干部只是緊跟党中央而已。被稱為一九四九年以來最大的賣官鬻爵案,發生在黑龍江。53歲的原中共綏化市委書記馬德,六年來,利用職務之便,瘋狂斂財,賣官鬻爵,總計收取2385万元人民幣。所涉及的官員多達260人,被稱為“烏紗帽批發部”。一縣長兩年內分三次送給他14万元人民幣和一棟別墅,該縣長被提拔為縣委書記。因此,民間流傳著“一万二万挂個號,五万六万靠一靠,九万十万往上報,二十万以上隨便挑”就是對處級干部跑官的寫照。

縣處級干部會賣官,自然是賣給了科局長、鄉鎮長和鄉鎮党委書記了,科局長、鎮党委書記、鄉党委書記的官自然是掏本錢用銀子買來的,他們的本錢從哪里出?這些下級不是傻瓜,自然不會做蝕本的生意,這些人管理一個局,或者管理一個鎮、一個鄉,是一方的小小諸候,在他們的下面還設有副局長、副鎮長、副鄉長,股長、科長、所長、總支書記、村支書記等大大小小的官,自然要一級一級的兜售。要升官、要到肥水大的地盤上工作,你就得拿錢來。中國的地方民間早就流傳著這樣一個順口溜:“生命在于運動,提升在于活動,不跑不送,听天由命;光跑不送,原地不動,又跑又送,提拔重用。”這就寫出了做官的無奈和官場的黑暗。不然,就把你給放到一個沒有職權的地方去,或者閑置到一邊去,每月只拿你的基本工資。有的當權者甚至將不會送、不會拍馬屁的下級心狠手辣的打入十八層地獄,叫他就永遠不得翻身。

買官賣官都是很含蓄的,并非掏銀子就能買來,更何況,心不誠懇、方法不得當的話,上級并非肯收,也不放心地收取。現在大多采取“探路”和“拋磚引玉”兩种方法。探路又分三步策略:一是逢年過節恰到好處地“表示”。中國的節气又多,情感交融的內容也很丰富:過端午節了,不忘給領導送一個“買粽子”的紅包,過中秋節了,不忘給領導家人送去買“月餅”的紅包,過春節了,要揣著紅包“向領導辭年”、“給小孩的壓歲錢”;第二是每當上級家里的紅白喜事恰到好處地“送情”,很多的干部將主要的精力都在研究上級的心事和家事,有的甚至將上級家人的生辰及紅白喜事了如指掌;三是“麻將交流”,現在從沿海城市到內地城市,最流行的是麻將交流,下級揣摩上級的牌路,想方設法、千方百計地送牌給上級吃,打牌給上級胡,玩的都是大碼子,上級得的也心安,下級受的也情愿,在刺激地气氛中交流了感情,千儿八百地表示,也只是毛毛雨,用了這三种方法探路后,那只是交流了感情,為了謀得一個有職權的好位置,關鍵的時候還要采取第二种方法:即“拋磚引玉”,民間的說法是“三千五千不算多,一万二万有效果”,感情已鐵了,上級就敢收了,要買到一個權傾一方的科局長的小官,也就水到渠成了。

中組部通報的四個賣官鬻爵的現象古而有之,每個朝代都有形形色色、層出不窮的買官賣官現象,從唐朝的宦官高力士到清朝的和坤都不過如此,但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而是那個制度腐敗的不能再腐敗了,政權體制走到了盡頭,是王朝更迭前期的預兆。

缺少信仰、理想和道德的中國大多數官員都是在這种權錢傾軋中做著各式各樣的政治游戲,在官場中一直流傳著這樣一個順口溜:政治是虛的,理想是遠的,權力是硬的,票子是實的,(要)去掉虛的,扔掉遠的,抓住硬的,撈到實的。一針見血地指出了官員們的心態。

為李鐵成、商殿舉、孫孔文和馬招德四位鳴不平,是因為遺撼他們是固若金湯的賣官市場上最不幸的几個人之一,在成千上万的賣官隊伍中不該露出馬腳。也許,他們是得罪了某些強權人物;也許,他們是賣官分配的不合理引發了下級的不滿而告了上去;也許,是某個案件的蛛絲螞跡牽涉到了他們才“翻了船”。總之,他們只是賣官隊伍中的受害者而已,是這個腐敗制度的見證人。

2004年2月18日于廣州

源自《議報》http://www.chinaeweekly.com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4-03-17 12:3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