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萬里大造林 幾起幾落的大騙局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12月2日訊】(編者按:本文是新紀元周刊半個月前的一篇大陸焦點新聞。新紀元周刊每期約七十多頁,大紀元只是刊登了其中很少一部分。)

十一月初,中國公安部在其官方網站發布了四張B級通緝令,懸賞追捕內蒙古「萬里大造林公司」四名在逃嫌犯。通緝令稱,該公司以「託管造林」的名義非法進行林木銷售,利用虛假宣傳共騙取了三萬二千二百餘名群眾的購林款十三億零七百萬元,其中很多是百姓一生的積蓄。早在今年九月,該公司董事長陳相貴已被內蒙古公安廳逮捕。

前段時間每天早上七點,只要打開中央電視臺兩套節目,準能看到一個清瘦的男子操著東北腔,不厭其煩地說著「萬里大造林,利國又利民」的廣告詞。眼尖的觀眾會發現,該男子還在電視劇《劉老根(二)》和《聖水湖畔》中扮演正直高大的鄉黨委「馬書記」和「陳書記」。經常看報的人還知道這個人曾多次在人民大會堂領獎。

他就是被官方媒體稱為「共和國經濟建設功勳人物」、其創業事跡被載入共和國大型歷史紀念文獻《國魂》一書中的陳相貴。為何昔日被封為「感動中國」的「二零零六年中國農村十大致富帶頭人」,如今成了非法集資騙取巨額財產的騙子呢?他是怎麼行騙得手的呢?

八年三萬變十八萬

一九六四年出生於黑龍江省肇源縣農村的陳相貴,十八歲參軍加入森林警察部隊。復員後在一家洗衣粉廠做推銷員。兩年後以委託生產的方式打造出「八分鐘」洗衣粉品牌。

二零零三年六月國務院《關於加快林業發展的決定》(九號文件)出臺,鼓勵人們自行投資發展林業。陳相貴由此創辦的「內蒙古萬里大造林」集團公司自成立以來,提出了「五年造林百萬公頃,染綠國土千分之一」的豪言壯語,並在全國十二個省市區成立了一百多家分公司,銷售人員達九千人以上。

據萬里公司宣傳資料介紹,為「建設綠色萬里長城,改善人類生存環境」,公司已在內蒙古通遼縣購買了百萬公頃的草原荒地,並動用大量人力物力植樹造林。公司誠邀社會各界加入到他們「染綠國土千分之一」的偉大行動中。

宣傳還稱,投資者只要投入三萬人民幣,萬里公司就會代替他們在草原荒地上種植十畝快速生長的優良楊樹品種。等待八年後,投資者就可從楊樹銷售收入中獲得十八萬元的收益。

當時,類似萬里公司這樣把造林工程稱為「綠色銀行」而竭力勸導人們購買林地的,僅北京就出現了二十多家造林公司,每個公司都聲稱要建立幾十萬畝、甚上千萬畝林業基地。一時間,塞北荒原彷彿成了綠樹的天堂。然而內蒙古林業局專家卻指出,當地降水量只有三百毫米,根本不適宜種樹。

據悉,這些造林公司以每畝三至十元,有的甚至零點五元的低價,承包租賃下草原荒地,卻以每畝近三千元的價格賣給投資者,至於八年後實際投資回報率多少,那是以後的事了,投資款先到手了,於是所謂造林工程吸引了眾多投機者。


「萬里大造林公司」公司董事長陳相貴,目前他已被內蒙古公安廳逮捕。(新紀元)

大躍進式的虛幻騙局

據萬里公司推銷員披露:只要填一張表,不用簽任何勞工合同,也沒有工資,掛個名片牌子就成公司業務員了。業務員上面有業務經理和銷售處長。只要拉來一個投資者,就可得到其投資額3%的提成,同時業務經理和銷售處長也各自提成1%。為了有提成收入,很多業務員專門找自己熟悉的親戚朋友來購買林地,於是一張類似傳銷網的金字塔形銷售結構建立了。

很快就有人發現了裡面的蹊蹺。二零零四年十月中旬,《東亞經貿新聞》、《巷報》、《遼沈晚報》等大陸媒體先後用大量版面質問萬里公司的虛假宣傳和類似「老鼠會」式的傳銷籌資模式。

記者發現,萬里公司在其廣告中寫道:「今天投入2萬9,600元(轉讓價格)=10畝林地(速生楊100%保成活)=回報18萬元(八年預計產出)。」這違背了《廣告法》中不許宣傳投資回報率的規定,而且廣告中所稱的收益率與實情不符。即使在自然條件大大好於內蒙古草原荒地的遼寧省,其速生楊平均每畝經營成本一千四百元左右,十年後,最好情況下每畝利潤在一千五百至三千元之間,大約是萬里公司宣傳利潤的十分之一。

調查還發現,萬里公司的前身:「香港八分鐘國際洗滌集團」竟是個空殼公司。人們最關心的是八年後樹木到底能長多大,由此決定產出多少木材。萬里公司稱種植「哲林四號楊」,八年下來楊樹胸徑至少長到二十四釐米。而林業專家指出,在通遼一帶的沙丘地上造林,最困難的就是澆水,八年楊樹胸徑很難達到十釐米。

陳相貴一直稱投資造林「是零風險,我們給樹木投了保」。但知情人稱這是掩人耳目的做法,八年後樹木沒收益,保險公司是不會賠償的,因為保的只是蟲災、火災和其他天災。

被質疑非法集資圈錢後,陳相貴曾公開表示,他們已為數十萬畝售出的林地辦完了林權證,而通遼市林業局則指出,按程序,辦理林權證最少得三年,還要求有 40%以上的存活率。為了讓樹存活,據通遼市水務局證實,萬里公司曾違規大量抽取地下水來澆灌樹木。當地牧民們也表示,草牧場被村裏低價轉承包後,他們維持生計都成了困難,而按國家規定,變更草原使用性質是違法的。

還有內部人士透露說,萬里公司在動員投資者花錢時播放的錄像很多是假的。錄像中稱萬里公司擁有一支上萬人的植樹造林隊伍、擁有千餘臺套造林車輛設備、五架飛機、一座萬里莊園。「那五架飛機只是租來拍錄像的,萬里莊園也是以每年六十萬元的價格租下的。」

有記者在萬里公司的林地實地考察發現,儘管二零零四年他們植下速生楊一千畝,但存活棵數「屈指可數」。其他造林公司也類似全軍覆沒。比如北京時空公司在杭錦旗栽下了約兩萬畝的速生楊,結果存活的不過兩千畝。上海新高潮集團育苗兩百萬株也以失敗告終。當地林業局的人說,很多造林公司轟轟烈烈地來,悄悄地走了。這讓人想起當年的大躍進,敢叫荒山變良田,結果呢?餓死幾千萬人。
 
花錢買來的榮譽頭銜

面對媒體的質問,二零零四年十月十九日,萬里公司以「報導失實」起訴了《東亞經貿新聞》和《巷報》,並要求分別索賠八百萬人民幣。此前,萬里公司職工還毆打了前來要求退款的投資者和前來採訪的記者。

然而一個月後,萬里公司撤銷了起訴,並稱「媒體的披露和質疑是建設性的,對本公司的健康發展是有益的」。隨後陳相貴成立了一個客戶監查委員會,但據內部人介紹,「客監會形同虛設,他只是利用這些人穩定更多投資者」。面對前來退地的客戶,萬里公司一概不退,有實在抵擋不了的,就扣掉巨額手續費,結果很多投資者不得不打消了退款念頭。

有論壇文章分析說,當時陳相貴已獲取了十多億資金,在「有錢能使鬼推磨」的大陸官場上,陳相貴很快逃過了這一劫。他花錢擺平了質疑他的媒體,讓官員發放了林權證,除此之外還得了很多獎狀。

陳被捕後有記者調查發現,他以前獲得的很多獎項都是花錢買來的。比如二零零四年的「中國改革十大新聞人物」,二零零五年的「共和國經濟建設功勳人物」,二零零六年的「第三屆感動中國十大策劃創新人物獎」,都是那些靠頒獎來維持運轉的行業協會幹的。


二零零四年十月十三日,大陸記者以投資者的身份來到了內蒙「萬里大造林」公司對這裡進行暗訪,看到的是雜草叢生的大造林林地。(新紀元)

幫助行騙 CCTV「功不可沒」

了解陳相貴的人說,陳很會利用媒體,他自己出資拍攝的那些電視劇,他在裏面扮演的正面角色,無形中都給他增添了不少可信度,加上藉助小品演員高秀敏、何慶奎的名聲,使其在普通百姓中大行其道。
然而有評論稱,真正讓陳相貴擺脫被動局面的,還是中央電視臺(China Central Television, CCTV)這位「功臣」。儘管報紙上對「萬里大造林」提出的質疑理由充份,證據確鑿,而CCTV收取的巨額廣告費中也有一項是專門調查廣告內容是否屬實的,然而面對公布出來的質疑,CCTV置若罔聞,在「萬里大造林,利國又利民」這個正面肯定的結論性廣告中,CCTV幾乎每天都利用其公信力為萬里公司樹立正面形象,這讓很多缺乏判斷力的普通百姓成了新一輪的受罪羊。

一民眾投書說:老百姓誤信陳相貴,並非陳的手腕有多麼高超,關鍵是他藉助了CCTV這個中央媒體的公信力和影響力。在中國第一大新聞媒體上做了那麼正面定性的廣告,還有什麼比這個更有說服力的呢?打個粗俗的比方:如果把「萬里大造林」的行騙比作賣淫,CCTV實際上就是收容賣淫、宣傳賣淫。陳相貴難逃法網,作為幫襯者的CCTV也難辭其咎。但時至今日CCTV連一個起碼的道歉也不曾有。作為CCTV的受眾,我們有理由期待。

對於那些依舊相信中央電視臺的人來說,造林大騙局無疑是道醒腦湯。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7-12-02 5:1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