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居正:評析2008年台灣總統大選(2)

明居正、張明筑

人氣 12

【大紀元3月23日訊】 張明筑:我想當選的因素也不光只是政策的部分,像您剛剛在節目之前也提到有這兩個候選人個人魅力的部分,而且我們也已經提到說這一次的選舉結果當然會有一些他的環境因素,比如說,他的基本盤贏面比較大,當然我們也不能忽視當中的一些現象或者個人因素的部分。

我們注意到,這次國民黨勝選當然有一個部分是人民可能對民進黨這8年來的執政貪腐形象還有一些反彈。不過我想還有一個部分,大家觀察到了,從立委選舉到這一次的總統選舉,馬英九似乎已經打破了以往人家說他過不了濁水溪這樣的一個概念,我不曉得說您怎麼看待這個現象?

明居正:我記得我們上次在立委選舉特別節目時候談過這一點,就是說他好像帶領國民黨成功渡過濁水溪。我們可以看見,在上次立委選舉的時候,他已經開始進行南部的長住計劃(long stay),那麼 long stay 的確對他產生了正面的效果。

不過我覺得這次選贏還有一個很重要的意涵,就是讓台灣社會認識到,省籍現在不是最重要的問題,也不是一個最重要的因素。不管你本省、外省,你只要做得好的話,大家會認同你,那也不是說你是本省人你就可以隨便怎麼做,大家都可以接受。所以這代表台灣民主政治開始成熟。

實際上省籍情結太過嚴重的話,對任何社會的統一或團結各方面來說,都不是件好事情,所以英國這個國家也很強調這個問題。那麼今天我們很高興看見他跨過了這個門檻,這個門檻不只是馬英九個人的門檻,它代表的是我們台灣民主政治向前邁進了一大步!

張明筑:他們選擇的副手,我想在這個選戰當中也是相當重要的,您覺得他們各自選的搭檔–蕭萬長和蘇貞昌,對於這場選戰他起到什麼樣的作用呢?

明居正:我覺得雙方都有起到一些作用。當然可能蕭萬長起到的作用跟蘇貞昌起到的作用,他的面向不太一樣。蕭,大家如果還有印象的話,他過去外號叫做「微笑老蕭」,那麼微笑老蕭,他的專長在什麼地方呢?他的專長比較在財經。

所以剛才我們介紹他的背景時講到說,你看他財經的背景多麼豐實,他做過這、做過那;然後在蘇貞昌的部分,我們看到他做過屏東的縣長,然後做過台北縣長,坦白說他在屏東縣長跳到台北來選的時候,我當時認為他不容易選贏的。

張明筑:為什麼?

明居正:因為他好像沒有地緣關係呀,他在屏東做得好,不見得在台北也會做得好,結果他居然來這邊也做得呱呱叫。所以當這兩組副手出現的時候,我當時說,喔!這兩個人旗鼓相當,各有各的長處。

蕭是以財經見長;蘇是以行政能力見長。當然蘇的口才也非常好,而蕭如果碰到他熟悉的,他口才也滔滔不絕,所以這兩個人,我現在看起來可以說是旗鼓相當。整體來看,當然我還不能斷定誰對誰幫忙幫了多大,這個將來經過比較長期的學術分析之後,我們可以看得出來。不過從目前看起來,兩個人都沒有幫到失分,兩個人各自幫自己的總統候選人,都加了一點點分數,所以這應該是可以肯定的了。

張明筑:以往在選舉當中,常常都會說民進黨的票倉,台灣有所謂的「南綠北藍」這個現象,不過好像慢慢的在選舉當中,我們也越來越看到這個現象逐漸的不受到影響了,是嗎?

明居正:我覺得這個事情…其實我們在上次立法委員選舉時已經初步看到,那麼這次看得特別明顯。我們剛才不是在講說哪一個縣市長的投票情況怎麼樣嗎?我們就特別注意到,你看看民進黨原來傳統的票倉,比如說台南縣、台南市、高雄縣、高雄市等等,你可以看到很多地方,民進黨居然輸掉了。也就是原來比較綠的,現在好像都改投藍的,那麼這個會不會是個長期的效應呢?我覺得還有待觀察。

基本上是看一個因素吧!如果馬蕭這幾年做得好的話,那南部的綠會慢慢轉藍;馬蕭做得不好的話,那麼他這次轉藍也只不過是一次或兩次的效應,很快會再回來。所以整體來說,應該講「南綠北藍」現在開始鬆動,但是鬆動是不是一個長期性的呢,恐怕還要看未來4年的施政,我們才能斷定了。

張明筑:我想每次選舉的時候,都會有一批剛剛滿20歲,第一次擁有投票權的,我們稱之為「首投族」這樣的青年世代。那麼在這一次的總統大選當中,也有將近128萬的首投族,如果占有效票來看的話,可能比例已經達到將近10%了。

明居正:是的。

張明筑:我記得在選舉前,有一個新聞是從花東上來了一些青年學子,他們集結著要到馬英九的競選總部,還有謝長廷的競選總部,他們要去做一個嗆聲的動作。為什麼呢?他希望這兩個候選人不管誰當選,都要審慎的評估,然後考慮評鑑蘇花高。可見我覺得現在的年輕世代,越來越有自己的想法,也很敢勇於發聲。那不曉得這一批年輕族群,所謂的「首投族」他們的選舉意向在這次的選戰當中,有沒有什麼樣的表現?

明居正:我覺得這次的表現,具體來說,我們可能要做很詳細的分析才看得見。可是初步看起來,我們跟那些青年人去談的時候,我們發現,他們原來是比較綠的。我們回頭看過去幾年來台灣的政治,譬如說從1994年開始,從陳水扁當台北市市長開始,他很努力在經營這一塊,當他經營這一塊,經營到差不多6年的時候,到2000年他去選總統的時候,這票開始發酵。

我們很明確看見,當時年輕族群的票,很大比率是投給泛綠,也就是投給陳水扁這個地方,這情況還持續了相當一段時間。一直到最近,我說從2006年之後,這趨勢才有一點點鬆動,才有點改變。

到這次選舉,我們可以看到很多年輕人,他由原來比較偏綠的,後來就轉向藍;如果不轉向藍,他至少是走到中間來。這個對民進黨來說是一個警訊,然後對國民黨來說是一個值得開發的地方。也就是你剛剛不是說128萬嗎?占1,308萬的將近1/10、將近10%,這10%怎麼個流向,就決定了你當選不當選。

所以將來不管是誰,他不能不重視這10%。而且世界各國都是這樣,年輕人投票熱忱比老年人要高。因為他們首次有機會來展現他們民主的權利。第二就是這影響他們的未來,所以他們必然會重視。我也認為這兩黨候選人,將來恐怕都得去重視他們!

張明筑:我想不可否認的,要影響年輕世代的選票,候選人他本人的個人魅力,其實有起到一定的作用,我們從陳水扁總統2000年的選舉就可以看得出來。那我們回過頭來談談,這次選舉的這兩位候選人馬英九跟謝長廷,談談他們個人特色的部分。

因為儘管謝長廷選輸了,但是我們也可以發現到,他在電視辯論會當中的表現也為他個人贏得了不少,至少在民調顯示上,他有差距慢慢的拉近這樣的一個跡象,顯見他有他一定的個人魅力在。我想請問一下,您對這兩個人、馬英九跟謝長廷他們兩個人基本的觀察,您對他們的觀感怎麼樣?

明居正:其實你要說到個人魅力,我覺得兩個人各有各的魅力,兩個人是不同型的政治領袖。你看馬英九就是溫文儒雅,然後不疾不徐,就像我們剛講的「喝水」,不太會生氣,人家罵他,他就喝水;但是你看謝長廷,如果人家批他的話,他反應非常快,然後詞鋒非常敏銳,頭腦非常的好。在這幾次,不管你剛剛說的總統大選的電視辯論,還是在一些場合人家問他,他的反應都展現出來這一點。我不是說馬英九的口才不好,是說兩個人的風格不一樣。

那麼馬英九,大家可能會覺得說,他的long stay 展現了效果。他的這long stay走下去,我們剛剛也提到,讓人家想起了蔣經國,一個比較親民的,然後注重老百姓的生活各方面這麼一個領袖;那麼謝長廷因為他本身就是本土,所以這方面他不需要太過展現,他需要展現的是一種領導能力。所以兩個人,我覺得是各有優點、各有缺點吧!那當然如果說做一個最好的選擇,我希望把兩個人併成一個人,但這顯然是沒辦法的,我們必需是兩個選一個了!

張明筑:很巧的是這兩個人,剛好一個人當過台北市的市長,一個人當過高雄市的市長。我想他們在市長的行政能力都是相當受到選民們的肯定的,所以其實這兩位,應該算是這次總統大選「一時之選」的人才。

總統大選結束了,我想不管國際也好,中國大陸也好,他們都相當關心台灣這次選舉的結果。所以我們就要來看一下國際社會對我們這次選舉的觀察,我們知道有很多海外的觀選團這次都來到台灣,是不是明教授可以為我們提一下這個部分?

明居正:我們可以看到,國際對台灣的選舉的確是非常關注。一方面是台灣的民主政治走到現在,從1987年解除戒嚴、開放黨禁走到現在,走了將近20年,從96年第一次總統直選,走到現在也走了12年,所以大家對台灣的選舉是越來越有興趣。

光是這次,我所知道的就至少有來自30個國家、58個團體,將近300個人次來台灣看,其中還包括旅居海外的大陸民運人士,他們認為將來中國遲早要民主化,所以來這邊看看華人社會怎麼經營民主政治,將來對他們能有所幫助。當然到現在為止,我們還沒看到國際上的評論,但是我們從過去經驗可以看到:第一、大家都肯定台灣民主政治的確發展得不錯。第二、我們現在經過了二次輪替,大家認為我們民主鞏固。

我認為他們真正會講一句話:你看看對比大陸,連西藏的問題你都不肯去和平對話,而台灣已經用選票去選自己的領導人了,對比之下,這是多麼大的差距?如果大陸也這樣走的話,那該有多好!對世界和平該有多大的貢獻!我們幾乎可以看見這個話。

張明筑:不過在這次選舉之前,美國也派出他的航空艦隊,就是有他的一個動作。我不曉得明教授怎麼樣看待美國這個動作,還有國際間怎麼解讀新的兩岸關係?

明居正:我想一個是美國還是怕中共利用這機會來嚇台灣,影響台灣的民主。二方面就是美國畢竟是一個民主的堡壘,是民主最後一個守護神,所以他看見一個東方社會、一個亞洲社會能夠歷經20年的努力,自己逐步逐步發展民主,走到今天的確是個典範,所以他必需要表示支持的意思,那這對台灣社會來說還有安定人心的作用,所以美國這個動作所代表的意思應該是非常明顯的了。

主持人:不過,馬英九之前提出的「兩岸共同市場」也被很多民進黨甚至泛綠的人擔心說是所謂的「一中市場」。當然我們相信他的「一中」不會是一個「中華人民共和國」,不過在「一中」的前提下,您覺得未來他當選之後,台灣的外交空間還有實質發展的可能性嗎?

明居正:我想就算會有的話,不見得會大到哪裏去。也就是中共現在慢慢對台灣的選舉有一些認識了,它曉得你們兩黨會上上下下,國民黨這次選贏,難保你下次不會輸掉,就像民進黨選贏了兩次,難保你下次不會輸掉。所以它對台灣打壓的部分我想不會少,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就是,它對台灣主權的追殺跟壓迫也不會少。所以我想兩岸會有些空間在那裏,尤其台灣的外交會有些空間,或許它不至於像對陳水扁時代那樣的趕盡殺絕,但是好也好不到哪裏去。所以我想我們也不需要有太多的期待,我們就好好努力做我們該做的事情吧!

主持人:這一次的總統選舉跟公投大選綁在一起,特別是這一次的公投議案又是比較敏感的,關於台灣到底是要以「台灣」的名義加入聯合國,還是以「中華民國」的名義返回聯合國這樣的議案,但是公投案卻沒有通過。

其實選前就有很多政壇人物,像李前總統他就跳出來說,他不贊成總統選舉跟公投綁在一起,他認為萬一公投案沒有過,會造成國際間對台灣人民主權意志的誤判,造成一種傷害。不過,我想他講的這個情況,會不會現在國民黨的馬英九當選了,但是兩個公投案都沒有過關,那麼您怎麼看待李前總統這個憂慮,以及公投帶來的衝擊?

明居正:我覺得他的憂慮是有點道理的。我們剛剛講了這兩個案子都沒有過,民進黨提的入聯案拿到590萬票,然後它的比例不到36%,國民黨這返聯案拿到了是570萬票,然後也不到36%。所以國際上會說你們進行了民主選舉,你們選的很不錯,然後你們也二次輪替,輪替的很好。但是你們看看,你們不管入聯、返聯都沒通過,所以你們大概也不想入聯也不想返聯,國際上是會有這種可能性。

所以李總統看見的就是這種危險,那麼這種危險從哪裡來的呢?坦白說如果我們不把公投跟總統大選擺在同一天的話,我相信公投出來的結果會不一樣的。大家憑直覺就曉得說,大家都很希望回聯合國,不管是用什麼方式。所以在那時候如果兩個方案都不綁大選的話,兩個方案說不定都有過的機會,大家可能不介意名份,但我們要回去,現在一綁之後,就有了政治操作,他覺得有政治意涵在這裡。所以這對我們來說會有一點點損傷。

但真正的關鍵…其實我剛剛的意思是說,因為中共對台灣的主權一直是如眼中釘,如肉中刺,它就想把它拔掉,最後想把你化解掉。所以我們回到剛才那個話題上,就是即便很多人說馬英九上台後因為國民黨好像比較偏統,所以中共一定會比較喜歡他……

張明筑:很多人都認為說馬英九當選後,好像兩岸關係不會像過去 8年民進黨執政的時候這麼尖銳對立的狀態,不過,我不曉得您是怎樣解讀?甚至包括中共怎麼看我們這次的選舉結果?

明居正:好問題,我就先說在馬英九當選後兩岸關係大概會怎麼走。很多人期待馬英九上來後兩岸關係會大幅改善,這我會有一點點保留,我剛剛講說,因為中共會追殺台灣主權,所以到最後只要某種事情爆發的時候,當中共覺得牽涉到主權之爭的時候,它照樣會打壓你。翻譯成白話就是,馬英九跟中共之間的蜜月期是比一般人想像中要短的,只要一出現主權爭議,這蜜月期就要過去,我沒有辦法預測什麼時候,但是我可以預測這個條件,這是第一個部分。

第二部分,你剛才問說中共怎麼解讀台灣舉選呢?很簡單,第一、你們其實變相搞台獨,這不是民主。它為什麼要這麼說呢?因為如果它承認台灣是搞民主的話,那 14 億大陸的老百姓就要跳起來說,台灣人可以搞民主,那我們為什麼不能搞民主?大家同文同種的,他們搞得挺不錯的,那我們也可以搞搞看。所以中共等於是自亂陣腳,它必須把台灣抹黑成為要搞台獨,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過去你可以看到從96年大選開始,中共不斷在打壓台灣的大選,但是它的力道一次比一次弱。那麼在過去第一次、96年的時候,它用打飛彈的方式,大家應該還記得;第二次就是朱鎔基出來用言語恐嚇,但是我們照樣選出它不喜歡的人;到了2004年的時候,它不太敢直接干涉了,它就透過美國干涉,結果也沒有選出它喜歡的人;到了這一次它真的不敢動了,然後出來的結果或許還比較滿意,但是我相信它已經認識到了我剛才說的,台灣這兩黨會隨時相上下的啦!

那今天是國民黨執政,執政得不好,它照樣要被選票換下來,一樣的意思。所以中共對台灣,我相信會非常的戒慎恐懼,因此不見得在國民黨執政時,兩岸的關係會好到哪裡去,我不認為如此。

(待續)(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吳葆璋:拿出埋葬納粹的勇氣 埋葬中共
明居正:卡斯楚退位與古巴的未來
日學者:大選結果印證台灣自決主義已根植
韓媒:馬英九當選台總統  實現政黨二次輪替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烏下令不與普京談判 中共風向突變?
【秦鵬直播】蓬佩奧嚇壞中南海?馬斯克買推特
【十字路口】馬斯克調停戰火 核武危機能解?
【遠見快評】建議俄烏談判 馬斯克掀大風波
【馬克時空】俄軍節節敗退 普京按捺不住 核武危機逼近?
【林瀾對話】《諜中諜》原型是他? 美國看走眼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