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真的不存在嗎? 科學家首次拍下了龍的見證

黃柏燊
font print 人氣: 25025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月16日訊】在中國古代文化裏,是傳說中的四種祥獸之一。《禮記禮運篇》:“麟鳳龜龍,謂之四靈。”相傳,麟是獸中之王、鳳是禽中之王、龜是介中之王、龍是鱗中之王,它們的出現都是嘉瑞的先兆,比如《三國演義》第八十回:“麒麟降生,鳳凰來儀,黃龍出現”,就是用來說明盛世預兆的。這裏龍、鳳、麒都是傳說中極有靈性的動物,本文要談的話題是龍。

中國的紀年,天干地支夏朝就有,秦漢之際,便和鼠、牛、虎、兔、等十二種屬性相匹相配。其中,龍最特別,它是科學家已知的生物界中唯一不存在的動物。而龍的傳說並非中國所獨有,幾乎世界各大古老文明都有它的典故,如巴比倫的古龍、北歐的毒龍、猶太人的撒但、印度的那伽(Naga),在北美,瑪雅人也有以龍為題的藝術。

許多人一定都懷疑,龍真的存在嗎? 在這個世界上,龍,是一個虛幻的動物嗎? 是僅僅靠人的想像力憑空捏造出來的嗎?


如果真是人憑空想像出來的,那我可要說,人的想像力也太巧合了,為什麼在許許多多國家的歷史記載中,不同年代朝代中,尤其是中古世紀, 一概不乏對龍的記述。甚至龍,這個詞,也被引用,翻譯成了種種不同的語言。

中國的龍崇拜有五千年以上的歷史;君主時代,龍是皇權的象徵,帝王自稱“真龍天子”。據韓非子說,龍和帝王一樣,都有“逆鱗”而不可觸,否則龍顏大怒、誅滅九族。所以李白詩云:“有策不敢犯龍鱗,竄身南國避胡塵。”今天,龍走下了神壇,每個華夏子民,無論天涯何方,都稱自己是“龍的傳人”。

而古人對龍代代相傳的記載,又有哪些是真的呢?僅僅五千年中,統治者的不同往往會篡改歷史,否認事實,這樣的事情發生了不只一兩次,而後人又憑藉著小聰明,自認為比古人聰明,而去肆意編造自以為的事實。

1997年《百年神話研究略論》曾提到過關於龍和蛇的研究,他提到“相對而言,“蛇說”比較占上風。有人考證,禹與蛇圖騰的氏族有血緣關係,他奠定了夏朝根基以後,其後裔把蛇昇華為龍,不僅體現了多元文化,得到各民族的認同,而且成為中華民族不可分割的象徵”

1997年前後,國內的學者大部分都被無神論所主宰,他們不相信神話傳說中的記述,又沒有任何事實根據,於是自己以論文形式把龍給貼上了“蛇說”一詞的理論。 糟粕的東西自古有之,傳說中的龍真的就是地上的蛇嗎?更有甚者,把造物之神女媧描繪成半人半蛇的形象,加以猜測。還好這地球上大多數的人寧可相信自己是神造的而不是猴子變的,還好大多數中國人還是寧可相信自己是龍的傳人而不是蛇的傳人。

我是個傳統的人,因此我與這地球上大多數的人一樣,是有神論者。

我也相信著許多歷史明確記載的事物,地上有獅子,天上有麒麟。嫦娥的廣寒宮有玉兔,地上有白兔,記得西遊記裏,往往有哪個佛、道、神的坐騎私逃下界,在三界中修煉成妖。天上的獅子,跑到地上來成了動物,也是獅子,只不過有神通和智慧,卻不能像人那樣修煉得正果因而成了妖怪,不是遭天殺,就是要被佛祖收回去。因為在地上,人是萬物之靈,而它,只能是動物。

這不盡讓人遐想,是否天上的動物,地上都有呢,天上是否是指頭頂上呢,還是物體存在的第四度空間,或者更多空間。比如科學家發現小白鼠的細胞切片,在放大無數倍的投影光下,居然仍然是微觀的小白鼠形態,這是否是它在地球上實體的對應的另一種空間形式呢,也許是吧。

而中國的人確實在歷史上見過龍,並且有詳細的記載,是龍消失了?還是生活到更隱蔽的地方了?還是龍從來沒存在過?

歷史記載,中國的龍,家族龐大,有黃龍、青龍、赤龍、白龍、烏龍、金龍,千年之龍叫應龍、無足之龍叫燭龍、有角之龍叫虯龍、無角之龍叫螭龍,等等。它們有好有壞,有善有惡。東方的龍大多是正面的形象,是佛祖身邊的護法,是皇宮大殿柱子上延綿環繞的金身,是許多宏偉歷史天象中與鶴,鳳等出現顯現人間。《史記》二十八卷《封禪書》裏說:黃帝乘龍上天,群臣無法跟隨,只能抱著拉斷的龍髯哭泣。以黃龍象徵黃帝,中國古人以龍為尊。但傳說中,也不乏屠龍、鬥龍的記載,如女媧殺黑龍、大禹斬蠢龍、李冰父子伏孽龍、周處除蛟龍,等等。比如哪咋鬧海,誤殺龍王三太子,龍王大怒,定要拿他的命,李靖跪地懇求龍王慈悲,可龍王不原諒,水漫全家,逼得李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孩子自刎。

就要過年了,有的人家會傳統的貼上門神的畫象。這,也和龍有關係,《西遊記》中曾有過詳細描述,徑河龍王為了和一個算卜先生打賭,結果觸犯天條,罪該問斬。玉帝任命魏徵為監斬官。徑河龍王為求活命,向唐太宗求情。太宗答應了,到了斬龍的那個時辰,便宣召魏徵與之對奕。沒想到魏徵下著下著, 打了一個旽兒,就魂靈升天,將龍王斬了。

龍王抱怨太宗言而無信,日夜在宮外呼號討命。太宗告知群臣,大將秦叔寶道:願同尉遲敬德戎裝立門外以待。太宗應允。那一夜果然無事。太宗因不忍二將辛苦,遂命巧手丹青,畫二將真容,貼於門上。後代人相沿下來,於是,這兩員大將便成為千家萬戶的守門神了。在今天潮汕一些舊式門樓的兩扇大門上,我們還可以見到神茶、鬱壘或者兩員雄赳赳的戰將,形象似乎一樣,但是仔細觀察,其中一位手執鋼鞭,另一位手執鐵鐧。執鞭者是尉遲敬德,執鐧者是秦瓊。

而西方關於龍的傳說卻往往不怎麼友善。

《北歐的神話傳說》第一章《創造天地的神話》介紹北歐的毒龍時說道:有一條猙獰的毒龍叫尼特霍格,盤踞在冰天雪地的海維格爾瑪泉水旁,日夜不停地噬咬著伸入泉水的巨大樹根。又說:“毒龍生為惡魔,企圖最終咬斷宇宙樹的巨根,毀滅世界。”北歐的毒龍嗜水,不同於中東的古龍,卻類似於中國龍的傳說。

在電影《魔戒傳說》中,龍也被定義成反面角色,和炎獸Balrogs、半獸人Orcs、以及食人怪Trolls,並列為幾大魔獸角色,關於龍的記載並不多,只知道「Middle earth」的龍都是邪惡的,它們通常效力於黑暗之王,是高智慧的生物,會說話,從眼睛施展出來的龍術會使人產生錯覺並失去記憶,種類分為四種:「Cold-drake」、「Fire-drake」、「Long-worm」、「Were-worm」。在「The Hobbit」出現的龍「Smaug」是屬於「Long-worm」,它也是最後被記載的龍。至於在第三時期末還有沒有龍的存在,就算有的話,它們的力量也遠不比過去。

西方早有龍的傳說,但是為什麼沒有演變成龍的崇拜?或類似於中國這樣的龍文化?這是中西方文化演變不同的一個巨大分野。在《聖經》裏,龍就是蛇。在《創世紀》裏,有一條著名的蛇,他曾引誘夏娃偷吃了伊甸園裏的智慧果;在《啟示錄》裏又兩次說到:龍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但。蛇與龍前後相承,而且迷惑天下人。可見,基督教義完全不利於西方龍文化的形成。

這兩種東西方文化的分歧,不盡讓人聯想,這會是一個巧合,一個翻譯上的失誤,還是兩種空間體系間的喜好偏差,許多西方國家向來在神話傳說中不喜歡龍,認為那是邪惡的象徵,雖然龍,有好,有壞,但是在眾多的西方國家,許多人更願意在思想中把它當作洪水猛獸,聖經中更把那條引起萬惡,把純潔的人類引象墮落的龍取名撒旦,寓意魔鬼。

我以前的同學是一個澳大利亞人,有次在繪畫俱樂部,他畫了一副油畫,裏面每樣東西代表一個人,裏面有一具獨角獸,和一條紅色的龍,我很奇怪,他說,這是我,那個龍是你,我說為什麼你把我畫成一條小紅龍呢? 為什麼不是熊貓呢? 他笑著說,因為在迪士尼鉅片‘木蘭’中,他看到紅色小火龍的形象,就按照這個畫的,我舉手要打他,他才求饒,他說“ 因為你們中國人說自己是龍的後代,你們現在那個國旗、黨旗,你那條紅領巾都是紅色的,因此我才畫成紅的呀。” 我看看那條紅色的赤龍,又看看自己桌上的國旗,不竟啞口無言。

在國外呆久了才漸漸有所領悟。所有國外經濟學、社會學、心理學的老師一上來就批判共產主義劣根性,來到國外,翻開課本,沒有一個是說共產黨好的,給我這個從小戴紅領巾長大,“在黨的教育”下長大的小留學生不少的心靈上的衝擊,也尷尬的明白了外國人口中的Red China的意思,原來不是朱沙陶瓷,而是紅色政權。

漸漸的,我開始覺得西方人不喜歡龍仿佛是有歷史原因的,也許,西方國家從古代開始就註定會走向民主的制度,他們不喜歡專制,就如同他們從不喜歡龍,中國就象徵著龍,也許暝暝之中中國註定成為一條被打上了共產專製的印跡為所有西方國家所深惡痛絕的赤龍,它像撒但般口吐紅色火焰,在一次又一次政治運動中,使自己混身,就象自己的旗幟,堂而皇之的沾滿中國人的鮮血。這是巧合嗎,還是只是我的胡思亂想?就像有人猜測聖經中所講的罪大惡極的魔鬼與666,正好共產黨核心江澤民,兩個字都帶水,他的姓氏“江”加上“共產”,這三個字正好筆劃都是666,這難道也只是巧合嗎,答案無從揭曉。


看了我淺漏的揣摩,不知道您是否相信龍的存在呢?前不久,我在網上看到一張似乎從飛機上拍的照片,下面是西藏的山脈,其中我猛然間看到一條龍穿梭在山脈間,巨大無比,幾乎所有看到照片的人,尤其是中國人,都不約而同的脫口而出“ 那是一條龍”。這是在中國唯一一張我認為目前為止最有說服力的照片。從古書中的記載,龍有火龍、天龍、海龍、甚至井龍,還有四海龍王。那西藏拍到的,恐怕是條地上的龍。

而歷史記載出沒最多,最神秘,與人最親近的就是海裏的龍了。本來,龍就屬水族,魚中之王,百川之王,能吞雲吐霧,掌管各路水澤,民間企雨潤田,划龍舟,多和水有著不解之緣,而舉世無雙的環球國家地理雜誌的科學家們沒有讓人類失望,他們硬是頂著艱難的自然條件拍攝到了“海怪”,而看著巨大無比的它在水中的姿態,和那突起的長長的背鰭,猶如馬背上聳立的一排鬃毛,那龐大的身軀在水中靈活伸縮的游泳姿態,您很難想像到讓好多中國人為之一歎,大家都不約而同的呐喊,“那是龍!那不就是龍嗎?”

也許我是炎黃子孫的關係,也許是沒想到地球上居然真的能看到和古書記載一模一樣的龍再現人世,我的內心久久難以平靜,每次打開錄影,我都眯起眼睛,想看看我們龍的傳人能發現些什麼。當然,外界評論並不一致,但是,仔細觀察,那絕對不是蛇,光看尺寸已知不可能,最大的蟒蛇跟它比也顯小。它足有幾個輪胎那樣粗。西方人叫不出任何名字,就叫它SEA MONSTER。SEA,海洋,MONSTER,怪物,怪獸。他行蹤神秘莫測,變幻無常,難以追蹤,甚至出沒與人群擁擠,船隻繁多的港灣,往往帶著整個龐大的長長的身軀浮上在水抛頭露面的看行人,然後以驚人的速度消失的無影無蹤。

不管老外怎麼判斷,至少在我以及許許多多受過傳統文化教育的中國人眼中,我們都認定,那是龍,罕見但卻存在著的龍,一如傳說中,住在於海裏的龍,但現在已不是傳說,不是想像,而是確實存在的。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科學的重要性使得科技有了它自己的動力,沒有人能夠阻擋得了它。就在今天,人類正在花二千億美金製造一座新的太空船,荒謬的是,沒有人知道這座太空船要做什麼用。
  • 【大紀元1月15日報導】(中央社記者陳倖嫚香港十五日電)香港藝人鄭伊健與拍拖七年的女友梁詠琪宣佈分手,有傳是因男方事業陷於谷底,導致感情破裂。為了讓事業再度起死回生,於是不惜擲下重金,以月租十萬港元,租住明星風水地--加多利山。演藝圈中多位紅人,包括成龍、劉德華、陳慧琳等都住在這裡。
  • 「單節當機」儼然是本週法定傳染病,昨晚的台灣啤酒繼下午的東森羚羊後「發病」,開賽首節只拿四分,但他們也和東森一樣,在第四節演出大逆轉,精采地中止對裕隆恐龍的跨季五連敗。
  • 「暴龍」言承旭昨天凌晨出現在台北縣烏來山上的「野雞棧」吃山產,凱渥名模陳恩峰也在座哦!
  • 【大紀元1月16日報導】中央社記者馮昭台北十六日電)交通部今天起試辦高速公路電子收費(ETC)十天,試辦時間至一月二十五日二十四時,地點為交通量較小、收費閘口較多的國道三號後龍以南至竹田間八處收費站。
  • 【大紀元1月16日報導】(中央社記者吳素柔台北十六日電)台東籍漁船「滿春億號」昨天在菲律賓海域遇襲,造成一死一傷,受傷船員指遭武裝軍人持槍射擊。外交部發言人呂慶龍今天表示,菲律賓的海軍和海巡人員昨天因海象不佳,沒有出海執勤;事件真相究竟如何,還要經過不同層面查證。
  • 【大紀元1月16日報導】(中央社記者任中弘澳門十六日電)匯集中國大陸十二個省區博物館、考古研究所合力舉辦的「貞石之語—先秦玉器精品展」,今天起在廣東省博物館舉行,被譽為「中華第一玉龍」的三星他拉玉龍等六十一件一級品都在展覽中亮相。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