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鳴:詩人加能吏的仕途悲劇

張鳴

人氣 1
標籤: ,

【大紀元9月7日訊】自古以來,人如果做詩作得比較好,成了詩人,那麼在做官方面,就差點意思。古來為人稱道的清官能吏,比如狄公狄仁傑,包公包拯,施公施綸,彭公彭鵬之類,沒有一個是詩人。反過來,建安七子,孔融詩作得好,做太守的時候,「座上客常滿,杯中酒不空」,可有賊來攻城,只能城破而奔。另一位詩壇高手陳琳,為袁紹草討曹操檄文,罵人罵得連曹操的頭風都不藥而癒,但真正做事,卻百無一能。接下來,竹林七賢如此,詩與酒都很聞名,但卻沒聽說有甚麼政績。南朝大小謝,唐朝的李、杜,都差不多,詩人和能吏,看來很難兼而得之。不過,大千世界,例外總會有,清朝的袁枚,就是一個。

袁枚是清朝鼎盛時期,數一數二的大才子,12歲中秀才,廣西巡撫命其做銅鼓賦,提筆立就。20出頭就登科及第,點了翰林。時人說他「身長鶴立,廣顙豐下,齒若編貝,聲若洪鐘」,一翩翩佳公子也。據說當年袁枚點了翰林之後,回鄉娶媳婦,有好事者繪圖記其事,圖上的袁枚,年少玉貌,身披紅斗篷,胯下白馬,從者數人。這樣的少年進士,如果放在唐朝,照例是要被推為五路探花使,遍訪長安名花,飽享艷福的。

然而,少年得志的袁枚(古之少年,即今之青年),很快就碰上了一次不大不小的挫折。按規矩,進士點翰林,除了三鼎甲之外,一般人都屬於翰林庶吉士,即見習翰林,一年後大考,如果合格則轉為翰林編修,不合格則分發六部做主事,再差的則放到地方做知縣。才高八斗的袁枚,居然被放下去,做了知縣。

做了七品芝麻官的袁枚,並沒有天天飲酒賦詩,荒廢政事,反倒得了能吏之名,前後做了幾個縣的縣令,每到一處,很快就會把前任的積案清理乾淨。袁令斷案如神的故事,在民間到處流傳,老百姓編成歌謠傳唱。時人說他可以引經折獄,有儒者之風,其實他的訣竅無非是每到一地,依靠當地鄉紳鄉老,調查清楚有多少不良分子,然後張榜公佈,許其三年不犯榜上除名,這麼一來,犯事的自然少,加上「依靠群眾」,耳目眾多,有外面來流竄做案者,多半逃不掉。平時百姓的爭執,他倒是經常引經據典,三下五除二,調解開了,其中很多典故,其實就是蒙人,蒙人蒙到兩家不吵架,不打官司,也是積德。因此,周圍的縣,老百姓有了難解之事,也會來找他排解。

清朝的規矩,翰林是士林金字塔的頂尖,凡是做過翰林者,即使外放做縣令,也是老虎班,上司照例高看一眼,升職排班,一律優先,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升上去的。可是,既能作詩,也能做事的袁枚,身列老虎班,卻總也升不上去,不僅升不上去,而且知縣從大縣富縣,做到了窮縣小縣,從江蘇做到陝西去也。十年官場蹭蹬,少年袁枚變成了中年袁枚,人到中年,百事看得開,於是辭官不做,在金陵附近買了塊地,據說此地是當年謝安呆過,人稱謝公墩,修了一座隨園。從此在園子裡飲酒做詩,做起了職業詩人,當然也是名士。各個朝代的慣例,做了名士,仕途也就甭想了。

做了職業詩人兼名士的袁枚,詩作的好,不成問題,當時連高麗琉球都高價求之。除了詩之外,他還有兩件事特別有名,一件是美食,袁枚著有隨園食單,記載了許多當時的美食佳餚的做法,當時的隨園,種菜養雞養鴨還養豬和兔子,養法與眾不同,加上園中的他自己就是廚子中的高手,率領眾多高廚,做出來的菜餚,自是別具一格。當時的隨園,經常高朋滿座,有次開筵,客人居然達500人。各處達官貴人,詩人名流,只要路經金陵,沒有不去隨園的。第二件是做人風趣,善解人意。到隨園的人,除了可以飽口福,還可以飽耳福,隨園老人(袁枚)的詼諧風趣,無人可及。清史稿說他,「詼諧詄蕩,人人意滿,後生少年一言之美,稱之不容口。」一個朋友死了,他把朋友欠他的五千金債券,一把火燒了,而且還拿出錢來幫助朋友的後人。

善於美食美言的袁枚,也會掙錢,否則三日一小宴,五日一大宴的銀子哪裏來。袁枚的官運不佳,但文名遠揚,四方貴人和富人,求他給死去的爹娘寫墓誌銘的,不知凡幾。求人例有高報酬,看在錢的份上,袁枚有求必應,來者不拒,你要甚麼,我寫甚麼,反正最後胡亂寫的,他都不收進自己的集子,只當是掙錢的買賣。

第二樁掙錢的買賣,是收弟子。中國是詩之國,雖說清朝詩有點衰,但喜歡作詩的人還是很多,加之袁枚不僅能詩,而且善繪,一手文人畫,也很出名。因此,四方慕名而來拜在門下者,相望於道。袁枚不僅收男弟子,還收了十三個女弟子,既教詩,也教畫。這種事,在那個時代,很為人所詬病,男女授受不親,但袁枚是名士,有大才而棄官不做的名士。這種人,歷朝歷代都會有所優容,因此,罵歸罵,皇帝卻沒有問罪。

袁枚是乾隆四年的進士,一生都生活在乾隆這個「聖主」的影子裡。按說,這樣一個既能作詩,有為能吏的少年才俊,理應得到賞識才是,可是,恰是皇帝本人不喜歡這位才華橫溢的詩人加能吏。清朝的慣例,全國進士出身的官員,皇帝都要親自考察,更何況是做過翰林的。袁枚太聰明,太有才情,也太能幹,稍微有點愛才之心的上司,都不能不喜歡他。但是,乾隆是「英主」,是自恃詩才和學問比所有臣子都強的十全老人,他不可能容忍一個才情和天分都比他高的全才,這樣的全才,即便冒出來了,也不能讓他升上來。相對來說,皇帝寧可用庸材,因為庸材方可以顯示出皇帝的高明,如果有才,也得含蓄一點,在皇帝面前裝點傻,才可以過得去。少年得志的袁枚,自然不可能像六十歲才發跡的沉德潛那樣深藏不露,揚己露才,再所難免,因此,仕途失意是必然的,皇帝沒有找個茬子把他殺掉,已經算是很有雅量了。@

——轉載自《新世紀》(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三國城市之百年恩仇昭示善惡有報
美國參考:美國稅制的沿革
蔡全木無心插柳 留住歷史見證
新唐人週五直播預告:如何評價華國鋒
最熱視頻
【橫河觀點】孟晚舟真自由了?美加中誰贏了
【新聞看點】人質外交背後 中西兩個不同教訓
【馬克時空】B-2隱身轟炸機造就美國夢 反成中共噩夢
【時事軍事】核動力潛艇 將平息一切爭論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