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悼亡人 英國多團體譴責中共獸行

人氣 2

【大紀元4月9日訊】(大紀元記者杜鐸倫敦報道)中國傳統的清明時節一般是祭祖悼亡的時刻, 但在近日有証人揭露中國有36所集中營虐殺法輪功學員並活体摘除學員器官進行非法買賣後, 一個與以往不同的清明悼念活動4月8日在英國倫敦中共大使館對面舉行。

中使館對面的抗議人群引起旅遊大巴上遊人的關注。

中午時分,由旅英中國民主陣綫發起,中國民主黨、天安門母親之友、 告別中共大聯盟及法輪功之友等團體共同舉行了新聞發佈會。與會者共同悼念在共產暴政下被殺害的8千萬同胞之外, 更強烈遣責中共活体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獸行。新聞發佈會后,與會者還進行了從中使館開始並途經唐人街的遊行抗議活動。

與會者擧者抗議中共的橫幅標語。

中國民主陣綫代表金女士在集會中致詞表示:“從1949年以來,非正常死亡的人數已近8000萬,中國的天災人禍就沒有斷過,天災還有隔幾年的時候,人禍就沒有停的時候。從土改、三反五反, 大躍進,人民公社, 到十年文化大革命,中國上到國家主席,下至平頭百姓每家每戶都有人受到各種各樣的迫害和牽連,中國人民的苦難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可這種苦難並未結束,從89年六四屠城到今天法輪功練功人被酷刑折磨死或殺害,在蘇家屯發生的令人髮指的非法摘取和販賣人體器官, 今天我們在這裏就是為了他們的冤情而申訴,讓世人得知,讓世人評判,還他們一個公道,以慰籍他們的冤魂。”

新聞發佈會。

她並且對本報記者說:“今天,我們在這裏悼念那些亡靈,也是為了我們自己,為了所有的中國人,不讓這些悲劇一而再,再而三的在中國重演。” 同時她也代表與會人士,強烈要求中國政府:立即停止一切對政治的、宗教的、言論的、思想的迫害,立即釋放一切因言論,信仰而獲罪的政治犯,立即停止對法輪功成員的虐殺,酷刑和折磨,立即兌現中國憲法中賦予公民的一切合法權利,讓所有流亡在海外的異議人士有尊嚴的回到祖國,對所有在過去因政治的、信仰的、言論的原因而受到不公正待遇的人們進行道歉,認罪和撫恤。”

新聞發佈會。

集會之後,與會人士還舉行了抗議遊行, 隊伍行經倫敦城中心牛津街、攝政街、唐人街, 參與者大聲呼喊著口號“停止屠殺, 停止酷刑, 停止活體器官交易。”遊行隊伍行經之處令路人為之動容, 甚至有支持的民眾也加入遊行行列。與會者在抵達終點鴿子廣場后,在其旁邊的聖馬丁教堂前的廣場上, 進行模擬活体摘除器官及交易的演示, 吸引了不少路人詢問。

新聞發佈會的英文橫幅。

一位來自北京, 遭到中共非法關押酷刑迫害3年的法輪功學員劉女士表示, 關於蘇家屯集中營及活体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說法, 可信度是非常高的, 她說,“在當年在我被關押的西城區裏就有一批批到北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被捉進來, 而這一批批有編號到200號的, 也有編到500號的, 我估計就在那短短的期問, 被抓進來的訧有好幾千, 他們很多人為了安全理由都不報名不報地址, 而且很多是非法綁架的, 那麼他們後來都到哪去了? 我就懷疑他們被捉去殺害了。而且當時我就曾被雙手拷著被強行帶到醫院的一個他們包下的祕密房間, 要作各式檢查並抽我的血, 後來在我大聲嚷嚷引起了許多醫院其它病人的注意後才沒被抽血, 而他們那樣作完全是出於一种邪惡的目地, 要殘害法輪功學員。現在有一些知情人士指出在中國包括蘇家屯等36個集中營及活体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事情, 我是非常相信的。”

新聞發佈會。

她進一步說:“中共活体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獸行遠遠超過了二戰時期希特勒的殘酷, 她希望每個人都能站出來反對這場迫害與殘殺。”

向過往車輛派發真相材料。

英國大學教師許毅也加入了活動, 他在1989六四事件後便率先退出共產黨, 對於這場活体摘除器官,慘絕人寰的屠害, 他表示,“當我聽到這個消息時, 我感到非常震驚, 但如同高智晟所說的, ‘只有我們想像不到的罪惡, 沒有共產黨作不出來的罪惡’, 我在1989年退黨, 那時我認為我對共產黨己經看透了, 但這些年來我在參加民主運動活動中, 每過一段時間就會揭露出新的共產黨的罪惡, 一次比一次惡劣, 原來看到高智晟的三封公開信時以為他們已經把共產黨對法輪功的迫害揭露的淋漓盡至了, 但沒想到才沒多久又揭露出新的罪惡, 讓我們真是沒法想像共產黨的邪惡到甚麼程度, 我從這裏面惟一只能得出一個結論, 就是我們必須想一切辦法, 盡早結束共產黨的統治, 只有這樣才能停止這些屠殺, 停止這種罪惡。”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英人權小組副主席譴責中共集中營獸行
西班牙媒體報導中共集中營正在發生著可怕的人體器官買賣
西班牙媒體報導中共集中營發生著可怕的人體器官買賣
洛團體週六集會 譴責中共集中營暴行
最熱視頻
【林瀾對話】栗戰書奉命「演戲」 習為何隱身?
【思想領袖】加拿大「自由車隊」的真實故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