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大陸經濟失衡的根源究竟是什麼?

梁京

【大紀元5月16日訊】大陸股市繼續瘋狂,不僅讓億萬股民寢食難安,也牽動著大陸權力精英和全球金融機構的神經。誰都知道,如果不儘快制服這頭失去理智的瘋牛,它將不僅給整個大陸經濟也給世界經濟帶來難以控制的風險。5月11日,大陸證監會向全國發出緊急通知,要求各有關部門加強“投資者教育”,警示投資者“買者(責任)自負”的原則。與此同時,國際投資銀行也集體發出了看空股市的評論,配合當局向股民澆冷水。

無論股民是否聽從當局的勸告,這一輪股市的瘋漲,再一次明顯地暴露出大陸經濟失衡所隱含的巨大風險和大陸資本市場的高度脆弱性。因此,大陸的官員和學者,在爭辯股市退燒對策的同時,也紛紛就如何平衡經濟,從根本上控制金融風險展幵討論。但是,在政治專制的語境之下,大陸的知識精英們存在著許多自覺和不自覺的盲區,使他們無法看到事情的本質,或即使看到了也不敢說出來,因此,也就不可能提出救治大陸經濟失衡的有效對策。

最近一期《21世紀經濟報導》發表了對江蘇銀監局長周明忠和樊綱這兩位官方經濟學者的訪談,他們的觀點代表了目前大陸對宏觀經濟形勢的主流思想,同時也反映了大陸精英面對嚴重失衡的經濟並無良策的現實。

大陸的權力精英們終於認識到了,大陸經濟的嚴重失衡,與老百姓的儲蓄和消費傾向並沒有多大關係。大陸經濟總體儲蓄太高,根子是政府和政府控制的企業儲蓄太高。百姓之所以不消費,並不是他們不想消費,而實在是沒有錢消費。在百姓消費能力不足的情況下,政府要維持高增長和高收入,只有依靠擴大政府投資或擴大出口,而事實證明,這兩個方面的增長,不但不能提高居民的消費比重,反而帶來了流動性過剩的問題。

雖然兩位官方學者都解釋不了大陸流動性過剩的真正原因,但是兩人都承認,目前大陸的宏觀政策,治標而不治本,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大陸經濟失衡的問題,問題是,什麼是解決大陸經濟失衡的治本之策呢?聰明的樊綱說了一通空話而沒有敢回答,周明忠的答案是首先要減稅,但在記者的追問下,周自己也承認,減稅解決不了百姓後顧之憂的問題,因此還是解決不了消費率難以提高的問題。

那麼,兩位官方學者回避了什麼要害問題,使他們不可能找到解決大陸經濟失衡的辦法呢?

大陸經濟失衡的種種病症其實已經清楚地告訴我們,大陸經濟失衡的根本原因,在於大陸當權者為了維持對政治權力的壟斷,始終不敢把大部分資產的權利歸還給民間,而堅持把最有價值的資產牢牢掌握在政府和政府的企業手中。正是這樣一個基本的政策,導致了大陸國民資產結構的嚴重畸形,最終導致了大陸經濟的嚴重失衡。

為了確保國家對主要資產的控制和壟斷性的收入,大陸當局一直在限制民間的投資管道和資產選擇,這不僅保證了政府的資產和收入的加速膨脹。還使得民間在低端市場陷入過度競爭,無利可圖。大陸的私人經濟始終面臨著資金短缺和缺少保障的困擾,個人只能以增加銀行儲蓄的方式,來提高自己的經濟安全。而為了保證對私人儲蓄的控制,大陸當局又始終不放棄政府對銀行業的壟斷。

最能夠反映大陸當局心態的,莫過於把最有增值潛力的國企拿到海外上市,寧肯讓外國投資者大發中國經濟增長的橫財,也不能讓百姓的政治權力隨著私人資本的成長而增長。

大陸畸形的所有權結構,一方面導致大量國有資產資本化低,流動性差,而另一方面,則使民間的儲蓄過多地集中為流動性高卻極易貶值的銀行存款。正是這一畸形的資產結構,使大陸金融陷於系統風險而難以自拔。今天大陸出現大量貨幣瘋狂追捧少量股票的局面,不過是百姓對這種資產結構不滿,金融風險日趨表面化的一個重要徵兆而已。

──轉自《自由亞洲電臺》(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梁京:假仁假義的仁政能走多遠?
梁京:溫家寶的末世良臣心態
梁京:物權法  財富的種子還是亂世的地雷?
梁京:從中日關係惡化中得到的教訓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美艦傳南海三角包圍遼寧號
【遠見快評】中共回應突降調 美日艦圍觀遼寧號
【時事縱橫】英加回擊大外宣 溫家寶諷習遭禁?
【重播】美前情報總監:中共為何是頭號威脅
【未解之謎】報恩的白牛 印度男孩五次轉生
【微視頻】劉長樂賣鳳凰股份 馬雲的螞蟻還遠嗎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