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自我與執著的生命戰爭

──看電影「古巴萬歲」
林容加
【字號】    
   標籤: tags: ,

當二隊因為孩子離家出走而憂心如焚的父母親終於在天涯海角找到了孩子,你認為他們會如何呢?抱著失而復得的寶貝喜極而泣,然後讓彼此的生命更靠近?還是被自己心中的擔憂釀造出來的怒氣打敗,然後讓彼此的生命添加新的裂痕?或者是擔憂的父母彼此指責對方,然後被生命中的傷痕與不快記憶因循反覆折磨至死?這就是電影「古巴萬歲」呈現出的觀照焦點。

「古巴萬歲」雖是一部兒童電影,更是一部意境深遠具有人生哲學觀照的電影。它不說教、不恐嚇,在輕妙的、趣味的、浪漫的雰圍中點出人人執迷自我、反覆重蹈覆轍的悲與傷。「古巴萬歲」以兩個小孩離家出走為劇情的主軸,牽動劇中大人與大人之間、大人與小孩之間的情感變化,探討人和人之間成見的偏執與自我執著的隔閡與迷失。

劇情本事

小男孩胡其托和小女孩瑪露是鄰居也是同學,更是好朋友。小男孩和小女孩的母親卻是相看兩相怨的,彼此的出身背景不同因而對對方抱著偏見與成見。瑪露的母親認為對方沒教養,不願女兒和男孩在一起玩;男孩的母親認為對方裝高貴擺架子,所以不願和對方有任何牽扯。小男孩家信仰「卡斯楚」,小女孩家則信仰「天主」。胡其托和瑪露則好像一對歡喜冤家,在一起玩然而常常意見不合,彼此主見很強都要對方聽自己的──一個想當西班牙小女孩皇,一個要當古巴軍隊領袖,儘管如此雙方還是喜歡和對方玩在一起。

胡其托和瑪露的家庭不只是家庭之間隔閡深重,他們各自的家庭成員之間也是有著深重的隔閡。小男孩的爸爸對家人的關心早用高分貝的吵鬧取代,對小孩的教養也是用暴力打罵的方式來執行,母親則喋喋不休地抱怨自己成了家庭的佣人和奴隸,冷漠的執行當母親的任務;小小女孩的母親則已經和丈夫離婚好幾年了,小女孩六歲以後就沒再見過父親,母親抱怨著古巴這個軍事化國家令她受不了,恨不得早日離開。

離開的日子終於在瑪露心愛的外婆去世之後隨著母親要改嫁移民的決定來到,故事的變奏曲也在小女孩的母親向父親寄出同意書,請他簽名同意小女孩兒隨她出國而展開。小女孩和小男孩都不想和對方離開,終於小男孩以保護者的角色,提出和小女孩一起去找父親,請他不要同意來改變未來的命運,女孩也勇敢地要扭轉自己的命運。於是他們向往常一樣上學去了,可是背包裡卻帶著心愛的祖母的照片、玩具以及基本的必要的地圖、指南針奔向天涯海角──小女孩的父親守望的海角的燈塔,去尋找自己的希望。

有人說如果你要和一個人絕交那就一起去自助旅行吧!也有人說如果你要和一個人常相廝守那就先一起去自助旅行再決定不遲!胡其托和瑪露上路了,一路上有樂趣有危機,有阻礙也有助力,有快樂浪漫也有可怕意外,有勇氣有脆弱,有光明也有陰暗,有互助更有衝突,就好像這現實的人生裡刺激的探險。

另方面,兩家的母親為了要尋找孩子而接觸而化解了彼此的成見,溶解了彼此的封鎖。最後離家的男小女孩找到了目標的希望燈塔,而心急如焚的家長也找到了自己的小孩,但是故事並不是結束在「從此大家快快樂樂的過生活」的圓滿大團圓上,而是畫下了一個未解的沈重的人生問號?大人們又陷入了爭執與指責的戰爭中,下一步要往何處去找到生路?因成見偏執與自我執著而阻隔了愛情的人要怎樣找回迷失的清明?走到了天涯海角的主人翁找到的希望的燈塔之後,卻也是走到了生路的盡頭──前面是猙獰的洶湧波濤,後面是落入自私偏執與自我執著的隔離中爭執不休的家人,小女孩和小男孩只能緊緊的抱在一起來增加彼此的勇氣,然後下一刻他們能有一條生路嗎?

生命的觀照

雖然這是一部老少咸宜的電影,其實它卻緊緊的扣住了生命的死穴──生命的成見執著、生命的自私衝突與折磨生命的迷途:

生命的自私與執著是否是一永遠無解的魔咒?

電影中在離家找尋父親的路上小女孩展現世故的聰明解決現實的問題、小女孩躲開了暴露逃家身份被警察,發現的「危險」,但另方面小女孩也掉入了自己的弱點,任性的上台表演被攝入鏡頭上了電視讓家人發現了他們的行蹤、對抗不了飢餓而離開了軌道迷失了去路,以致陷入了危機。

小女孩和小男孩最大的危機不只是來自飢餓和迷路的現實困境,而是來自彼此情緒氾濫指責對方的失誤、錯誤和自私的自我維護而不顧對方的情境。導演的理性與悲憫的觀照透過劇中「洞穴學家」的嘴輕點眾生自我的自私與執著:其實離目的地已經不遠了,如果彼此合作到底,包容對方,危機應該就克服了。我們也看到了小孩家長的情緒與處理事情的反應已經透過耳濡目染的身教植入了孩子們的心靈中、基因中!代代的自我執著好像是生命的魔咒,人的清明反省與無私包容何時能解除這魔咒?

理想的追尋似乎是一條追尋與破滅循環反覆的不歸路?

劇中瑪露父親的職業是海角邊的燈塔守護人,編劇用天涯海角邊的燈塔象徵遙遠的理想中的希望,終於孩子們到達了天涯的終點,找到了海角的燈塔,也達到了心中的希望!不過孩子們幾乎在找到的同時也破滅了,因為父親已經簽了同意書。而心急如焚的大人們在這裡也找回了孩子,憂慮終於靠站了,然而短暫尋獲的喜悅迅速地又被教訓孩子的指責取代,兩家人的雙方又捲起彼此指責的戰爭!

人生理想的追尋好似這般一條追尋與破滅循環反覆的不歸路!

「古巴萬歲」是透過兒童的事件反省人生處遇的哲學電影!它讓我們看到生命裡最沈重的自我枷鎖,有待人們提高心性磨掉自私與執著去解開!@*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在表象世界給予意識有了一定的儲存工作後,意識就可以自我加工創造了。
  • 考考你的領導創新智商

    首先自我測試你的組織領導創新智商(Innovation Quotient)有多少?

    下列有十道題目將可以瞭解你的組織的創新程度。請你很坦白的回答:

  • 最新的一項研究顯示,女性管理人員認為老闆和同事對她們工作表現的評價,比她們實際得到的評價低很多,而男性的自我評估則正好相反。 (2009-08-25-voa87.cfm)
  • 對正義、增進人類的自由和知識的執著,對公眾有作為,關心他人和社會事務,斥責腐敗、保衛弱者、反抗權威壓迫,面對權力能說真話,能獨立地表達對有關事務的批判性質疑和意見的人就是知識份子。
  • 我曾受邀擔任為商業人士開設的課程講師,講述我超過四十年美妝師生涯中曾經經手過的客戶,他們是如何展現自我,完成頂尖的任務。

    「Sony的盛田昭夫會長曾經說過:『穿上好衣服,自然會充滿自信。』因為好的衣服,可以表現出自己的身體特徵及動作習慣。只要訂做一套西裝,就能了解這一點。西裝師傅會辨別你的身體特徵和習慣……」

  • 現代的人很害怕獨處,不會獨處也不會自我省思,總是急急忙忙的追求繁華的生活,說自己是寂寞難耐,好想找個人說說話。
  • 成千上萬的普通蘇聯人過著一種「雙重生活」。他們一方面覺得受到不公正的對待,對蘇聯制度有離異感,一方面又努力自我調節,在這個制度中找一個安身立命之地。許多個人儘管家庭成員中有的飽受迫害,但自己仍然努力進步,爭取入黨、入團。
  • (大紀元記者林小凡紐約報道)身著燕尾服的他在鋼琴大賽決賽舞台上演奏貝多芬的《熱情》第一樂章的時候,觀眾,甚至是評委都不由動容。在其後進行的音樂會上,當他再度演奏起《熱情》的時候,現場所有觀眾也是再次被感動。
  • 六十年一甲子,天干地支一輪迴。對於中共來說,「輝煌六十年」,這是值得紀念的喜慶年份。即使新疆人心惶惶、烏市街頭仍然瀰漫著濃重的血腥味,即使北京自我隔離、百萬「維穩」大軍將首善之都圍成了一座孤獨封閉的死城,似乎也無損於他們自娛自樂的喜慶氣氛。
  • 中共為建政六十年做大壽,極儘自我讚頌之能事。中央辦公廳“以黨代國”,下達“國慶六十周年口號”,自己諂媚自己,自己擁護自己,自己誇自己“偉大、光榮、準確”,真是古今奇觀。
評論