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曾仁全﹕为四个卖官受处分者申冤

曾仁全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3月17日讯】近日,中央组织部通报了四个卖受惩治的干部。分别是吉林省靖宇县原县委书记李铁成、辽宁省宽甸县原县委书记商殿举、安徽省蒙城县原县委书记孙孔文、海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原局长马招德等四起干部受贿“卖官”案进行了通报。李铁成在任靖宇县代县长后到任县委书记期间,借提拔调整干部收受110名下级干部的 142、9万元贿赂;商殿举在任县委书记期间,利用提拔调整干部、解决干部干部级别待遇等,收受30个下级贿赂人民币62、1万元;孙孔文在任县委书记期间,利用职权之便,先后收受贿赂人民币38万元,其中在选拔任用干部中收受15人贿赂人民币35、7万元,马招德在任县委书记和海南省工商局局长、党组书记期间,利用职权之便先后收受贿赂92万元,其中在选拔任用干部工作中收受13人贿赂折合人民币64万余元。这四个干部自然都被开除了党籍和判处了十一年以上的徒刑。

鬻爵并非这四个人发明的,他们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他们只是千千万万个卖官中的几个倒霉者而已。

在没有独立的舆论监督、没有言论自由、没有党派之争的中国社会政治生活中,做正直的官难,做清官更难,只有心狠手辣、同流合污,才能立于不败之地,才能稳住自己的位置,才能青云直上。

四个被处理的卖官者只是处级干部,在中国的官僚体制中,他们只能算得上是六品、七品官员,在他们的上面,还有一品到五品的高层,还有比他们大的多的省部级、副省部级、厅局级、副厅局级等接近权力魔杖的大官,还有无数个管他们四个人的官,这四个人只是夹在石头缝隙里面的官。这四个人即使“利用职权”卖官,他们就曾经掏钱买官,而且还要掏钱稳住自己的位置不被别人挤掉,或者花银子继续买更大的官。这就是中国当今最残酷的政治哲学。

别看这四人只是个处级干部,但他们权倾一方,管理着一个县的人权和财权。中国向来有“鸡头牛后”的说法,也就是说,这些人是一方小诸候,小诸候上面还有厅级、省部级的大诸候,一方小诸候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就靠卖官挣了数十万元,甚至过百万元,这样一本万利的事情,这四个县委书记会做,那些厅局级、省部级不会做吗?所以说,卖官是从上面卖下来的,这四个县处级干部只是紧跟党中央而已。被称为一九四九年以来最大的卖官鬻爵案,发生在黑龙江。53岁的原中共绥化市委书记马德,六年来,利用职务之便,疯狂敛财,卖官鬻爵,总计收取2385万元人民币。所涉及的官员多达260人,被称为“乌纱帽批发部”。一县长两年内分三次送给他14万元人民币和一栋别墅,该县长被提拔为县委书记。因此,民间流传着“一万二万挂个号,五万六万靠一靠,九万十万往上报,二十万以上随便挑”就是对处级干部跑官的写照。

县处级干部会卖官,自然是卖给了科局长、乡镇长和乡镇党委书记了,科局长、镇党委书记、乡党委书记的官自然是掏本钱用银子买来的,他们的本钱从哪里出?这些下级不是傻瓜,自然不会做蚀本的生意,这些人管理一个局,或者管理一个镇、一个乡,是一方的小小诸候,在他们的下面还设有副局长、副镇长、副乡长,股长、科长、所长、总支书记、村支书记等大大小小的官,自然要一级一级的兜售。要升官、要到肥水大的地盘上工作,你就得拿钱来。中国的地方民间早就流传着这样一个顺口溜:“生命在于运动,提升在于活动,不跑不送,听天由命;光跑不送,原地不动,又跑又送,提拔重用。”这就写出了做官的无奈和官场的黑暗。不然,就把你给放到一个没有职权的地方去,或者闲置到一边去,每月只拿你的基本工资。有的当权者甚至将不会送、不会拍马屁的下级心狠手辣的打入十八层地狱,叫他就永远不得翻身。

买官卖官都是很含蓄的,并非掏银子就能买来,更何况,心不诚恳、方法不得当的话,上级并非肯收,也不放心地收取。现在大多采取“探路”和“抛砖引玉”两种方法。探路又分三步策略:一是逢年过节恰到好处地“表示”。中国的节气又多,情感交融的内容也很丰富:过端午节了,不忘给领导送一个“买粽子”的红包,过中秋节了,不忘给领导家人送去买“月饼”的红包,过春节了,要揣着红包“向领导辞年”、“给小孩的压岁钱”;第二是每当上级家里的红白喜事恰到好处地“送情”,很多的干部将主要的精力都在研究上级的心事和家事,有的甚至将上级家人的生辰及红白喜事了如指掌;三是“麻将交流”,现在从沿海城市到内地城市,最流行的是麻将交流,下级揣摩上级的牌路,想方设法、千方百计地送牌给上级吃,打牌给上级胡,玩的都是大码子,上级得的也心安,下级受的也情愿,在刺激地气氛中交流了感情,千儿八百地表示,也只是毛毛雨,用了这三种方法探路后,那只是交流了感情,为了谋得一个有职权的好位置,关键的时候还要采取第二种方法:即“抛砖引玉”,民间的说法是“三千五千不算多,一万二万有效果”,感情已铁了,上级就敢收了,要买到一个权倾一方的科局长的小官,也就水到渠成了。

中组部通报的四个卖官鬻爵的现象古而有之,每个朝代都有形形色色、层出不穷的买官卖官现象,从唐朝的宦官高力士到清朝的和坤都不过如此,但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而是那个制度腐败的不能再腐败了,政权体制走到了尽头,是王朝更迭前期的预兆。

缺少信仰、理想和道德的中国大多数官员都是在这种权钱倾轧中做着各式各样的政治游戏,在官场中一直流传着这样一个顺口溜:政治是虚的,理想是远的,权力是硬的,票子是实的,(要)去掉虚的,扔掉远的,抓住硬的,捞到实的。一针见血地指出了官员们的心态。

为李铁成、商殿举、孙孔文和马招德四位鸣不平,是因为遗撼他们是固若金汤的卖官市场上最不幸的几个人之一,在成千上万的卖官队伍中不该露出马脚。也许,他们是得罪了某些强权人物;也许,他们是卖官分配的不合理引发了下级的不满而告了上去;也许,是某个案件的蛛丝蚂迹牵涉到了他们才“翻了船”。总之,他们只是卖官队伍中的受害者而已,是这个腐败制度的见证人。

2004年2月18日于广州

源自《议报》http://www.chinaeweekly.com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4-03-17 12:3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