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鄭秀文避諱感情話題 《長恨歌》被批沒有上海味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9月26日訊】(據中華網9月26日報導)在威尼斯並未有可喜的收穫,《長恨歌》略帶遺憾回到國內。關錦鵬帶著鄭秀文在各個城市進行宣傳推廣,以期在10月1日上映之後,影片能有不錯的票房與口碑。相比北京的首映發佈會,《長恨歌》昨天在上海熱鬧了許多。不多做介紹,關錦鵬面對滬上媒體說的第一句話就是:“相信大家會有很多質疑,我們有備而來。”提問算不得狂轟,但每一次都充滿挑釁,以至於關錦鵬在接受最後一波媒體採訪時,已經不願再多費唇舌解釋。

鄭秀文(圖/中華網)
鄭秀文(圖/中華網)
鄭秀文(圖/中華網)


  關錦鵬搬出張曼玉為鄭秀文辯護
  
  可以接受關錦鵬所謂將小說與電影分開看的觀點,但作為上海觀眾,記者們對於關錦鵬的改編依然充滿了不解。最大質疑自然是“王琦瑤”。雖然關錦鵬極力維護鄭秀文,但縱觀影片,最沒有上海韻味的就是鄭秀文。即使身著由張叔平一手打理的旗袍,鄭秀文彰顯的更多還是現代香港女性的自強。尤其在其與另一位女演員蘇岩同時入鏡時,連北京記者也明顯感覺到,蘇岩比鄭秀文“上海”多了。
  
  “我倒不覺得蘇岩比鄭秀文更有上海韻味。”開腔就為自己首選的女演員辯解,關錦鵬認為對於鄭秀文的不認可,是因為對其要求太苛刻。更甚者,關錦鵬還翻出當年張曼玉頂替梅豔芳飾演阮玲玉的舊事,來為鄭秀文辯解。“張曼玉演《阮玲玉》的時候,爭議一樣很大。當初所有人都覺得梅豔芳更合適。其實梅豔芳從相貌上,比張曼玉更不像上海演員。可能張曼玉比較幸運,《阮玲玉》中,她只需要簡單說幾句國語,但鄭秀文這次本人出馬的配音可能也讓大家覺得不像。但我真的認為她做到了,已經是我認定的王琦瑤了。”
  
  類似的問題一再重複。本應精明的上海女子王琦瑤怎麼會歇斯底里?怎麼會為了腹中孩子,與一個將死之人要一紙婚姻證明?除了小說,更多上海記者拿印象中的上海女子,對關錦鵬營造的“王琦瑤”進行批判。解釋一遍比一遍無力,有時,問題甚至讓關錦鵬不知所云。終於,在輪流採訪的最後一間小房間,關錦鵬“封口”了。他任由記者們挑刺,似乎接受地回答:“是嗎……哦……這樣。”只有不甘心的表情昭示著他的無奈。或許就如香港許多熟悉關錦鵬的業內人士在觀看了電影后做出的評論一樣———“《長恨歌》是關錦鵬借著上海的背景,表達對香港的感情”。關錦鵬對此也不否認,“電影必然有許多導演的經歷和感受。像程先生對王琦瑤的感情,就是目前我和我朋友的愛情狀態,過了炙熱的階段。現在很享受那種相濡以沫的感覺。”
  
  鄭秀文避諱感情話題
  
  反觀鄭秀文,則是完全沒有拍攝期間頻頻傳出的抑鬱,繼前日北京的一身紅之後,昨天再度以清爽的白色裝束示人。
  
  鄭秀文說如今銀幕上的王琦瑤是她盡力而為的結果,也是她讀了四遍原著小說之後,對這個人物的理解與表現。被問及在拍攝期間的不正常情緒,鄭秀文坦然說到:“我的確是花了很長時間才將自己與王琦瑤分開。因為王琦瑤這個人物太厲害了,從眼神到動作,我都必須照設計好的做。更關鍵的是,我要找到王琦瑤的狀態。所以一旦入戲,我就會拼命抓住‘她’,不敢讓王琦瑤離開我。”
  
  評價起王琦瑤的愛情,鄭秀文頭頭是道:“一般眼光看來,王琦瑤的確是一出悲劇。但我演出的時候卻不這麼認為。我覺得她對每一段感情都是真的,都付出了,也就無悔了。”
  
  話題一轉入鄭秀文的個人愛情世界,她馬上從知性變得感性。聽到許志安的名字,鄭秀文拼命眨著眼睛裝傻。“複合?我沒有聽過這樣的報導啊。”當記者告訴她,許志安已經承認了,鄭秀文笑得很甜蜜,卻是佯裝‘吃驚’:“會嗎?我沒聽過,也……不想講。”隨後,鄭秀文調皮地發出“叮叮”聲,用唱歌比賽海選淘汰歌手的方式,結束了這個問題。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5-09-26 12:4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