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滔:中共在港搞新義和團運動

張滔

標籤: ,

【大紀元5月28日訊】將於八月八日在北京開幕的奧運會,那火炬三月二十四日在希臘雅典點燃後,開始在世界各地傳遞。途經英國、法國、美國、澳大利亞、日本、南韓等國的大城市,都出現了中共發動的龐大華人歡迎隊伍,以及以藏獨人士為主的抗議,兩者之間發生了激烈的衝突。與此同時,在中國大陸也出現了以憤青為主的示威,反對國際杯葛北京奧運。更有甚者,指控法商支持藏獨,在十多個城市的法資家樂褔超級市場外聚集,高呼抵制。

更無辜的是兩個女子。第一個是王千源,留學美國杜克大學,因勸阻支持奧運的中國留學生與支持藏獨者之間的衝突,被指為「漢奸」。其後,她不但在網絡上受到猛烈攻擊,連在大陸的父母姓名、家庭住址、電話號碼也被公開了,因而受到極大的滋擾。

第二個是殘疾女子金晶。她曾是中國輪椅劍擊隊的主力,被選為火炬手,因保護火炬而被稱為民族英雄。其後她表示不贊成抵制家樂褔,因所售貨物百分之九十五以上是中國產品,所聘員工百分之九十九以上是中國人。她因此也被罵為「漢奸」了。

國際社會稱以上的現象,是中共所發動的「新義和團運動」。

衝擊謾罵的人說普通話

在距離奧運一百天的五月二日,火炬在中國境內的第一站香港傳遞。香港市民的百分之九十五以上是華人,比世界其他各地多得多,而且,中共地下黨的滲透無孔不入,親共團體勢力龐大,工商界趨炎附勢者眾多,大陸人來港容易,在香港有沒有藉此也發動一個「新義和團運動」?歡迎火炬傳遞的情況怎麼樣?過程中又有沒有衝突?這雖然是稍現即逝的事件,但也由此可窺見香港的政治情況。

據雲,那一天歡迎火炬傳遞的人約十五萬。沿途多處,紅旗紅衫如海,人群不少高唱「國歌」,高呼「中國加油」,也有一番盛況。整個過程還算順利和平,其中只有兩個小小的衝突。

其一是,港大女學生陳巧文展示「雪山獅子」旗,被衝擊圍攻,被警員押上警車送走。其二是,支聯會成員手持人權火炬,隨奧運火炬沿彌敦道傳遞,被人群堵塞,不能前進,只得緩慢而行。與世界其他各地比較,實在是小巫見大巫,基本上反映出香港既有多元化的言論自由,社會法治和市民和平守法。

據雲的十五萬人,當然其中大部份是香港本地市民,固然有左派團體的群眾,但更多的應是看熱鬧的人。高唱《國歌》高呼口號,衝擊、圍攻、謾罵、堵塞要求中國政府兌現舉辦奧運改善中國人權承諾的人群,絕大多數說普通話,相信是來自大陸的遊客。聽說,是藉「五一」假期被動員來港。奧運火炬傳遞一過,一切聲音和行動便立即銷聲匿跡,社會回復如常。可以說,香港的「新義和團運動」,搞不起來。

「新義和團」搞不起的因素

香港的「新義和團運動」搞不起來,有幾個因素。

一、香港市民的內心,基本上是反共的。目前香港市民約有半數,是一九四九年中共建政後來港定居。他們為什麼來港?不少是在歷次政治運動中吃盡苦頭,不堪折磨,為了逃出生天才來港。他們怎樣也忘不了中共施加的種種逼害,對中共的本質有深刻的瞭解,可以說是死硬的反共派。

二、即使是開放改革後才來港的,或是香港原來的居民,對近年來大陸社會的貪污腐敗、道德淪亡、社會矛盾等等,也有一定的認識,因而對中共政權沒有多大的認同。雖然不至於支持泛民主派,但也不會支持親共派,保持中立。

三、泛民主派有一定的社會基礎,仍有不少的「擁躉」。只要看看○三年的「七·一」大遊行,參加者達五十萬人,去年的「六四」悼念燭光晚會,參加者達五萬多人,這不是比這次歡迎奧運火炬的十五萬人,更難能可貴嗎?

四、香港市民一向都有法治精神,從來的社會活動都是和平守法的,鄙棄過激言行。所以,即使抱看熱鬧的心態去歡迎火炬,但與抗議的泛民主派人士,沒有多大的敵對心理。這點,從激烈行為者絕大多數都操普通話,便可見一斑。

五、由於九月的立法會選舉在即,親共政黨深知激烈言行會失掉選票,所以也有所克制。那天,這些政黨領導的群眾沒有什麼過火行動,而讓位給了那些來自大陸的遊客。

六、一些與大陸有密切商業利益的工商界,也在商言商,只拿錢捐出一些紅T恤和紅旗、貼紙等,作了表態,本身都沒有親自參與。

採取「四兩撥千斤」的策略

另一方面,泛民主派也採取了很好的「四?撥千斤」的策略,在傳媒宣傳上是取勝了的。其策略要點如下:

一、只由支聯會帶頭,其他的泛民主派政黨和團體,都保持低調,沒有作過公開的表態。支聯會的立場,也是無懈可擊的:

(1)並非反對北京奧運,只要求中國兌現申請舉辦奧運時作過改善人權的承諾。

(2)支持中國統一,只是反對鎮壓藏民,要用和平對話談判的方式去解決問題。

二、支聯會率先向警方申請,在五月二日舉行和平抗議示威。申請的人數不多,但不接納警方所指定的示威區,並不惜公民抗命,也選定可以看見火炬傳遞之處。警方沒有表示同意,也沒有表示反對。支聯會當日在自選的示威區順利地舉行了抗議,並得到警方協助維持秩序。

三、支聯會高調邀請《國殤之柱》的作者丹麥雕塑家高志活來港,為他所倡議的「橙色運動」給《國殤之柱》髹上橙色。「橙色運動」的意思是:中國是紅色,加上代表人權自由的黃色,便成橙色,即中國要改善人權。高志活被拒入境,被認為損害香港的言論自由,成為國際新聞,反更收到宣傳之效。

四、支聯會其後一連串行動,都得到廣泛報道:如自行為《國殤之柱》髹上橙色;向特首曾蔭權抗議拒絕高志活入境;多次與警方交涉,安排五月二日的示威區。

五、支聯會還一早宣佈,估計當日和平抗議示威,會受到衝擊和圍攻,但「罵不還口,打不還手」,堅持和平、理智、有秩序的行動,警方要負起維持秩序的責任。加上支聯會十九年來的表現,各方面都相信,支聯會是不會鬧事的。

傳媒廣泛報道國際關注

為什麼說,這些是「四兩撥千斤」的策略和行動呢?主要是既不花費大量人力,也毫不激烈,卻受到傳媒廣泛的報道,不但港人知道,連國際社會也關注。

比如高志活被拒入境。假如他順利入境,恐怕報道是沒有那麼哄動的。他被拒入境,不但《國殤之柱》和「橙色運動」廣為人知,收到很大的宣傳作用,而且,輿論還上綱到「一國兩制」是否名存實亡?香港是否日漸大陸化?香港的人權自由是否日益削弱?一致都認為,香港的國際形象和聲譽,都受到嚴重損害。相信這是中共和特區政府預料不到的,後悔枉作小人和得不償失。其實,高志活未能來港,一點也沒有影響到支聯會的計劃和行動。

支聯會拒絕警方指定而自行選定示威區,並聲言公民抗命,也一連幾日被傳媒報道,突出了支聯會不畏壓力,堅持發出不同聲音的勇氣和堅定立場,是受到敬佩和讚賞的。

除支聯會外的泛民主派政黨和團體,雖然沒有公開表態,但也有不少人自行參加了和平抗議示威。既有人代表了不同的聲音,又何必突出標榜自己。這樣地保持低調,使社會氣氛不致激化,對方若採取強烈對抗,也會顯得無理。

不能不提一提,港大女生陳巧文,事前和當日展示「雪山獅子」旗,都聲言:並不是贊成西藏獨立,卻不能不讓藏民有表達意見的自由。端的是「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氣概。她的行動,堅守了香港的言論自由,突出香港是一個多元化的社會,也受傳媒廣泛報道。

火炬手人選被指「政治分贓」

反觀中共和特區政府方面,又怎樣呢?

除了不准高志活入境外,還做了一件很拙劣的事,就是確定一百二十名火炬手的名單。名單一公佈,招來劣評如潮,輿論一致指責是「政治分贓」和「親疏有別」。兩個最受抨擊的人選,是前人大副委員長曾憲梓和現任行政會議召集人梁振英。

曾憲梓一向是左王,言論乖張,充當中共的打手。他已七十四歲,這次坐輪椅被人推著去傳遞火炬,一出現路旁即響起雷動噓聲,即使是支持北京奧運的左派人士,也對他表示不滿。另一個是據雲將會競逐下一屆特首的梁振英,他一向不關注體育活動,顯然是「政治分贓」的受贓者。像

社會輿論群起對火炬手人選的批評,也給想搞起來的「新義和團運動」澆了一盆當頭的冷水。

有一件趣事,也要提一提。傳遞火炬當日,火炬曾兩度熄滅。第一次是在船上運送時,火炬不知怎的忽然熄滅。那火炬手是接第六十四棒的,她身上穿的運動衣,襟上印著的編號是89。89、64,豈不是八九年「六四」事件嗎?有人說這是天意,叫人們在北京舉行奧運時,不要忘記八九年的「六四」事件。

現在奧運火炬已在大陸傳遞了,在此期間直至奧運閉幕,中共和特區政府還會在港搞「新義和團運動」嗎?在香港再搞恐怕也搞不起,如不吸取教訓,將會進一步自暴其醜。

--原載:《爭鳴》,2008年5月號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藏人為何要抗議?——也談西藏問題
張傑連﹕中共掀「義和團」走進滅亡
傅清:中共鎮壓西藏的惡果正隨火炬傳遞在世界發酵
劉曉竹:把憤青運動推向新高潮
最熱視頻
【首播】專訪利特瓊:幫助中國人民獲得自由
【馬克時空】MQ-9無人機可自動起降 印度台灣相繼購買
【馬克時空】SpaceX星鏈8月再升空 半年後覆蓋兩極
【珍言真語】陳寶瑩:接棒社民連主席 面對新挑戰 思考新出路
車評:跑車復刻 2021 Toyota GR Supra 2.0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