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益母草的傳說

人氣: 10
【字號】    
   標籤: tags:

有一種奇怪的草,嫩芽可以當菜吃,叫做「龍鬚菜」;長大了、成熟了、莖子、葉子可以熬藥,是治婦女病的一種有效藥,叫做「益母草」,熬出來的藥叫「益母膏」;種子也是婦科藥,叫做「荒蔚子」。據說以前北京天壇還沒有修建前,這裡是一片黃土地,有一家姓張的莊戶,老頭子死了,家裡剩下一位老大娘。老大娘沒兒子,只有一個十六七歲的閨女。母女倆過著缺人少錢的苦日子。老大娘因為常常想念死去的丈夫,又發愁沒人給她們種地,日子一久,就生了病,病一天比一天沉重。老大娘著急了,張姑娘更著急。請了好多醫生,吃了好多的藥,怎麼也不見效。就是秋天莊稼收淨的時候,張姑娘打好了主意:到北山去找靈藥。還是在她小的時候,爸爸、媽媽給她講故事,說北山的深山老谷裡,靈藥可多了,只要不怕爬山,就能找到。這種靈藥,什麼重病都能治得好。

她托隔壁的大娘替她照管媽媽,自己帶上乾糧,就出門去了。

出了家門,張姑娘一直朝北走。這一天,來到一座山口,張姑娘想:是不是進這座山呢?正在這時,打山口裡走下一個白鬍子老頭來。老頭兒瞧見張姑娘,笑了笑說:「姑娘,你一個人,到深山老谷幹什麼去呀?」

張姑娘就把娘怎麼有病,自己怎麼來到北山找靈藥的事,說了一遍,說完又問白鬍子老頭兒:「老爺爺,這山裡有靈藥嗎?」

老爺爺回答說:「有,有!」

「老爺爺,上山怎麼走呀?」

白鬍子老頭兒又笑了笑,回頭向山裡一指,說「小姑娘,你打這兒上山,左拐七道彎,右拐八道彎,餓了吃松子,渴了喝清泉,瞧見地上天,靈藥到手邊。」

姑娘聽老爺爺象唱曲兒似的話,心裡明白了,就是不懂什麼叫「地上天」,剛要問老爺爺,白鬍子老頭兒早就出了山口,走得很遠了。張姑娘,真的往左右邊了七道彎,往右拐了八道彎,餓了揀些地上的大松子吃,渴了就趴在山泉邊喝點清水,記不住走了幾天了。這一天,她來到一個小山頂上,只見山頂上有一個小水池子,池子裡的水清極了,張姑娘正在這裡發愣,忽然聽見身後有姑娘們說話的聲音。張姑娘一回頭,瞧見兩個美麗的姑娘朝她走過來。一個穿的是一身雪白的衣裳,一個穿的是一身淡黃的衣裳,上面繡著白梅花,走近了,那個穿白衣裳的姑娘笑笑說:「姐姐,發什麼愣?不認識我們這「地上天」嗎?」

張姑娘一聽說「地上天」,高興極了,說:「姐姐們這裡有靈藥嗎?快救救我媽媽吧!」

穿花衣裳的姑娘說:「姐姐不用說了,白鬍子公公都告訴我們了。我這裡有一口袋靈藥,回家熬成膏子,給大娘吃了就好。這口袋裡,還有靈藥的種子,大娘病好了以後,姐姐可要把這些種子撒在地邊上,讓它自己生長,再有得了大娘這樣病的人,就不怕了。」

張姑娘千恩萬謝地向兩位姐妹道了謝,回身向山下走去。走了不遠,張姑娘真捨不得這兩個好心的姐妹,她想再瞧瞧她倆,要回頭一看,哪裡還有穿白衣掌、花衣掌的姑娘,只見一隻白鸚鵡、一隻梅花鹿。

張姑娘一到家,馬上將靈藥熬成膏子,給媽媽吃了,沒過幾天,媽媽病好了。張姑娘和鄰居們都十分高興。張姑娘把口袋裡的靈藥種子,撒在了地邊上,春天長出了深綠色的嫩芽,夏天又長成了靈藥,秋天靈藥又結了種子,一年比一年多。婦女們有病的,便照著張姑娘傳的法子,熬靈藥治好了病。靈藥叫什麼名子呢?大伙說:

「這是好心的張姑娘,千辛萬苦為媽媽找來了靈藥,給媽媽治好了病,咱們就管它叫益母草吧。」益母草的名字,就這樣流傳下來了。

後來,不知道過了多少年,北京有了皇上了,也不知道傳到哪一個皇上的時候,這個皇上要拜求老天爺保佑他,便在這塊長著益母草的土地上,蓋了一座天壇。天壇蓋成了,空地上還長出了茂盛的益母草,皇上生氣了,說:「我這拜天的地方,哪許這麼長野草,統統給我拔了去!」

這時候,有一個大臣站出來跟皇上說:「皇上,這不是野草,它叫龍鬚菜。皇上不是龍嗎?要是把它都拔淨,皇上您就不長鬍子了。」皇上怕不長鬍子,就讓天壇裡留下了益母草。打這兒起,益母草的嫩芽,就叫龍鬚菜了。

來源:中國傳統文化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