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評熱線 第13集(上)

橫河談中共對西方民主國家意識形態的輸出

標籤:

【大紀元7月8日訊】(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九評熱線節目)主持人:各位聽眾朋友,又到了我們每週的九評熱線的時間了,在這裡首先跟大家問一聲好。
  橫河先生:大家好,我是橫河。

連接收聽

  主持人:在最近就是很快就要到七月一號了,也就是中共的建黨日,那麼全球退黨服務中心在日前向大陸的同胞還有海外的華人以及所以愛好民主和自由的政府、社團、民眾都發出了呼籲,希望能將七月一號設定為「全球退出中共日」,也就是「全球退黨日」,七月份為全球退出中共月。退黨服務中心表示他們將採用集會、研討會以及打電話、傳真、電子郵件等等各種方式,繼續廣泛的介紹九評,和在中國所發生的退黨大潮,曝光中共鎮壓民眾的各種罪行,喚起更多的中國同胞告別中共,並且激勵更多的中共外交官以及駐外的官員站出來脫離邪惡,並將其罪惡公諸於世,促進退黨大潮的進一步發展。

  說起鼓勵中共外交官和駐外官員站出來揭露中共的罪惡,我們就想到了最近在澳洲中領館官員陳用林所出走的事件。

  最近這個事件又有了新的發展,那麼陳用林他在六月二十二號召開了新聞發佈會,這也是他再出走之後首次召開自己的新聞發佈會,在新聞發佈會上他揭露了澳洲政府和中國的高層之間相互勾結的一些陰謀,特別是檯面下的交易。那麼中國是如何運用經濟手段和他的財政力量,來迫使澳大利亞政府在關於政治和人權這些敏感問題上如何讓步的,在這一方面陳用林都根據他自己的一些消息來源,以及他自己的經歷,談到了其中很多的細節。

  那麼作為澳洲這樣一個民主的國家,能夠被中共所收買,而且公然幹出一些出賣人權的勾當,的確是非常讓人難以相信的。橫河先生,您在這方面能給我們具體的分析一下嗎?

  橫河先生:民主國家或者是這個國家裏面的某些城市或者地區,受中共這方面的影響其實澳洲並不是第一家,其實已經相當普遍了,只是說澳洲做的比較極端,能夠把陳用林幾乎是賣給了中共。陳用林一去找到澳洲(要求庇護),澳洲在二十四小時之內幾乎就是沒有審查就拒絕了,然後要求他回到中領館去,那這種事情在美國是不會發生的。

  但是我認為有幾個因素在裡頭,第一個因素是中共有個新戰略,它實際上是一種意識形態的輸出,這個和以前冷戰時期的蘇聯不一樣,前蘇聯他就是西方人,就是直來直去,他就跟你拚命的拼軍火。那中共不是,它是利用經濟上的手段或者是各種各樣的各種手段來輸出他的一些東西,來影響一些政府或者影響一些高級官員,那麼這個造成了一種利益的驅使。從表面上來說這些政府官員他也有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就是,為我這個國家的利益。

  主持人:經濟利益。
  橫河先生:經濟利益,對,但是他們沒有考慮實際上這個利益是多方面的,其中有一個利益實際上是民主自由的價值,這個是人民的長遠的利益,這個意義他沒考慮到。

  主持人:像美國我們經常說這個民主自由就是他(西方國家)的立國之本,所以如果是在這方面向中共屈服的話,他等於是放棄了他們立國的原則。
  橫河先生:對,這個澳洲其實類似的就是法國,但是澳洲跟法國他還有一點區別,澳洲歷史上跟美國關係很密切,是在西方陣營裡面,而法國因為歷史的原因他跟美國長期以來有矛盾,所以法國其實更早的和中共特別是反美問題上取得一致,前幾年還搞了甚麼中法文化年,搞了很多這一類的活動。

  主持人:好像在今年就是在武器禁運方面在歐洲和美國之間也有非常大的分歧,就是是否解除對中國的武器禁運。
  橫河先生:是的,這個武器禁運實際上是六四以後大家就覺得中共拿這麼多武器來鎮壓自己人民,所以作出了一個決定,整個西方作出了一個統一決定。後來法國和德國,特別是法國,他特別想建立一個就是歐洲的和美國相抗衡,所以在這個問題上就希望能夠解除禁運,而且他們其實有一系列的行動,包括從來不認真提中國的人權問題,然後就是跟中共有一些,比如說我們跟他們私下談,那私下談誰會來注意你們?壓力是要公開的,所以這個問題為甚麼一直長期解決不了。其實中共做了一些事情,實際上是逼著法國放棄了解除武器禁運的事情,因為他突然搞了一個反分裂法。中共就幹這些事情,讓他自己的盟國和幫他忙的人下不了台。所以反分裂法出來以後,就顯得這時候解除武器禁運是個非常不合適的時候,所以法國和德國被迫就把這個提議給撤回來。

  主持人:在人權方面具體的他們有一些甚麼樣的表現呢?就是他們協助中共來打壓一些像異議人士,這方面有具體的一些例子嗎?
  橫河先生:你說的是澳洲嗎?

  主持人:包括像澳洲或者法國等等這些西方的國家。
  橫河先生:有很多實例,比如說最典型的就是當中共領導人出國訪問的時候,或者中國政府領導人出國訪問的時候,要求這些國家把異議人士和法輪功學員的抗議要把他隔開來,隔多遠?不能看見。那麼這種在這些國家裏面是沒有先例的,就是任何國家的領導人來訪問都不會有的,因為人家不會提出這種要求,所以他們就是為了讓中國的這個官員高興,他們就用各種方法來滿足中共的這種要求,比較典型的就是德國,一次是把路上的井蓋都用電焊焊起來。

  主持人:這是在德國?
  橫河先生:在德國。然後在法國就是那年中法文化年的時候,是胡錦濤去訪問,那麼在這前後就在街上看到穿黃衣服的,因為法輪功學員穿黃衣服,穿黃衣服的就都抓起來,然後送到警察局去他也不說你做了甚麼錯事,就待五個小時,等到那邊散了他再放你走。

  在澳洲就比較厲害了,澳洲就是在三十八、三十九個月以前吧,就是中共外交部長唐家璇訪問澳洲的前一天,他就簽了一個certificate(證書),就是禁止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大使館前面打橫幅、放音響,簽了這個certificate,按照澳洲法律他每個月必須要renew(再覆核)一次,所以每個月不厭其煩的去簽renew,已經三十八個月了,這種事情吧,在澳洲歷史上沒有發生過。

  主持人:我聽說這個certificate當時是由澳洲的外交部長唐納所簽署的,就此法輪功學員還對他提起了訴訟。
  橫河先生:是的,他在簽這個certificate的時候違反了澳洲本身的憲法和法律,就是說他違反了澳洲公民在澳洲土地上自由表達意見的權利。

  主持人:所以從剛才講的這些方面我們可以看到其實中國在經濟方面是(表現得)現在比以前要強大了,那麼在經濟發展的同時,它在對外方面卻是用一種比較可以說是一種霸權的方式,通過非常不正當的手段來對其他國家政治、人權這方面進行一些要脅,其實這方面我覺得還是有很多問題值得探討的。
  橫河先生:是的,其實你說真的強大到甚麼程度的話,我們以前講過,按這個國民經濟總產值在世界佔的比例來說的話,它(中國)比晚清的時候其實要差的遠,要比清朝中期或者是更早期一點,康乾盛世的時候差的更遠了,但那時候並沒有去要脅別人、強迫別人去聽他說甚麼的,這種現象並沒有。

  主持人:說到這有一個聽眾打進熱線,讓我們來聽一下,餵,您好。
  聽眾:我有個問題,目前世界上有兩個大國,一個是中共、一個是印度,這兩個國家人口世界上人最多的國家,所以目前來講這兩國的經濟跟自由跟民主,可不可以做一個評論,對這兩個國家?

  主持人:好的,謝謝。這位聽眾希望我們能夠把中國跟印度在經濟的各方面做一個評論和比較。
  橫河先生:我想這不是我們的這一集的話題,但是我們可以隨便說一下,我個人認為印度也是一個大國,他的發展,他的人口經濟跟中國差不多,差不了很多,但是我覺得印度有幾個方面做的比較好的,一個是教育,我記得剛剛開始改革開放的時候提出來印度的教育經費是國民經濟產值的百分之五,那麼現在中國還沒有達到百分之二。

  主持人:還沒有達到百分之二?
  橫河先生:現在還沒有達到百分之二。另外一個在出口技術、在出口方面中國現在成了一個世界的加工廠,就是一種勞動密集性產業,加工廠,那麼印度現在相對來說的話高技術的出口要高的多,當然是由於他的語言的關係,就是說都講英語。第三個就是從這個外資整個的引進和國家發展的方向來說的話,印度是有一些優勢的,他的優勢主要在於就是說他依靠自己的力量要強的多,中國現在實際上對外資和對世界的依賴性我認為過大,但這不是我們今天要講的話題了。

  主持人:好的,我們再回到我們剛才討論的,就是說中國的經濟發展,導致他在對外上面採取一些不正當的一些手段,來侵犯這個人權等等。現在我們也有一種說法,就是說很多中國人,特別是大陸來的華人在講,說西方反華勢力都害怕中國強大,所以在某些方面西方國家對中國的一些政治方面進行批評和指責的時候,他們就認為這又是反華勢力他們在對中國進行一些打壓,您對這方面您是怎麼看的呢?

  橫河先生:這個其實我一直倒是認為,因為各個國家他都有自己國家的利益,所以國與國之間有不同的意見或者有不同的看法這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那麼你要說是存在一個西方的反華勢力的話,反對哪一個勢力的話我覺得這一種說法是不實際的,為甚麼?他其實並不存在。

  你在西方你可以看,不管是報紙、電台不管是報中國的甚麼東西,像中國報西方,特別是報美國、日本這樣子充滿仇恨的我還沒看見過,他實際上是很客觀的一些分析,所以說其實中共倒是一個很強大的反自由民主的勢力,或者是反美勢力。你可以看看中國媒體上面關於西方的一些評論,關於一些武力的威脅,關於一些類似於戰爭叫囂這種東西,你就可以看出是誰在反誰。

  對西方反華勢力,事實上現在中共採取的措施是甚麼呢?我把他叫做抽像肯定具體否定,甚麼叫抽像肯定呢?就是說泛泛的我說有一個西方反華勢力,但是我不具體指誰,為甚麼不具體指誰?你可以看到,是政府嗎?不會的,因為中國政府和美國政府各方面都在爭取合作。那麼是美國總統嗎?不是的,你看以前江澤民還因為能夠到德州來吃烤肉覺得非常光榮,它還說我跟西方領導都是朋友,所以它也不把西方領導人看成是敵人,對不對。那麼是財團嗎?不是的,他拚命要想讓人家去投資,所以把財團都一個個弄得好好的,各種公司都搞生意,對不對,那是誰呢?

  所以他沒有一個具體的對象,它指的就是西方反華勢力,誰要說他不好,就是西方反華勢力,但是具體到每個個人、每個團體的時候沒有、不存在。所以我以前就開過玩笑說,他老說美國有這麼一個強大的反對他的勢力,對不對?那麼如果我們以人權作標準的話,就是關注中國人權的是甚麼人?是美國人民,不是美國政府,政府到現在很少真正在中國人權方面說話,說話的是誰?國會,國會是甚麼?國會代表人民。

  主持人:對,美國的國會就是國會議員組成的,就是各個選區所選舉出來的,所以他是代表人民這個方面的,而不是美國的政府,與之完全分開的。
  橫河先生:所以搞政治,政客、政治家也好,他都很相像,他會放棄很多利益來做這些交易,所以你說有個反華勢力,我倒很想聽一聽反華勢力在哪裏,誰是反華勢力?

  主持人:開個玩笑,沒準我們在這裡做這個電台的節目也被人說成是反華勢力。
  橫河先生:對,所謂反華勢力他們其實一部份就是關注中國人權的。關注中國人權的都是愛好中國文化開始,研究中國文化,然後研究到中國現在人權,大部份都這樣,他們比一般的美國政府官員其實對中國瞭解的更多而且更熱愛。只有熱愛才會去想這些事情,你不熱愛那個國家、你不熱愛那個文化,不可能去想這些事情。

  主持人:對,你不愛它你不會去關注它。 (待續)

(据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九評熱線》節目錄音整理)(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九評熱線01集(一)橫河、封莉莉談為何要發表聲明
九評熱線01集(二)橫河、封莉莉談退黨浪潮的影響
九評熱線01集(三)橫河、封莉莉談為什麼共產黨是邪教
九評熱線01集(四)橫河、封莉莉談為什麼共產黨是邪靈
最熱視頻
【重播】川普8·11發布會:新增病例驟降至4萬
【紀元播報】中共高調宣傳北斗導航 疑竊全球數據
【紀元播報】印度將查孔子學院 涉清華等十所中國高校
【新聞看點】微信是橋是獄?兩大危害遭美制裁
【時事縱橫】美觸中共紅線?川普拜登大選對陣
【拍案驚奇】黨媒自曝醜事 美使館改標有深意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