荊珂:馬列與厚黑雜交,產下禍胎中共

未來中國大學研究生 荊珂

人氣 7
標籤:

【大紀元10月27日訊】生活在中共的魔爪之下,常讓人感覺到窒息。魯迅說,我們被困在一座鐵屋子裡,沒有言論的自由。魯迅錯看了當時的社會狀態,民國的言論自由只是多和少的問題,而中共扼殺民國後「重建」的所謂「中華人民共和國」,言論自由卻成了有和沒有的問題。建政近六十年至今,這個問題不但沒有得到解決,而且往往走著下坡的路。當專政機器開足馬力搞運動、搞鎮壓,要民眾表態之時,不但沒有言論自由,甚至連沉默的自由都失去了。中國大陸現在才是一座真正的鐵屋子,魯迅時代最多只能算是個小木屋。中共政權之強大之邪惡,遠遠超出一般人的想像。

古語說,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這句話我是這樣理解,道為至正,魔為至邪,正邪相剋,至邪能克正,至正能克邪。如果說某種力量強大到讓人無法抗拒,那麼它不是至正的,就是至邪的。唯其至正,方能同化宇宙之正氣,浩然奔放,造福蒼生。唯其至邪,方能打破一切道德仁義禮法,無法無天,塗炭生靈。由此觀之,很顯然中共是至邪的,它不愧是本屆人類史上最強大的邪魔!

那麼,中共這個邪魔歪道,到底是個怎樣的前世今生呢?在這裡,我們先來說說厚黑學。

厚黑學說背離傳統絕滅道德違反法律

川人李宗吾,自稱對中華文化有過深入的研究,1912年開始,在成都《公論日報》陸續發表了一些奇怪的文字。這些文字立論新奇、構思巧妙、文筆極佳,其對世態人生的描摩,對興衰成敗的審視,頗能給人以醍醐灌頂之錯感。李宗吾的這些文字,就是現今國寨大為流行的《厚黑學》。

厚黑學說與中華民國同年誕生,而民國大陸終亡於厚黑與馬列,這或許真是天數。

對於厚黑史觀、厚黑原理及厚黑學辯證法,歷來學人多持批判態度。而對厚黑學持肯定態度者,一般都是從它的應用層次上來做辯護的。

怎麼個應用法呢?李宗吾說:「我定有一條公例:用厚黑以圖謀一己之私利,是極卑劣之行為;用厚黑以圖謀眾人之公利,是至高無上之道德。」

李氏的這種邪說,可以用十二個字來概括:「不講原則、不擇手段、無法無天」。基於此點,其背離傳統絕滅道德自不必說,反映到法律上,無疑是違背了程序正義的原則,與現代文明社會格格不入。

厚黑救世一說和共產主義的世界大同有著異曲同工之妙,純粹是畫餅充飢而已。空中樓閣固然美好華麗,但上天梯的追求者還沒爬到一半,下面就已經屍骸成山了。所有正常人都該意識到,這兩種學說只不過是在玩文字遊戲。

馬列主義反天反地反人反宇宙

早在厚黑學面世前的六十四年,1848年,馬克思在倫敦發表《共產黨宣言》,這標誌著馬克思主義的誕生,馬克思主義其後經過了列寧的改造,遂稱馬列主義。

馬列主義從無神論和唯物論出發,否定神的存在,認定小至人類、生物,大至地球、宇宙,只不過是物質存在而已。由此,馬列把其理論之外的一切信仰都稱之為迷信,認定宗教為麻醉人民的精神鴉片,並鼓吹鬥爭哲學,要將有神論者洗腦、轉化,批倒批臭,乃至肉體消滅。

馬列主義從唯物論出發,強調發揮人的主觀能動性,鼓吹人定勝天、鬥爭哲學,藐視天地自然。馬列認識自然是如此狂妄和愚蠢,改造自然無疑也納入了它的既定計劃。

馬列主義從進化論和唯物論出發,認定人就是動物甚至機器,無論資產階級還是無產階級,在其眼中都是物質力量,人和所有生物一樣,都只是一堆細胞。如此一來,殺人和殺雞殺鴨,就沒了本質區別,不過是改變了一堆蛋白質的存在形式而已。於是馬列接著推行鬥爭哲學,煸動民眾從肉體上消滅反對勢力,殺人也沒了絲毫的負罪感。

馬列主義以無神論、唯物論、進化論和鬥爭哲學為思想統系,抹殺全人類公認的天理、國法、人情,蔑視宇宙間尚存的道德、正義、良知,其反天、反地、反人、反宇宙的本質昭然若揭。

中共集馬列與厚黑之大成

現在回過頭來說中共。

《九評共產黨》揭示中共十惡俱全,在其「中國特色」的九大基因:邪、騙、煽、斗、搶、痞、間、滅、控。「中國特色」之謂何?即指傳統文化中最壞的部份,做人不講原則、做事不擇手段、無法無天既厚且黑之厚黑學也!中共九大邪惡基因,其實質等於厚黑加馬列。

邪:暴力革命打碎舊的國家機器,建立無產階級政權,這是馬列根本之邪。

騙:騙工人、騙農民、騙地主、騙富農、騙國民黨、騙民主黨派,過河拆橋,說一套做一套,這是厚黑學不講原則、不擇手段之真實寫照。

煽:鎮反、右派、文革……共產黨一向是挑撥一部份人仇恨和格殺另一部份人,自己漁翁得利,這也是縱橫捭闔、無法無天的經典權謀厚黑術。

斗:有組織地摧毀傳統宗法秩序和國家制度,這是馬列鬥爭哲學。

搶:武裝割據,巧取豪奪,打土豪,分田地,與土匪無異,這是厚黑學的「黑」字訣。

痞:革命是痞子流氓起義,殺人放火打砸搶,再加上耍無賴,既厚且黑。

間:中共大打情報戰,滲透、離間、瓦解、取代大行其道,這也是厚黑學不擇手段之真實寫照。

滅:共產黨的階級論、革命論、鬥爭論、暴力論、專政論、運動論、政黨論等等組成了完整的群體滅絕理論系統,殺地主解決農村生產關係,殺資本家解決城市生產關係,六四開槍解決民主訴求問題,鎮壓法輪功解決不同信仰問題,這是厚黑學的「黑」字訣。

控:用黨性控制人性,全民洗腦,加以暴力為後盾,既厚且黑。

綜上可見,馬列與厚黑,少了任何一樣,都不構成九大基因。蘇共、越共、韓共(朝鮮勞動黨)和中共一樣,同以馬列為綱,但都遠不及中共邪惡。蘇共被和平演變垮臺了,越共經自身發展變味了,韓共小兄弟窮途末路需中共罩著,中共則越挫越勇、越坐越大,竟至把西方國家玩弄於股掌之中。何以故?多了厚黑之故!

中共之厚黑可謂至矣!2005年朱成虎少將以核戰出言恐嚇西方國家,此為厚黑立國之劫賊式。2008年中共為博取日本首相出席奧運開幕式而出賣春曉油田,此為厚黑立國之娼妓式。李宗吾講厚黑救國,中共心領神會,不同的是中共之厚黑不是救國,而是救其搖搖欲墜之邪惡政權!

馬列主義與厚黑學說俱是烈性毒藥,前者是西方特色的砒霜,後者是中國特色的斷腸草,而中共則兼收並蓄,中學為體,西學為用,以故練就天下無敵的邪門功夫。用此邪功禍亂中華,觸草木,盡死,以齒嚙人,無御之者。

沒有馬列,中國不會有中共,沒有厚黑,中共也不會如此邪惡,中共是馬列與厚黑雜交生下的怪胎,它之不守人間規矩、不按常理出牌,它之難對付、難相處,原因盡在於此。

中共劫掠全民一起厚黑

中共篡取政權後,雜交技術越發成熟,文人走狗終日揣摩,終於青出於藍而勝於藍,逐漸演練出一套誅滅人心的黨文化。黨文化中的馬列當下已較易辯明,而骨子裡的厚黑,則深入全民骨髓,幾至無可救藥。

眾所周知,中共統治近六十年後,現今中國大陸,送禮已成人之常情。多個朋友多條路,搞好關係最重要,這句話大概沒人會反對。而送禮又是搞好關係的不二法門,大家也是見怪不怪,親力奉行。那麼仔細想一想,送禮和搞關係最需要的是甚麼呢?厚臉皮而已!這就是厚黑學中的「厚」字訣!國寨人質很多一輩子沒聽說過「厚黑學」三個字,但從小耳濡目染,「厚」自在其中矣!

另一方面,君不見當今天下乎,官宰民,商宰客,醫生宰病人,學校宰學生……人人張開血盆大口等著獵物上鉤,宰你沒商量。一個人被宰很常見,不被宰才是怪事。而從敢於宰人到勇於宰人再到樂於宰人這個過程,就是一顆心由紅漸黑直至漆黑的過程,這無疑也印證了厚黑學中的「黑」字訣!

綜觀中共國寨,又厚又黑的大有人在,厚黑學已成基本生存常識,禮崩樂壞,邪魔亂舞,天下近乎瘋狂。

重拾傳統,確立正信,驅逐馬列,恢復中華

文化的問題,最終只能用文化來解決。要徹底解體中共,首在肅清黨文化流毒。

中華文明一直是世界上最圓融、最高位的文明,也是唯一連續傳承5000年的古老文明。厚黑學說只是傳統文化中最壞的部份,而其精華部份,則正是中共黨文化的剋星。

共產黨信奉無神論無法無天,而儒釋道三教都是有神論,相信生死輪迴、善惡有報,能在內心約束自己,維持社會道德的水準。《共產黨宣言》中明確表示要消滅家庭,而儒家重視家庭觀念。《共產黨宣言》鼓吹取消民族,而傳統文化明夷夏之辨。共產黨主張階級鬥爭,而儒家重視仁者愛人。《共產黨宣言》倡導取消祖國,而儒家主張忠君愛國。

共產黨大逆不道,而傳統文化忠於天道。共產黨改天換地、戰天斗地,而傳統文化敬畏天地自然。共產黨搞群體滅絕恐怖統治,而傳統文化認為人命關天,應當珍視生命。共產黨認為道德具有階級性,而傳統文化認為天道才是道德善惡的最終標準。

共產黨宣揚共產主義是人間天堂,而通往人間天堂之路就是依靠無產階級先鋒隊即共產黨的領導。而傳統文化承認有神論,直接挑戰共產黨的執政合法性。

綜觀黨文化思想統系的無神論、唯物論、進化論和鬥爭哲學,在傳統文化的土壤裡,都沒有生存基礎。解體中共的當務之急,就在於重拾傳統文化,以至正克至邪,解體中共黨文化。換言之,要拯救中國,就得拯救人心。驅馬列之邪氣,祛厚黑之餘毒,方能使百姓真誠、善良、謙遜、忍讓,如此,則中華兒女幸甚,中國復興有望!(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打油詩:中共四代幫頭毛鄧江胡
法輪功觀察第61期
怎樣打斷自己的脊樑
吳葆璋:京奧開幕式突顯「和」字虛偽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十堰爆炸 觸中共敏感神經
【時事縱橫】北約十提中共 武毒所祕密視頻流出
【新聞看點】廣州外鬆內緊?國際慎防 北京孤立
【遠見快評】G7三大重錘反共 統一戰線成型
【拍案驚奇】7‧1前北京大清場 中共疫苗效果被揭
【秦鵬直播】三記重錘砸下 石正麗「洗白」無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