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曉豐:我要救哥哥(一)

---開庭的第一天

梁曉豐(梁珍)

人氣 20
標籤:

【大紀元1月27日訊】從今天起,我要拿起我的筆,為我最親愛的哥哥,媽媽大聲呼籲,直到他們平安走出來為止。

昨天是開庭第一天,哥哥是半年來首次和父親在法庭上見面。在「黨」 的「開恩」下,爸爸和哥哥獲得了開庭前在廁所裡談話的短短幾分鐘時間。94年患精神病後,從未離開家人身邊的哥哥,對爸爸說的第一句話,就是「還要關多久?」

這個答案,誰能給出?天真的爸爸,直到此刻還是惡黨成員的爸爸,還樂觀的告訴他,「快了,可能會監外執行吧」,但半年多來一直被當局欺騙著,從公安局、檢察院、法院、律師都不斷地哄著他,只要按照當局安排的去做,你兒子很快就會放出來的爸爸,他真的可以看到他所賣命的「黨」能讓他和親人團聚嗎?

他的第二個要求,是要爸爸給他買四包煙,可以在監獄裡面抽。每次哥哥送進精神病院出來後,都很奇怪的會抽煙,但一修煉大法,他的身體又會恢復正常,這幾年他已經徹底的沒有抽過煙。

我不知道哥哥在監獄裡受到怎樣的折磨,又讓他抽起這害人的東西!

第三個問題,是爸爸問的,「他們有沒有給你吃藥?」 這次哥哥答,有精神病科醫生來看過他,有給他吃藥。

他們知道他是一個精神病患者,還要關押他!!!

半年了,不准請律師,不准家人探望、不准取保候審,不准通話,不准透露任何案情……現在還要治罪!

第一次開庭沒有結果,是走過場的。這些惡黨的「法院」的「法官」 對著下面四個普通的善良民眾,一位精神病患者--我哥哥,一位70歲的賀阿姨,一位年輕的工程師,家裡的頂樑柱,還有一位善良勤勞的清潔工,拿出他們所費力「收集」的所謂證據,不外乎就是把「九評」 發給某個信箱,又把某項資訊傳給某個人……全部展示一番,最後表示休庭,過年後再開。

他們用了「傳播」這個詞,這就是他們眼中最大的罪行!!!是不是所有的中國人都要變成啞巴,瞎子,聾子,不要把真相告訴別人,看到皇帝的新衣,只能默默心裡知道,對著樹說不成?

哥哥的指控還特別加上一條,和妹妹聯繫,發出幾份退黨聲明;我爸在當局授意下請的律師從不願意在電話裡和我談我哥哥的案子,他說,「你回中國來呀,我當面和你說」 ,我質問,「有什麼見不得光的,不能在電話裡說」,我又問,「起訴書上都有我的名字,誰能保證的了我的安全?」 他企圖否認這一點,說沒有我的名字,後來就改為重複當局的論調,「觸犯了刑法,就要受法律的制裁」,我再問,「你是指我犯法還是我哥犯法?」 他又不敢出聲,又換成我們通話中最常聽到的「我和你父親聯繫」 。

這位我爸花了一萬塊錢聘請,一開始就強調肯定是有罪辯護的律師,能夠為我哥哥作出真正的、有良知的辯護嗎?

我不怪這位律師,一位知情人道出個中緣由:怎麼可能無罪辯護,司法局都不會批准,更不會出現現在可以讓家人旁聽的所謂「公開審判」?

他只不過是中共安排的一個棋子,要通過「法律」 的方式「合法的」 判罪,把你送進監獄。

我也不怪爸爸,爸爸在那樣的體制下,獨自一人用他的辦法去營救他的親人,半年來請了無數人吃飯應酬,又陪了多少笑臉,但都換不來見哥哥一面。人在惡黨的關押下,他又能做什麼?

但我要救哥哥,我是他最親的妹妹,從小一起長大,他從小就特別疼愛我,又文靜聽話,很受阿姨們的喜歡。他94年在海南醫療事故首次犯病,就是由我接到我所工作的地方,和媽媽一起親手照顧兩年,從情感上和生活上一起經歷家裡有精神病人這個事實,96年他回到父母身邊,因為老犯病,幾乎一直沒有工作,靠父母養著,十年來,我爸媽為了他,花了多少心血,一直守著他,讓他正常的生活,這才正常的沒有發作四年,才可以在父母親為他特意開的小店裡打理生意,開始有了工作能力,家裡才有了歡顏。這樣的人,中共你也下得了手?

我們的幸福家庭被中共一手破壞,媽媽至今還在牢獄中,爸爸又深受折磨……

遠在香港的我,又能做什麼?我要救哥哥,我要向外界大聲呼籲,幫幫他們,在中共的牢籠中,哥哥的身體狀況隨時出現可能危險,我一定要呼籲到他們平安為止。

開庭時,法院宣讀了一張我哥哥精神狀態鑒定,「梁勁暉患有精神分裂症,但04年、05年屬於緩解期,富有刑事責任」 ,而那張律師親口承認見過,重慶法醫學會開具的「他不具備服刑能力」的證明卻隻字未提…….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快點回家吧,我最親愛的媽媽和哥哥
美領館關注香港記者家人被捕事件
港記者母親陷中共害人黑窩
袁玉菊關押後首次見家人
最熱視頻
【橫河觀點】報應太快?政法委「點火」成殘骸
【新聞大家談】劉鶴舊文洩密 印度疫情驚恐
【直播】布林肯聯合國安理會發言
【首播】新世紀力作《抉擇》5月7日網絡首映
【珍言真語】袁弓夷:疫情加速國際反共
【未解之謎】臨死體驗 讓中共黨員擯棄無神論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