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句中的人生】山中無曆日 寒盡不知年

畫與文/楊紀代
font print 人氣: 817
【字號】    
   標籤: tags: ,

人是群居動物,也因為「群居」與「情」的作用,從此沒三天好日子過,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時時在悲歡離合裡浸泡,日日在恨海愁山中翻滾;吃不好、睡不好;得到一點兒,高興得不行;失去一點兒,痛苦得難受,怎麼也跳不出「情絲」的纏繞,如何也弄不懂「不公」的來處。日子過得不順遂,心情弄得不舒坦。尤其是年歲大了之後,仍勘不破「情」字擺弄的老年人,很多仍深陷其中而不自知。

眼見周遭的親朋好友,隨著年齡的增長和兒孫的長大成家,剩下老兩口或單身一人,就害怕獨處,就耐不住寂寞。一早除了活動筋骨之外,就是帶份報紙翻翻,看著看著,不順心了,口中喃喃開罵;回家打開電視瞧著瞧著,不滿意了,低聲嘀咕轉台;身上感到有點「風吹草動」,趕緊掛號看病;搭上公車,沒人讓座,立刻忿忿不平,感嘆世風日下;百無聊賴,想起個久未謀面的老友,抓起了電話連珠砲似的滔滔不絕,一股腦兒的將心中塊壘傾倒出去,也沒察覺對方毫無反應,直至興盡方才罷手……這些情景看在我的眼裡,實在不忍,心中深為他們不值,其實獨居並不可怕,寂寞並非難耐,只要你有心,只要你肯放下。

一年前的此刻,外子驟逝,在處理完一切瑣事之後,在兩個兒子誠心邀約遭到拒絕因而大惑不解下,在自身行動不便、可生活尚能自理的處境中,我選擇了獨居!那是一般人體會不到的一種心情釋放與性靈自在。

如今的日子就是這樣——簡單!簡單!再簡單!什麼束縛也沒有。其實人的束縛都是自找的,都是自己強加給自己的,都是由情絲牽動綑綁的。放下了你會覺得輕鬆自在、如釋重負!日子在佛法的浸潤、啟迪中飛逝,時光在古典文學天地裡輕移、停駐!只偶爾有個親朋好友來個電話,打破周遭的沉寂;也或許孫子、孫女連袂造訪,旋風似的「搗亂」一會兒。

其實不會無聊的!有古代高道德標準的文人墨客與你談文論詩,有公忠體國的諸聖先賢為你現身說法,看看網路上同修的法理切磋,或提筆記下心中及時的觸動、腦中立刻的體會,透過鍵盤,化諸文字,每每沉浸其中,不覺晚餐之未進、不知東方之既白……。

就這樣,雖在紅塵萬丈的大千裡,仍保有明鏡般的靈台、澄澈似的心境!那電視裡的污濁畫面,你根本不會去瀏覽;那現實中爾虞我詐的詭計,你無心去接觸;那人世間萬般難捨的情絲,沒機會招惹。經常三、五日才打開門鎖,也才驚覺好像有一段日子沒人與你對話啦!也方才醒悟那電話機似乎沒啥用呢!

其實從沒感到寂寞,只覺得:啊!怎麼就這樣過去三、五天啦!太快啦!偶爾開開窗子瞄一眼窗外:滾滾紅塵、芸芸眾生!心中不禁惻然,人只能這樣!跳不出名韁利鎖,看不透夢幻虛空……。此時更能體會這首「偶來松樹下,高枕石頭眠;山中無曆日,寒盡不知年。」(唐.太上隱者.〈答人〉)的況味,也了解到他隱居終南山,不願道出自家姓名,而以這五言絕句來回答問話的恬淡無為的真性,和在空間上獨來獨往、在時間上也是無拘無礙的那種「別有天地非人間」的山居生活。

如果你能尋得真理,找到信仰,那內心的充實與精神的超越,那心境的平和與世事的看淡,你會領略獨處的樂趣,你會體悟獨居的閑散,你會嚐到「山中無曆日,寒盡不知年」的真味!@*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經常烹文煮字的人,要他打坐入靜是很難的,腦子一刻也不得閒,只要一有空檔,立刻胡思亂想,如野馬奔騰無法遏抑:剛才瞥見的那一幕,可是寫作的最佳題材,先寫……再加些油、添點醋……;這兒的白頭翁,鳴聲嘹亮而多變化,不愧是天生的歌唱家。也許他們是情歌對唱哪!或許在用他們自己的語言訴說著歡樂事兒。也可能……
  • 傳說鄭板橋詩、書、畫三絕,讀了他的全集,才知道家書更絕!傳說鄭板橋列名「揚州八怪」,他們一個比一個怪,讀了家書,才知道他是那麼平凡,就好像生活在我們週遭的尋常百姓、慈愛父母。他的家書僅留下十六封,可封封展現出來的卻是真摯可感的「民胞物與」的胸懷。
  • 幾年前,熱鬧的街頭開了一家水果大賣場,種類繁多的新鮮瓜果,日日推陳出新,二十四小時營業。年輕力壯的小伙子店員,賣力的裝卸、擺放,認真的招呼、整理,於是門庭若市!不久,距此五百公尺的地段也開了一家,店名叫「我要買水果」,採取低價傾銷的策略,當然水果的品質略遜一籌,所以人潮不如前者,很多人想著可能不久就得關門大吉啦!
  • 在紅塵俗世裡翻滾久了,在名利追逐中浮沉夠了,厭倦了那循環往復的盛衰榮枯,飽嚐過那永不止息的聚散離合,任誰都會興起避世出逃的念頭,發出離群索居的意願,暫時來段獨處默坐、反躬自省的時光,於是奔向田野,回歸山中。看著那山間聒噪的鳥兒陸續飛走,連天邊殘留的那一朵孤獨的雲也悠緩的遠離了,扔下的是滿山遍野的靜寂與你滿心的孤獨落寞相伴,一片無垠的靜默籠罩。
  • 親愛的家長!您是否苦惱於孩子課餘之暇,總是沉浸在那些荒誕不經的卡通劇情裡,和一些走暴力路線的電玩遊戲中,導致言語不雅、舉止欠妥,用的都是些怪腔怪調的辭彙,學的都是些不合時宜的動作,雖然知道不對,想扭轉糾正,可就心有餘而力不足。
  • 看著這隻「金吉拉」品種的貓咪,灰、白夾雜的毛色,蓬蓬鬆鬆隨著低鑽、高竄、跳躍、奔跑的身影毛茸茸的晃動,引得兩個孫子尖叫連連的追逐跟進,大汗淋漓、氣喘吁吁的匍匐在冰涼的地板上,兩顆小腦袋湊在喇叭箱後的牆角旮旯裡逗弄著,那貓兒只探出兩個前爪兒左掃右抓的與倆小對峙嬉戲著……。
  • 從前只過舊曆年兒,記得兩個兒子懂事之後,除夕一定守歲,初一清早就按規矩給我倆跪下、行大禮、磕頭、拜年,再高高興興接下壓歲錢。如此行之有年,延續著中國傳統習俗。可是隨著社會的變遷、道德的式微,不知何時起,竟然終止了。現在的兩個孫輩,更不知拜年為何物,只知有錢可拿就是過年啦!更別提什麼走親訪戚、請安問好,甚至連姻親姨表的稱謂,大人都搞不清楚該如何教導孩子稱呼呢!古時留下來的這種生活方式,確實深具內涵,有它存在的意義。
  • 敬姜聽了,深深的嘆了一口氣,接著又紡起紗來,一邊紡一邊說:「魯國真要滅亡了!讓你們這些人做官,國家命運掌握在你們手中,而你們卻不懂得持家治國的道理。給我坐下,聽我慢慢道來。」
  • 在三個半月、一百來天的短暫時日裡,眼睜睜的看著外子的生命一日日的急遽流失,每天束手無策的經歷著至親最後解脫的過程,這剜心透骨的「去情」歷煉,在人的一生裡,總得來那麼幾個回合,可能上天認為這樣才不枉來世間走一遭,如此才算值回票價吧!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