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泰﹕「走過場」——中共的政治生態文化

從“利益取向癌變”看中共的現狀和出路(七)

司馬泰

人氣 3
標籤:

【大紀元9月21日訊】中共的政治生態文化的典型特點就是“走過場”﹑“假大空”﹐伴隨著“強權高壓”﹐為中共的“利益取向癌變”提供了發酵的土壤。

1。 中共“認認真真走過場”的虛假文化

老百姓討厭政治﹐而共產黨又要人們“講政治”﹐一個奇怪的現象就是﹐大家都知道是在騙人﹐台上的台下的都心照不宣﹐但就是沒人去捅破﹐人們稱這為“認認真真走過場”。

我自己經歷過這麼一件事。在北京工作的時候﹐有一次坐公共汽車﹐碰到同事﹐大家聊天﹐說來說去說到黨了。我就說自己“上班以後就跟黨組織失去了聯係。”說者無心﹐聽者有意。原來聊天中有一位是單位新來的書記。那時六四剛過﹐青年主動尋找黨組織﹐多麼前衛呀。這一下我就在單位大會被樹立為“要求進步”的青年標兵﹐稱為“入黨積極分子”﹐馬上吸收入單位的“入黨積極分子”小組。小組經常有小組學習﹐每個月還要寫一次思想報告﹐還有就是每天上班要為辦公室打開水﹐讓群眾看表現﹐開水要打到正式入黨為止。單位領導也有過暗示﹐我們研究室的主任出國了﹐要提拔新領導﹐必須是黨員﹐我們室沒有黨員﹐就我一個“積極分子”。

我上大學時﹐一位老家的親戚總是催我要入黨﹐他說得很俗氣﹐入了黨就多了一次犯生活作風問題的機會 (就是亂搞男女關係﹐那時在大陸還是很保守的﹐男女關係不象現在這麼容易搞)﹐犯了錯誤最多黨內警告﹐不交司法處理。

現在黨組織要發展我﹐我還能拒絕嗎﹖可是﹐最難受的就是“暢談共產主義理想”的小組學習。幾個“入黨積極分子”圍一圈﹐在培養人的帶領下學習黨章﹐領會精神﹐暢談理想。我哪裡相信共產主義的鬼話﹖我望著一個個面色深沉的人﹐心裡想﹐他們是和我一樣的裝模作樣呢﹐還是真心為了全人類的解放﹖撇著那一張張一本正經的臉﹐我老在琢磨他們是為了提拔幹部還是真心為了共產主義遠大理想﹖

這大概就是共產黨員要具備的功夫。不光在黨的內部發展上從虛偽的“走過場”開始栽培﹐而且通過其政治宣傳﹐把“走過場”的虛假文化一直延伸到全國人民的身上。前一陣的“三個代表”﹐近一陣的“提高執政能力”﹐都是說了等于白說的廢話。哪個執政黨不應該代表人民的利益﹖哪個執政黨不講究執政能力﹖不然早被轟下去了。可咱們國家特別﹐把這些東西當做什麼深不可測的高科技理論﹐轟轟烈烈的要學好幾年。

當“走過場”潛移默化為十幾億人民的習慣時﹐就導致了整個社會的“假大空”現象和誠信危機。

中共為什么要這麼做呢﹖過去是為了“主義”﹐現在是為了“利益”。明知是“走過場”也要搞﹐如果不搞這些﹐就沒有共產黨的感覺了﹐還如何讓老百姓擁戴自己﹖

2。 用“偽裝”來代替“改善”的“偽裝文化”

六四後的中共﹐是揹負著沉重的人權十字架重返世界舞台的。不懂人權為何物的中共﹐從此開始研究起“人權”來。這當然是個進步。

歷史也給了中共選擇的機會﹕第一條路是學會尊重人權﹐真正改善人權﹔第二條路是對內繼續侵犯人權﹐對外進行人權偽裝。

非常不幸的是﹐中共毫不猶豫地選擇了第二條路﹕豢養出一大批包括科學界﹑宗教界的專門向外欺騙宣傳的偽裝人才﹔拼湊出了一大套“人權”謬論來強詞奪理﹔無止境地玩弄“人權游戲”來蒙蔽西方。

“偽裝文化”使得中共能夠逃脫外界的壓力﹐越來越成為中共敷衍外界的手段。我們說中共沒有改良的前途﹐就是因為它用中國人的各種小聰明來應付世界潮流﹐它越如魚得水﹐越就沒有誠心要改良自己。

3。讓人民的大腦成為新華社的一部份的“洗腦文化”

中共的媒體宣傳也在不斷地適應新的形勢。用科學的術語講﹐就是從細胞層次往更微觀的分子水平推進。中共幾十年來練就的謊言本領﹐其高超之處在於它的“循序漸進”﹐“細緻入微”﹐“天長日久”。在不知不覺中﹐不但改變人的觀點﹐而且把人的思維方式都塑造成它的模式﹐將謊言融入人的細胞之中﹐大腦分子之中﹐成為人的自我的一部份﹐成為中央電視臺的一部份﹐成為新華社和人民日報的一部份﹐於是﹐相信中共的話就如同相信自己一樣。

常常聽到人們說這樣的話﹐“我知道中共是謊話連篇﹐但這一次﹐我相信中共”。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如果把時光倒流﹐在任何一個中共的重大歷史錯誤時刻﹐人們可能說的都是這樣的話。

即使老百姓被中共在歷史上騙了無數次﹐人們很快就“集體健忘”﹐總是“集體原諒”﹐最後“集體期望”“中共才是中國唯一的救星”。

4。 綁架十幾億人民的“人質文化”

中共控制了整個國家機器和宣傳工具﹐可以說13億老百姓就是被中共劫持的人質。

中共的“人質理論”是說﹐“如果它不鎮壓某些人﹐就有可能出現動亂﹐有更多的人失去生命”。

只要有這13億人質在手﹐用這樣的借口﹐中共隨時隨地想要鎮壓誰﹐都可以鎮壓誰了﹐而且永遠都是“鎮壓有理”了。

5。沒有獨裁者的政權﹐卻出現了獨裁者的行為

中共繼毛﹑鄧之後﹐要說江澤民是獨裁者﹐其實都有點抬舉他。獨裁者也得要有獨裁者的氣度和威望。中共也知道自己一代不一代﹐所以現在是叫什麼“集體領導”。

江澤民剛上台時﹐人們都說他是過渡人物﹐這一過竟然就是15年﹐而且造成了一個獨斷專行的時代。

中共領導人集“黨政軍”三權于一體的至尊之位﹐對于那些從中共的權力鬥爭中摔打出來的心胸狹窄之輩﹐免不了想過過當獨裁者的皇帝之癮。

一個沒有資歷的具有強烈妒忌心的人﹐卻想要把自己打扮成帝王之相﹐其想要做“獨裁者”的慾望﹐比起一個正宗的獨裁者﹐其危害一點不遜色﹐甚至過之而無不及。

因為“想要做獨裁者”﹐其人執政的重心﹐就不是在如何真正為民做事上﹐而是鞏固權力﹐拉幫接派﹐打擊異已。他越根基淺薄﹐越沒有信心﹐也就越對風吹草動神經過敏﹔越高喊“(個人利益﹑集團利益的) 穩定壓倒一切 (良知和百姓的疾苦)”﹐對民間力量也就越殘酷無情。

中共“利益取向癌變”的機制﹐給了“想要做獨裁者的人”利用利益去拉攏別人的空間。鄧小平當政授出上將17位﹐而江澤民當政以後送出上將軍銜警銜79個。

在所謂的中共“集體領導”之下﹐好人被輕易地掃地出局﹐次一點的也就默不作聲﹐壞的就跟著“想要做獨裁者的人”助肘為虐﹐飛黃騰達。

中國政府多年來一直致力于機構精簡﹐試圖完善司法系統的建設﹐人們也預想政府會越來越循法治途徑解決矛盾而不是求助于大規模的群眾運動。可是﹐江澤民在鎮壓法輪功上﹐很輕易地就把一場鋪天蓋地的迫害搞了起來﹐而且是在經歷文革﹑六四之後的獨裁者的時代已經過去的時候﹐在人們都不相信還能有什麼大的政治運動會發生的時候。

其實江澤民只是增加了一個類似「中央文革領導小組」的凌駕于各級公檢法之上的「610辦公室」﹐從中央到地方﹐繞開了司法系統﹐就達到了迫害法輪功的目的。

江澤民得逞的原因就在于在只有“利益誘惑”而沒有“利益制約”的機制下﹐一個沒有獨裁者的政權﹐完全能夠產生獨裁者的行為﹔而且正因為這個政權沒有了傳統獨裁者的猙獰面目﹐也就更具有痲痺外界的作用。也許一場巨大的迫害在發生的時候﹐人們還不相信悲劇在發生著。

寄希望于中共的某個人是沒有出路的﹐如果不廢除中共利益癌變的毒瘤機製﹐中國人民就逃不脫這種周而復始的被獨裁的命運。

在最後一篇中﹐我們將探討面對癌變的中共﹐老百姓如何作為﹐來保護我們自己的權利。我們不能改變中共﹐但是我們能改變我們自己。

(待續)(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司馬泰﹕評新華社推出的“天才反腐傻瓜機”
司馬泰﹕撥開中國走向「崛起」還是「崩潰」的迷霧
司馬泰﹕解讀中國「崛起」還是「崩潰」的基點
司馬泰﹕「利益取向癌變」是中共的病根
紀元商城
每日更新:經典和舒適 Clarks帶你邁進春天
Apple AirPods Pro無線耳機 USB-C充電 2倍主動降噪
這種杯子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個被捕
這些亞馬遜好物 讓你生活品質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